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一次无意间和圣像上耶稣的对视,改变了她悖逆的生活

Wednesday, October 06, 2021

 

以前我只听见了有关你的事,现今我亲眼见了你。(约42:5)这句出自《约伯传》的话,是我们本期故事主人公张慧艳姊妹,在真正认识天主之后最真实的感受。张慧艳姊妹曾经因为一句“天主是爱”,选择领洗成为一名天主教徒。她觉得“爱”是她一直寻求却从来没有寻求到的,她想因着信仰,找到她想要得到的幸福和爱。但领洗后她发现,这份信仰并没有给她带来她想要的东西。从而她选择了离开教会,开始了悖逆的生活。但一次无意间和圣像上耶稣的对视,开启了她的新生命。那在她的身上究竟有着怎样的信仰故事呢?

我们今天一起走进张慧艳姊妹的见证分享……

木兰:您好,欢迎您来我们平台分享您的信仰故事,可以先做一个自我介绍吗?

张慧艳:好的,我叫张慧艳,来自辽宁朝阳。现在是一名全职传道员。

木兰:慧艳姐您是老教友吗?

张慧艳:可以说是吧,我家祖辈是教友,但我是21岁的时候才领的洗。

木兰:祖辈是教友,那您为什么那么晚领洗呢?

张慧艳:因为我妈妈不信教,所以我们家除了我爸爸,其他人都没有领洗。我爸爸虽然是老教友家庭,但从我记事开始一直到领洗,我没见过他进教堂,也没有见他祈祷过。所以,我之前对天主教信仰一无所知。我妈妈没有天主教信仰,她经常去算命,我们兄弟姐妹几个有时候也跟我妈一起去。我奶奶特别的热心,但她只会念经,有时候我问她关于天主教的事,她也说不出来什么。在我21岁那年,我奶奶请一位神父去我家里吃饭,是我爸爸接待的,神父跟我爸聊了什么我不知道,但从那之后我爸就开始进教堂了。我爸开始进教堂之后就想劝我妈也领洗,神父就派一位热心的老教友时常去我们家,给我家里人传教,我喊他张爷爷。张爷爷跟我们讲关于信仰的道理,讲天主是谁。就这样,大概半年时间吧,我们全家都领了洗。

木兰:您说之前会跟妈妈一起去算命,但之后却领洗了,想知道天主教信仰在什么地方吸引了您,让您在21岁的时候决定跟着全家一起领洗的呢?

张慧艳:天主教吸引我的地方,是道理中讲到的“爱”吧。我21岁的时候结婚,但我跟我爱人过的并不好,经常因为一些小事生气、吵架,我们两个都很苦恼。后来我爸经常给我打电话,让我回家去听张爷爷讲天主教道理。但我不爱听,也就不想去。有一天,我正在跟我爱人吵架,我爸又给我打电话让我过去,反正不想跟我爱人在一块待着,我就去了。我回到家,听张爷爷讲的时候,他说的一句话吸引了我,他说:这个世界上只有耶稣基督是神,其他的都不是,都是偶像。他说这话时候的声音很触动我,我就想我结婚的时候还去算了命挑了好日子。我结婚也去拜佛,让他保佑我们能够幸福美满,但是也没实现。所以我就想,原来是因为那个神是假的,是偶像,没什么用。既然耶稣基督是真神,那我就信祂,祂就能保佑我。张爷爷说的另外一句触动我的话是:是天主创造了我们,我们都是天主的儿女,祂必会把全部的爱给我们。然后张爷爷又讲到世界上的父母都会把自己全部的爱给子女,何况那位天父呢,祂更愿意给我们爱。这句话真的很打动我,因为我在我爱人身上没有得到爱。我就想,那我要信天主,祂就能把我缺少的爱给我。

木兰:所以是这两句话吸引了您,您就决定领洗了吗?

张慧艳:是的,就是因为这两句话,我就信了。但领洗也没有很容易,神父对我们家的要求非常严格。其他人都是考几个问题就可以领洗,但我们家要把全部要理问答背下来。我家里其他人背会了神父就同意他们领洗了,唯独我,神父好像对我的要求更高,他那时候不同意给我领洗。

木兰:神父为什么不同意给您领洗呢?

