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一次“鬼门关”的经历,她找到了天主也找到了自己

Wednesday, December 16, 2020

“在生活中的每一件事情上发现天主的爱和恩典”“一切都是天主的恩赐”是我们今天故事的主人公周军梅姊妹常挂在嘴边的话。

过去的周军梅是一个只会索取、抱怨的人,也从来不会考虑别人的感受,动不动就发脾气;而她现在却是一个全心奉献,热心祈祷,懂得感恩的人,朋友、邻居都对她竖大拇指。是什么样的经历让从人见人怕变成人见人爱呢?

今天,让我们跟木兰一起,走进周军梅姊妹的故事……

木兰:您好,感谢您愿意接受我们的采访,先做个自我介绍吧?

周军梅:您好,我是来自江西的周军梅,今年43岁,我是12岁左右的时候领的洗,我外婆和妈妈都是教友。

木兰:您外婆和妈妈都是教友,为什么您12岁以后才领洗呢?

周军梅:我外婆和妈妈也是后来才认识信仰的。我爸爸在我7岁的时候出车祸去世了,当时我妈妈正怀着我的弟弟,还有一个多月就要生了。我弟弟出生之后,我妈妈带着我和弟弟艰难的生活,我妈妈又很老实,家里没有顶梁柱的男人,就经常挨人家欺负,但我妈妈不会反抗,就只知道哭。那时候我外婆已经信天主了,就让我妈妈也信,我外婆跟我妈妈说,信了天主心里就有依靠了,我妈就听了我外婆的话,去了解了天主教,后来领洗了。那时候我没领洗,但我妈妈常带着我去念经祈祷,在我12岁左右的时候,我也领洗了。

木兰:那个时候您对信仰的认识是什么?

周军梅:那个时候对信仰没什么认识,就只知道跟着妈妈去教堂。过了几年我就结婚了,我结婚特别早,1996年,我十九岁。嫁到了一个没有信仰的人家,我婆家离我娘家很远,两百多里地,他们那里没有教友,没人提醒我,我就越来越冷淡。因为离娘家远,有没有亲戚朋友在那边,我就迷上了打麻将,特别是怀着二女儿的时候,我对打麻将已经到了沉迷的程度。我公公婆婆几乎每天都吵架,他们不仅自己吵,还吵我们,我脾气也不好,也跟他们吵,所以家里整天鸡犬不宁。后来我实在受不了家里的气氛了,2001年的时候我就跟我老公去了上海。我走的时候什么都没带,就带来一张圣家像。

木兰:怎么会想起来带着圣家像出去呢?

周军梅:我也不知道,就是莫名其妙的,那张圣家像是我结婚的时候从娘家带过来的。小时候经常去教堂,虽然自己总说什么都不懂,但还是对天主深信不疑,也感受过祂的慈爱,只是我后来忘记了。觉得就应该带走,那个很重要。不过那时候也只是把圣像带走了,到上海之后我也没有说找教堂,每天还是想不起来祈祷,还是跟个外教人一样。

木兰:那你什么时候又重新拾起了信仰呢?

周军梅:是2009年的一次宫外孕,让我重新认识到信仰,也是真正的感受到天主的大爱。我觉得是天主藉着那次宫外孕在提醒我转向祂,回到他的怀抱。

木兰:这段经历可以分享一下吗?

