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问神父127】|教宗也是人,也曾向世人道过歉,该怎么理解教宗不会错误的这个信理呢?

Sunday, May 31, 2020

问题留言:神父你好,最近因为教宗5月24的祈祷呼吁,网上有了很多的辩论。作为普通教友都不太懂,好像记得若望保禄二世教宗曾经向世界道过谦,而教宗也是人,我们该怎么理解教宗不会错误这个信理呢?

随风神父:关于教宗5月24日的祈祷呼吁,的确在国内引起了一些争论,不过,已经有好几位神父给予了回答,在这里呢,就不在论述。今天想给大家谈论的呢,是关于教宗不会错误的这个信理。很多老教友都懂得,教宗拥有不能错误的权柄,这在老的《要理问答》上,都有教导。可是,就如这位听众说的,教宗若望保禄二世曾向世界道歉,道歉也就意味着承认错误,那教宗作为人,究竟我们该如何理解教宗不会错误的信理的呢?

一、需要用信德的眼光去看教会

今天我们庆祝圣神降临节,我们称今天为教会的生日。因为有了圣神,教会才真的诞生了。我们知道圣神是教会的真正带领者,是祂让整个教会活了起来。祂犹如教会的灵魂,不断带领着教会。因此当我们提及教会的时候,我们需要注意,教会既是可见的又是精神的教会

就如《天主教教理》770号说的:“教会置身于历史,但同时又超越历史。只有「用信德的眼光」,才能从她可见的事实中,察觉到一个精神的、带有属神生命的事实。”

所以,当我们看待教会时,我们不能以人的眼光,而要以信德的眼光来看待。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真正的理解教会的道理。教宗的职务来源于教会,是耶稣借着教会而交给她的。就如耶稣在复活后,询问伯多禄时那样:“你喂养和牧放我的羊群”

二、教宗的职务是我们天主教的信理

关于伯多禄职务及其继承性的信仰,1870在梵蒂冈第一届大公会议文件《永远司牧》宪章中钦定了有关罗马教宗首牧职务的信理(DS3050-3064)。信理表示:继承伯多禄首席权者为罗马主教;教宗具有治理整个教会的最高全权,不仅包括有关信仰与伦理之事,且亦包括教会纪律与管理诸事;教宗以宗座权威发言时,不能错误。

从这些信理中,我们可以看到,教会对于伯多禄职务以及其继承性信仰,为我们所有的基督信徒来讲是毋庸置疑的。这样的信仰是建基于圣经和教会的传统。

梵蒂冈第二届大公会议在《教会宪章》中对此有做了肯定。18号上说:“对于罗马教宗首席权的设立、权限、性贸、与永久性,以及其不能错误的训导权,本届神圣大会,再次向全世信友提示其为应该坚信的道理。继续(上届大会)未竟的计划,本届大会决定公开地宣示表白有关主教的道理,就是和基督的代表及整个教会的可见元首、伯多禄的继位者,共同管理著生活天主之家的宗徒们的继位者。”

22号说:“如不以继承伯多禄的罗马教宗为主教团的首领,并使他对所有牧人与信友的首席权保持完整,则主教团便毫无权力。因为罗马教宗,以基督代表及整个教会牧人的职务名义,对教会有完全的、最高的、普遍的权柄,时时都可以自由使用。不过,主教团在训导与牧权上分离,则对整个教会也是一个享有最高全权的主体(廿七),虽然这种权力,没有罗马教宗的同意,不能使用。主只立了西满一人为教会的磐石及掌钥匙者(参阅玛:十六,18-19)。并使他作整个羊群的牧人.(参阅若:廿一,15等节);可是,赐给伯多禄的束缚与释放的职务(玛:十六,19),毫无疑问地,也赐给了与其首领相联结的宗徒团(玛:十八,18:廿八,16-20)(廿八)。”

对此呢,《神学辞典》有一个解释“伯铎首牧职务以及其继承性,为天主教而论,是天主启示的真理,又为教会钦定,所以称为信理。至于罗马教宗继承伯铎,享有首牧职务,由于与天主启示的真理以及教会钦定的信理密不可分,神学上称为「信理事件」,一般也称为信理。”

三、教宗在那些事物上享有“不能错误性”?

教宗的不可错误,仅限于他以极郑重的教会行动,在信仰和伦理方面的教理问题上,定义某项信理之时,才具有此一特性。

就如,青年教理《YOUCAT》对此的解释:“教宗的不可错误权与他的人格道德和智慧完全无关。不可错误的其实是教会,因为耶稣承诺过,圣神要使教会持守真理,并且加深对他的认识”

《天主教教理》889号表示:为使教会由宗徒们所传授的信仰保持纯真,身为真理的基督,愿意教会分享祂的不能舛错性。天主子民「透过信仰的超性意识」,在教会活的训导的指引下,「毫无失误地依附信仰」。

所以,我们可以说,教宗的不能错误性,是基于基督与教会,因着基督对于教会的领导,以及圣神的护佑,教宗在信仰上才有了不可错误的权利。

当然我们在这里,也要特别注意的是,不是说只有教宗以最高权威发布命令时,我们最为信友的才去聆听和遵守。即使是在平日的训导上,我们要顺从。因为天主特别拣选他们作为自己羊群的牧人,就是为了在信仰上,引导大家。因为他们是宗徒信仰的「真确的导师,拥有基督的权威」

《天主教教理》892号教宗和主教在执行普通训导权中提出一种训导,引人在信仰及道德上对启示有更好的了解,这时即使没有作出不能错的论断,也没有以「决定性的口气」表达意见,天主仍然扶掖与伯多禄继承人共同施教的宗徒们的继承者,更以一种特殊的方式扶掖罗马的主教、整个教会的牧者。信友们对这种普通的训导该「以宗教敬重的心情去依从」,这一依从虽然有别于信德的服从,但确是后者的延伸。

 

参考书籍:《天主教教理》、《神学辞典》、《梵二文献》、《YOUCAT》

Add new comment

16 + 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