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一个满族青年,冲破家族信仰观念的束缚,相信了耶稣

Wednesday, October 13, 2021

 

我们今天的主人公赵英涛弟兄,出生于一个满族家庭,他的家族有着自己传统固守的信仰,对其他信仰极其排斥。但赵英涛弟兄十几岁时却因着姥姥的缘故,了解到了耶稣,从那以后便把耶稣视为自己的真朋友。可是因为家族信仰的束缚,他迟迟未能成为一名真正的基督徒。上大学期间,赵英涛弟兄更深的认识到了信仰,也感受到了天主对他的召叫,很想领洗成为一名基督徒。为了回应天主的召叫,他克服了家人的反对,选择奉献自己的余生,全心全意侍奉天主。他是如何冲破家族信仰观念的束缚?又为何愿意度一个奉献般的生活?在他的身上有着怎样的信仰故事?

我们今天一起走进赵英涛弟兄的见证分享……

木兰:您好,感谢您愿意接受我们的采访,可以先做一个自我介绍吗?

赵英涛:好的,我叫赵英涛,家住辽宁沈阳。我现在是一个传道人,在全国各地分享一些教会的课程,兄弟姐妹们都亲切的称呼我“樱桃”老师。

木兰:樱桃老师,这个称呼确实很亲切,也很可爱,表示大家对您的喜爱,那樱桃老师您是老教友吗?

赵英涛:我不是老教友,我十几岁的时候才认识的信仰,真正接触是上大学的时候了。

木兰:那是什么样的机会让您认识了信仰呢?

赵英涛:我十几岁的时候在我姥姥家住,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姥姥已经成为新教一名基督徒。我是从姥姥把家作为附近兄弟姐妹的聚会点的时候,才知道姥姥信了基督新教。因为姥姥家是聚会点,所以经常有些老奶奶来读经和唱歌。虽然当时我在上小学,但圣经上的字我基本上都认识。所以每次姥姥聚会的时候,都会让我帮忙读圣经,不过那个时候对耶稣没有什么认识。后来,姥姥开始带我去教堂,我也开始跟着唱圣歌,听讲道,觉得那种氛围很好。久而久之,去教堂就成了我休息时的一种习惯。不过,因为我家是满族,有自己的家族信仰,是很排斥其他信仰的。所以大家都警告我不能信耶稣,不然我们就不是一家人了。因为那时候年龄小,也很害怕家长们的权威,于是口头应和着说自己不会信耶稣。不过,每次出门之后,我都会在心里默默地向耶稣祈祷说:主啊,你知道我面临的环境,我是口是心非的,你可千万不要怪我啊!虽然我对信仰的认识还是不深,但是我从心里接受和认可这份信仰,也相信耶稣是真神。再后来,我回到家里跟父母一起住了之后,因为有了单独的房间,每天晚上睡觉之前都会跪在床边向耶稣祈祷,求耶稣的宽恕和祝福,然后再上床睡觉。不过,那个时候我对耶稣了解也不多,因为学业的原因,也没有时间再去教堂和读圣经。但在我心里,我始终把耶稣当成是我最好最好的朋友,因为跟祂在一起的时候我才会感觉平静和喜乐。

木兰:小孩子时期信仰很单纯,也很认真,所以您一开始接触的是基督新教是吗?