周军梅:可以。事情是这样的,2006年我和丈夫从上海到了苏州,在苏州种菜。2009年12月,有一天肚子特别疼,我丈夫带着我去医院做B超,也没看出来什么,医生就让我挂盐水,但我们种菜特别忙,我就让我老公回去,我自己一个人在医院挂盐水。12月接近1月的时候,苏州的天气非常冷,那个盐水特别凉,进到身体里我就觉得更冷,在加上肚子还是特别的疼,真的很煎熬,有种要死的感觉。那时候我突然想到了天主,我就在心里想,如果我就这么走了,要怎么去见天主?我到底能不能见到天主?我也想到了十字架上的耶稣,就跟天主说,那就让我体验一点点耶稣十字架上的痛苦吧。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想,就是突然冒出的念头,在心里跟天主说话。一直到很晚,我老公看那么久还不回去,就去医院找我。我老公去了之后我就一直喊冷,他拿了厚厚的衣服给我披上,我还是觉得很冷。那时候的肚子疼的有点受不了,我当时脑子里没有想家里也没想孩子,还是就想着跟天主的关系,我以前去教堂听到过,危难时期要发痛悔,我在那个时候就发了痛悔。我老公给我倒了杯水给我喝,一口我就呛到了,一呛到,我肚子疼的都说不出话来了,我把手举了起来,我老公看情况不妙,过去扶我,一下子我就晕倒了,等我醒了之后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我想回家,但我丈夫和旁边的医生说得住院,后来我就又晕了一次,就那一个小时之内我晕了两次。医生给我量血压,发现血压一直往下降,他们说我们得到大医院去,他们可能没办法,那个时候还不知道是因为宫外孕。我老公就打车带我到苏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我们去挂了急诊,后来安排了手术,我当时迷迷糊糊的,根本不知道为什么做手术。进手术室的时候,我老公特别担心,我们两个在手术室外面,千言万语不知道怎么说,就觉得我进去很危险。我跟我老公说,让他为我祈祷,说完医生就把我推进了手术室。我老公根本不知道我在说什么,嫁给他那么多年,我也没祈祷过,也没跟他说过,我自己都奇怪自己为什么会说那句话,我老公就更不知道了,但他还是在手术外面求,求谁他也不知道。我的手术持续了一个多小时,出来之后我老公松了一口气,他说我进手术室和出手术室就像是两个人,进去的时候脸色惨白,出来的时候面色红润。医生也说,我能活着也是奇迹。那时候我们才知道我是宫外孕,倒血1500毫升,肚子里有三斤血块,我还是跟我老公在医院里走来走去的,医生说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状况还能走那么多路。但那个时候我就想,这是天主对我的恩典,我觉得那是天主在用爱的鞭子责打我,让我回头。住院一周之后我就出院了,出院之后我跟我妈妈联系,我妈妈让我去做个避静,我就去做了三天的避静。那是我信主这么多年第一次做避静,就感觉自己以前的信仰都是在做梦,那三天,圣神打开了我的心。避静当中听到的每一句圣经,我都觉得说的就是我,那就是我,我哭了好久好久,想到自己怎么是那样一个人呢,天天得罪天主,但是祂却始终不放弃我,还是那么的爱我。从那次,我的灵性生命就开始了。

木兰:真的是很痛苦的一个过程,但您却在其中发现了天主的恩宠,找回了和天主的关系,在那之后您的生活有什么变化吗?

周军梅:在我开始和天主建立关系,寻求灵性生命成长之后,身边的人都说我变化很大,我刚开始没什么感觉,后来反省了一下,确实有很大的变化。首先是我的脾气性格,我以前是一个脾气很暴躁的人,不懂得包容,总想着别人能多爱我一些,从没想过自己为别人付出多少,就是感觉自己很自私,我不知道这是不是跟我父亲去世有关系。我父亲去世以前,我是一个被我父亲爱着的小公主,我也很爱他。我七岁那年,他突然出车祸去世,我妈妈带着我和刚出生的弟弟不好生活,就在隔壁村找了个男人改嫁了。那个男人脾气很坏,嗓门很大,有时候他会吵我弟弟,那个时候我都会去保护我弟弟,跟那个男人吵,别人都怕他,但我不怕,我怕他就不能保护弟弟。后来我妈妈跟他又生了两个孩子,就是我小弟小妹,为了帮妈妈照顾弟弟妹妹,我十一岁就辍学了。不仅要帮妈妈带我的弟弟妹妹们,还要去放牛,有时候下着雨,天很冷,我继父在家里玩 就让我一个人去放牛,我穿的很单薄,有时候还是赤脚。那时候看到别的小朋友吃的好穿的暖,还有父亲的呵护,我就想,如果我父亲没有死,我会很幸福的吧。不知道是不是这样的经历影响了我,我真的很渴望被爱被关心,只要我感觉到对方有一点不理会我,甚至让我感觉到一点被嫌弃,我就会离他很远。我在家也是,就想着大家都要爱我,但从来没有想过去包容别人,去替别人着想,在我正真认识信仰之后我就变了。2001年离开家之前我跟我公公大吵一架,我跟他说以后再也不回那个家,就算他死我也不会回去。在那之前,我已经三年没跟我公公说过话了,我对他有很大的怨恨。但2009年那次宫外孕之后,我和老公回家过年了。过完年我们要离开,我公公婆婆送我们出门,我第一次在我公公婆婆眼里看到的孤独和他们对我们的依依不舍,看到了我公公暴躁背后的脆弱,突然发现我公公婆婆都老了。那一刻起,我对他们的仇恨就看淡了,心里还会对他们产生怜悯。

木兰:怎么会对公婆有那么大的怨恨呢?

周军梅:说来话长。1996年我生了第一个女儿,1997年又怀了第二胎,在我肚子里的孩子刚刚六个月的时候,我公公莫名其妙的就来打我。我公公脾气不好,还爱喝酒,平时就是一天三顿喝,喝完酒就撒酒疯。那天我没有说话,没有跟他吵架,他就来打我,我一个孕妇又没有还手的力量,只能生气,气得我浑身都在发抖。几个月之后我的孩子出生,生出来没有几个小时就没了。这跟那次我公公打我生气有关系,动了胎气。所以我下定决心恨我公公一辈子,他死我都不会原谅他,不跟他说话。但经历了后来的事情之后,我就开始渐渐的宽恕了我的公公,也明白了一些事情。

木兰:宽恕需要很大的勇气,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能给我们分享一下你宽恕的经历吗?

