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一份迟到了五十年的信仰——颜庭娟姊妹的故事

Wednesday, February 17, 2021

天主时时刻刻都陪伴着我们,祂对我们的爱和恩宠充满着生活的每一个角落。但我们在生活顺遂,心情愉悦的时候不会想起天主,更不会感恩这一切是出自于天主;却总会在遇到挫折和痛苦的时候想起去求天主,甚至可能抱怨天主。这是我们很多老教友的生活写照,也是我们今天故事的主人公颜庭娟姊妹的生活写照。

颜庭娟姊妹出生在一个祖辈都是教友的家庭,但她却在三十多岁才领洗。她一直把信仰当中祖传下来的一个任务,毫无情感的守着一个教友的本分。直到她五十多岁时,才真正的认识天主,认识到这份信仰的美好,并且开始热衷福传。是什么原因让一个老教友家庭出生的人三十多年后才领洗?又是什么经历让她从一个冷淡教友变成一个具有福传热情的人?

今天跟木兰一起,走进颜庭娟姊妹的故事……

木兰:您好,感谢您愿意接受我们的采访,可以介绍一下您自己吗?

颜庭娟:您好,我叫颜庭娟,来自山西。我家是老教友家庭,我爸爸妈妈、爷爷奶奶,甚至可以说再往前的祖辈都是教友。但我1997年才领洗,那时候我已经三十多岁了。

木兰:怎么会领洗那么晚呢?

颜庭娟:按咱教会的传统,老教友家的孩子一般出生没多久就领洗了。我家里兄弟姐妹八个,除了我和我上面的一个姐姐,其他的哥哥姐姐都是出生没几天就领洗了。我姐姐是1961年出生,我是1964年,我妈说我们出生的时候教会情况比较特殊,教堂都没开,就没给我俩领洗。一直到八几年的时候,我二十多岁了,我们堂区的教堂才开,我妈第一次带我去了教堂。以前在家里的时候我爸妈很少给我们讲天主教的道理,但从他们的言行举止上我们是可以知道家里是信天主教的。教堂开的那年我妈妈已经六十多岁了,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我就承担了陪妈妈去教堂的义务。第一次站在教堂门口的时候,我妈妈跟我说教堂里有耶稣基督,祂是我们的救世主,她让我有时间哪怕不去看爸爸妈妈,也要经常去教堂看耶稣,因为耶稣比爸妈更亲。那时候我根本没办法理解,凭什么耶稣就比我亲爹亲娘还亲,而且刚去教堂我还挺不适应,因为我基本上不懂道理,我妈也没怎么跟我讲过。虽然如此,但我还是一直陪着我妈去,因为她年纪大腿脚也不好,我得陪着她。我还没结婚的时候,每到周日我妈就喊我陪她去教堂,说实话,我真不想去,二十出头的年纪正是玩的时候,有时候跟同事朋友约着出去,但我总得把出去的时间调整到下午,因为上午我还得陪着我妈去教堂。一晃我就陪了她好多年。我出嫁以后还是会陪我妈去,因为我姐姐嫁的比较远,我离的近,这就成了任务。那时候去教堂也就是为了完成这个任务。在教堂里我想的都是回去还有什么活儿要干,路上买点什么菜,心从来没在教堂里。陪了我妈好多年之后,去教堂就变成了我的一个习惯,就像俗话说的:吃惯嘴,跑惯腿。我妈去世之后我也还会去教堂,不去心里就觉得空落落的。陪了我妈那么多年去教堂参与弥撒,但我一直没有领洗,就没那个意识,没觉得必须要领洗。到1997年的时候,我和姐姐领了洗,也没有什么也别的事情,就是顺其自然,觉得要领洗,就领了。

木兰:那您领洗之后有什么变化吗?

颜庭娟:信仰上没什么变化,还是习惯性的去教堂,只是因为不去感觉没着没落的。领洗之后有个大姐就邀请我去她家学圣经,她有个圣经小组,我就觉得自己也是个教友,人家叫也不好意思拒绝,也就去了。但我那会儿都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时去时不去。有时候大家觉得我年轻就让我读经,可圣经上写的我都看不懂,特别是念到圣经里的名字,一个个都奇奇怪怪的,很不顺口。就这样又过去了好几年。

木兰:您是什么时候才对信仰有了真正的认识呢?

颜庭娟:也就是2017年吧,那会儿邀请我去参加圣经小组的那个大姐家大哥,也就是大姐的爱人去参加了一个教会的学习班,回来之后他的变化,和他的分享让我对信仰开始有了一些认识。

木兰:能说说你听完哪位大哥分享之后的收获吗?

