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父」可以结婚吗?

Saturday, February 15, 2020

虽然教宗曾经提出了,为解决圣召缺乏问题,让一些已婚信仰坚定的男性(viri probati)完成一些司铎的职责,但是......。

 

亲爱的听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听「听教宗说话」节目。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死亡人数不断攀升,根据最新消息指出,中国大陆确诊病例超过6万人,死亡人数1359人。到目前为止,这株病毒已传播到24个国家,共有460位外国人受到感染。2月12日教宗方济各在结束公开接见活动前,呼吁在场信友为遭受这种“残忍”冠状病毒折磨的“中国弟兄姐妹”祈祷,“愿他们尽快找到治愈的方法”。

 

教宗方济各自2013年就任以来,时常对贫富不均、移民、难民、妇女、环境保护等议题提出了许多呼吁与良心的建议,还有对教廷经济、行政、制度上进行不少的改革。除了以上所提,他对待离婚者或再婚者与接纳同性恋者的态度更是开明、宽容。这些种种作为,让我们看出教宗是位勇于改革的人。

 

「圣召危机是『一个大问题、严重的问题』。没有司铎的地方就没有圣体圣事;教会举行圣体圣事,而圣体圣事确保了教会的存在。」教宗说,如果缺乏司铎圣召,那是因为缺乏祈祷。这是2017年教宗方济各接受德国〝时代〞杂志的部分专访内容。教宗还提出了,为解决圣召缺乏问题,让一些已婚信仰坚定的男性(viri probati)完成一些司铎的职责……。他们究竟可以承担哪些方面的工作?这是一个可以让大家好好思考与讨论的问题。这个话题一出,反而激起了教会内部改革与传统双方热烈的论述。

 

不过,在2019年元月,教宗在从巴拿马返回罗马的途中,在飞机上向记者表示,独身制是给教会的一份礼物……。他不赞成守独身是个可有可无的选项。2019年10月,在以亚马逊为题的世界主教会议期间,这个主题再次引起热烈讨论。正如《最后文件》推出的结论,若干主教要求准许祝圣已婚的终身执事为司铎。然而,教宗方济各在全程参与会议发言和讨论后, 10月26日在闭幕式讲话中丝毫没有提及已婚男子晋铎的问题。

 

本笃十六世则在简短的文章中省思了司铎独身的课题,回溯到基督信仰的犹太根源。荣休教宗表明,从耶稣订立天人之间的「新盟约」起,司铎职务与独身制便彼此结合。在教会的第一个千年里,「唯有禁性欲的已婚男子,才能领受圣秩圣事」。司铎独身制从不是一条信理,但它是拉丁礼教会的规范,近几任教宗均视之为珍贵的礼物。《来自我心深处:神职、独身及天主教会危机》(本笃十六世&萨拉)

 

这项议题终于在2月12日教宗方济各发表的泛亚马逊世界主教会议后《亲爱的亚马逊》宗座劝谕终于获得解答。

 

《亲爱的亚马逊》劝谕对于亚马逊地区司铎匮乏的议题有哪些途径?劝谕中表明,需要提供服务,使那片最偏远的地区能够有更多的礼仪庆典。教宗提到,只有司铎能奉献感恩祭和施予和好圣事。「基于这个迫切需要,教宗呼吁全体主教不仅为圣召祈祷,也更加慷概,在派遣那些有传教圣召的人员时,选择亚马逊地区」。「该当有更多的终身执事,让修女和平信徒发挥更大的作用」。

 

许多世纪以来一直讨论这个议题,尽管这次世界主教会议没有拘束地予以面对,不是在孤立的情况下,而是在教会的感恩圣事和职务的整体背景下加以谈论。

教宗在这道《劝谕》中都没有谈到祝圣已婚男性为司铎的可能性。

 

教宗表示,这个议题不在于数字。我们需要的是「一种在团体内的新生命、新的传教动力、新的平信徒服务,以及持续培育,需要勇气和创新」。只有这样,才会重新出现圣召。教宗写道,亚马逊向我们提出挑战,要我们超越有限度的愿景,不满足于在局部上处于封闭状态的解决之道。

 

《劝谕》也谈到妇女的角色,教宗提到在亚马逊有些团体数十年来缺乏司铎的情况下,那些坚强和慷慨的女性在圣神的推动下担负起讲授要理和教授祈祷的责任。但是有些人认为唯有让妇女的角色与接受圣职挂钩才最有意义,而这种愿景会将我们带向教权主义,使妇女的重大贡献变得贫乏。

 

因此,妇女的角色不在于授予她们圣秩职务,让她们能够发声和表决,而是把权力与职务分开。另一方面,我们必须汲取她们的典范,谨记在教会内的权力是服务、慷慨和自由。最后,教宗表示,女性该当能够从事教会职责和服务,但这些职责和服务不需要圣职,但该当是固定的,主教们应授权予以公开认可。听教宗说话,我们下周见!

 

以上文本节录自《梵蒂冈新闻网》

 

Add new comment

1 + 1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