赵英涛:是的,我前面也说了,我真正开始接触天主教信仰就是上大学之后。原本我的成绩很好,老师们都说我是一个考一本的好苗子,谁知道因为高考失利,就去读了一个专科。进了学校之后,我发现我的同学们除了玩什么都不会。那不是我想要的大学氛围,当时我特别郁闷,十分想去教堂去坐一坐。我问了一个沈阳的同学(我老家是辽阳的,所以不知道沈阳的教堂),但她只知道沈阳的一所教堂,就是沈阳的主教座堂。于是在她的帮助下,我第一次来到了天主教的教堂。因为我不知道天主教,也听说过,但也没有任何敌意。到了教堂门口,我被教堂的建筑吸引了。我觉得教堂太神圣庄严了,感觉那就应该是天主的家。可是很无奈,那天教堂不开门,于是我在门口做了一个祈祷就回学校了。再去教堂就是第二年的春天了。虽然我平时对教堂也是心心念念的,但因为平时除了学习,课余时间我要做家教,就一直没有腾出时间去。第二年春节假期刚开学那会儿时间稍微充足一些,我就找了个时间又去了沈阳的主教座堂。很巧的是,那天是耶稣苦难主日,有人发圣枝,有人帮忙排队,于是我就高举着树枝,跟着游行的队伍,一起迈入了圣堂。就在神父读经前献香的时候,我听到有声音对我说:你要站在这个位置上宣讲我的圣言。我以为是有人跟我说话,可四处看了看,既没有人理我,也没有我认识的人。我觉得自己是幻听了,于是没有理会。当我再次想起这句话的时候其实是三年后了。三年后的某一天,突然有个教友问我:你有没有想过修道?

木兰:这个问题对您来说会不会有点意外?

赵英涛:确实很意外,因为那个时候我还没有领洗,所以对修道这个词一点都不明白,但心里莫名其妙有点渴望。后来我就跟那个教友聊了起来,他跟我说了很多关于修道的事情,让我也想起了我最开始来教堂听到的那个声音:“你要站在这个位置上宣讲我的圣言。”我就认定了,这就是我想要追求的生活,修道,专门服侍天主。

木兰:对于一个还没有领洗的人来说,有这样的渴望还是很奇妙的,那几年您应该一直去教堂吧?为什么没有领洗呢?

赵英涛:我觉得基督宗教都是很好的,我想等教会合一了以后再领洗,所以就一直没有想这个事。

木兰:后来是什么情况下要领洗的呢?

赵英涛:后来我就壮着胆子去找副本堂王超神父,那时候我还不认识他。我见到神父之后就跟神父做了一个自我介绍,然后说了我想修道的想法。王神父告诉我说,没有领洗的人是不能修道的。我就不执著于说教会合一再领洗了。为了可以去修道,我就要求神父给我领洗,神父又说,我需要上慕道班,不然什么也不懂不可以领洗。我跟神父说我已经来教堂好几年了,经常听神父讲道,很多道理我都是明白的。神父还是拒绝给我领洗,他给我一本很厚的教理书给我,问我能不能看明白。我翻开之后,很奇妙,那些内容就跟原本在我脑子里一样。我开始用一些小故事来解释我看到的一些段落内容。神父听我解释的还可以,就没有那么拒绝我了,但对我领洗还是有要求,要考验一下我。神父让我以后跟他一起去下面的小教堂送弥撒,弥撒前给我半个小时分享道理,弥撒后我负责讲慕道班,神父会听着,如果我讲的没有错误,神父不会纠正我也不会说什么。如果半年下来没有问题,就给我领洗。

木兰:那位神父还挺胆大,让一个没有领洗的人给慕道班分享,您答应了吗?

赵英涛:我答应了,神父也很负责,他会认真的听我分享。神父也是听我分享那些教理内容,觉得没有太大问题才会给我这样考验,如果我讲的有问题,他肯定不会拿慕道班的学员开玩笑的。那半年我讲的也没问题,就这样,神父如约的允许我参加当年的圣洗圣事典礼。

木兰:您也如愿以偿了,那您去修道了吗?

赵英涛:是的,领洗之后我就去修道了。

木兰:前面您分享了您的家族有自己的信仰,领洗可能都会让他们意外,知道您要修道,他们是什么反应呢?

