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事业受创千金散,一无所有遇真主

Wednesday, September 22, 2021

 

我们今天故事的主人公赵彦果弟兄,曾经在当地是一位小有名气的老板。他曾以为,赚更多的钱才是保证生活幸福的唯一途径。所以他一味的追求金钱和名利,贪图世俗的享乐。身为从小领洗的老教友,那时候的他从来没有真正的重视过信仰,也觉得天主的救恩与他无关。直到有一天,一场生意上的变故悄然而至,让他从丰衣足食的“富翁”变成了一无所有的“拉匝禄”。在极度匮乏和空虚之时,他却发现了生命的真谛。在他的身上到底有着怎样的信仰经历呢?

我们今天一起走进赵彦果弟兄的见证故事……

木兰:您好,感谢您愿意接受我们的采访,可以先做一个自我介绍吗?

赵彦果:好的,感谢主。我叫赵彦果,来自河北邢台,今年51岁。我出生在一个老教友家庭,从小领洗,我两个老姨都是修女,家里父母信仰都很虔诚。但我之前的信仰并不好,在我41岁的时候,天主才把我唤醒的。

木兰:怎么这么说呢,可以分享一下您41岁之前对信仰的认识吗?

赵彦果:因为出生在一个传统的老教友家庭,所以我出生没多久就领洗了。但我从小就是继承父母的信仰。我觉得天主是一个触不可及的神,看不到,也摸不到。我所信仰的,是神父讲道的时候讲的神,是父母传给我的,从他们的长辈流传下来的神,那个神跟我没有什么关系,那时候我对信仰的认识就是这样。用俗话说我那个时候就是“迷信”,因为是迷迷糊糊的信,我就是个糊涂的基督徒。所以我之前的生命就好像以色列子民一样,在旷野中行走了40年。

 

木兰:为什么说是在旷野中生活了40年呢?

赵彦果:因为在41岁以前,我就是一直在努力的追求这个世界,争取世界上的财富。我做生意也赚了一些钱,那个时候算是我们县城小有名气的小老板。有钱了就什么都干,跟朋友们吃喝玩乐,觉得那就是幸福快乐的生活。就这样我不断的争取、奋斗,紧随这个世界的潮流。但我摸爬滚打了40年,到最后,什么都没混到。那时候我对信仰一无所知,不知道也不认识天主的救恩。浑浑噩噩的,就像是在旷野中一样。但2008年的金融危机,让我慢慢的不仅一无所有,还负债累累。就这样,我从吃喝宴乐的富翁,变成了贫穷的拉匝禄。我变得极度匮乏,也感觉到孤独,我的人生坠落到了谷底。就在这个时候,天主把我从深渊救了出来。

木兰:那对您来说应该是很大的落差,所以在金融危机的时候您开始寻求信仰的帮助的吗?

赵彦果:2008年金融危机开始的时候并没有,那时候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生意危机来临。2008年之后,一年年的变化,生意越来越差,我的状态是极度痛苦和悲伤,就像迷失在旷野当中。但那个时候也是极度的放纵,因为还不知道寻求信仰的帮助和安慰。那时候生意也不好,闲着也没事,想着干点什么事开心一下,就想到了赌博。我就把自己的厂子变成了赌场,每天都会有很多人开车过去赌。每天就是吃喝玩乐,特别的放荡。从2008年到2011年这三年多时间,我就这么浑浑噩噩的过着,眼看着就要丧失灵魂了。天主如果再不动工召叫我的话,我的灵魂就会丧失了。

木兰:听您这么说,感觉您那个时候真的是很需要天主,那天主是借着什么机会转变您对信仰的态度的呢?

赵彦果:那是2011年的冬天,下了一场很大的雪,那种大雪在我们这里很少能看到了。雪还在下的时候,我们本堂神父突然给我打电话,让我去接另外一位神父,那位神父要去隔壁堂口讲课。神父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没有犹豫就答应了,因为我在家也没事。但我出门一看,那个雪下得特别大,路上积雪也很厚,开车很困难,我就叫了两个教友,让他们在前面开道,我开车在后面。就这样,两公里的路程,我们走了一个多小时。最后接到了神父,神父本来想直接去目的地,但那会儿已经凌晨十二点多快一点了,路也不好走,我就邀请神父和神父带的两个教友住在了我家。那天晚上神父和那两位教友在房间祈祷了一个晚上。但是我在那之前很少进教堂,根本不知道什么是祈祷,所以神父他们在祈祷的时候我根本知道是在做什么。但那天晚上之后,很奇妙,我的心就被什么吸引住了。以前我也不会看圣经,但从那以后我对圣经产生了一种好奇。有时候我就会拿起圣经看一看,读一读。天主知道我当时已经陷入深渊,极度需要祂的拯救。所以祂借着神父和教友的祈祷打开了我的心。就这样一步步的逐渐引领着我去更深的经历祂,认识祂,归向祂。

