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经人物】|父母由上主求得的孩子——撒慕尔(上)

Thursday, March 11, 2021

我们用了两次的时间给大家分享了“三松”,今天要给大家分享一位和三松有着类似身世却有着不同命运的民长,也是母亲迫切祈祷求来的撒慕尔。他如三松一样从小就被父母献给了天主,成为纳齐耳人。长大之后成了以色列人的民长,但是撒慕尔和三松两人的遭遇和结局却截然不同。他不单是民长,还是先知与祭司,他承接了民长时代与君王时代的转折。他为以色列子民傅油了撒乌尔和达味两位君王,使以色列子民的历史开启了新的一页。下面就让我们看一下,由父母向上主求得的撒慕尔。

一、撒慕尔的出生

让我们首先来看一下撒慕尔的出生。提到撒慕尔的出生,《撒慕尔纪上》第一章给我们讲述了有关他出生的故事。里面让我们看到了以色列子民对于子女的重视。以色列子民始终认为一个母亲如果不能生育,是一项莫大的耻辱,很容易会让周围的人轻视她。撒慕尔的母亲就是如此。他的父亲厄耳卡纳有两个妻子,“一个名叫亚纳,一个名叫培尼纳;培尼纳有孩子,亚纳却没有。”(撒上1:2)亚纳就是撒慕尔的母亲。圣经描述说“厄耳卡纳虽然喜爱亚纳,无奈上主封闭了她的子宫,就因上主封闭了亚纳的子宫,她的情敌便羞辱剌激她,使她愤怒。而且年年如此”(撒上1:5-6)

就是因为这样,亚纳不断痛哭流泪,时时为此哀求天主,希望天主能让自己怀有一个孩子。而且亚纳还为此许愿:“万军的上主,若你垂顾你婢女的痛苦,记念我,不忘你的婢女,赐你婢女生一个男孩,我就将他一生献于上主,一辈子不给他剃头。”(撒上1:11)

天主怜悯了亚纳的痛苦,在她和丈夫回到了拉玛本家,就让她怀孕,生了一个儿子,她给孩子起名叫撒慕尔,“因为是我向上主求得了他。”。因此,我们说,撒慕尔是父母向上主求得的孩子。他的出生,是一个恩赐。一个因祈祷而有的恩赐;这个恩赐是祈祷的结果,不单为他的母亲,也为整个的以色列子民。

二、撒慕尔的成长

由于撒慕尔是她母亲亚纳向上主求得的,按着他母亲向天主的誓愿,在他断乳以后,就在位于史罗的圣殿献于了上主,留在了圣殿,成为了一个纳齐耳人,在司祭厄里跟前学习侍奉天主。因此,可以说撒慕尔出生在一个家庭,却成长于另外一个家庭。他的整个生命是受到了两个家庭的影响(参见撒上1~3章)。

首先是他原生家庭的影响。撒慕尔承继了来自父母的遗传,在母腹中就感受到了母亲对于天主信赖。因此,我相信他父母的善良与勤劳,以及对于天主的信赖,一定对撒慕尔产生了影响,使他在以后侍奉天主的生命里,时常能够信赖天主,关心他人。而这个影响,在他的父母中,他的母亲对他影响应该最大。圣经记载,撒慕尔的母亲每年与丈夫上史罗的圣殿去献年祭,每次去的时候,就会给撒慕尔带一件自己亲手缝制的小外袍给他。(撒上2:19)而这样的一个小外袍,它所蕴含的不单是母亲对于小撒慕尔的爱护,更是母亲整个生命品格的一种延续,就如圣经学者迈尔在他的圣经人物书籍《撒母耳:先知》所说:“到如今,作母亲的仍在为他们的孩子缝制衣袍,但不是用针线,而是用他们圣洁、高贵的品格……正如鱼身上的斑点和它栖身之地的色彩近似,鸟儿随着季节改变羽毛的颜色,同样的,小孩子也是身穿用他们母亲的品格,行为,气质所编织的外袍。”

可能也就是由于如此,虽然司祭厄里的两个儿子,是无恶不做之人,不怀念上主,也不关心司祭对人民的义务;(撒上2:13)但这些却并没有影响到小撒慕尔。小撒慕尔一直留在大司祭厄里面前侍奉上主,对于周边的罪恶浑然不知。

当然,小撒慕尔留在圣殿,在大司祭厄里面前侍奉上主,大司祭厄里一定也对他也有不小的影响,虽然厄里疏于管教自己的孩子,可是从《撒慕尔上》第三章,撒慕尔蒙天主的召叫中,我们发现,厄里对于小撒慕尔的要求,还是比较严格的,半夜听到叫他的声音时,立刻就询问厄里有什么吩咐。这样的一种应急反应,正是平时要求的结果。厄里也称撒慕尔为“我儿”,可见厄里也是像待孩子一样,不断训导撒慕尔。在这里难能可贵的是厄里,没有警告这孩子不要胡思乱想,或者自己心中萌生嫉妒、怀疑,或者出于骄傲或职位的尊严来教这孩子如何去行。反而是引领小撒慕尔进入到天主的同在里,获得天主的启示与指引。所以,撒慕尔就是在厄里的指引下,由天主的启示,学习了侍奉天主的功课,培养了自己信赖和侍奉天主的心,学会了分辨天主的声音,顺服于天主的命令。这是他受到第二个家庭的影响。

正因为如此,“撒慕尔渐渐长大;上主与他同在,使他说的一切话,没有一句落空。于是全以色列从丹直到贝尔舍巴,都知道撒慕尔被立为上主的先知。自从上主在史罗对撒慕尔显现后,继续在史罗显现于他。(撒上3:19-21)

由撒慕尔成长的经历,我们可以发觉,不论我们出身如何,所处环境如何险恶,只要敬畏天主、专心信赖事奉祂,我们是可以免受坏的影响,活出圣善的生活的。

Add new comment

2 + 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