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日证道】|甲年复活期第四主日(国际圣召节)

Friday, May 01, 2020

恭读圣若望福音10:1-10

那时候,耶稣说:“我实实在在告诉你们:凡不由门进入羊栈,而由别处爬进去的,便是贼,是强盗。由门进去的,纔是羊的牧人。看门的给他开门,羊听从祂的声音;祂按名字呼唤自己的羊,并引领他们出来。当祂把羊放出来以后,就走在羊前面;羊也跟随祂,因为羊认得祂的声音。羊决不跟随陌生人,反而逃避祂,因为羊不认得陌生人的声音。”耶稣给他们讲了这个比喻。他们却不明白他所讲的是什麼。于是,耶稣又对他们说:“我实实在在告诉你们:我是羊的门;凡在我以前来的,都是贼和强盗;羊没有听从他们。我就是门,谁若经过我进来,必得安全;可以进,可以出,可以找到草场。贼来,无非是为偷窃、杀害、毁灭;我来,却是为叫他们获得生命,且获得更丰富的生命。”

——基督的福音

证道:

在教会传统上,我们称这个主日为“善牧主 日”,因为礼仪年甲、乙、丙3年的复活期第四主日的福音,均分别采自《若望福音》第 10章“耶稣善牧”的章节。也因为如此鲜明的 “善牧”主题,所以教会明订本主日为“圣召节”,特别为圣召祈祷。而之所以将这篇有关“善牧”的福音安排在复活期的主日,乃是因为福音中的这句 话:“我是善牧,善牧为羊捨掉自己的性 命……。父爱我,因为我捨掉我的性命,为 再取回它来:谁也不能夺去我的性命,而是 我甘心情愿捨掉它;我有权捨掉它,我也有 权再取回它来:这是我由我父所接受的命 令。”因着这句话而使得“耶稣善牧”的主题与耶稣受难、死亡和复活的逾越奥迹有了一个非常紧密的联系。

今天的福音提到了牧人和羊群。牧羊人与羊群的关系在我们的文化中或许比较觉得陌生, 不过,在我小时候,倒是有过看母亲赶鸭子的经验,这景观在过去的农村生活中是非常孰悉的。记得赶鸭的时候,母亲总会拿1根小木棍, 走在鸭群的后头,一路赶着鸭子前进。不过, 今天这段福音中所叙述的以色列牧羊文化,牧羊人赶羊的方式跟台湾早期农村的赶鸭方式刚好是反过来的,也就是牧羊人会走在羊群的前头,就如福音中耶稣所描述的:“(牧羊人)走 在羊的前面,羊也跟随他。”耶稣就是使用了 以色列牧羊的文化,来向我们阐述祂与我们之间的关系。

在4部福音里,耶稣的形象丰富多采,祂以各种形象来表达祂与我们之间的关系,这些形象诸如医治者、驱魔者、讲道者、教导者、行奇迹者、慰问者、权威者、仆人等,然而最能够将 以上所有形像作一综合的,大概非今天《若望福音》中所描述的“善牧”形象莫属了。这形象是历代而尤其是初期教会的基督徒艺术家, 最喜欢用来做为创作的题材,信友们也常常把 这个图像装饰在他们的地下墓穴当中。特别是 在那个教难的时代,这个图像总会为他们在 迫害中带来无限的安慰,因为他们确信他们的 “善牧”总是带领祂的羊群,关顾他们、牧养他 们、保护他们,并对他们不离不弃、绝对忠实 到底。而耶稣善牧带领、关顾、牧养和保护我 们的终极究竟之法到底是什么呢?本主日弥撒 的读经二《伯铎前书》这么说:“祂身悬十字 架上,亲自承担了我们的罪过,使我们终止罪 恶的生活,而度正义的生活;你们是因祂的创 伤,才获得了痊愈。”看哪!原来我们的好牧人是用祂的生命来为我们抵挡死亡,用祂的创伤来为我们赢得治愈,而祂的创伤和死 亡标记就是那钉死祂、并高举祂的十字 架,这标记成了耶稣善牧带领、关顾、牧 养和保护我们的最极致象征。

今日我们在教堂里放这个十字架,乃是天经地义的事;我 们应该不会认为它是代表羞辱和荒谬 的事。但是如果我们 把十字架换成断头 台或电椅,那么我们一定会觉得太离谱、太不合常理,因为怎么可以放一个这样令人心惶不 安,甚至令人觉得羞耻的刑具在如此神圣的教堂里呢?然而,十字架在古罗马帝国时代就等同于中世纪的断头台,也等同于今日的电椅, 且不用怀疑,这个刑具就是我们信仰的核心!

或许我们会问,教会为什么不尽力去消除这个给耶稣带来创伤的屈辱标记呢?理由是,为基督徒来说,那给耶稣带来创伤和死亡的十字架,正如圣保禄宗徒所说的,就是真理,离开了十字架就离开了真理。因为耶稣就是藉着祂在十字架上的死亡,而在完美的天主和该死的人之间筑起了修和的桥梁,而使得那绝对暗黑与完全无望之处,透射出光明与盼望。是的, 耶稣被钉十字架死亡的那一天,正是天主战胜罪恶、击溃死亡的同一天;藉着耶稣的十字 架,天主把历史上人类最丑恶的行为变成了天主最伟大的胜利。

【这里只提供部分文稿内容,全部内容请浏览网站,观看视频】

Add new comment

12 + 0 =

Please wait while the page is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