木兰:真的是天主奇妙的带领,借着那位神父和两位教友的祈祷,感动了您的心,让您开始寻求祂。但您前面分享说自己那个时候也很少去教堂,想知道您的本堂神父怎么会想到让您去接他们呢?

赵彦果:因为我父母信仰特别虔诚,经常接待神父,请神父到家里吃饭。我以前做生意做得不错,在我们那个地方算是有钱有势吧,神父也都知道我。我的信仰不行,但家里说招待神父,请神父吃饭我还是没问题的,吃吃喝喝我是很在行的。所以就是说,因为我父母的缘故,我也经常跟神父打交道。也是因为当时我们村天主教教友里面只有我有车,我家离接那位神父的地方也近,所以本堂神父会让我去接。这也是天主给我的一份祝福和恩典吧。

木兰:是啊,很大的一份恩典,在那之后呢?

赵彦果:后来没多久,我们这里准备举办一个医治大会,本堂神父让我负责接待老师。要负责接待,我肯定要参加祈祷,就在一次祈祷当中,天主触动了我。我说不出当时的感觉,就好像被一种力量灌满了。后来我才知道那是被圣神触碰,也知道了当时是圣神的恩赐和怜悯进入了我的心中。医治大会结束之后,老师要走了,走之前他问我在家做什么,我说也没啥事做,老师就邀请我跟他们一起走,出去传福音。

木兰:这个邀请还挺突然的,您跟着去了吗?

赵彦果:反正在家也没事做,也还沉浸在那种感动当中,我也没想太多,就跟着他们去了。那时候就感觉,自己像是在旷野中迷迷糊糊的行走了40年,就在这种迷糊当中,天主突然借着这个老师把我带领了出来。就这样,我开始走上了福传路。一开始的时候我也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就是跟着,算是个拎包的吧。我开始跟着老师福传之后,就感到自己对这份信仰了解的太少了,我就开始拼命看圣经。我记得差不多一年时间,我把圣经从头到尾读了三遍,后来两年多三年,我又连续把整本圣经读了七遍。

木兰:听得出来您对天主的渴望和福传的决心,是什么让您坚定要走这条路的呢?

赵彦果:前面我也分享了一些从2008之后的一些事情。一直到2011年,三年时间,我所拥有的一点点的都失去了。那段时间我经历了很多,如果细说可能好几天都说不完。简单的说就是,我的处境越来越困难,曾经那些一起吃喝的朋友一个接着一个的不见了。我心里很痛苦,借酒浇愁,每天至少要喝醉两次,那时候可以用醉生梦死来形容。我用酒精来麻醉自己,想忘掉这一切,来填补我内心的空虚。我感觉自己那个时候就像一个癞病人,身上长了很多疮,不知道怎么医治,也感觉不到疼,就这样拖延着。但我心里其实特别渴望脱离这种痛苦,在这个时候天主给我指点了方向,我肯定是毫不犹豫的。在后来跟着老师福传的过程中我也很多次经验到生活的天主,祂无时无刻的陪伴着我。让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六七年前我与主相遇的那次经验,对我的改变最大,也让我的福传的信心更加坚定。

木兰:可以分享一下那次经验吗?

赵彦果:那个时候有个老师让我去参加一个在山东举办的特会,我当时也不清楚特会是什么,老师说,简单理解就是给特殊的人举办的一个特殊的会。我心想,那我也特殊一回呗。我就开着车,拉着两位神父和两位修女就去了山东。连续五天的课程,就看到有人哭有人笑,但对我也没有什么触碰,也没有特别的感觉。最后一天我看天不早了,就问神父和修女们什么时候走,他们告诉我他们都有别的行程安排,暂时不回家。他们不回去,但我必须回去了,所以我就自己开车回家。四百多公里的路,天色也晚了,一个人开车回去难免觉得孤独,就想找个伴。那时候我心里有个声音说:求就可以得到。我就去教堂的十字架下面祈祷,我跟耶稣说:神父和修女都不回去了,我一个人回去,愿意找个伴。耶稣,祢愿不愿意陪我一起回去呢?我心里就这样一遍一遍的默默祈祷,虽然没得到明确的回应,但那时候我突然就有一种信心,我觉得这种信心就是耶稣对我的回应,祂会陪伴我的。所以在我出门要走的那一刻起,就无比的平安和喜乐,也有一种说不出的力量。在我开车之前,特意开了一下副驾驶的门,跟耶稣说请祂上车。

木兰:开车门这个动作很感动我,您当时信心很大,相信耶稣会上车的,那这一路上有什么不一样的感觉吗?