周军梅:就是经历了那些事情之后,我发现天主对我不离不弃的爱,即使我背离祂,祂也不会怪我,为什么我就不能去爱去原谅呢?那时候开始我试着去放下对我公公的仇恨。我也发现了天主把我放在那个家庭的原因,我老公家那个村子都是信迷信拜神的,而我老公家虽然不信天主,但也是那个村子里唯一不迷信的人家。天主要我嫁到那个家,就是要我把福音带到那个家庭,但我却一直没有意识到,还仇恨报复,一再延迟天主的计划。当我有了天主这个爱的泉源,我就可以力量去爱去宽恕,我们家后来真的很和谐。遗憾的是我婆婆还没领洗就突然离世了,是2016年的时候,不过我欣慰的是,那年是教会的“慈悲禧年”,我相信天主一定会妥善安置我婆婆的灵魂。我公公在我婆婆去世的第二年领了洗,2018年年底的时候我公公也去世了,他去世的时候我在旁边为他祈祷,我老公握着他的手,他走的很安详,没有病痛,是善终,真的很感谢天主。后来我公公的哥哥,也就是我老公的大伯还有大伯母也领洗了,我大嫂也领洗了。我孩子们也很乖很听话,他们的信仰也还不错。我现在想,如果不是天主不断的提醒我,如果我没有回头改过,我现在会是什么样子,我应该会变成一个人见人怕的泼妇,我的家也不会这么和睦幸福,可能还是会鸡犬不宁,这一切都是天主的恩典,让我悬崖勒马,我很幸运。我的心里其实一直对天主有很大的亏欠,我嫁到这个家快二十年才意识到自己的使命。如果我能早一点知道天主的意思,配合祂的工作,我婆婆可能就是领洗之后去世,家里人也都能早一点认识信仰。

木兰:是啊,这是天主给我们的恩典,不过,你做的已经很不多错了。

周军梅:还不够,天主对我的恩典太多了,我才做了一点点。其实在那次宫外孕之后我还经历了一次宫外孕,也是天主的保守,让我安然度过。另外还有一次我鼻子一直不断的流鼻血,去医院检查,初步诊断是鼻咽癌,复查等待结果的那段时间,我的心里真的特别忐忑,祈祷想要交托,想要让天主做主,但又害怕天主的决定是确诊鼻咽癌。那段时间我每天祈祷,心里想,如果复查没事,我以后的的生命都将为主而活。虽然这么想了,但还是不知道这个为主而活是怎么活。后来辗转几个医院,最后诊断不是鼻咽癌。我松了一口气,也没忘记自己在这个过程中的许诺,为主而活。除了这些大的恩宠,其实在日常生活中,点点滴滴都能发现天主对我的爱和看护,祂为我做的太多太多了。我想着自己能做点什么,就开始跟几个教友组团去关注一些孤寡老人和残疾人,以前在上海苏州那边做不了多少,就是奉献金钱,回老家之后我找了个伙伴,隔段时间就去探访这些需要帮助的人,看他们有什么需要,给他们带一些吃的和日用品。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实现了自己为天主而活的许诺,慢慢做着这些,然后继续寻找天主的旨意吧。

木兰:回头去看的话,在我们的生活中从不缺乏天主的爱和恩典,很多时候我们都没有发现。

周军梅:是的,要想知道天主给了我们多少的恩典,就要不断的回顾我们的生命。当我们去回顾去感恩的时候,就会知道天主给我们的使命。

木兰:是啊,您在自己的生活当中不仅发现了天主的爱,还发现了天主给您的使命,并愿意去身体力行这份使命,很值得我们学习。

周军梅:这是天主的恩赐,是圣神的光照,我没做什么,是天主拯救了我,领我走上正途,所以我只有感恩。

木兰:再次感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您的故事很感动我,为您和您的家庭祈祷。

周军梅:谢谢,一切都是天主的恩典。祝福亚洲真理电台越做越好。

 

小编后话:周军梅姊妹现在分享的过程中说到,自己和一个伙伴现在服务一群孤寡老人、残疾人以及贫困的家庭。她们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去探望他们,也会给那些不能自理的人洗脚、剪头发,清理房间。她做了很多,但这方面周军梅姊妹不愿意多分享,她觉得自己做的不够。小编把她服务过程中的一些小片段集合在一起,放在我们的节目下面,希望看到的兄弟姐妹也能被这些小视频所感动,愿意去发现并帮助身边这些需要帮助的人。愿天主祝福大家!

Add new comment

18 + 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