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一位被他人提名为其祈祷的姊妹,悔改皈依天主的故事(一)

Saturday, July 31, 2021

我们今天故事的主人公李荣姊妹,因着母亲的影响和一份特殊的吸引,领洗成为一名基督徒。领洗之初,她信仰虔诚,为和天主建立一份更亲密的关系,想要度奉献生活。但因父亲的反对,她选择放弃。回归世俗生活的李荣姊妹,因生性要强,在任何事情上都想超过别人,开始全身心的投入到工作和生活当中。就这样,当她在追逐世俗成功的时候,也渐渐的远离了天主,迷失了自己……而她和天主真正的相遇,也是从迷失的那一刻开始的,她有着怎样的见证故事?

今天我们一起走进李荣姊妹的故事……

木兰:您好,很感谢您愿意接受我们的采访,可以先做一个自我介绍吗?

李荣:您好,我是李荣,来自山东淄博。我是1997年领洗成为一名基督徒的,那年我22岁。

木兰:您是成年以后领洗的,您怎么接触到天主教的呢?

李荣:我是通过我母亲接触到的,我的信仰也是受我母亲的影响。

木兰:所以您母亲是教友对吗?

李荣:是的,我母亲是在我十几岁的时候信教的。

木兰:您说您的信仰是受母亲的影响,可以分享一下是怎样的影响吗?

李荣:其实我母亲对我信仰的影响是间接的,她让我知道了天主教信仰,但真正对我信仰带来影响,让我相信天主的存在,是一次特殊的经历。

木兰:是什么经历可以分享一下吗?

李荣:我18岁以前,我们一直生活在一个山区。在我老家那个地方没有教堂,最近的教堂也距离30里地,我母亲就只能每天在家念经。我父亲是个党员,反对我母亲信教,他们经常因为这事吵架,有时候吵的都没办法正常生活。我母亲就每天晚上点个蜡烛祈祷,让我给她看门,发现我父亲回去就告诉她,担心我父亲看到她念经又吵架。那个时候我就在想,到底有没有天堂呀,如果要有还行,那要没有,我母亲不是白跟我父亲吵架了?小孩子的想法总是很天真。有一天,我正在想这个问题的时候,突然有道白色的光从我眼前划过,我立马起身,以为家里来人了。仔细一看没有人,就看到一个巴掌大的红心发着光从一团火焰中出来,一直滑到墙上,从墙上滑到我的面前,又从我面前回到了火焰当中。从那一刻起,我就相信有天堂和地狱,而且对此深信不疑。

木兰:怎么就那么坚信呢?

李荣:对我来说那是个神迹呀,而且正是我在想有没有天堂的时候出现的,我觉得那就是当时天主给我的回应,当然,我现在知道怎么说,但那时候我还不懂这些,只觉得很神奇,反正就是相信了有天主,有天堂和地狱。

木兰:那后来呢?

李荣:那时候还小,就没顾上去相信,或者说是去了解这个信仰。但从那之后我就经常负责骑自行车跑到30里地以外的教堂,看神父在不在,问问有没有弥撒,有弥撒的话就回去告诉我母亲。现在想想,那时候我就是我母亲跟天主之间的信使。一直到我们1993年从老家来到淄博,那时候离教堂也近了,我父亲经过一些了解不怎么反对我母亲的信仰了。我母亲就开始带着我们兄弟姊妹几个念早晚课,念玫瑰经,也开始跟我们讲关于天主教的事。后来我们兄弟姊妹几个陆续领洗,我是在1997年8月15日“圣母升天节”领的洗。

木兰:当时您促使您领洗的动力是什么?或者说这份信仰最吸引您的地方是什么?

李荣:我当时的想法就是,领洗了我死后就有机会升天堂了,我就有依靠了。另外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我之前见到的那个神奇的现象,那个画面深深的刻在我的脑子里,我一直觉得那就是天主给我的答案,对此深信不疑,从那时候开始我对天堂和天主就有了深深的渴望。这就是我当初要领洗的动力和信仰吸引我的地方。

木兰:领洗之后呢?对您的生活有什么影响?

李荣:最初要领洗的时候我母亲还不让,她觉得我连要理问答都不会背,对教会认识还不够。后来神父出面帮我说情,我母亲才让我领洗。为了更了解这份信仰,领洗之后我就在离教堂很近的地方开了一个服装店,那时候每天都会去教堂带早晚课,弥撒的时候积极读经,做一些简单的服务。服务的时候是和几个修女一起,跟她们在一起的时间久了,我就被她们的生活吸引了。我感觉她们的生活很圣洁,跟天主很亲近,特别好。我很想过这种生活,就去修会待了两年。在这期间我父亲非常强烈的反对,虽然那时候他对信仰有了一点点的了解,也不反对我母亲和我们兄弟姐妹几个相信。但说到修道,他坚决不同意,因为这件事我父亲和我母亲经常吵架。我不能回家,就在修会等着,希望有一天我父亲的心能软了,但没有等到。我不能一直不回家呀,就这样,我放弃了。回家之后过了一段时间我就结婚了,结婚后一直过着普通教友的生活,平时念经祈祷,主日参与弥撒。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的生活也渐渐的出现了一些问题。我是个要强的人,不论是生活还是工作,我都很强势,总想要做的比别人好。再者就是,我爱人不是教友,我们之间也有很多的不一样。工作的压力和生活的不顺心,我就慢慢远离了天主。

木兰:我很奇怪,您对信仰有着很强烈的渴望,甚至都想要过修道生活来拉近和天主的关系,当初没有想过,找个有信仰的人吗?这样可能对自己来说更好一些呀?