张慧艳:我也很纳闷,我背的很好呀。问了神父原因,神父说我有点飘,不是真正的认识了天主教信仰。当时我不理解神父说的这个,就觉得神父不公平,重男轻女。就想他凭什么这么判断我,说我有点飘,他又不了解我。

木兰:那后来神父是怎么同意给您领洗的呢?

张慧艳:这还挺奇妙的。神父不同意我领洗,我那时候感觉自己很委屈,就在我们家那个若瑟抱耶稣的圣像前面哭。我那时候也不知道大圣若瑟是谁,就在圣像前跟他说话,我说:我也不知道你是谁,也不知道你的权利大还是你抱的耶稣大,但你个子大可能你权利比较大吧。我求你保佑我能领洗进教,如果你能保佑我顺利领洗,我领洗以后一定热心,好好做事,不跟我爱人吵架,也不跟他计较了。我就这样跟大圣若瑟许诺。没想到第二天当我跟着全家去领洗的时候,神父看到我没提其他的,就说:你也来了,那就一起领洗吧。就这么简单,我就领洗了。我当时非常感谢大圣若瑟,我想是他显灵了,之前神父可是坚决不同意的,今天二话没说就给我领洗了,多神奇。领洗现场是很感动的,全家一起领洗,教堂里其他的教友都哭了。领洗的时候放的歌曲歌词也很感动:耶稣疼你,耶稣爱你,耶稣理解你,耶稣包容你。就这几句话,我的眼泪流了下来,我就想,这样的一位主,我怎么能不信呢?那天是4月29日,我就想以后我的生日就是4月29了,因为那是我重生的日子。可能是当时的情景实在感动我,再加上感觉是大圣若瑟显灵我才能顺利领洗,领完洗之后几天我真的很热心,对我爱人也很好,也不跟他吵架。但是好景不长,没过几天我就恢复到原来的生活状态了。

木兰:您说的原来的生活状态是什么状态呢?

张慧艳:我说的那个状态就像厄弗所书二章2至3节里说的一样:那时你们生活在过犯罪恶中,跟随这世界的风气,顺从空中权能的首领,即现今在悖逆之子身上发生作用的恶神。 就连我们从前也都在这样环境中生活过,放纵肉身的私欲,照肉身和心意所喜好的行事,且生来就是义怒之子,和别人一样。这段圣经把我领洗之前的生活状态描述额淋漓尽致,领洗之后一个月我又恢复到这种状态了。具体怎么说呢,我即是世俗之子,跟随世界的风气,以自我中心,自私自利,唯我独尊,爱钱,爱世界,享受物质世界;我也是悖逆之子,我之前也说了,领洗之前我跟我妈去算命,后来我领洗之后也去算命了,为了改运,那时候我还把自己的名字改了;我还是个易怒之子,什么事都要按我的意思来,那时候我做生意,管理着一些人,我对他们想发脾气就发脾气。不仅上面那些,我做生意还会动一些歪脑筋,想着怎么让别人把兜里的钱掏给我。我就用一些投机取巧的办法,把低价的东西卖成很高的价格,也就是欺骗消费者。那时候我只会吃喝玩乐,没有一点基督徒的样子,不仅不会荣耀天主,还常常让天主的名受羞辱。

木兰:怎么就又回到了那个状态呢?

张慧艳:我刚领洗之后那段时间表现非常好,天天祈祷,天天读经。那是我第一次看圣经,我看到《雅各伯书》上面说到人会犯口舌之罪,我看到这里就想我要改变,不跟我爱人生气,我也做到了。但只过了一个月左右,我就又开始跟我爱人吵架。在这个过程中我就想:这位主也不爱我呀,祂要是爱我,要是真神,祂为什么不改变我爱人呢?为什么我说什么我爱人都不听呢?为什么总跟我较劲呢?为什么他总挣不到钱呢?为什么还要我挣钱养家,我爱人还要花我的钱呢?我爱人怎么都没有改变呢?为什么只要我改变呢?这位主不是说爱我吗?要是真的爱我为什么不让我爱人无条件的爱我呢?为什么让他做生意总是赔钱呢?那时候我开始有很多很多这样的疑问,都是出于我对天主没有真的认识,仅仅把祂当成一个完成我心愿的工具,祂没有满足我,我就不想信祂了。  

木兰:看到您这样的状态,家里没有人提醒您吗?

