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一对年轻夫妻与癌症抗争中的信仰故事(下)

Wednesday, May 05, 2021

上次我们讲到娜娜和雪松结婚两年后,娜娜被确诊为乳腺癌,于是,他们开启了一段艰难的抗癌之路。起初他们怀揣着手术后娜娜的病可以痊愈的梦想,与病情抗争着,谁知三年多后病情再次复发,此次复发,让武娜和雪松的生活彻底地陷入了痛苦与绝望之中。但就在这看不希望的挣扎中,娜娜的心却彻底地归向了天主,在她日以继夜地与天主的对谈中,奇妙的事情发生了,那究竟发生了什么呢?今天让我们一探究竟……

木兰:上次您分享说天主给了你一个很大的恩典,今天可以跟我们分享一下吗?

武娜:人只有走到尽头,自己没有任何办法的时候,才会想到去找天主,我就是这样的。2015年确诊之后,我爸妈也找了教会里面的人帮我祈祷,那段时间我接触了很多神父、修女和教会的热心教友,他们给我做了很多的祈祷。本身我之前对信仰的认识也不是很深,自己之前偶尔祈祷,也没有什么感觉。可能是因为我小时候遇到一些问题就会向天主祈祷,但祈祷了发现总也没用,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怀疑天主的存在,对信仰充满质疑。所以在我生病之初,大家为我祈祷的时候,我也是这种感觉,有很多的怀疑。再加上当时医生跟我说我的病是有办法治愈的,我就没觉得是个绝路,反正还是有办法的,就没有想要去全心的信靠天主,那个时候可能就是觉得还没有必要吧。不过,虽然2015年的时候没怎么去寻求天主的帮助,但那些帮我祈祷的人却也帮我跟天主之间建立了联系,他们让我知道遇到自己无法解决的困难,就去找天主。所以在2019年我被医生判了“死刑”之后,我已经想不到其他的办法了,脑子里唯一的念头就是找天主。医生跟我说已经没有办法了,我的生命只能靠化疗来维持,不能痊愈,能维持多久也不一定,反正不会很长。那个时候我就决定,不管天主存不存在,我也只能去寻找祂。其实当时就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毕竟远离天主那么久,一下子有信德是很难的,当然,在那个过程中我是经常祈祷和天主对话,也是全心全意的。

木兰:是啊,我们都是在无能为力的时候才会想到依靠天主,即使我们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但天主还是会给我们很大的恩宠,您开始试着全心依靠天主之后发生了什么变化呢?

武娜:2015年的时候我只靠人性,那时候治疗也需要化疗,用药剂量比起2019年少很多,但也是非常痛苦的,有时候痛苦的想自杀,不过也没怎么想着依靠天主,可能是虽然痛苦,但还能靠自己的意志忍耐吧。2019年的时候我用药的剂量比2015年多很多,按说要痛苦更多,但那时候开始我已经全心依靠天主了。每次我去做化疗的时候就祈祷,祈求天主陪伴我,很奇妙的,就感觉每次化疗都很有力量,化疗完也觉得很轻松。其实化疗后会有很多的副作用,但我把这些交给天主之后,副作用就很少。在治疗间隙我还去参加了一些信仰培训班,每一次学习的过程中都会有很多与主相遇的经验。特别是化疗完第三天是身体反应最严重的时候,有一次正好赶上要参加一个培训,按说是会很痛苦,可能没办法参加,但靠着天主给的力量,我还是去了。奇怪的是参加学习期间一点都不觉得累,其他人根本看不出我是一个刚做完化疗的病人。每当我去回忆这一段的时候,就是满满的感动,能感受到天主给我的爱是那么多。我想着这件事的时候脑子里就会跑出另外一件事,思绪很乱,但这种思绪都是天爱的交织。

木兰:生死时刻和天主建立的亲密关系,这是很特别的经历,感受得到天主给了您很丰厚的恩宠,可以再分享一件您印象深刻的经历吗?

武娜:其实在治疗的过程中,我也常有软弱的时候。我记得是2019年8月份,在那之前我每次化疗检查都显示肿瘤在变小。但到了8月份,检查显示不仅没变小还增大了。那个时候我的软弱就会显示出来,心中就充满疑惑,怎么会变大呢?人性的一面又会出来,想自己想办法。不过这并没有影响我对天主的信赖,也是因为这次检查,我的内心好像听到天主的声音。祂在告诉我,我需要去办一个告解,和天主做一个彻彻底底的和解。因为我这么多年远离天主,真的有太多太多的罪。我之前一直没有找到天主,就是因为这些罪的阻挡,所以那时候即使是查出身体出问题了也不想去找天主。8月份感觉情况不太好,心里很不平安,一直催迫我去办告解。我爱人就陪着我去了一个之前没去过的教堂,找了一个不认识的神父办告解。因为时间不对,我们在教堂等神父,等的时间我和我爱人就在教堂忏悔。差不多等了一两个小时吧,神父来了,我办完告解之后出来感觉特别轻松,在那一刻,我觉得自己一点都不怕死了,心里充满了力量。很多时候我们怕死,其实跟自己的罪有关系吧,内心不平安。办告解和天主和好以后,真的回到了天主的怀抱,就什么都不怕了。想起希伯来书十三章说的:有天主保护我,我不畏惧;人能对我怎样?