赵彦果:我上车之后就划了个十字圣号,做了个祈祷。当我怀着这样的信心开车上路的时候,就感觉到天主一路同在的那份美好,那是我这辈子没有经验过的,我一生都不会忘记。在那一路上,我就感觉真的有个人在我身边,跟我说话,给我唱歌,当我开车感觉累的时候,也能感觉有一只手在拍我的肩膀,给我力量。一路到家用了四个多小时,到家的时候已经凌晨三点多了,但我没有很疲惫,心里还是充满力量。那一次我真实体验到了天主的临在,从那以后,天主再也不是挂在墙上的圣像和教堂里的塑像,而是一个活生生的跟我在一起的朋友。当一个人真正与主相遇之后,才会觉得自己的生活是有意义、有价值的。在我没有遇到耶稣的那四十年里,我在世界上混,挣了很多钱,交了很多朋友。当我千金散尽之后,这些朋友也不见了。他们中有的甚至背叛我、欺骗我,伤透了我的心。就在我极度痛苦无助的时候,主耶稣出现了。我发现,祂一直在我身边,无论我是好是坏,祂对我总是不离不弃。在我41岁以后,耶稣已经成为我生命的一部分,祂使我的生活喜乐而且充实。耶稣的那种恩典也一直在催迫着我,不得不走侍奉祂的道路。以前我想尽办法讨人的喜乐,现在我只想讨主耶稣的喜乐。所以我现在也是个传道员了,一年基本上有一大半的时间都是出去办学习班和传教。

木兰:找到耶稣的那一刻,我们的生命就不一样了,很感动的经验,您前面也说了之前跟着老师出去福传就是个拎包的,那后来您什么时候正式成为一名传道员的呢?

赵彦果:我跟着那个老师差不多半年只有,有一次跟老师出去讲课,讲课期间老师说他有一个感动,他说我可以去分享。那次人也不是很多,七八十个人吧,老师上午上完课就说把下午的课给我。我听到他这么说的时候脑子嗡了一下,要我站在几十个人面前分享,我要分享啥,我觉得自己啥也没有。但那个老师挺属神的,我觉得这是天主的邀请,就答应了。中午的时候我就一直在准备,可我脑子里还是不知道分享什么。到下午两点开始唱歌敬拜了,我就一直在祈祷,敬拜到两点半开始上课。当我一站上讲台,我的腿都在打颤,浑身发抖。我在讲台上站了五分钟,一句话没说,教室里很安静,我就在那个当下,祈祷渴慕天主。我什么都没有,只能邀请天主圣神借着我说话,在这五分中的渴慕和顺服之后,一下子我的话就脱口而出了。就这样,一下午两三个小时的分享,我一直在说,但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就是分享自己的生命经验。我看到,教室有三分之一的人在落泪,我相信,这不是我的功劳和能力,这是圣神在做工。在那次分享之后,我觉得我以后要走这条服侍的道路,真的需要有系统的学习,后来我就去参加了两年的门徒班。两年的门徒班又是天主对我新的带领,在那里我有了更多与天主相遇的经验。

木兰:那个门徒培训就是专门培养传道员的吗?

赵彦果:不是,门徒培训就是培训平信徒的,两年一共九期,一期是五天,是个信仰的初级班。但参加完的教友生命都会有很大的改变。在两年的门徒培训之后,我觉得自己要想福传,对信仰的认识还是不够,就参加了四个月的代祷班。这个代祷班是专门培养传道员的,这个培训让我跟天主建立更深的关系。代祷班毕业之后,培训中心的负责神父就把我留了下来,让我带领新一届的代祷班。我很乐意这样的派遣,就答应了,后来我就做了第三、四、五届代祷班的班主任。在参加代祷班之后,我看到好多人借着祈祷生命得到了改变,意识到祈祷的重要性,就跟我们本堂神父商量,在我们堂区建立了祈祷组,这个祈祷组建立之后,我们每天早上五点多去教堂祈祷。这么多年,没有间断过。

木兰:您现在主要服务哪方面呢?

