【家庭课堂II】|第三十八讲:权力斗争

Thursday, February 13, 2020

课堂内容:

“当人们开始争吵时,地狱便敞开欢迎之门”。——克里斯多福·孟

主内的弟兄姊妹们,主内平安!今天,我想和大家一起探索:争吵的背后目的:权力斗争。

“权力斗争”这个词形容双方都很努力地让自己看起来有力量,从而突显自己做事的重要性。在亲密关系中,随着双方的争吵,沮丧感越来越重,权力斗争会慢慢演变成双方争夺亲密关系主控权的战斗,双方都努力地想要改变对方的想法、话语和行为。

伴侣的一些小怪癖,你以前觉得可爱,现在却显得很烦,而且常常成为争吵的原因。他曾经独特的微笑,让你感觉温暖,现在感觉假惺惺。她曾经给你讲笑话,你感觉很有趣,现在感觉很幼稚等等。也就是说,在某种程度上,你们已经开始让彼此心烦。这个时候,你好像有几种选择:一、用强制强迫伴侣改变生活习惯、说话方式、穿衣风格等等:二、学习圣人般的忍耐力;三、甩掉现任另觅新欢。大多数人,不管原因为何,都会选择一,于是权力斗争就此展开。

我们常常以为,权力斗争的方式不外乎大吵大闹、互砸东西或拳脚相向。但事实上,权力斗争可以有许多不同的面貌,包括冷战(也是最容易破坏亲密关系的方式)、避而不见、冷嘲热讽或单单是互给白眼。我见过一对朋友,两人一见面就互相指责、揭短;还有一对朋友,冷战开始了,可以半年不说话,各做各的饭,各吃各的饭,各干各的活,谁也不理谁,如果你去他们家里了,两个人都和你说话,但他们两人彼此不说话,掩饰的特别好。

在这两个极端之间,权力斗争还有无数种形式,而不管哪一种形式,对亲密关系的危害都是一样的,但也都蕴含着让人发现真爱的可能性。

一旦展开权力斗争,伴侣之间的改变往往令人惊讶。亲密关系刚开始的时候,两人春风满面、笑容可掬,当他们凝视对方的时候,眼神总是充满爱意。一旦梦想开始幻灭,微笑就变成了皱眉,眼中的爱意也转变为怒火甚至恨意。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呢?为什么我们把伴侣当作大敌般看待?

在生活中,尽管不愉快的经验是不可避免的,但我们还会挣扎着去闪躲或拖延。

在亲密关系中,我们也采用相同的原则。和伴侣展开权力斗争,就是为了避免或拖延自己心中浮现的不愉快。这种痛苦的根源究竟为何?

记得以前我们讲过,孩童的两个需求是归属感和确认自己的重要性。若是这两大需求不能得到满足,我们会很痛苦,甚至严重到心碎的程度。

为了把自己从伤痛中拯救出来,我们必须远离造成痛苦的人或事。比如:“妈妈不重视我,我好伤心,我要把痛苦赶走,让它消失!”在远离痛苦的同时,我们也远离了造成痛苦的根源——母亲。事情后来就变成这样:我们既沮丧,又远离生命中最重要的人,绝望地试着把痛苦赶走。

但是痛苦并不会消失,如果我们不好好处理,痛苦永远不会消失。我们可能会认为:伴侣让我发觉到痛苦的存在。其实痛苦存在我心中已经很久了,只不过我不愿去感受。

若要发现自己的痛苦,需要有敏锐的洞察力,要以负责任的态度来面对,还需要更大的勇气和能力。

我们一开始吵架可能是为了是非、对错,慢慢就开始吵情绪、吵“表情”、吵“态度”。不管你们为什么吵架,一定要记得:我们宁愿吵架也不愿去面对曾经的伤口,是因为生气比承受心碎要简单的多。不要忘了伤痛的背后随之而来的就是沮丧。于是当你打算正视争执背后的问题时,会有一个劝阻的声音响起,告诉你将要面对的伤痛是你承受不了的。我们用一个故事来说明。我大概六、七岁的时候,去外婆家,外婆家门口就是农田,外公在田里种西瓜,我一直记得当时的西瓜很大,我张开手臂都抱不住,以至于到现在都记得当时的西瓜特别大。有一天跟妈妈说起了这事,我说,我现在都没见以前那么大的西瓜了,说着用双手比划着——还是张开手臂都抱不住。突然我们都笑了,因为我以意识到:对六、七岁的我来说,当时一个普通的西瓜看起来都很大。随着年龄的增长,我记忆中的西瓜跟着长大。

你也可以用相同的逻辑来看待儿时的创伤。当我们还小的时候,创伤可能让我们觉得能以承受。但现在我们长大了,或许已拥有从不同的角度来面对它的能力。也许,现在痛苦已经不像从前那样难以承受了。所以,我们学习用较成熟、理性的态度来处理权力斗争,不只能让我们面对过去的伤痛,也能让我们不再受其负面影响。这些负面影响,也就是自我局限的信念。

最后,祝福每对伴侣,都能从两人的相处中,去成长自己,去疗愈自己,让自己的生命越来越丰盛,越来越有爱。

谢谢您的聆听,我们下次再见!

Add new comment

10 + 3 =

Please wait while the page is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