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一位美女主持人的信仰见证

Thursday, June 09, 2022

今天【见证】故事的主人公小若出生在一个虔诚的老教友家庭,但却一度对天主是爱充满质疑。后来因为一次心灵严重的创伤,让她感受到天主爱是真实的。是什么原因让她质疑天主是爱?又是怎么样的经历让她开始相信天主是爱?

我们今天一起走进小若的信仰故事……

木兰:感谢您愿意来跟我们分享您的信仰故事,可以做一个自我介绍吗?

小若好的,我叫小若,现在做主持工作,曾经也帮亚洲真理电台录制过一些节目。

木兰:是的,听到过您的声音,一听就是专业的,也关注了您的视频账号,哈哈,说起来还是您的粉丝呢。

小若:哈哈,说的我都不好意思了。

木兰:那是实话,小若您是老教友吗?

小若:是的,我出生在一个老教友家庭,不过虽然是老教友,但跟天主的关系也是建立在其他人跟天主的关系上的。

木兰:为什么这么说呢?

小若我的信仰是从祖辈父辈他们那里继承的,也就是遗传式的信仰。我都是从上一辈人的身上去了解和学习这份信仰,这就意味着我跟天主从外在来看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关系,家里人给我什么样的信仰,我对信仰对天主的理解就是什么样的。对我来讲,天主不是爱,祂是一个高高在上很有压迫感的天主。而且每当我做错事,都会惩罚我的感觉。我没有感受过祂是慈爱的。所以别人说天主是慈爱的,我就不信,我觉得这句话对我来说就是一个谎言。看到别人别天主特别虔诚的时候我还会想,他们怎么会这样,天主明明就不是爱。

木兰:怎么会对天主有这样的认识呢?

小若家庭的影响吧。我兄弟姐妹四个,我是老大。按中国传统的思想,都想家里有个儿子当顶梁柱,我出生之前就是有被性别期待,所以我从小就感觉自己不被接纳。总感觉自己被排斥不被爱,不被关注。很小的时候,我看别的小女孩家长都会给编辫子,真的很羡慕。但我从小就是平头,跟个男孩子似的。即使是穿裙子,我还是像个假小子,这对我来说是很大的一个伤痛。后来我有一个转学经历,认识新同学的时候他们议论我是男孩子还是女孩子,这样我有点伤心。因为这样的经历,我总是很要强,我不觉得女孩子就弱,我要让自己表现的必男孩子强。其实,这样的想法也表达了我对自己性别不被接纳的愤怒,这些是我内心伤痛没有被医治之前自己察觉不到的。

木兰:您说被医治,是怎样的医治呢可以分享一下吗?

小若这个医治是教会里面说的被圣神医治,为什么会去做医治呢,是因为当时的我处在一个非常绝望的状态。在那之前,我被相恋的男朋友劈腿了,毫无征兆,我也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他会那么对我。与此同时,我最好的朋友也跟我分道扬镳。我觉得我对他们都很好,发生这些事情之后,我就开始怀疑自己。我想是不是我哪里做的不好,他们才都离开我。我就这样一直想一直想,一直想不明白。恋人的背叛对我来说感觉就像是自己被抛弃了,我一直想弄明白是为什么,希望有一个合理的解释,一个可以让我好受点的原因。但感情的事情是说不清楚的。但我还是想小猫咬尾巴一样,咬不住还是咬追着自己的尾巴转圈,一圈又一圈的,转到后来,我抑郁了。我在家里待了很久,走不出来,很迷茫,甚至有轻生的念头。看我那样的状态,我家里人很担心我,我父亲就带我去做医治。很奇妙,做完医治之后我感受到天主真的是爱,内心充满了感动和感恩。

木兰:感谢天主能够治愈您的伤心,那可以分享一下您在做医治的时候的感受和发现吗?

小若好的。在做医治的过程中,通过医治者的带领和圣神的推动,首先医治了我因为性别受的伤害。我感受到我的性别是天主定的,天主看了认为好,不是其他人不接纳我的性别就是不好的。我开始学会用天主的眼光来看自己,也透过自己的心去看自己。我相信自己在那一刻,因为性别受的伤害已经开始被医治了,不过医治不是一蹴而就的,这是一个过程,只是我意识到了,我知道了怎么看待这个问题,这是很关键的。当我知道用天主爱的眼光看自己之后,我就回到了自己被恋人背叛和被朋友抛弃的那个情景。之前我想到这些的时候就很痛苦,我不明白他们为什么那么对我。这种痛苦当中还带着一些恨,我觉得他们最不应该伤害我。后来在医治中我再去看那件事,我反而可以感谢他们的离开。如果他们不离开我,我不会去看到,其实在我们相处期间我是不开心的。当我去回顾我们相处的过程时,我感觉他们离开我的生活,对我来说是一件好事。从那次医治之后,我开始接纳自己 ,也学会了拒绝,我感受到了真正的平安和喜乐。但不是说一次医治我就完全康复的。