木兰:是啊,罪使我们和天主的爱隔绝,但告解可以使我们跟祂重归于好,当我们回到天主身边的那一刻才发现,原来真的只有在祂内才有平安和力量。又是一个很特别的经验,那后来您的身体状况怎么样呢?

武娜:这就要说到天主给我的一个很大的恩典了。我2019年8月10号去办告解,8月20号以后又去做检查,医生说,B超检查显示很多地方的肿瘤没有了。医生都不敢相信这个事实,怎么没几天,很多肿瘤就消失了。包括接下来,因为我本来就是没希望做手术的,虽然检查显示有些肿瘤消失了,但我身上还是有很多处是有肿瘤。虽然有些地方的肿瘤是可以切除的,但医生不建议做手术,因为多处肿瘤,我只切除某一处是没有意义的。我跟我爱人商量,还是把身上能切除的肿瘤尽量切除,就把另一侧胸也切除(一侧在第一次手术中已切除)。就在做手术的过程中,我再一次与主相遇了。做手术的时候我是全麻的,但是我感觉自己能看到自己,也能看到给我做手术的医生,我看到他们都围着我,但那个时间很短。然后我就遇到了耶稣,和耶稣在一起的那段时间,真的非常非常美好,充满了平安和喜乐,无法用言语表达的那种美好和喜乐,那是我生下来最快乐的一段回忆。后来我家人告诉我,我手术结束被推出手术室的时候,嘴里一直在说:感谢主!还告诉我从手术室出来眼泪就一直流,但我一点记忆都没有,这就是我一个神奇的经验。还有很多点点滴滴的和耶稣相遇的经验,很多也很长,我就不多说了。总之,和耶稣相遇之后不仅是治愈了我的身体,而且也治愈了我的心灵。

木兰:所以说您的身体现在是痊愈了是吗?

武娜:是的,基本上没什么事了。

木兰:天主在您身上实行了奇事,很不平凡的经历,这份经验一时半会肯定是分享不完的,从你这一些分享当中就能感受到那种和主相遇的美好。我们知道,雪松也是因为娜娜的病才开始寻找天主的,想知道是什么时候领洗的呢?

王雪松:真的要感谢主给我们这么大的恩典,还有一直以来对我们的照顾,发自内心的感谢我们慈爱的天父。我是2019年6月21日领的洗。娜娜2019年四月复发,在她治疗期间我经过两个月的慕道,然后又经过祈祷,在六月份的时候领了洗。但在寻求天主,也可以说决心寻求天主的时候也有一些阻力。

木兰:是什么阻力呢?

王雪松:起初主要是我自己。娜娜复发之前我一直信奉的是其他宗教,所以在我心灵上会有一些阻力。也就是一些属灵争战,我有强烈的感受,那种心灵的拉扯,一直下不了决心皈依天主。就在2019年4月13号我们得知娜娜复发的消息,而且医生的检查结果就等于宣布娜娜“死刑”。那时候我的痛苦比第一次得知她病情的时候还要严重的多。那时候我也会找天主,每次找天主的时候我就发现,天主也在找我,每次祈祷都有回应。所以就在娜娜复发之后没多久,我就决定要归向天主,并且全心全意的去寻找天主。我和娜娜一起同心合意的向天主祈祷,在祈祷当中天主也给我们很大的力量,让我们可以去面对接下来的治疗,也有力量跟病魔战斗。另外一个阻力就是来自教会的规定吧,也不能说是阻力,就是我很想要快一点领洗,但教会似乎有一些规定,需要慕道的一个过程。

木兰:是的,一般情况下领洗之前都需要有个慕道的过程,我觉得慕道还挺重要,特别是成年人,先了解一些基本的道理,可以帮助慕道者更好的分辨。但听得出您当时很迫切的想领洗,为什么那么着急呢?