赵英涛:我领洗其实是没有跟家里商量的,是领完洗之后给家里打的电话。不出我所料,家里的态度就很不高兴,但毕竟已经领完洗了,也没有人说什么,因为说也没用了。后来我跟他们说了我要去修道,他们非常反对,但我是很坚持的。从那以后我在家里的待遇就变了。我是先天性营养不良,从小到大每天水果没有断过,每顿饭都有肉,都是特别为我做的。当我说我要去神学院之后,连吃饭都没人喊我了,就别说肉和水果了。那段时间我爸每天能抽三四盒的烟,家里每天烟雾缭绕的。我妈是想起来就哭一场。所以那时候我在家真的很痛苦。我每天就跟天主祈祷说:“主,如果祢真的召叫了我,就亲自给我开路”。

木兰:可以理解您父母的心情,对于连天主教信仰都不了解的他们,怎么可能一下子就接受自己的儿子不结婚去修道当神父呢,后来呢?

赵英涛:是啊,我也理解,所以并没有强迫他们同意我的想法。后来有一天,我妈让我陪她去教堂。那时候我妈其实已经在基督新教受洗了,她让我陪她去教堂,其实就是想让牧师劝我不要修道。我从心里是很反感的,但为了不让我妈太伤心,我没有直接拒绝,就说考虑一下。我妈离开之后,我就向天主祈祷说:“祢是能从恶中生出善来的天主,所以我相信,为祢言而所不能。祢也知道我不愿意跟我妈去,不过祢为我安排了这事,我相信祢有祢的旨意,那么,就愿祢的旨意能够成行。”祈祷完之后我就去跟我妈说,我会跟她去教堂。

木兰:那妈妈真的是让牧师劝您不要修道吗?

赵英涛:是的。第二天我跟我妈妈去参加她们的聚会,聚会结束之后她们的牧师就把我和我妈妈叫到办公室。那个牧师就开始跟我说天主教怎么不好,神父们怎么不好,独身有什么问题,基督教的牧师也是为耶稣基督献身,但是可以结婚。牧师在跟我说这些的时候,我妈一直看着我。因为我脾气不好,我妈怕我不愿意听牧师说话,倔脾气上来摔门就走了。但是那天我出奇的平静,一直等到牧师把话说完。我跟牧师说:“您说的神父独身的那些问题可能真的存在,但我也想问您一个问题,如果您的家庭和教会都出事了,您选择顾哪头?”那个牧师回答我说:“上帝会帮助我作出明智的选择”我又问:“上帝的选择是上帝的选择,但我们是软弱的,我们不能保证每次都按上帝的选择去选择”。我说完之后牧师就低下头思考了一会儿,似乎也是在祈祷。后来她突然抬起头跟我妈说:“你儿子是天主教神父的圣召,不是我们基督教牧师的圣召,你这样阻拦他是不对的,违反神的旨意,这样你和你儿子也得不到祝福”。于是我妈在牧师的劝说下,同意我去修道了。

木兰:那位牧师应该也是感受到了您的坚定,妈妈是同意了,那爸爸那边呢?

赵英涛:说实话,我爸后来是怎么同意的,直到今天都是一个谜。我后来问过他这个问题,但我爸说他不记得了。不过有一次我爸在谈到天主的时候说:“天主有时候真的很灵,不过有时候也不灵”,说这话的时候我爸还没有领洗,我跟我妈都猜测,应该是我爸当时碰到了什么问题,他偷偷的祈祷了,天主帮助了他,所以才同意我去修道的。除了我爸妈,我还要应付家族里其他的人,那时候他们知道我去神学院,有一年春节回家,所有的族人把我围在中间,轮流教育我。一向耐不住性子容易暴躁的我,手里拿着念珠,一直默念玫瑰经,心里异常平静。任由他们如何攻击我,我都没有发脾气。那天回家我妈就惊叹天主的伟大,我问她为什么突然这么说。我妈说:“一个只吃肉的人,竟然能在神学院里吃清茶淡饭,一个天天要吃水果的人,竟然可以坚持不吃,一个火爆脾气的人,竟然能被天主变成一个温顺的人,天主真的是伟大呀”。从那以后吧,反对我修道的声音基本上就消失了。

木兰:真的很不容易,不过也很感恩,您也开始顺利的修道了,修道之后呢?

