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一个中国亿万富翁的皈依之路

Wednesday, July 14, 2021

 

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

这句出自清代孔尚任《桃花扇》里的话,印证了我们今天故事主人公刘端莲姊妹的前半生。曾经刘端莲姊妹和她的丈夫一起白手起家,创造了属于他们自己的商业天地,坐拥上亿资产。本该纵情享受生活的她,却在瞬息之间一无所有。生活的巨大变故使刘端莲姊妹陷入了深深的绝望当中,在她想要怎样结束自己生命的时候,一个梦中的启示,让她看到了生活的希望……

我们今天一起走进刘端莲姊妹跌宕起伏的人生,聆听她的信仰故事……

木兰:您好,非常感谢您愿意接受我们的采访,可以先做一个自我介绍吗?

刘端莲:您好,我叫刘端莲,来自上海,我是2016年11月20号在上海伯多禄教堂领洗成为一名教友的。

木兰:在领洗之前您对天主教有多少了解呢?

刘端莲:说实话,在领洗以前我就像圣经里描述的那个胎生的瞎子一样,对天主教和整个基督宗教是一无所知的。因为我身边的亲戚朋友没有信主的,也没有人给我传过教。

木兰:那您是怎么接触到天主教的呢?

刘端莲:那是在2015年的10月15号,这是我一辈子都会记得的时间。2015年我的人生几乎走不下去了,就在我最低谷的时候,天主伸手拯救了我,给了我新的生命,给我的生活带来了依靠和力量。

木兰:2015年发生了什么呢?

刘端莲:在2015年再往前的七八年里,我经历了事业的破产,家庭的分裂。那几年我患了严重的抑郁症,而且症状越来越厉害。我觉得我的人生太失败了,觉得自己根本没必要活在这个世界上了。那时候我每天晚上睡不好觉,有时候根本没办法合眼,每天晚上就是躺在床上以泪洗面。

木兰:如果您愿意,可以具体分享一下那段经历吗?

刘端莲:好的。其实在2008年之前,我是所有人羡慕的对象,我有很好的事业和美满的家庭。我和我先生八几年结婚,之后就一直在做生意,我们是我们那里最早的万元户。后来我们又做了很多行当,可以说哪一行都做的很成功,别人做的不成功的行当我们也可以做的很好,赚了很多钱。2005年的时候,我们已经是上亿身家。就在我们事业如日中天,越来越有钱的时候。我和我先生就有点自以为是,觉得自己什么都可以,越来越飘。特别是我先生,他当时被人引诱,偷偷的开始染上一些不好的习惯,但我什么都不知道。后来把他带坏的那个人就开始鼓动他去我们老家开造纸厂,因为我当时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回事,也不知道他开始参与一些不好的事情,我先生跟我开口说要花几亿去开厂的时候,我也没有多犹豫。那时候就觉得自己做生意很厉害,也不会赔,再说造纸厂也是合法生意,我没必要拦着他,就把家里所有的钱都投进去,让我先生办厂。没想到他在老家那边,边和那些狐朋狗友鬼混边办厂,不好好经营,再加上没几年就遇到了世界金融危机,可以说天时地利人和一样都不占。没几年,几个亿的厂子就宣告破产了,我们投进去的钱全部打了水漂。这几年,我在上海带小孩读书,他在老家到底做了什么我也不知道,厂子破产之后我才知道他做的一切。

木兰:这真的是很大的一个打击,您知道以后,怎么处理的呢?

刘端莲:我知道之后很伤心,但我还是不想让这个家就这么散了。我就跟我先生说,只要他不跟那些人来往了,钱没有就没有了,我们还可以从头再来。我先生也一再的向我保证,再也不见那些人了。后来我们就向亲戚朋友借了几百万,打算在上海重头再来。重新开始之后我们做的也不错,没多久生意就有了起色。就在我们生活再次走向正轨的时候,我先生竟然又开始和那些人有交集,其实有些坏的习惯只要沾上就很难再摆脱。那时候每次被我抓到,他就是又下赌注又发誓的,说再也不犯了,但最后还是不断的重复。而且自从他跟那些坏朋友沾染上不好的习气之后,脾气就变的很暴躁,经常只要他不顺心,就对我大打出手。我给过他很多次机会,发现他根本改不了,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的婚姻走向了破裂。

木兰:在这种情况下婚姻好像确实很难维持,您前面也说了您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所以说,您先生在那之前应该是一个很好的人吧?

刘端莲:是的,他在那之前是很好的一个人,不然我也不会那么信任他,把家里所有的钱拿出来给他办厂,也从来不过问。我先生还有一点很好,就是在我们有钱的时候他也没有找过别的女人,这方面他一直做得很好。周围人羡慕我们也是因为这个,都说男人有钱就变变坏,但我先生没有。如果不是被人引诱沾染上不好的习气,他的确是很好的人。

木兰:那您先生本性不坏,过了这么多年,您的伤痛慢慢平复,有没有想过跟他复合?