张慧艳:有,我妈看见我不去教堂,就看着我,强迫我去。自从领洗之后,我妈简直变了一个人,就像个圣人一样。我妈领洗之后就经常招待神父修女,还把我二姐献出去做了修女。我妈天天为我们祈祷,也开始读圣经。不仅是信仰上,生活上也按照耶稣的教导,特别表现在对我奶奶的照顾上,我妈真的做的特别好,特别孝顺。我妈要求我们兄弟姐妹五个每天要祈祷。那时候我还会继续进教堂完全是为了我妈,不想让她唠叨我,也是尊重我妈的意愿。

木兰:这样被逼着去教堂,那在教堂里您是什么感受呢?

张慧艳:我在教堂,坐在凳子上,可以说是如坐针毡呀,特别的难受。尤其是神父在台上讲道理的时候,我就心烦意乱的,我寻思着怎么就没完没了的讲呢,简单说几句得了。那时候我一进教堂就痛苦,有一次我跟我妈去教堂参与弥撒就带了一本杂志,神父讲道的时候我就打开看。我妈看见了,就跟我抢那本杂志,为了不让我妈生气,我也就不看了,但是我真的很痛苦。为了不让我妈生气,那次弥撒我是跪着参加下来的。虽然跪着参与完的,但我心里很生气。神父举扬圣体的时候,我心里就说:耶稣,祢在里面吗?祢在的话让我看见你呗,看见我就信了,要不现在我这个状态,信不信祢都很痛苦,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那台弥撒结束之后,我让我妈自己回去了,我就没回去。我妈以为我要自己在这里跪圣体,还挺开心。但我留下并不是要跪圣体。

木兰:那您自己留在教堂是要做什么呢?

张慧艳:我想验证一件事。我在那跪着,等到教堂里没有人了。我就走到了祭台前面,跪在圣体柜那里,对着圣体柜说:耶稣,都说祢在里面,如果祢真的在里面,那就让我看见祢,我看见祢就好好信,我肯定好好悔改,改掉以前所有的生活习惯。我就像个小偷一样,战战兢兢的到圣体柜那里,往里面看,你猜我看到了什么?

木兰:您看到了什么?

张慧艳:除了圣体光,我什么都没看到。然后我又镇定下来,继续祈祷说:耶稣,我第二次请求祢要我看见祢,如果要我看见祢,我一定悔改。祈祷完我又去看,依然只有圣体光。我又祈祷了最后一次,最后这次我指着圣体柜说:如果祢真的有,祢真的是神,就让我看见祢,我肯定好好相信祢。我再一次看,还是只有圣体光。就因着这三次祈祷要求看见耶稣未得见,给我带来了喜悦。为什么说喜悦呢?因为我那时候觉得自己可以确定耶稣是虚构的了,祂不是神,祂和西游记里的人物一样,是虚构出来的,就是一个古老的传说。当时我在祭台上就欢乐了起来,我往外走,边回头边举手跟耶稣说:耶稣再见,拜拜,我以后再也不信祢了,你就是个虚构出来的人物。

木兰:从那以后您就不去教堂了吗?

张慧艳:是的,从那时候起,我再也不念经也不去教堂了,无论我妈怎么唠叨我,我也不去了。我妈一唠叨我,我就走了,还威胁我妈说,如果她再因为我不去教堂唠叨我,我就再也不去看她了。这招挺管用,因为那时候我两个姐姐都在外地,只有我在家,陪伴我妈最多的是我,所以我妈挺害怕我不去看她的。从那时候起我妈不唠叨我了,但她每天都会为我献上祈祷。就这样,我就肆无忌惮的开始了我前面描述的那种生活状态,也跟我爱人离了婚。

木兰:为什么会跟您爱人离婚呢?