李荣:在我去修会的那两年正好是别人给介绍对象的时候,有很多给介绍的人是教友,但神父跟他们说我是做修女的,那些人就给不给我介绍了。后来从修会回家,也有很多人给我介绍对象,但都是我父亲做主。那时候我父亲还没信主,本身我们老家也不是当地的。所以,跟很多父母一样,我父亲想让我找个条件好点的。因为婚姻这个事,我跟我父亲之间很不愉快,他越想管我,我越不想让他管。他同意的对象我都不同意,最后选择我现在的爱人也是我父亲不怎么同意的,那时候就是有点赌气,光顾着气我父亲了,就根本没想信仰这方面的事。

木兰:怎么会对父亲有这么大的逆反心理呢?

李荣:怎么说呢,其实我父亲很爱我们几个孩子,但他的爱总让人觉得很受伤。从我很小的时候,他就用很严厉的话和很严肃的态度来对待我,这让我很受伤。再加上不论我做什么他都不支持,总是觉得不能按我自己的意思,要按他的意思,他让我怎么做我就得怎么做。

木兰:你可能是从小很多的想法被压抑了,所以在自己终生大事上才与父亲唱反调,但从您前面的分享也听的出来,这样冲动的婚姻,让您之后的生活也出现了一些问题,甚至也远离了天主,能分享一下这段的生活吗?

李荣:我和我爱人的成长环境和家庭背景太不一样了,他家是工人家庭,而我父亲从很年轻的时候就自己做生意。所以我们的思想还有很多方面都不一样,经常会有冲突。还有就是,我发现我爱人跟我父亲一样,我想做的事情他都不看好,不同意也不支持。前面我也提到过,我又很好强,总想让别人听自己的,想证明自己,想着让别人看得起我。就是想比任何人都强,这种想法在我的心中占有很大的位置。

木兰:从小不被肯定的副作用可能就会形成这样反叛的性格,讨厌别人说自己不行,被限制就会叛逆,那你们后来怎样呢?

李荣:一开始我跟我爱人开了一个店,我们在一起工作。但我比较强势,什么都得听我的,这样我们夫妻关系就不是很好。时间久了,我就越来越不想跟我爱人在一起工作,就选择了一份自己的事业,去做直销。这个工作要经常出去联系客户还有很多培训,这样我不在家的时间就特别多,这份工作我一做就是七八年,这段时间我们之间的关系就越来越差,婚姻可以说是一个名存实亡的状态。在这个过程当中,我工作方面也有很大的压力。其实我自己带团队,收入还可以,可我这颗不服输的心,总想让别人看我比他们强。那时候我就投资干了很多事,但没有一个成功的。所以那段时间看着自己失败的婚姻和事业,都让我感到很痛苦。那段时间我经常半夜会心痛,这种痛很真实,让我没办法好好睡觉,有时候睡着了也会疼醒,真的是身心俱疲。

木兰:感觉是很低谷的时期,之后是怎么走出这种状态呢?

李荣:在这个时候我母亲去参加了我们教区的“保禄学校”,也就是教会门徒班的学习。我母亲每次去参加学习回来后就跟我分享,她说在那里就跟天堂一样,不想回来。这个学习为期三年,每年四期,我母亲没有落下过一次课,而且每次的状态都是特别喜乐。看到母亲那样,我就特别好奇我母亲的那种状态到底是什么感觉呢?我母亲说的那个像天堂的地方,是怎么样的环境呢?

木兰:因为对这样喜乐的状态的好奇,也可以说是羡慕和渴望吧,您是不是也想去体验一下呢?

