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明头条】|周守仁主教晋牧一周年专访

Monday, December 05, 2022

香港教区周守仁主教晋牧一周年,畅谈他过去一年的心路历程。

据香港公教报报道,去年12月4日在圣母无原罪主教座堂耶稣会士周守仁成为香港教区第九任主教。自此,香港教区每台弥撒均会有「请为我们的主教周守仁祈祷」这一句。周主教对此表示,「当共祭神父读出这句祷词,我会鞠躬感恩⋯⋯教宗方济各时常邀请别人为他祈祷,我也请大家为我祈祷,我需要大家为我祈祷,让我从祈祷及圣神之中得到力量,也让大家包容我,因为我远远不是完美的。」香港教区主教周守仁希望与教会众人互相合作及支持,一起辨别主旨,建设香港教区。

周守仁主教希望与教友视彼此为同行者,「我是主教,负起带领教友的责任,同时我也是同行者,我重视这个角色。这不是想去除『神职化』,而是教会需要改变,应日益成为共议同行的教会,否则无法贴近大众。」

墙壁上的主教肖像 

周守仁主教现在打开手机阅读新闻,当看见自己的样子,总是不习惯,他说:“「我仍未习惯自己成为公众人物,我甚至在公众场所内,听见别人在背后谈论我。我喜欢低调,因为低调才能够做到实事⋯⋯教会机构会在墙壁上悬挂着教宗和我的相片,每当我于修院的饭堂吃饭前,因为十字架两旁就挂着教宗和主教的相片, 间接对着自己作饭前祈祷,仍然有种不知如何是好的感觉。」

「偏心」的主教

周主教爱护青年,他于牧职祝圣礼上致辞说,缺乏年轻人的教会,是没有将来的教会,「至今我仍然坚信这句话⋯⋯我很想告诉所有青年:『出来参与活动吧!你们的意见能影响教会。』教会的将来不是、也不应该是由我们这群人决定,很大程度会是由现在的青年所决定。」

他四处接触青年,包括那些曾因社会事件入狱的青年, 「感受到青年的灰心与担忧,但仍有人积极寻找自己的未来, 我希望陪伴他们,同时兼顾堂区内所有青年。我盼望那些疏离了教会,或已移居海外的青年,他常能够在教会内扮演积极的角色,辨别将来的路。」他亦希望自己做到兼听,同时鼓励教友兼听社会上的小众人士的心声,让所有人能够安心前来圣堂。

周主教有时被指对青年“偏心”,实际上他看得更宽、更远,关心几代人之间的友爱共融。周主教早前与主教座堂区教友去探望长者,他欣赏教友致力与长者建立信任与友谊的努力,“然而,我们也要关心缺乏照顾的长者,包括那些面对子女移民的‘遗老’,“堂区是否要活出照顾长者的使命,同时教导青年去陪伴他们。这份照顾是美好的传承,年轻人会耐心服务长者,也有创意,或会比中年人做得更好。我们要拉近青年与长者之间的距离。”他回想起耶稣会麦健泰神父(Thomas McIntyre,1926-2016)年迈失智的那段日子,麦神父有时会走出香港大学到利玛窦宿舍,然后迷路了,幸好有修生主动带他回家,他期望堂区青年也走出固有的人际关係框框, 主动关心那些跟自己不相熟的长者教友。

相信万事皆有天主的旨意

周守仁主教早年取得哈佛大学教育博士学位,主修“人的发展与心理教育”,领受牧职前在耶稣会中华省从事会务及教育工作,现在却离开原有的发展轨道,履行主教职务,“这并非巧合,某程度是天主的铺排。

无独有偶,周守仁主教与教宗方济各皆为耶稣会士,虽然当主教不是耶稣会会士的召叫,但他们仍积极向圣神与教会的需要开放。“我想更深入了解圣神对耶稣会有何看法。我年纪愈大,愈不相信巧合,只相信有神圣的推动。耶稣会士重视分辨,我想藉此机会,深思应如何更好地贡献教会。我希望教区有更多机会认识依纳爵灵修这宝库,作为耶稣会对整个教会的特别贡献。”