张慧艳:因为我恨我爱人,恨他们家,恨所有人,我觉得所有人对我不公平。我觉得我对家庭付出的代价也很大,很爱我的家庭。我那么小就嫁给了他,但我没有在他身上得到一点点的好处。所以在我女儿八岁那一年,我就离开了我爱人。要离婚的时候他们家里不同意,让我爱人好好跟我说,可我那时候是铁了心要离。我还跑到我爱人的单位闹,逼着他们单位领导给开介绍信,必须要离。就这样,折腾的我爱人筋疲力尽,没办法地情况下,他同意离婚了。神父知道我们离婚之后,就跟我说:教会不允许离婚,天主结合的,人不可拆散。既然你们离婚了,你是教友,你不能再嫁,如果你再嫁,就停你的圣事,开除你的教籍。虽然那时候我也不去教堂,也不信耶稣了,但神父这么说挺让我不舒服的,我觉得他对我太严格了,非常恼恨我们神父。就这样我恢复了单身,在离婚最初的那两年我更加热爱这个世界,享受这个世界。我单身,也不缺钱,就吃好的穿好的玩儿好的。跟我同学和朋友哪里好玩去那里,在那个年代,我们朝阳只有一个酒吧,我们就天天在里面玩儿。那两年,我也犯了很多的罪。有一天晚上,我女儿走到我跟前,突然跟我说:妈妈我恨你,我本来有爱我的爸爸,爱我的爷爷和奶奶,而你坚持离婚,导致我没了幸福的家,在学校里抬不起头,我心中的快乐也没有了,我在心中对你产生了恨。妈妈,都是你作的,你要不作,我们其实很幸福。

木兰:听到女儿这么说,您什么感觉?

张慧艳:我女儿跟我说这些的时候,我的心被深深的刺痛了。因为我从来没觉得是自己的问题,我总觉得是别人对我不公平。但我女儿跟我说了这些我还是没有清醒,只是觉得她为什么这么说,我还挺委屈。那时候家里人都盼着我跟我爱人复婚,我妈经常为了这件事哭,我当修女的二姐经常会找一些人来劝我。后来一次我妈跟我女儿一起在我面前哭的时候,我心动了,我想如果我爱人来找我,我就跟他复婚。可能有人把我这样的想法跟我爱人说了,有一天晚上我爱人跟他妈妈就去我们家。虽然我是那么想的,他要来找我,我就同意复婚。可是突然看到他跟他妈妈我心里还是莫名其妙的冒火了,把他们撵出去了。第二天,我爱人自己又去我家找我,非常诚恳的跟我道歉。我就勉强的同意跟他回家了。虽然回去了,但我并没有同意跟他复婚,先看看能不能继续。就这样,我们又继续生活了一年多不到两年,后来我们再一次分开了。因为没有办复婚手续,分开也很简单。

木兰:这次分开是为什么呢?

张慧艳:其实重新在一起也是因为我妈跟我女儿的关系,并不是我真心想再跟我爱人在一起。刚开始我也想看看重新在一起之后会不会有不一样的感觉,就是我想要的那种被爱的感觉。可是又在一起,我并没有得到自己期待中的感觉。所以我们就再次分开了。分开的时候我跟我爱人说,这次是彻底的分开,彼此谁也不要耽误谁,都可以重新找别人了。我也告诉他不要再上我家去了,这样一分就是三年,直到我爸去世。我爸去世之前特别想见我爱人一面,但我心里对我爱人的怨恨还是没有消减,就跟我爸说,我们已经没有任何瓜葛了,不许我爸见他。所以我爸到死也没有见到我爱人,当时我的心就是那么硬。我爸去世之后没多久,我姐就把我妈接到她那里了。我妈去我姐那里住,家里就剩我一个人,我突然感觉自己好孤独。那时候我独自一个人在我妈妈的房子里,就想我姐姐怎么那么狠心,把我一个人留在这个家里,我真的很不理解。我心里就想,我要找对象,要结婚,我不能这样过,太孤独了。

木兰:爸爸刚去世,妈妈又被接走,在那个当下确实会感到孤独,后来呢?