赵英涛:在神学院待了一段时间之后,神父说我不适合修道,就把我劝退了。其实,当时我有心继续修道,想找别的教区,寻思看有没有愿意收留我的。去神学院虽然家里人是同意了,但是他们还是盼着我可以回家正常结婚生子。于是我就想先回家待一段时间,一方面是抚慰他们,另一方面也是想仔细斟酌一下换教区的事。回家之后我就先找了一份工作,边工作边想,修道这件事就暂时搁置了。最后我也没有继续修道,机缘巧合下我开始为教会服务,分享一些课程。

木兰:那您是怎么开始在教会服务的呢?

赵英涛:这个说起来也挺奇妙的。我回家不久就开始工作了,一段时间之后吧,突然有一天有位教友给我打电话,说她在某个地方办学习班,现在是最后一期,可原先定的那位讲课的老师去不了了。她已经打了很多电话请其他老师,但那些老师那几天都有课程安排,于是她想到了我。但我那时候已经开始工作了,去的那个地方很远,来回路上就要花三四天时间,中间课程要十天,请假要请半个月。

木兰:很好奇,那位教友怎么会突然想到您呢?

赵英涛:我跟那位姊妹有过一面之缘,她听过我分享,所以那时候会想到我。

木兰:哦哦,不过要请半个月的假为大部分人来说是很不容易的,您后来去了吗?

赵英涛:是啊,哪个老板会准许员工一下子请那么长时间的假呢?所以一开始我是不太想去的,就没答应。后来她又打电话给我,如果我不去,那他们可能就没办法圆满毕业了。我当时也没有直接拒绝,就跟她说,我们没办法做任何决定和判断,就交给天主吧。我会去请假,如果老板准假,我就去。很有意思的是,我老板竟然很痛快的答应了,只是嘱咐我临走之前把工作安排好。

木兰:这么容易请到假还挺让人意外的,也很感恩,去帮忙带那个学习班对您有什么影响?

赵英涛:我当时也没有什么成形的课程,心里就特别想跟大家聊聊创世纪,我觉得总是把《旧约》搁置在一边是不对的。虽然那次分享准备的不是很充分,但最后让大家彼此分享,听到大家学到的以及心得,我也很感动。就是这样一次意外的服侍,触动了我的心。我突然意识到,我想要修道就是想要服侍天主,可我必须修道才能服侍吗?我的服侍不应该受限于我的身份。

木兰:从那以后您就开始为天主服务了吗?

赵英涛:是的,无论我是什么身份,都可以去为天主、为信仰作见证。不过不是那次带班之后我就全职服务了。

木兰:那您是什么时候开始全职服务的呢?

赵英涛:我做了可以以平信徒身份服侍天主这个决定之后,一开始是在周末空闲的时间去服务。有一天,有位教友联系我,让我帮忙培训他们的青年预备队。培训的地方离我不远,而且是青年人,我就答应了。我第一次听说有青年人愿意全心全意踏上福传路的。去了之后我跟他们聊天才知道,他们有的之前是混社会的。父母管不了,在教会的学习当中悔改了,并且愿意把自己的一生奉献给天主,走全职奉献的路。他们跟我说了自己的过去之后问我怎么看他们,他们怕我会瞧不起他们,我跟他们说:“我会对你们另眼相看,但不是瞧不起你们,而是佩服你们为服侍天主的胆量和勇气。同时也让我感到深深的自责,我曾经觉得自己那么爱天主,愿意为了祂付出一切,可是我在遇到阻拦和挫折之后就像蔫了的茄子一样。看看你们,再看看我,你们一群小混混都能为了天主抛家舍业,我差啥?”说完这些话,那群青年人和我都笑了。我突然觉得自己找到一条新路。于是就回去跟老板递交了辞呈,老板以为我要跳槽,我直接跟他说我要去为天主作见证。老板是很不理解的,他问我这样没有收入,怎么养活自己?我跟老板说那不是我该操心的事,我的天主自会养活祂的工人。后来也很有意思,本来我刚刚决定踏上福传路,没有几个人知道,也没有多少人认识我。但就在我决定下来的那几天,就有四五个地方邀请我去分享。那一刻我就更加坚定的相信,这是天主为我预备好的路。祂在我第一次踏进天主教堂的时候就已经召叫了我,那时候我才明白那句:“你要站在这个位置上宣讲我的圣言。”我也在心里默默的跟天主说:“这些为我来说够了,有了这些标记,无论前程如何,我都要踏上去走一走”

木兰:这也是很需要勇气的,要放下很多,面对您这样的决定,家里人是什么态度呢?