颜庭娟:大姐跟我说过,大哥以前是为了娶她才信的天主教,但也就是领了洗,还是不信,每天下班一回家就去麻将馆赌钱了。大哥也说,那时候大姐没少为他祈祷。他那会儿开拉煤的大车,那个工作很辛苦也很危险。有一次他差点出车祸,他突然想起来他爱人的主,就祈祷说:主,你救救我,你要救了我,我就信你。那次他真的平安无事了,他说是天主帮了他,他也开始真的信天主。但是人都是好了伤疤忘了疼,过了几年他就渐渐的开始冷淡下来,虽然比一开始不信的时候强,但也不太热心。这样渐渐冷淡过了三年之后,他去出车又差点出车祸。他说那时候真的觉得自己的小命就要完了,他就求圣母妈妈,他还是说这次要再平安无事,他就坚决热心祈祷。果然,他又平安无事,从那之后他也真的悔改了,麻将馆也不去了不赌钱了。他经常分享说:我们不经历创伤,在很喜悦的时候很难感受到,或者是说很难想到是天主给我们的爱。当我们受伤害或遇到难处的时候,就会去求天主,天主帮了我们一回,但我们之后就把天主忘了。天主一而再再而三的帮助我们,我们如果一直不懂得悔改感恩,那我们就真的太对不起天主了。大姐经常去参加各种学习,就想办法也让大哥去,虽然大哥那时候已经热心了,但是让他出去好几天学习,还是很难的,最后还是大姐想办法哄着去的。但大哥去了之后就发生了很大的改变,他真实的感受到了天主的爱,不仅仅是救了他两次,那个救了他两次的“救命恩人”,而是像亲人一样的爱。大哥学习回来之后就劝我去参加那个学习班,其实那个时候我也想找个地方学习。我父亲去世的时候给我留下一本圣经,他最后给我的交代就是让我好好跟主走,要我把其他的家人也带进教堂。我也想完成我爸的遗愿,但靠我自己不行,我根本看不懂圣经,想着找个地方学学。可是大哥说要去河北,一去就是十天,我心里就开始有很多的顾虑。要去另外一个城市还挺远的,一走就要十天,我有一家老小要照顾,不过最终我还是选择去了。

木兰:是什么让您打消顾虑,去参加那个学习班呢?

颜庭娟:一方面是,在我顾虑的时候大哥跟我说他已经把钱交了,600块钱,钱不能退,我不去也得去了;另一方面是好奇,大哥说他去了十天哭了十天,我就很不解,大老爷们儿的,哭啥啊,男儿有泪不轻弹。再说了,大哥是个很坚强的人怎么会哭呢。我是看着大哥改变的,我相信他,所以我才好奇,到底是什么让大哥一个那么坚强的大男人哭了十天,就想去体验一下。在2017年的十一月份,我就去了河北。

木兰:到那里之后是什么感觉呢?和那位大哥说的一样吗?

颜庭娟;刚开始一两天的时候没什么感动的,但第三天的时候,一个神父的讲课,彻底打开了我的心,一下子我就感受到了那种感动。那里的神父讲的都很好,能讲到人的心坎上,可以打动我。神父讲创世纪的时候我才醒悟过来,天主七天的创造多美好啊,而且我们人是天主的肖像,这是多大的恩宠啊。其实仔细想想,天主每时每刻都在爱着我们,祂给我们的爱太多了,只是我们在这份爱里一直幸福喜悦,就意识不到这是天主的恩赐;每当我们遇到痛苦不幸的时候才能想到天主,甚至有时候还为这痛苦去抱怨天主。我想起自己很多年前遇到有一个坎儿,是一次投资失败,对我来说打击太大了,因为投了很多钱,血本无归。那时候我就跪在地上祈祷,给天主磕头。其实说祈祷也不是,心里多少是有抱怨的,我跟天主说,为什么要给我这样的难呢,那些钱对我来说很重要啊,怎么让我遇到这种事呢。没事的时候不找天主,遇事就是天主的错,实在不应该呀。我祈祷了之后去教堂,那会儿快过年了,我在教堂拿了一副对联,对联的内容很安慰我,很符合我当时的心情。可过了那个坎儿我还是没有意识到生活当中时时刻刻要依靠天主,我们本来就是要仰仗祂的恩宠生活。当我学习之后意识到了,我就后悔怎么没有早点认识天主呢,我从小就能接触到祂,也被天主安慰过,但却从来没想过去真正的了解祂认识祂。为了弥补我错过的几十年,我下定决心好好看圣经,好好学习。我们那个学习不是学完十天就结束了,其实这个完整的学习有十二期,一年四期,每期是十天,那时候我也决定要一期不落的学完,到现在我还有两期就毕业了,但因为疫情原因,我们还没办法学习后面两期,要延迟毕业。我现在也养成每天早晨一睁开眼就做一个祈祷的习惯,把这一天交给天主,因为我的爱人和孩子还没有真正的认识天主,我也会每天为他们祈祷。当我刚开始真正认识到天主的时候,心情很激动,就想把这个消息告诉身边遇到的所有人,那会儿别人不听,不理解信仰,心里急的想哭。后来神父告诉我们,要先让自己沉淀,不要着急去跟别人宣传,让我们用行动说话。现在我们的小组已经有一百多人去参加过那个学习了,我们就经常聚会分享,一起学习,做好自己的祈祷,不断的武装自己。我们分小组去到各个附近的村子福传,也是各堂口的神父让我们过去帮忙他们做分享,有教友,也有很多非教友。我们没太大的能力,就是去跟别人讲自己改变的故事。很多人都因着我们的分享发生了改变,这不是我们的能力,是天作的作为,依靠天主在我们身上显示的爱。

木兰:您和您的团队福传热情很大,天主也藉着伙伴彼此之间的扶持,给您力量,但家庭成员的态度也很重要,您刚才说您祈祷爱人和孩子早点认识天主,所以他们不是教友吗?他们对您经常去教堂,去参加聚会还有福传是什么态度呢?