赵彦果:我现在一年有四个月的时间去做代祷班的班主任,剩下的一半时间会到各地福传。

木兰:这样看来,您一年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服务,那家里人是什么态度呢?

赵彦果:一开始的时候我爱人会有很大的抱怨,特别是我们祈祷组刚成立之初。我每天不到五点十分就要起床去教堂,我爱人经常抱怨我影响她休息。即使我轻轻的走,每次祈祷回来我爱人都会很暴躁的指责我。再加上我服务之后,我家里那几亩地的收成好像总不如别人,就让人觉得,跟了天主,天主也没有祝福似的。那时候家里的经济还没有好起来,我爱人的抱怨就更多了。后来我爱人因为她身体的问题,才开始慢慢的改变态度,到现在非常支持我。

木兰:关于您爱人的转变可以多分享一些吗?

赵彦果:好的。我儿媳妇怀孕快要生之前,我爱人带着她去医院做检测。因为帮忙检查的是我爱人的妹妹,就建议我爱人也做一个检查。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我爱人的子宫里有好多肌瘤。医生说那些肌瘤有些不好,这可以说是屋漏偏逢连阴雨。回家之后我小女儿说她晚上做梦,梦到妈妈死了,那时候我小女儿才十一岁。我爱人一听这个,坐在沙发上就开始哭。我跟她说不要哭,要相信天主,祂是医治的神。我就邀请神父为我爱人做了个祈祷,希望耶稣来医治她。后来我爱人早上就跟我一起去祈祷。当时我每天五点十分起来去教堂,之前她都说我打扰她休息。她开始跟我一起去的时候,醒的比我还早,有时候我晚了两分钟,她就开始喊我。就这样,过了有一个多月吧,我爱人的妹妹建议我爱人再去做个检查,毕竟不是小事,看看有没有病变。再一检查,发现子宫里什么都没有了 ,我们都非常惊讶。这是天主给我爱人的恩宠,也是对我的磨练。我爱人的病和我那几年庄稼收成不如别人家好,这些经历都是试炼,只有相信天主,通过这些试炼,就能看到生活的美好。现在天主很照顾我的家庭,后来我还是经营了其他的生意,效益也不错,家里的外债也还完了,吃喝也不愁,感觉就是一无所缺吧。我现在所有收入无论多少,十分之一都是要奉献的,这是我跟天主的约定。天主这样恩待我,我怎么能不好好服侍她呢?

木兰:是啊,天主真的给您家莫大的恩宠,那您爱人现在很支持您的服务吧?

赵彦果:是的,我爱人就像伯多禄的岳母一样,耶稣治好了她的热症,她便起身来服侍祂。其实这几年我大部分时间在服侍天主,我爱人也是在服务。她一个人在操持家里,她对福传的付出绝对不比我少。我们有两个孙子,两个孙女,都还很小,需要照顾他们。我两个儿媳都有工作,所以照顾四个孩子的担子就落在我爱人一个人肩上。说实话,我孩子们对我的服务还是有看法的。所以我爱人比我要累,但为了我能够全心全意的服务,为了让孩子们少些怨言,她甘心情愿的一个人承担这些。我相信天主也会触碰和感动我的孩子们,让他们经验到这位生活的,信实的天主。

木兰:您爱人对您的支持也很让人感动,现在回顾您的这些经历,您还想说点什么呢?

赵彦果:回顾这几年走过的路程,我很大的一个感触就是,这条福传的路上有很多同工的艰辛和泪水。我从收入里拿出十分之一主要奉献对象,就是那些全职为教会服务的传道员。因为我走过这样的路,所以知道其中的不容易。我也希望天主能兴起更多的同工,因为一个人难成大使命,需要更多的人联合起来,才能把天国的福音传扬开。希望借着传道员们的泪水和汗水,能够拯救更多的灵魂。能够唤醒教会中沉睡的人,唤醒像曾经的我一样,在糊涂中,迷失在世俗的金钱、名利和地位中的这些基督徒。让我们都警醒起来,勇敢的联合在一起,努力走向天主。

木兰:相信天主一定会俯听您的这个愿望,这也是天主的愿望,再次感谢您愿意来分享您的信仰故事,为您的福传事业祈祷,也为您的家庭祈祷。

赵彦果:谢谢你们给我这样的机会分享自己的故事,也为你们这个平台祈祷。

木兰:谢谢!

Add new comment

6 + 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