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日证道】天主爱子——甲年主受洗节

Friday, January 10, 2020

恭读圣玛窦福音 3:13-17

那时候, 耶稣由加里肋亚,来到约但河、若翰那里,为受若翰的洗;但若翰想要阻止他,说:“我本来需要受你的洗,而你却来就我吗?”耶稣回答他说:“你暂且容许吧!因为我们应当这样,以完成全义。”于是若翰就容许了耶稣。耶稣受洗后,随即从水里上来,忽然,天为他开了。耶稣看见天主圣神,有如鸽子降下,来到他上面;又有声音由天上说:“这是我的爱子,我所喜悦的    。”

——基督的福音

证道:

“圣诞期“即将在这个主日结束,明天周一我们就要进入主显后的”常年期“,而在圣诞期的最后一个主日我们庆祝 “主受洗节”(庆日)。在经过主受洗奥迹之后,耶稣也将走出纳匝肋的隐身生活,开始公开的传教生涯,向人宣报天国来临的福音,并以言以行教导人如何去活出这福音。

在本主日弥撒的福音中,圣史玛窦向我们叙述耶稣如何接受若翰的洗礼。然而,这事件真是令人意想不到的玄妙之事!因为按道理来说,耶稣是不应该接受洗礼的,我们受洗意谓着我们承认我们是需要悔改的罪人,亟须天主的宽恕,而经由这洗礼,我们乃进一步成为天主的子女。但是耶稣是无罪的,祂无需悔改,也不需要天主宽恕,祂更不需要经过受洗才成为天主的子女,因为祂就已经是天主子了。既然耶稣的生命处境和我们的生命景况是如此地天差地远,那么祂为什么要和我们一样经历洗礼,而且还是若翰所宣讲的为得罪之赦的悔改洗礼呢?(参阅路3:3)

其理由是为了罪的赦免,但不是耶稣的罪, 而是为了我们的罪。耶稣就是以接受洗礼的方式,让自己成为“除免世罪的天主羔羊”, 与我们有罪的人类站在同一条阵线上,按《天主教教理》的话来说就是“祂让自己与罪人们 并列”(536),而开始了祂那受苦仆人的使命,并提前了祂那在十字架上残酷死亡的“洗 礼”,这是为赦免我们的罪而甘愿为爱的缘故所接受的死亡的洗礼。而“祂让自己与罪人们并列”究竟是甚么意思?且听一则发生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的真实故事,这故事的类比性或许会让我们更加领略耶稣为我们所做的一切,并将这领略渗入我们生命的骨髓。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当希特勒席卷整个欧洲,他的大军攻陷丹麦时,他强迫丹麦国王下一昭书,命令丹麦境内所有的犹太人戴上绣有达味之星的黄臂章。丹麦国王知道希特勒的诡计是要将这些犹太人送往死亡集中营,然而他也知道违逆希特勒的后果将是多么的可怕, 于是在下达昭书的同时,他先在自己的手臂上戴上了黄臂章,当所有的百姓看到国王的行动时,他们便知道了国王的用意,因此也都纷纷地戴上了黄臂章,于是乎,全国上下,不论是犹太人或是丹麦人,每一个人的手臂上都戴上了相同的黄臂章。这位仁慈的丹麦国王为了拯救犹太人,自己先身士卒,戴上了黄臂章,与犹太人站在同一阵线上。

然而,为了拯救我们,耶稣不仅与我们站在同一阵线上,让自己与我们罪人同列,祂更进一步地背负我们的罪和我们的苦,成了依撒意亚先知口中所说的“受苦的仆人”,或是若翰口里所喊的“除免世罪的天主羔羊”。祂本是无罪的,而无罪的走进罪人当中,其目的就是要承担我们的罪过,好把我们从罪的奴役当中救赎出来,让我们都能从万劫不复的死亡中败部复活。可以说,这位为我们的罪受苦、受死的耶稣就是天主爱我们的最确实记号,然而这记号不是缥缈抽象的,祂具具体体地陪伴我们同行。如果我们是贫穷的,我们知道耶稣也是贫穷的;如果我们被侮辱,我们知道耶稣也被侮辱;如果我们受折磨,我们知道耶稣也受折磨,甚至被折磨至死。耶稣的受洗正是表达了祂与我们是在同一阵线上的真正朋友。

我们透过圣洗圣事,而把生命结合于这位和我们并列的真正朋友的生命中。这圣洗圣事, 正是耶稣透过祂十字架上的血洗而为我们结出的累累果实,这果实在耶稣的受洗中就已经以行动向我们丰富地展示了。第4世纪的教父圣国瑞‧纳祥在他的讲道集中,当论及基督的洗礼与我们的洗礼彼此的关系时,就这样深达觉源、圆开亲悟地说:“基督在洗礼中接受了光明,好让我们一起分享祂的光辉;基督下水受洗,让我们也同时下水,好使我们也和祂一起 上来。”是的,当我们领受洗礼时,正是表达我们的生命真正参与并有份于基督的逾越奥迹: 与祂一起下到水里死亡、并埋葬墓穴,参与祂十字架上残酷死亡的“洗礼”,但同时也要和祂一起从水里上来,推开死亡的顽石,从坟墓里走出来,与祂同复活。

Add new comment

1 + 12 =

Please wait while the page is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