张慧艳:那时候我半夜都会哭,那种孤独感真的没办法用语言来形容。我妈妈家里有一张耶稣像,每天都能到看到,平时我也没有在意过。但有一天,我看那个耶稣的眼睛感觉有些不一样。

木兰:有什么不一样呢?

张慧艳:那天我看那张耶稣像里耶稣的眼睛,很触动我。祂一直在盯着我看,我就说:祢为什么这么看着我?是在嘲笑我吗?看着看着,我的心就软了下来。我在外面非常强势,但在那一刻,我开始暴露自己的软弱。我跟耶稣说了几句话,我说:耶稣,祢是谁?我开始相信祢是因为祢是爱,可是到现在,我一直没有得到爱。如果祢真的爱我,祢能不能改变我的人生?让我过的幸福、快乐?当我说完这些之后,突然我心里就有一个声音:你想要的幸福是什么?这句话从我心里发出来之后触动了我,是啊,我想要的幸福是什么?我对幸福的定义是什么?然后我就想,我想要钱,我要车,要别墅。我想要全家都围着我转,都听我的,这才叫幸福。我把心里想的这些跟耶稣说了,说完之后我心里又有一个声音问我:那你要多有钱才幸福呢?想要有辆什么样的车才是幸福呢?要什么样的别墅才觉得幸福呢?就这样,我进入了一个反省的状态。就在这个时候,我听到有人敲门,我以为是我弟弟和哥哥来看我,打开门一看,是我爱人。他知道我爸爸去世,我妈妈也被姐姐们接走了,怕我孤独。

木兰:看来您爱人心里还是很挂念您的,您有没有感动呢?

张慧艳:是呀,但是我之前都感受不到。知道他是担心我,我也没有感动。当时我打开门看见是他,就要撵他走。他不走,还哭了。他哭着跟我说,他一直爱着我,只要我跟他回家,我要什么他都给我。我跟他说我要的他给不了,不然我们也不会分开两次。后来他又说,他知道我现在很孤独,只想陪着我。我爱人说的这几句话,我开始反省自己。这应该是我在耶稣像前跟耶稣说话的时候,我的心被软化了。我之前是从来不会觉得自己有错的。想了一会儿我就让我爱人进屋了,我让他去另一个房间,我又回到有耶稣像的那屋,看着耶稣。我看到耶稣看我的眼神是充满盼望的。那个盼望的眼神我很难用语言形容,我后来在看马尔谷福音,里面有句话打动了我,说的是:耶稣定睛看着这个富家少年,然后说,你变卖你的一切来跟随我。这位富家少年沮丧的走了。当我在看这段的时候,我就想到那时候耶稣看我的眼神,就是这种感觉,耶稣“定睛”看我。

木兰:这应该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吧?

张慧艳:是的,这种感觉不断的触碰着我的心,让我开始有意识的反省自己。我在房间反省了一会儿之后,就去我爱人那屋,我跟他说了很多话。我跟他说,我21岁那么小的年纪就嫁给了他,那时候我是很爱他的。但我们结婚开始一直都是吵吵闹闹的,并不是我期待中的样子。我爱人哽咽着跟我说:每一次生气其实都是你先动的手,我能躲就躲,有时候躲到妈那屋,你还是会追过去,实在没办法我才跟你吵。听他说这些,我就埋怨他那时候不让着我,还跟我对着干。他让我仔细想想,哪次吵架不是我赢。有时候他为了让我不看见他就生气,都不敢进屋,下了夜班也是在屋子外面对付一宿。听我爱人这么说,我沉默了。我又回到耶稣像前面,开始回想以前的事情,我想到了我婆婆。我婆婆对我特别好,但那时候我没感觉,到这一刻我才意识到她对我多好。我婆婆不爱吃大米饭,但我爱吃,每次她都会单独给我蒸一份米饭。我爱吃醋,炒什么菜都爱放醋,但我婆婆家从来不吃醋,为了我,他们也改变了炒菜的习惯;我不爱吃羊肉,从我嫁过去,我婆婆再也没有买过羊肉。我以前觉得我挣的比我爱人多,我婆婆伺候我是天经地义的,当时就是这么觉得。别人对我好是理所当然,让我不顺心就是不应该。我在回想这些的时候,我哭了,我没有为自己的错误认识哭过,那一次我真的反省到自己的问题了。

木兰:听您的这段分享很感动,耶稣真的太奇妙了,祂一个眼神就能改变一个人的心,在那之后呢?