被问及对香港教会的长远愿景,周主教表示,虽然社会受著疫情及地缘政治变化影响,教会更难去策划长远的未来, “但这不代表要放弃,我们要著力去分辨,彼此聆听。”他相信,香港教会未来会循著世界主教代表会议的共议同行精神而发展,愈加集思广益,“令整个教会活出梵二的精神⋯⋯以往教会相对较重视神职领导,现在我们需要去改变。”

晋牧后坚持每天处理教务

周守仁主教于9月在罗马参与由教廷为新主教举行的研讨会期间,染上新型冠状病毒,“最初是一天的喉痛,之后是持续两天的发烧及肌肉疼痛,显著病症是多痰。”虽然身体不适,但那段期间周主教未停止过处理香港教区的教务,“我也趁机会准备好11月的教区神职周年退省内容,不过我当时担心自己能否准时回港,最后我未能赶及参与胡振中枢机迁葬主教座堂的礼仪,令我感到遗憾。”

素食成为健康护身符为职务久伏案头 少了追巴士

周守仁主教注重健康,他茹素30年,现在要更频繁出席教会团体的聚会,其中包括饭局,教友皆会为他准备素菜, “素食成为了我的‘护身符’,一席菜餚,我只吃两三道就足够了,因此不用吃得过多,教友也不用迁就我。”他较喜欢西式的素食,例如是蔬菜或面食,反观旧式的、油腻的、芝士并非他所好。

“以往我最主要的‘运动’算是追巴士或小巴,现在间中有教友或专人驾车接载我到不同地方主持礼仪,少了运动,经常坐下工作,难免重磅了少许。”因此周主教常常寻找散步的机会,有时会从教区中心步行到金钟,再乘车到各个服务区, 保持健康的体魄。

当上主教之后生活上最大的改变是,从耶稣会会院搬进了圣神修院,选择入住修院,是希望可以陪伴修生成长,以为要重新适应修院作息,却也难不到他, 主教说“现在要很早起床,7时15分便要共祭弥撒;也不能像以往般穿着T恤短裤,至少要穿牛仔裤。其实,修院很照顾我,修生也待我很好。”

忘记脱下主教小圆帽  希望教友多加提点

周守仁主教晋牧后每逢主持大礼弥撒,头上总会佩戴一顶礼冠。周主教对佩戴礼冠有深刻的印象,因为礼冠曾于晋牧礼上掉落,令他对戴上礼冠的动作实在难忘。反而最近他却因礼帽而遇上了尴尬的情况,“在礼冠之下,我要戴一顶礼帽,即紫色的小圆帽。我近日到堂区主持礼仪后,忘记脱掉小圆帽,接着身边的人不断跟我打招呼,惟没有提醒我脱掉小圆帽。我就在不知不觉间,戴着小圆帽,穿上普通服饰离开圣堂前往咖啡店。之后,我转赴餐厅与朋友午膳,他向我指出我仍戴着小圆帽。我才知道这件事!”他坦言其中会忘记脱掉小圆帽,但戴了这么长时间才记起要脱帽,还是首次。如果有人提醒,就不会这样,所以“如果我有错漏,希望得到教友的善意提醒。”

周主教晋牧后的另一个吃重的工作,是就教会节期或特别的课题,向香港教友发表牧函。他表示,刚发表的将临期牧函,是聆听与集体思考的成果,牧函从全人的培育及互相的陪伴之角度,申述他的培育愿景,“这份牧函是一份期望,不是定论,而是同行的起点。我期望教会为神职人员、青年人及教友补充情意、灵性与美感的培育。香港教育著重知性及实际功能,也会影响教会,但事实上,美感是所有人心里面的渴求,故此我希望带动知、情、意、行、灵、美不同幅度的培育,及认识陪伴的艺术。”

周主教要不时撰写文章,但原来他最怕写文章,一年后仍未习惯,“天主总是安排人完成自己最怕做的事,让他们发挥潜能。”周主教莞尔一笑并祈求天主助佑他,善尽主教职务。

Add new comment

1 + 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