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课堂II】|第十二讲:为什么我们要看到原生家庭的痛?

Tuesday, August 13, 2019

课堂内容:

主内的弟兄姊妹们,主内平安!我们过去用了将近一半的时间分享家庭中痛处,虽然我知道大家不想讲述,也不想去看,或者不想去听。因为谁都不愿意再次面对曾经的痛处,也不愿意再受一次苦。所以,今天我想和大家探索的是:为什么我们要看到原生家庭的痛?

首先,我想用《幸福童年的秘密》这本书的作者爱丽丝·米勒说的:没有人能改变过去已经发生的事情,因此,我们在童年受到的伤害是不会自动消失的。但我们可以改变自己、修复自己,以重获健全的身心。要达到这个目的,我们便需要更仔细地洞察藏在自身内在的讯息,并把它有效地带到意识中,这个过程必然不平顺,却是唯一能使我们摆脱无形的童年牢狱的出路。唯有如此,我们才能把自己从一个无意识的童年受害人,转变为在现实生活中的有责任感的人。这样的人由于清楚地意识到过去发生了什么,因此能够与那些记忆共存。然而,大多数人,都适得其反,并不知道自己的过去仍影响着现在的生活,甚至,有许多人根本不想知道自己的过去。他们不自觉地生活在过往被压抑的童年情景中,意识不到那些光景已不复存在;他们仍然对过去所害怕的事心有余悸,并不了解它们尽管曾经真实,但早已随时间消逝。他们的生活被无意的记忆、被压抑的感情和需求主宰,几乎决定了一切。

压抑童年所经历的可怕虐待事实,使许多人不但毁灭了自己,也断送了他人的生活。他们地无意识的对报复的渴望,很可能使自己卷入暴力的深渊,烧屋毁店,对人施暴,透过这种毁灭的方式,他们掩盖属于自己的事实,以避免再次体验到孩提时承受过的绝望折磨。

还有些人,则是在各式各样的自我折磨和自虐行为中,主动地、或无意识地延续着曾经强加在他们身上的痛苦,却自认为这些行为是种「解放」。

其次,我想用《走出受伤的童年》这本书里讲到的:这是我们共同背负的债。我们走的路足够长了,现在应该要思考比较宏观的事,不应该再局限于父母对我们做了什么。所有的人都渴望从愤怒和痛苦中解脱出来,期盼正义得到伸张。我们希望自己的痛苦得到别人的认同,而这份痛苦把我们禁锢在孤独的小房间里,使我们对外面更大的世界麻木无感。不过,与此同时,还有另一拉力把我们拉出去——以超越我们自身、超越痛苦的目光去看事情。

现在我们要往那个方向前进,从我们自己的故事转过头来,好好看看父母的故事。或许我们从来没有这样做过——以全面性的目光去看母亲和父亲的生命。除了对我们施加伤害这一点外,他们的为人究竟如何?要看到这一点很不容易。我们只能勉强反观自己,但看得不清楚;对于父母,我们盲目的程度往往更严重,原因有很多,可能是我们不想花时间去深入他们的心灵和历史,我们一向跟父母保持距离。

事实是:我们都是受害者。父母的童年也有他们的苦楚,也有他们成长的功课,这些需要我们的了解。我们和我们的父母一起修复共同承担的伤痛。同理心,是一次弯身向前,是一次转头回首,是从马路、房间对面传来鼓舞的眼神。我们也需要对我们的父母有同理心。

第三,与父母和解是我们一生的功课。在工作室中,我看到很多人说起父母时,都泪流满面,小时候的因为父母的一个眼神、一句话,或感受到父母对其它兄弟姐妹比对他好,或是因为父母不喜欢他,或是不正眼看他一眼等等,而无法原谅父母。当我们能看到父母的生命故事,看到他们生命中所发生的事,听到他们的心声,感受到他们当时的感受,或许你会对他们有一个不一样的认识。我们需要从与父母的相处中,了解自己需要与父母和解的地方。当你感觉自己无力、无助时,不仿与父母连接,因为那是在与我们的根相连,与根相连,生命才有力量和活力。与父母和解,是我们一生的功课。

在节目的最后,也祝福所有的成年人,能找回自己遗失的生命,带自己回家。

谢谢您的聆听,下次再见!

Add new comment

19 + 1 =

Please wait while the page is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