张慧艳:后来我就和我爱人再一次复婚了,这次是正式办理了复婚手续。复婚之后我也再一次走进了教堂,我跪在教堂里面,跟耶稣说:耶稣,虽然我还是没有看见祢,但是我现在是从心里相信祢是存在的,祢是真神。从现在开始我要好好的相信祢。

木兰:感觉得到您当时发自内心的跟耶稣说这些话,从那以后您就变成一个热心教友了吗?

张慧艳:其实也没那么容易。好景不长,我这种热情在过了一段时间之后就渐渐的淡了。后来我虽然每个主日都进教堂,但我还是过着花天酒地的生活。因为那时候我开饭店,经常陪同学朋友们吃吃喝喝,当时也没觉得有问题,就是正常的生意和交际,从来没觉得这种生活是不对的。

木兰:那您什么时候开始意识到自己的生活方式可能需要改变呢?

张慧艳:这个契机是我女儿去参加了一个教会的学习班。就是在我女儿16岁那年,她暑假去参加了一个学习。学期期间她给我打电话,哭着跟我说她看到耶稣了。我对她的话半信半疑,耶稣是神,怎么能随便被看见呢?我女儿继续哭着跟我说,她看到耶稣衣不蔽体,浑身流着血。我女儿说她看到耶稣的时候哭了,耶稣还来安慰她。最后我女儿跟我说要我去做传道人,我从领洗到那个时候,从来没有听说过传道人,也不知道是做什么。但为了让我女儿开心,我就随口答应了。我女儿很认真,为了能让我当传道人,她从那开始每天为我念一份玫瑰经,我当修女的姐姐也是,每天为我做玫瑰经祈祷。这样的祈祷挺管用,虽然我一时半会没有去当传道人,但我的信仰确实更好了。我从每个主日进教堂,到后来每天早上都会去祈祷了。但我的生活方式还是老样子,吃吃喝喝的。我真正意识到自己生活方式有问题,决定改变,是有一段很疼痛的经历。

木兰:是怎么样的经历可以分享一下吗?

张慧艳:就是有一天,我同学来找我,我就陪他们吃饭喝酒。其实这对我来说是生活的常态。但那天我女儿看见了就跟我说,常年这么喝,身体还能要吗?我跟她说没事,正常喝酒,反正只要我喝也是他们买单,我们不赔钱,喝点没关系。但那天我把他们送走之后,就生病了,浑身疼的不行,手指肚都是疼的。我疼的受不了了,就让我女儿为我祈祷。我女儿就带我在一个包房里跪下悔罪祈祷。那一天我体验到了天主的真实,祈祷没五六分钟,我的疼痛感就消失了,我当时心里就想,真的是有天主呀,不得不信。但是呢,我就是好了伤疤忘了疼,没过三四天,我同学又来了,我又陪他们吃吃喝喝。我女儿提醒我说,想想前几天的事。我跟我女儿说,那只是偶然。我女儿跟我说:好吧,如果那是偶然,那看看这次是不是偶然吧。说完她就回家了。没想到,这次喝完把他们送走之后没几分钟,我浑身又开始疼,甚至比上次还要疼,我感觉我的头发丝都是疼的。我寻思怎么这么疼呢?突然我意识到了,我就说,主啊,我知道了,祢不想让我喝酒了,想让我有一个基督徒的样子。我女儿回家了,我就自己跪在地上悔罪祈祷。但是还是没好,胃依然疼的不行。直到第二天,我女儿早晨到饭店来吃早餐,我就让我女儿跟我一起祈祷。我女儿跟我祈祷完之后到了晚上,我恢复了,不疼了。我女儿就劝我以后不要再喝了,看这两次,如果我再喝肯定比这第二次还要疼,时间还要长。我女儿说这些话的时候是无意的,但我记心里了。 我就下决心再也不喝了,后来我同学朋友来的时候,让我喝我都拒绝。过了一段时间,我同学带着五六个人来我饭店吃饭,硬逼着我喝酒,实在推脱不了,就答应了。我女儿再次提醒我,我觉得过了这么久了,我也不是主动想喝,应该没事。可是,把那些人送走之后,立竿见影,又开始疼。我躺在床上不能动,去医院看也没用,医生说检查没问题,喝药也不管用。这个时候我二姐从修会回来,带回来一个修女写给我的信。那位修女一直在为我祈祷,她在祈祷中看到一个画面,说看到我在地狱的边缘行走。我当时感觉自己看到了一个画面,乌云密布的天空,一望无际的无地深渊,我就在深渊的边缘行走。刚开始是漫不经心的,在我走的时候突然脚底一滑,我差点掉进深渊里。我又站好,又开始继续在深渊边缘行走。我想着这个画面,反省着自己的生活,才意识到自己的生活方式有多危险。那次我的身体疼痛的时间比较久,我躺在床上不能吃也不能喝。我女儿和我当修女的二姐,还有当时已经在修道的我的外甥一起在我家给我祈祷,我自己也悔罪祈祷。就这样疼了三天,我才恢复正常。我那时候就回顾我三次的疼痛,第一次五六分钟,第二次一整天,第三次是三天。后来我读《约伯传》的时候看到一句话:以前我只听见了有关你的事,现今我亲眼见了你。我那三次疼痛经历,让我真正体会到了这句话。天主就那么真实的活在我的生命里。从那时候起我就开始度一个真正的基督徒生活,不喝酒了,经常去教堂,一直到现在。