颜庭娟:我爱人不是教友,我和我爱人结婚的时候他都不知道我信天主教,我也没觉得有必要告诉他,后来他知道了还开玩笑的问我为什么不早点告诉他,我说的也是没必要,天主教的也得谈恋爱结婚不是吗,而且那时候我也没想过让他领洗什么的。不过我儿子出生的时候就领洗了,但那个时候我对信仰也没什么感觉,他就更意识不到自己是个教友了,我儿媳妇嫁给我儿子的时候也按我的要求领洗了,我跟我儿媳妇说信天主不让离婚,我儿媳妇二话不说就领洗了,去了几天教堂,毕竟认识的浅,我儿子都不去,我儿媳妇后来也就不去了。我去教堂,去参加聚会他们都没什么,后来我去参加那个十天十二期的学习,又出去福传,要花很多时间,他们对我的意见还是很大的。因为我儿子儿媳妇要工作,我负责照顾孙女,但我经常出去就不能很好的照顾孙女和照顾家,所以他们很反对我经常出去做福传。但现在他们不反对了,也很支持。

木兰:是什么让他们的态度改变的呢?

颜庭娟:就是有一次我孙子发高烧三十九度多,怎么都不退。医院离我们家很远,还是大半夜,我儿子儿媳妇都去上班没在家,我和我爱人急的不行,给孩子吃了退烧药也不管用。我就把圣家三口的像放在我孙女床上,为我孙女祈祷,祈祷了很久,后来我睡着了,醒了之后一摸,我孙女不烫了,量了体温发现退烧了。我爱人是看着我祈祷的,他当时没吭气,就是看着我一边哭一边祈祷。我儿子儿媳妇回来之后,我爱人就把这些事跟他们讲了。后来他们就开始支持我去学习去福传了。以前我跟我爱人讲天主教的一些事,他都很不耐烦,但现在我跟他讲他就笑,我在家看圣经唱圣歌他都不说什么,我觉得他心里其实已经默认了。现在我孙女也上学了,我就成自由人了,他们不仅不管我,还经常问我什么时候出去。

木兰:有了家里人的支持,您出去福传就更有力量了

颜庭娟:是啊,因为神父说我们要用自己的行动福传。如果我连自己的生活和自己的家人都顾不好,家里一团糟,就没办法去为天主作见证。我现在出去就跟大家分享我们家的相处方式,其实我没有真正认识天主的时候我们家里就很和睦,我跟我爱人结婚几十年没有吵过架,儿子也很乖很孝顺,我和儿媳妇相处就跟母女一样,我们还经常开玩笑。但这一切都不是我自己的功劳,也是因为我从小生活在一个天主教的家庭,我的父母给我的教育和影响,虽然以前我没有真正的认识天主,但不管我有没有认识祂,祂自始至终照顾我的生活。我觉得有信仰的家庭,这份信仰的传承就是很好的家风,天主教家庭出来的孩子更包容更善良。

木兰:是的,信仰的传承很重要,把信仰生活出来也很重要,从您父母对您的影响再到现在您对您家庭的影响都可以看出来。现在回头去看您真正认识天主的过程,您最想说什么?

颜庭娟:真正认识天主之后我的心变得特别敞亮,觉得认识天主之后,每天真的就能感觉到天主就时时刻刻在我身边,干什么都有依靠,有天主的陪伴,很平安很喜乐,每天都是美滋滋的。以前我很后悔自己有那么多机会真正认识天主,偏偏在五十多年以后才认识,觉得自己浪费了很多时间,但现在我不这么想了,其实什么时候认识天主都不晚,只要能回到天主身边,就是对祂恩宠最大的报答和安慰。所以我做福传也是为了这个目的,让更多的人可以认识到天主,享受认识天主之后的喜乐,获得真正的幸福。

木兰:从您的分享当中能感受到那种喜乐,感觉您的喜乐满溢了。再次感谢您能接受我们的采访,也感谢您给我们带来一个充满喜乐的信仰故事。

颜庭娟:谢谢你们给我这样的机会分享自己的经历,希望大家能通过我的分享开始意识到要去寻找天主,寻找那份真正的平安。

木兰:会的,谢谢您,为您祈祷。

颜庭娟:谢谢,也为你们祈祷。

Add new comment

10 + 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