木兰:很感恩的经历,天主很爱您。

小若是的,天主真的是爱,祂的爱是无条件的也是可以医治人的,真的能治愈我们受伤的心。但不是说那一次医治我就完全好了,通过那次医治,我才意识到自己继承的这份信仰是我一生最大的财富。我开启了寻找天主的过程。我开始经常听 别人的分享,也参加各种学习班,以至于后来神父看到我都会说:你又来了?当然是很开心的这么说。我希望通过这种方式去更多的认识天主,弥补以前祂在我生命中的缺失。后来也有很多伙伴一起来帮助我,我觉得很感动。那些伙伴帮助我慢慢的更认识全面的天主。有了天主,有了主内朋友们的陪伴,我对生活越来越有盼望,也越来越感恩过去。

木兰:听您的分享,我感受到可能没有伤痛的经历,我们就没办法发现自己生命中需要医治的部分,任何经历都需要感恩,真的很感谢天主,您说后来也通过一些伙伴帮您更认识天主,可以分享一些具体的人和事吗?

小若具体的人和事其实很多很多,我现在想到的就是,我去参加那个神恩医治课程的时候。第一天晚上,一个宿舍好几个人,大家也都是刚认识,我们就在房间里分享。我也分享了自己的一些经历,我自己都奇怪自己为什么能一开始就那么开放,分享了很多。可能是那里的人都是开放的友爱的,她们给了我很强的安全感。第二天临走之前,一个姐姐送了我一个礼物,这让我每次想起来就感觉很温暖,也很感恩。因为我们本身就不认识,就是一天的相处,她对我就那么有爱。在我生命被治愈的过程中,我有很多很多的恩人。像我们那里的修女们,还有一些哥哥姐姐们,他们对我的陪伴,让我经验到了天主的爱。他们真的很善良,他们为我做的一切都是不求回报的,就像天主给我的爱是无条件的一样。我很感恩天主在我生命中安排这些天使们出现。

木兰:天主借着身边的人表达对我们的爱,很感动,您被这些爱温暖治愈之后您有什么样的变化呢?

小若我觉得变化的话,就是从负面状态变的正面了吧。即使在后来的生活当中遇到过别人的诋毁和不理解,我依然能够以一颗感恩的心去对待了。我能够察觉到,其实有些伤害我的人并不是故意那样对待我,而是因为他们的生命当中有创伤,所以在造成他现在用这样的方式对待我。说一件具体的事情吧。记得有一次我接到一个北京的活动,那个对接人,就是对方的工作督导就很奇怪。我跟他对接的过程中并没有什么不愉快,也没有发生过什么矛盾。但我买了一些吃的拿出来次的时候,他问我买了什么,我告诉他买了什么,很正常的一个对话。谁知道后来他紧跟着说:吃死你。我当时就蒙了,按我之前的脾气,我肯定会好好跟他说道说道。但当时我情绪上来之后,就自己控制了一下。当我安静下来的时候,我就祈祷天主安慰我,我在祈祷中释放自己的愤怒情绪。我相信这件事的发生有天主的美意,我就去为这个人祈祷,求天主祝福他。我没有计较他平时的口不择言,经常会为他祈祷。后来我发现他渐渐的改变了,跟我说话没有那么臭了,也会给我联系更多的活动。我觉得他可能也有些愧疚吧,所以我感觉他也不是故意那么说话的。当然我不知道人家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不能自己判断。但是我觉得,一个容易伤害人的人,应该是一个受过创伤的人。后来我也会为这个人祈祷。不仅是他,很多我遇到的,我觉得受过伤的人,我都会为他们祈祷,也会跟他们分享自己的经历,鼓励他们。无论是教内的还是教外的,我都会这么做。

木兰:网上有句很火的话,说“淋过雨的人总想着给别人撑把伞”,您是一个共情能力很强的人。您回顾这些经历的时候,最大的感触是什么呢?

小若回顾我过去的生命,最大的感触就是天主在我的生活中一直不断的在照顾我,一直无条件的在爱我,无论我多么不堪祂都不放弃我。即使我有灰心失望的时候,祂也会耐心的陪在我身边,等我再次回转归向祂。我觉得天主每一天都在迫切的渴望我,迫切的爱我。我觉得天主就是一束光,在我昏暗无助的时刻,祂照进来的那束光让我看到希望。

木兰:感恩,天主这束光会指引我们去到正确的方向,从您的分享很打动我,您的分享让我感觉到您对天主那份爱的肯定。最后您想对看到您分享的人说些什么呢?

小若我想说,如果你现在在痛苦绝望当中,如果你被人遗弃,被背叛,不要害怕,天主一直在你身边,祂不会遗弃你。天主的爱是无条件的,只要你转身,会发现祂一直都在,并且在伸开双臂准备要拥抱你。当你投进天主怀抱的那一刻,你会发现你的创伤就被治愈了,以前的一切都不算什么了。把我们的生命交给天主掌管吧,会获得真正的平安和喜乐。

木兰:感谢您这么开放的跟我们分享您的故事,通过您的分享,我看到了生活中真实的天主,好像也感受到了天主的拥抱,很有力量。

小若:感谢天主能让我的见证打动你,希望其他兄弟姐妹看到能更认识天主,也能获得力量。

木兰:我相信会的,再次感谢您,为您祈祷,天主祝福!

Add new comment

8 + 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