木兰:很特别的经历,让您终于认清并改变了自己的生活方式,开始度一个真正的基督徒生活,那您是什么时候开始成为传道员的呢?

张慧艳:这个说起来也挺奇妙,不过感觉也很顺其自然。那时候我开始经常去教堂了,教堂有什么需要我大力支持,无论是需要出钱还是出力。有一次,我们神父邀请一位教友跟他一起下会,邀请了两次那位教友没答应。当时我在边上,我就想,如果神父要我跟着去,那我就去。谁成想,我刚想完,神父就看向我了,那个眼神,就跟那时候耶稣定睛看我时候的眼神一样。神父看向我之后说:你跟我一起下会吧?我毫不犹豫的跟神父说:好啊,我跟您去。那是我第一次跟神父下会,神父就把我扔到一个小教堂,自己去了另一个地方。神父没说自己去哪了,让我在那边跟那些教友分享。我在那也不知道要干啥,我就开始跟他们分享我二姐过年回家的时候跟我们分享的一些见证。我一直讲到神父回来,差不多一个小时的时间。神父感觉我分享的还不错,就邀请我以后经常跟他下会。我没有立马答应,只说,如果我家饭店转让出去了,我就跟神父下会。说这话没过一个星期,我家饭店就转让出去了。转让前,我请神父来我家饭店吃最后一顿晚餐。神父其实吃过饭了,但他没有说,还是去了。神父是去让我兑现诺言的,就是说我家饭店转让出去就跟神父下会。其实我当时有个心思就是,收回我跟神父说的那句话。我刚想说的时候,神父先说了,他说:你说的每一句话我都记在心上,不仅我记着,天主也记着。神父这句话触动了我,我就把我的话咽了回去。就这样,我就开始跟着神父下会,那是2008年的事了。也就是那一年,我去了门徒班参加门徒学习,后来就开始了我的福传生涯,一直到现在,没有动摇过,一直坚定不移。我原先是世俗之子,悖逆之子,易怒之子。天主就这样改变了我,让我成我传扬祂福音的其中一个,到处去播撒爱的种子,指给迷失的人方向。我很感恩天主对我的召叫,虽然这一路走来曲曲折折,有艰难有困苦,但这么多年来,我更多的还是感恩。

木兰:天主的带领总是这样,奇妙又自然,真的很感恩。但传道员的生活跟您之前的生活,特别是您最初想要的生活是很不一样的吧?