王雪松:因为娜娜当时的特殊情况,我们也面临很大的困难。这次对我们造成的痛苦是无法言说的,因为这次复发面临的就是死亡。那时候我也和娜娜的感受一样,人的尽头是天主的开头,经历这些之后我发现天主才是我们要寻求的真神,在寻求祂的过程中我们也得到很多的恩典。我是个罪人,需要悔改和宽恕,我就觉得自己那时候特别需要领洗,需要告解和圣体圣事,来净化我自己,让我真正的回到天主那里,这样我和娜娜一起祈祷才更有力量。所以我很着急,但是神父也好,慕道班的老师也好都劝我不要太着急,需要有个过程。虽然很着急,但我也接受安排,耐心的参加完了两个月的慕道班。我觉得天主安排的都很好,祂有祂的计划和时间,也给了我一个非常美好的安排。在娜娜治疗期间,在她身体先允许的情况下,我们两个一起参加了一个教会的学习班。学习当中我们还做了很多治愈祈祷,我们领受了很多的恩典。学习班里有神父,学习的过程中通过神父对我的了解,我终于如愿以偿的领洗了,这对我来说是最大的恩典。

木兰:相信您在这份信仰内得到了很大的恩宠和安慰,所以才让您如此感恩,但雪松之前一直信奉其他宗教,好像也很虔诚,那是什么原因让您的信仰开始有转变的呢?

王雪松:是的,直到娜娜复发之前,我一直还是信奉其他宗教。2015年治病,2016年之后调养身体,如果不是2019年的复发,我们都以为会这样很顺利的恢复,直到痊愈。那段时间我们很有信心,相信娜娜会恢复成一个健康的人。2019年之前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也很虔诚的相信之前的宗教,虔诚并且很大力的为娜娜祈祷,甚至还用了很多迷信的方式。但那种祈祷和寻求偶像崇拜式的帮助不仅没帮助了娜娜,还在我的心灵和生活上造成了很大的困扰。我当时的状态就是,感觉很空虚。我的醒悟是很突然的,不过说是突然,也是这么对年的一个铺垫。就在娜娜检查出复发了的第二天,有神父和热心教友去我们家,一是为娜娜祈祷,二是向我宣讲耶稣。很奇妙的,就在那时候耶稣柔化了我的心,那天神父和那个教友跟我说的我都相信了,而且认定耶稣就是真神,只有在祂内才有救援。然后我经过了一段时间灵性上的争战,就完全拒绝了以前的偶像崇拜。就在我决定要拒绝以前的宗教信仰的时候,有位神父突然来我家看望娜娜的,于是在那天,神父也帮我们家把我之前供奉的那些偶像全部清理掉了。从那一刻开始,我们家完全属于天主,没有其他的干扰。

木兰:通过你们的故事,感受到雪松对娜娜的不离不弃和无微不至的照顾,就知道雪松是一个善良并且充满爱的人,有爱的人心都是柔软的,天主容易住进这样的心中,是很有挑战但也很美好的经历。

王雪松:是的,在我回顾过去的时候会发现,天主其实已经在我心中种下了很多的种子,包括我对其他宗教很虔诚的时候,祂也在引领照顾着我。越回忆,就越容易发现很多事情,那都是天主细心的安排。

木兰:感谢天主,祂对人的召叫都是很奇妙的,有时候感觉很突然,但回头看就会发现,其实一直以来都是天主在一步一步的带领。你们现在回顾这个过程,最大的感触是什么?

娜娜:我最大的感受就是,非常非常非常感恩,我觉得天主实在是太好了,祂时时刻刻都和我们在一起,我只有满满的感恩。

王雪松:我最大的感触就是,我和娜娜一起寻求天主过程当中,共同度过的美好时光。虽然有痛苦和软弱,但最重要的是那段时间我们和天主很近。很惭愧的是,在娜娜康复的这一年多两年时间里,我更多的精力投入到了生活和工作当中,祈祷的时间比之前少了很多。今天在回顾我们过去的时候,也让我越发的感到,天主在我们最困难的时候,用祂大能的手臂特别慈爱的怀抱着我们。天主怜悯了娜娜的痛苦,并且使她恢复了健康。能够亲身经历并且见证这一切的发生,是对我很大的祝福和恩典。对我来讲,我确定自己就是有过很多罪恶的人,因为拜偶像而背离天主。但天主在我还是个罪人的时候,就用祂的慈爱眷顾了我。这越发让我感受到天主的慈爱,我相信,只要我们全心全力全意的去投向天主,把我们的软弱交给祂,天主必会回应我们。

木兰:很值得感恩的经历,虽然是你们的故事,但我觉得听到的人都该为此感谢天主,因为从你们身上让我们看到天主的慈爱和保护,祂对每个人都是如此,你们的故事也提醒我们每一个人,不论我们什么时候开始信靠天主,都会发现天主的慈爱从来没有离开过我们。再次感谢你们愿意接受我们的采访,给我们带来这么感动的故事。

王雪松:在讲述的时候我们两个也很感动,是天主的爱让我们感动。我们也希望藉着我们亲身经历天主恩典做的见证,可以帮助看到的人,这样我们就很开心了。很感谢你们给我们这个机会分享,为你们的工作祈祷。

木兰:谢谢您们,也为你们祈祷,祈求天主赐给你们更多的祝福。

Add new comment

1 + 1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