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一位90后男孩,选择做“全职福传”,真不可思议!

Wednesday, January 27, 2021

“不要让人小看你年轻;但要在言语行为上,在爱德、信德和洁德上,做信徒的模范。”(弟前四:十二)

我们今天故事的主人公韩涛弟兄就是这样一位,可以在言语行为上作为年轻人模范的90后男孩。当同龄人为了更好的物质生活奔忙的时候,22岁的他却毅然决然地放下自己的工作,在一片质疑声中选择了一条充满未知的路——“全职福传。”

但韩涛弟兄在19岁以前还是一个对信仰冷淡且充满质疑的人,是怎样的经历让他改变了对信仰的态度并且愿意为主做工?在福传的过程中他又有怎样的经历?

今天,我们跟木兰一起走进韩涛的故事……

木兰:您好,感谢您愿意接受我们的采访,可以先介绍一下自己吗?

韩涛:我叫韩涛,是辽宁省朝阳市一名全职传道员,今年30岁。

木兰:您这么年轻就愿意为主奉献真的很难得,那您是什么时候开始全职传道的呢?

韩涛:感谢主,在尘土中举扬了卑微软弱的我,让我的生命在基督内有价值,有意义,从而更加的丰盛,能够服侍主是我一生最大的幸福。我8岁的时候领洗加入教会,2003年之后信仰经历了一段时间的考验,直到2009年开始醒悟和悔改, 2012年正式踏上了这条充满荆棘又神圣的路!

木兰:您八岁的时候领洗,所以家里人也是后来才认识天主对吗?

韩涛:是的,我和家里人一起领洗加入教会,也就是1998年的时候。家里人经常带我去教堂,所以我是在教堂的院子里长大的,小时候每年放假我都参加教堂组织的儿童学习班。那时候常常给神父辅祭,信仰的种子在我心里扎了根。小的时候就渴望做主葡萄园的工人。

木兰:那么小怎么就会有那种渴望呢?

韩涛:小时候道理懂得少,对信仰的认识的也不够,但每当我遇到困难的时候,都会向天主祈祷,天主都会垂允眷顾。我小的时候,父亲常年患病,有神父修女和教会的兄弟姐妹经常去探望,包括我姥姥在患病期间也是这样。他们无私的奉献我都记忆犹新,也很让我很感动,在他们身上,见证了信仰的美好,所以那个时候就渴望有一天我也去做一名义工,希望我也能够去帮助别人,服务别人。“上主葡萄园的工人”其实那个时候我也不懂是什么意思,就是在神父讲道的时候说过,我就记住了。但这份对天主的信赖,到我13岁的时候发生了改变。

木兰:您前面也分享到2003年的时候信仰经历了一段时间的考验,发生什么事了呢?

韩涛:在我13岁的时候,我的父亲就因病去世。为了给我父亲治病,我们家不仅花光了所有的钱,还负债累累。所以那个时候对信仰开始冷淡质疑,为什么我彻夜不眠痛哭流涕的祈祷天主治愈我的父亲,天主却没有垂怜呢,反而让我们人财两空。为什么别人有爸爸?我却没有。我妈妈也很虔诚,为什么要给她这么沉重的担子?所以,我父亲去世以后的好多年,我就不怎么在进堂,也不喜欢祈祷念经了。从那时候开始,我不再信靠天主,我只相信靠着我的努力去赚钱,我要努力,把日子撑起来,成家立业,让妈妈过上好日子。没有了天主,我就开始从外界抓一些东西来填补自己内心的空虚。所以那时候我也沉溺于电子游戏,也抽很多的烟,那时候真的很悖逆,很骄傲。也会由于工作的原因,内心时常充满着苦毒和抱怨。在没有主的那段时间,我的生活可以说是一团乱麻,我除了能挣钱,感受不到任何自己的价值,觉得自己很失败,心里也没有归属。我对自己的人生感到极度的失望,对自己的前途也感到很迷茫。直到有一天晚上在下班回家的路上,突然感到很空虚,就开始念经,祈祷之后内心就非常的平安,我就开始了每天的祈祷。

木兰:就是那么一瞬间想起祈祷的吗?之前有没有人提醒呢?