刘端莲:自从跟他分开之后我们基本上没有过联系。我们的家人就看这么多年,我们两个都没有找其他的人,就撮合我们复婚。我的态度就是,只有在两种情况下我会和他复合。一种是他改变了,脾气不暴躁了,不再动不动就打人了,并且他能接受福音。但现在看来没有这种迹象,虽然我没跟他联系,但我不会阻止儿子们跟他联系。我会通过儿子把福音带给他,不过他很反感,就说这是假的,如果有一天他真的接受福音了,那就是奇迹。但我还是会为他祈祷,祈祷天主早日改变他;第二种情况就是他瘫痪在床了,那时候他就没有攻击性了,我愿意回去照顾他。目前看来这两种情况都不会发生。

木兰:您先生给您带来的伤害很大,但听您说这些的时候,感觉您已经原谅他了?

刘端莲:他确实给我带来很大的伤害,我刚开始也讲了,破产以后我们是没钱了但我们还可以重新开始,我们刚结婚那会儿做生意也是白手起家。我跟亲戚朋友借了点钱,在上海做贸易,经济状况稍微活络一点的时候,我先生又开始和那些坏朋友在一起。他沾上不好的习气之后,整个人是你们想象不到的可怕,他好的时候好的不得了,但稍微一不让他顺心,他就变脸。而且他也有被害妄想症,总觉得所有的人都跟他作对,所有的人都想谋害他。包括我跟那个男人说一句话,他就觉得我跟人家有关系。吃饭的时候聊天,如果说到他不愿意听的,他就会掀桌子。他的妄想症还有妄想自己还是亿万富豪,还有很多钱,计划着跟马云做几百个亿的生意。想到这他就要把家里仅剩的两套房子拿去抵押。那个时候为了维护这个家,我可以忍受。而且我也知道我先生是“生病了”,我不能说他这样了我就放弃他,我愿意跟他一起去面对。毕竟我们结婚二十多年,一路走来不容易,他本性也不坏。所以不是我提出的离婚,是他提出来的。他要离婚并不是因为不想连累我们,而是那时候我限制他,总是不给他钱,没有钱他就不能去和那些朋友来往。为了得到钱,他就想到了离婚,因为离婚后会有财产分割吗。这彻底的让我寒了心,就同意了离婚。就像你说的,我原谅了他。信了天主之后,我真切的感受到了天主的爱和安慰,信仰也带给我很强大的力量。所以我原谅过去他带给我的所有伤害。原本我恨他恨的都希望他立马去死,现在也不恨他了。我每天都会为他祈祷,我也是真心的希望他过的好。

木兰:信仰的力量带给您一颗宽容豁达的心,但在您的分享当中也听得出家庭出了变故之后,您经历了很痛苦的一段时间,可以分享一下那段经历吗?

刘端莲:可以,我们是2011年正式宣告破产,但差不多在2010年的时候就已经在走程序了。所以从2010年到2015年我遇到天主之前,这五年,我感觉自己是在死荫幽谷里走了一遭。事业彻底破产之后,我们从原先的家里搬了出来。为了省钱,我们租住在一个又破又小的房子里。心里感到很大的落差,就像从天上掉到了地下。2003年我们挣了很多钱开始,就一直住在上海最繁华的地段,房子两三百平米,开的车都是一两百万的,结交和来往的都是一些权贵,平时家里宾客不断。后来破产之后,真的就验证了一句话: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我们生命都没有了,以前来往的人也不见了,很少人能有这样的经历,也很难体会我当时的心情。我们搬到那个破旧的小区之后,光是卫生间的清洁工作我就搞了两天,但还是没有擦干净。睡在那样的屋子里,我每天晚上以泪洗面。那时候失眠还不算什么,就是一天到晚的心痛,那种痛是真实的生理上的痛。以前有钱的时候我买一条裤子眼都不眨,现在买件什么东西,再便宜也是犹犹豫豫的,如果是可花可不花的钱,我就不花。原来在美容上面也花了不少钱,现在也不在意了,天主看人心,不看外表,我对外在也就没那么在意了。当然,这些想法是我有信仰的时候开始有的。在没有信仰之前,我看着我们租住的那个破旧脏乱的屋子,眼泪就不断的流。我觉得我的人生已经走不下去了,真的感到这是我人生的绝境。看着自己曾经拥有的别人艳羡的东西接二连三的失去,我内心的痛苦真的无法言语,那时候我开始想怎么结束自己的生命,是跳楼还是吊颈?总之就是不想活了。就在这个时候,又真又活的天主出现在了我的生命里。

经历了生活大起大落的刘端莲姊妹一度陷入绝望,她如何借着信仰走出生命的困境?我们下期节目继续讲述刘端莲姊妹的故事……

Add new comment

10 + 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