张慧艳:是的,我之前开饭店挺挣钱,物质生活算是优越的吧。但我成为全职传道员之后就要摒弃挣钱的念头,要过简朴生活,这是我之前想都没有想过的。我之前觉得有钱有豪车有大别墅才是幸福的,当我真正认识天主,成为传道员之后才明白真正的幸福是什么,是内在的满足和平安。后来我家做买卖赔钱了,为了赔补损失,我们把房子卖了。当时我哥哥很不理解,为什么我不赶紧想办法赚钱卖房子,却一心的还是去传教。但我那个时候已经不是从前的自己了,并不会为了没有钱没有房子焦虑。我相信天主会照顾我们的生活,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不想回到之前的生活。但天主是信实的,祂没有让我失望,因为祂并没有让我们家缺乏什么,供应了我们家所需要的。我女儿考学和找工作的时候我都在外面传教,她一开始还对我有点抱怨,觉得我传教之后对她和对家里的付出照顾少了。有一次我女儿跟我说这些的时候都哭了,我看她在哭,就放了一段轻音乐,点上蜡烛,在一个祈祷的气氛当中跟我女儿一起来回顾我的重生和改变。我让她看之前的我,之前我跟她爸爸和爷爷奶奶的相处方式,再看看我改变之后。我改变之后跟我爱人非常相爱,我们相互之间会用爱称称呼对方。对我公婆也是非常的孝顺。再看看家里的经济变化,虽然我们有过几年贫穷的生活,但是看现在,我们并不缺少什么。我让我女儿想想自己,她考学和上学还有找工作,难道没有天主的祝福吗?天主从罪恶的深渊里把我救出来,才成就了今天的我,我不能忘记祂的救命之恩呀。我和我女儿在回顾这些点点滴滴的时候,我女儿还在哭,这个就不是委屈的哭了,是感动的哭,我也感动的哭了。我们那天谈了很久,从那天开始,我女儿就很支持我福传。这次回顾也让我看到自己翻天覆地的变化,原来幸福生活并不是物质决定的。

木兰:确实是翻天覆地的变化,也是天主的恩宠,刚才您说了一开始女儿心里有些抱怨,但后来开始支持您的福传工作,那其他家人对您这样的工作是什么态度呢?

张慧艳:他们都非常支持我,特别是我爱人。我的其他兄弟姐妹一开始不相信我真的做了传道员,以为是我强势,逼着我爱人说我变好了,还做了传道员。有一年我们全家在一起吃饭,他们听我分享,知道我真的开始传教了,也是非常支持我的。我真的很感恩,我的家人们都非常的爱我。

木兰:真好,您有爱您的家人,这是天主的祝福。对了,想知道您爱人家里是教友吗?

张慧艳:说到这里更值得感恩。我女儿是出生之后就领洗了,我爱人家一开始都不是教友,他们是在我彻底改变一年以后才领的洗。但我非常感谢天主给我安排这样的人家,我爱人人很好,当时我们离婚的时候神父对我很生气的其中一个原因就是,他很喜欢我爱人,觉得我爱人性格非常好,离婚主要原因是我。还有我婆婆,我觉得我有天底下最好的婆婆,什么都不跟我计较,爱我宠我,可以说跟亲妈一样。我原先唯我独尊,自私自利的时候感觉不到。后来我能感受到了,我真的很感恩。天主也是借着我召叫我这些爱我的人,最终进入了祂的羊栈。

木兰:您有这样的家人,很替您感恩,也很让人感动。现在回顾您过去这十几年,您还想说点什么呢?

张慧艳:我最想说的是,我曾经是一个追求世界,不知感恩的人,生活在纸醉金迷和罪恶当中,但天主还是拣选了我,让我成为一位祂名的宣传者。我真的很有福气,我现在是祂的儿女,成了祂的新妇,我想到这里就很激动。所以我除了感恩,还能说什么呢?除了用尽自己毕生的精力去传扬祂的爱,还能怎样还报祂对我的爱呢?

木兰:天主对我们的爱和恩典是数算不清的,也是无条件的,我们只能用自己的生命作为见证,让更多的人看到祂的爱和恩典,来还报祂。再次感谢您给我们带来这么触动人心的见证故事,为您和您的家人祈祷,天主祝福!

张慧艳:谢谢你们!

Add new comment

4 + 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