李荣:那时候是很好奇,也很渴望自己可以那么开心快乐,但并没有特别想去,那时候的心思可能还是在事业上。去参加过的姐妹都劝我去,我母亲也每天为我祈祷,也跟我说希望我可以去。我母亲特别羡慕家人一起去的,有姊妹几个,有母女,有夫妻,我母亲只有自己去,感觉心里有点难过。我母亲虽然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跟我说,但我刚开始是无动于衷的。我放不下我的工作,也觉得工作离不开我。因为去那里要交手机,这对我来说太难了,工作业务都是通过手机联系的。我要工作,我要赚钱,我要跑市场,但就是不能分出点时间来给天主。那个时候的信仰确实差了很多,有时候几个月都不去教堂,即使去参与弥撒,也是卡着点去的。去教堂的时候手机还要拿在手里,时不时的看看,生怕错过什么重要信息,从来没有好好听过神父讲道,也没有用心参与弥撒。弥撒结束立马就走人,有时候神父的“弥撒礼成”还没说完,我已经出了大门口了。就别说读经和祈祷了,那几年就没有过,连圣经都不看了。我母亲怕圣经落灰尘,就隔几天去给我擦擦,后来她发现我根本不看,就用塑料袋给装了起来。她那会儿看着我这样,很着急,也很痛苦。

木兰:是啊,对于您母亲这么虔诚的一个人,看着自己的女儿这样远离天主,肯定是很着急,这时他们是怎么做的呢?

李荣:是的,我母亲满心挂虑的是我的灵魂得救。看我这样的状态,劝又劝不动,着急也只是干着急。后来有个姊妹又来劝我去参加门徒班,她问我去学习一下怎么样,还说她每天点着我的名字为我祈祷。她说点着我的名字为我祈祷的时候,真的让我很感动。我一直觉得自己是一个被遗忘的人,一直觉得自己很差劲。其实我自己也知道,我一直接纳不了自己当时的那个状态。我自己都接纳不了自己,可我的母亲还有这些教会的兄弟姐妹们却依然爱我,接纳我,还记得为我祈祷,我当时一感动就答应了。我从外面回到家就去把学费交了,但交了学费之后,那种感动劲儿也过去一些了,我心里又犯起了嘀咕。当时离开学还有一段时间,我怕自己后悔,就跟他们说,我能去就去,不能去学费就当奉献了,也不用退。

木兰:这么说还是给自己留了一条后路,即使以后不去也好说,那后来您去了吗?

李荣:最后还是去了,中间还有个小插曲,我准备去之前,我父亲突然跟我说,要去学习十几天,还要交手机,店里,还有工作发生什么事怎么办?人不在能行吗?他这么一提醒,我懵了一下。我母亲一看我动摇了,眼看着就要跟我父亲生气,我怕我母亲跟我父亲吵架,就赶忙说,我去,我去。就这样,我最终去参加了门徒班。

木兰:到门徒班感觉怎么样?跟您母亲还有其他人形容的一样吗?

李荣:刚开始并没有什么感觉。因为开始我根本就不想待在那里,我当时就一直想,过两天我就走。那两天的体验根本就不像我母亲说的像天堂一样,学习班里基本上都是老年人,我一点都不适应。奇妙的是,就在我特别想走的时候,也就是到那里的第三天,班里准备选几个班委。我们的班主任是我们本堂区的一个姊妹,她知道我,也了解我。看我一脸待不住的样子,她跟其他两个班主任一合计,就让我当了其中一个班委。我本身就争强好胜,想比别人强,让我当班委,大小也是个“领导”,所以我接受这个职务,也是虚荣心作祟。

木兰:天主知道用什么方式把您留下来,那继续参与学习之后您的感受有什么变化吗?

李荣:没什么变化,就是留下了而已,对别人的分享也没什么感触。我印象很深的是,一个老师分享自己的见证,他说他之所以能够走出来服侍主,是有一年他损失了5万块钱,要不是因为这5万块钱,他就不能走出来,不能和天主相遇,为此他很感谢天主。前后的内容我不太记得了,这一段我记得很清楚。因为我听到这段分享的时候觉得很搞笑,就觉得这个人是不是傻啊,亏了钱还要感谢。对别人的分享我就是这样的态度,不过都是在心里,不会表现出来。所以我一直没有融入到那个学习班,别人分享的再好也进不到我的心里,我没什么感受。我觉得自己的心是僵硬的,硬到什么程度呢,那时候我们几个班委和义工不太听话,班主任就让我们看《耶稣受难记》。我看其他人看的时候都在哭,当时我的想法就是,真傻,这不就是人演的电影吗?哭什么哭。我那个时候真的就是这种状态,在那之前十几年了,我从来没掉过眼泪,就是心很硬,看谁都不顺眼。不过外表还是和颜悦色的,毕竟我是做直销的。所以就套了一层美丽的光环在外面,别人看到我也是笑容满面,光鲜亮丽的。就这样,我一直参加到第三期,都没什么感觉。第三期的时候还跟我们班长吵架,第一天去就吵,后面遇到什么事意见不统一还是吵。是不是很奇怪,这样我还能参加了三期。其实我自己内心知道,我是很渴望在那里得到改变的,我那时候还不知道,我一直被这份渴望牵引。天主是看得到我的渴望的,就在第四期,我真正的与主相遇了,那一天是8月14号,是我生命中永远也不能忘记的一天。

 

李荣姊妹生命中不能忘记的那一天究竟发生了什么?我们下期节目继续讲述……

Add new comment

7 + 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