韩涛:没有人提醒,就是有一次去给我奶奶过生日,那时候我抽烟,但我点烟的时候找不到打火机,我奶奶信佛,她佛龛那个地方有火,我就去撩开帘子取了个火,那时候我心里是很抵触那个东西的。后来一次下班回家路上,我想起了那件事,心里就感觉很慌,想着那个佛会不会来找我的事啊。所以内心就莫名其妙的开始恐惧,还有些空虚。那时候我就想起了祈祷,祈祷的时候很奇妙,我的内心就开始平静了下来。后来我就开始每天下班路上祈祷,我发现在我开始祈祷之后,心里的抱怨、失望、迷茫等等不好的情绪渐渐的平复了,开始有了平安和喜乐。有了祈祷的习惯之后,我再也没有没日没夜的打游戏,在游戏里寻找满足,也戒了烟。是主的特别恩宠,才让我的生命又恢复了秩序。我不再把眼光放在世界上,开始又像小时候一样,一心的仰望主,注目看祂。在这样的祈祷中,我常常能被天主的爱充满和触碰,内心对天主充满热情,对生活也充满了盼望和动力。2011年我姥姥的去世又给了我一次很大的打击,我是我姥姥看着长大的,所以我跟姥姥的感情比跟我父母还要亲,姥姥的去世使我陷入了悲伤。那个时候工作中的勾心斗角,感情上百般的伤害,及各种的环境压得我无力喘息,使我的心千疮百孔,我感觉自己被一种死亡的灵辖制,对生命失去了信心,找不到一点活下去的动力和勇气,觉得自己好可怜,没有人爱我没有人在意我,没有人懂我。我真不想活了,真活够了。但人的尽头是天主的开头,主的恩典在软弱的人身上显得完全,天主是绝望中的盼望,是黑暗中光明,天主是那荒漠中的甘泉,我永远都记得是天主在死亡的边缘拯救了我。在我人生最低谷的时候,我不由自主的去寻求一份爱,一份安慰,在这个世界上坦白的讲我真的没有找到,因为任何人都不能满足我的心。那一段时间,开始寻找人生的真谛,我在网上和书籍上从科学的角度搜索基督信仰是否真实。我越去探索,越发觉天主的真实,越会清晰的看见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一位爱我的天主,那个时候我开始重新开始祈祷。而天主借着一本书实践了祂的旨意,这本书对我的生命影响至深,每当我软弱无助,伤痛万分的时候,每当我精疲力尽,走不下去的时候,当我将这边本书的内容看上几眼心灵深入就重新充满了力量,和喜悦。天主借着这本书,翻转了我生命,让我走上这条福传路,开启我崭新人生。

木兰:是啊,只有在耶稣基督内我们才能找到归属,得到真正的满足,想知道,改变您的那本书是什么?

韩涛:这本书的主人公被称为加尔各答的公主,被称为穷人的圣母。她为了回应天主的召叫满足天主的渴望依然决然的走上了牺牲和奉献的道路,她给全世界的人带来了光明与盼望,她拯救了无数无家可归的人,服侍穷人中的穷人是她每天和一生中生活的目标。没错,就是大家都很熟悉的印度的圣德肋撒修女,这本书就是记录关于圣德肋撒修女生平的一本书。圣德肋撒在书里有一句话至今都熟记于心:即使我们必须在爱中成长,不断去爱去给予,直至成伤。这本书我是哭着看完的,看这本书时我经常看到深夜,我一边看也一边祈祷默想。我想起来小时候的那份渴望,要成为天主葡萄园里的工人。我对天主说:主啊,我也想让我的生命像圣德肋撒修女的生命一样有价值有意义,为穷人中的穷人去付上代价。我不想这样的虚度此生,仅仅为自己活,浪费青春,浪费光阴。那时候我就一心的愿意去效仿德兰修女在爱中去生活。书中也讲到圣德肋撒听到耶稣在十字架上说“我渴”,我仿佛也在听到了耶稣对我说“我渴”。我愿意去满足耶稣的渴望,虽然那时候我还不知道能为主做什么,虽然我是那么的微不足道,虽然我不能承担很多。但我愿意去做,全力以赴,以此去陪伴和安慰耶稣基督。

木兰:所以那个时候就决定要去福传了吗?那又是什么机会让您开始真正走上这条侍奉的道路呢?

韩涛:是的,想要做些什么,只要天主要我做,我就会立马放下自己的工作和一切去追随。开始的那段时间我就像圣德肋撒修女一样在祈祷中静心的等候。直到有一天,一位神父去我们堂口讲课,招收圣经班学员,这些学完以后是要肩负起福传的使命的。我和妈妈说我决定去参加圣经班的时候,妈妈叫我看着祂的眼睛,一连问我三次说,这条路崎岖难行你确定要做传道人吗?三次我都斩钉截铁,郑重其事的回应说我一定要做传道人。要么就不出来,要出来我就做一个属神的传道人。我迈出了侍奉生涯的第一步,圣经班是我生命更新和认识主的平台,使我真正知道了一基督徒活着的价值和意义。不是赚得了多少金钱,获得了多大的荣誉,取得了怎样的成就,谋取了多高的地位,而在与我这一生帮助了多少人,多少人因为我得到了幸福,我做了多少蒙主喜悦的事情,为天国积攒了多少永恒财富。那个时候立志要将最美好的时光献给主,那个时候心中暗下决心,哪怕有一天我什么都没有了,哪怕有天我只剩下一个小包,一瓶圣水,一盘念珠,我也要福传天下,那个时候巴不得一夜走遍全世界把爱的种子播撒。我也许下如果爸爸,和姥姥还在炼狱,我愿以善工做为他们以及所有的炼灵做补赎,这也是支撑我走到今天的一个信念。