赵英涛:他们挺支持,只要我不修道,我爸妈就不会管我。家族里的其他人也不会说什么,是因为我大妈,就是我大伯的妻子,我不知道其他地方怎么称呼,我们就是叫大妈。有一次我大妈身体不舒服,去找人算了一卦,但那个算卦的人说他不能说太多,怕家里有人不高兴,我大妈问他谁会不高兴?问他到底害怕谁?那个算卦的说,是一个信基督的人,我大妈自然知道是我。从这一点他们知道耶稣基督是真神,所以家里人也就不会干涉我的服务。

木兰:听您说的这些,感觉真的是天主为您预备的道路,您全职服务到现在多久了呢?

赵英涛:我对时间没什么概念,也没有具体算过,我想大概有四五年了吧。

木兰:您主要的服务方向是什么呢?

赵英涛:我的服务方向是讲圣经,明年开始会朝向编写教友查经教材和编撰一些主题课程。

木兰:您的圣经知识是之前在神学院学的吗?

赵英涛:一方面是修道的时候在神学院学的基础知识,另一方面是天主特别的恩赐,让我在讲解圣经的时候可以用生活通俗的语言分享给大家。

木兰:真好,全心为天主作工, 天主自会恩赐智慧,您是自己做全职服务还是有团体呢?

赵英涛:我们是一个团体,平信徒的。

木兰:那你们的生活来源呢?

赵英涛:我们团体有固定的一些服务,也会受邀请去别的地方做分享,去别的地方神父会给我们一些费用。我们也有一些熟悉的恩人,他们会帮助我们的生活。很感恩,在生活上没觉得有缺乏。

木兰:对于现在的年轻人来说,选择这样的简朴生活真的很需要勇气,您会跟同龄人去比较吗?

赵英涛:这个没有,我对物质生活的欲望不是很大,所以不太羡慕别人有什么或用什么。我很喜欢自己这样的生活,也不会去比较什么。圣召不同而已,每个人都在过自己认为对自己最好,或者自己认为正确的生活就好了。我不会去评价别人的生活,自然也不会因为别人对我这样生活的评价受到影响。

木兰:您对自己的选择很坚定,也很满足,那您对自己的未来有什么打算?要过独身生活吗?

赵英涛:这个我抱着开放的态度,先安心侍主,在侍奉的道路上遇见可以同行的伴侣,如果没有,这样的生活也很好。

木兰:相信天主会给您很好的安排,这样的全职服务您有没有计划做多久?

赵英涛:天主允许的话就一直服务下去。

木兰:那回顾一下自己从认识天主到现在,您还想说点什么呢?

赵英涛:天主真的很有趣,好好的在天主内生活,就会发现这种有趣的事情。我的意思是,很多人虽然选择了信天主,可能在选择之初抱有不同的目的。于是,在天主不能满足自己全部目的的时候,就动摇了对天主的信赖,甚至离弃。感觉就是好像跟天主在一起很没意思,什么也没得到。可是如果我们抱着对天主是爱和仁慈的信心,相信天主所做的一切都是为自己好,回过头来再去看的时候,哪怕有些事情不尽如自己的心意,却也无形中帮助了自己提升。所以,我觉得,如果我们想真正过有意义,有趣的生活,就应该好好跟天主在一起。

木兰:再次感谢您愿意来跟我们分享您的故事,为您和您的团体祈祷,天主祝福!

赵英涛:谢谢,彼此祈祷,天主祝福!

Add new comment

4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