木兰:感觉您有很大的热情,很强的决心。

韩涛:是的,但这条路上光有信念和决心还不够,天主不是拉一个人随便就用,金和银要在火中锻炼,同样天主所喜悦的人也要在谦卑的火炉中锻炼。

木兰:是啊,就像您母亲在您离开家之前提醒您的,这条路是充满崎岖的,那您在这个过程中都遇到过那些挑战呢?

韩涛:首先的挑战就是来自我的母亲,一开始我去圣经班的时候她是同意也支持的,因为那段时间我的状态真的很差,和迷茫也没有价值感,我母亲很担心我,她也希望我借着这个学习能够好一些。但是时间长了,我不挣钱,还要给她要钱,她就有点不愿意了。以前我工作的时候,每个月发了工资自己只留一点生活费,剩下的全给她。那个时候我也能挣钱,一个月三四千,有的时候四五千,十几年前,在我们那个小城市,这是很高的工资。我妈看着我不能补贴家用了,就开始刁难我,每天对我冷嘲热讽,说我就是个懒汉,人要在劳苦中得到食物,我这么做不符合圣经。她问我一个二十几岁的大小伙子,每天背个小包跟一群老头老太太在一起,合适吗?后来她就在经济上为难我,因为我那个时候没有经济来源,出去要跟她要钱,她就是不给我,想这样逼我回去工作赚钱。其实我决定走这条路的时候我就预料到有这一天了,平信徒传道员是没有经济保障的,我开始就做好了会有物质匮乏的准备。我最难过的时候,是有一次我连交电话费的钱都没有了,跟我妈要,我妈大冬天的就把我撵出了家门。东北的冬天是很冷的,我一个人在冰天雪地里徘徊哭泣,那样的滋味实在是很难受。

木兰:就这样也没有让您福传的念头动摇吗?

韩涛:没有,因为之前就做好了心理准备,而且我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不是像我妈说的那样我就是懒得不想上班,我以前工作的时候也很努力,我只是找到了更值得去过的生活。我心里的渴望很强烈,天主对我的召叫也很明显,一仆不可侍奉二主,所以我不论如何都要遵行主的旨意。其实不仅是生活上,去福传也需要路费。那时候我们去很多地方,有能力的堂口会给我们报销路费,但没能力的堂口我们都是自费。有一次我们去一个堂口带学习班,一般我们都是自己先买车票,结束之后堂口会给我们路费。我没钱,跟我妈要,我妈就是不给,我很难过,觉得怎么这么难呢。那段时间我一个单眼皮,生生让我哭成了双眼皮。我妈看我一直哭就答应给我路费,但是要给她打欠条。其实我很理解她,她不是故意刁难阻拦我,她是想让我过她认为的正常人的生活。去到那个堂口发现,堂口正在修教堂的墙,也是需要钱的时候,我和同工就决定自己负责路费。在火车上,同工看出来我的为难,因为我会偷偷的抹眼泪,他给了我500块钱,同时也给了我很大的动力和鼓舞。这条路有同工的陪伴,充满了温暖,这条路看起来很苦但也很甜,看似一无所有,其实一无所缺。天主会给我们准备好我们所需要的,只要我们怀着信赖,坚持走下去。就这样,我母亲反对了我三四年的时间。后来她看“制”了我这么多年,一点效果都没有,我越干越起劲。终于有一天我母亲跟我说:我“斗”不过你,我与其跟你生气,还不如支持你,这样我在天主那里还能有点功劳。我这样的阻拦你,嘲讽你,你还是坚持,我看出来了,真的是天主拣选的你,所以从今天开始,我就把你奉献给天主了,无论你走到哪,走多远,我都支持你。

木兰:您母亲的支持一定给了您很大的前进的动力。

韩涛:是啊,我的母亲现在特别的支持我福传,而且还给我交了一份养老保险,为的就是我能在福传的路上能够无后顾之忧,勇往直前。我的母亲现在特别的热心,她是我们教堂的送圣体员。她看到了天主在各方面对我的祝福,她说将来也要去学习班学圣经,也要去打开口去传讲福音。我母亲经常感慨说我说当年的选择是对的。因为我出去都会给她发我在外面的视频,她看到每次学习班结束,很多教友送我,跟我握手拥抱,依依不舍。我母亲就觉得,这是多少钱都换不来的,这么多人的祝福多么宝贵呀,这条路选的值啊。我母亲现在真的给了我很多的支持和鼓励,让我越来越肯定天主对我的召叫。

木兰:您母亲对您的支持和鼓励真的很让人感动,为您考虑的很周全,这是天主特别的祝福。您在福传过程中还有过什么挑战呢?

韩涛:那很多。像我刚开始福传的时候我母亲都不理解,何况是其他人呢。一些亲戚朋友甚至一些老教友都说我,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小伙子,不好好工作挣钱养家,怎么不务正业的,天天在外面跑。当这些各方面的舆论犹如雨点一般击打在我身上的时候,我也会软弱,那时候我更需要主的恩宠,没有主我什么都做不了。所以我就仰望十字架上的主,在他的脚前痛哭流泪,向祂倾诉着我的委屈和痛苦。每当我迷茫软弱走不下去的时候,我也会看一下圣德肋撒生平那本书的内容,哪怕是看一下圣德肋撒的相片,也给我带来无限的动力,她是我的标杆我的榜样。我一直在想,德肋撒修女一直都想来中国服侍,但很遗憾,她没有来到中国。我虽然微不足道,虽然我德行尚浅,灵命幼小,但我愿意为圣德肋撒的愿望付出自己的力量,为千千万万的中国人的灵魂去服务。还有很多其他的挑战,比如有的时候我们出去传教,不被理解不被接受,被人家赶出来是常有的事,还被骂过,也挨过打。这些我都撑过来了,不是我自己有多大的力量,是主耶稣始终不舍弃我,祂一直在给我力量,也一直给我希望。现在亲戚朋友那些不理解我的人都开始支持我了,因为他们看到了我的生命,真正有所成长,以前我很不爱说话,很自卑,但是现在很活泼很亲切,到亲戚家或者与教友来往的时候,他们很多的时候都愿意去接纳,也时常夸赞我。教友们现在都很羡慕我妈,都说她有个好儿子,他们的儿子都得追着撵着让去教堂参与弥撒,我现在给天主工作,他们是发自内心的羡慕,因为人纵然赚的了全世界,却赔上了自己的灵魂,为自己又有什么益处呢?我也渴望更多的年轻人走出来,盼望着年轻人能够把自己奉献给主,这条路是丰盛的,这条路是充满欢喜的,这条路是有价值和意义的。

木兰:很感谢您的分享,感觉您的内心充满的对福传的热情,很丰盛的生命故事,最后您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韩涛:我有一颗复兴教会的心,我没有文化,没有能力,没有背景,但是天主使用了这弱小卑微的我,所以我盼望着更多的人能够走出来服侍教会。因为天主盼望着有人能接受祂的差遣,就像奥斯丁所说:天主创造人不需要人配合,天主拯救人需要人配合。但是今天天主的殿荒凉,很多人对主是嘴上满了爱情,心却与主远离。所以基督徒不是瘫子,而是战士,不是神经病,而是“神精兵”。我真的希望我们在点点滴滴中能够去爱主,就像小德兰一样,哪怕为爱天主捡起一根针都是有价值的。就做天主手中的小皮球,就做天主手中的小花,像圣母玛莉亚一样,一生都在实践,我是主的婢女,愿主的话在我身上成就这样的一句话。所以,在这个动荡的时代,在黑暗笼罩的时代,基督徒的心中要充满着光明。我若光明,世界就不会黑暗。所以年轻人要持之以恒地踏上这条正确的路,既然路是对的,就不怕路艰难,既然路是对的,就不怕路遥远。不去放纵自己,不去骄纵自己,不去萎靡不振,而是真正的把自己的生命奉献给主走出来,去选择最美好的一份。我盼望着年轻人都能够领受主的恩典,为主做工不是诅咒,主来不是为剥削我们,而是要我们得到正在的自由和平安喜乐,活出更丰盛的生命。就像主跟伯多禄借船,主跟撒玛利亚妇女要水喝,天主向你要就是要给你的时候,我们给主所要的,祂回馈给我们的是我们想都想不到的。今天有多少人活在怨恨恼怒烦当中,年轻人很迷茫,找不到工作,婚姻家庭都很苦恼,找不到出路找不到盼望。活在主里的时候,不是这些苦都没有了,而是在苦难中有盼望有依托有依靠,天主能使苦水变为甜水。主耶稣是道路是真理是盼望,祂是我们唯一的出路。希望藉着我的分享,可以让大家愿意去了解耶稣基督想要带我们的丰盛的生命。感谢天主!

木兰:感谢天主,再次谢谢您的分享,有机会听您分享您福传路上的故事。

韩涛:谢谢亚洲真理电台给我这样的机会,天主祝福!

Add new comment

6 + 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