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从《天主经》开始的救恩——高秀华姊妹的信仰故事

Wednesday, February 24, 2021

今天故事的主人公高秀华姊妹,从小生活在一个天主教村庄,但她们家却祖祖辈辈不是教友。在高秀华很小的时候,就不断的有人去她家传福音,可她的父母不仅不信,还很排斥,也严格要求孩子们都不能信……是什么原因让她的父母如此排斥信仰?又是怎样的经历,让生活在排斥信仰环境下的高秀华成为了一名基督徒?

今天跟木兰一起,走进高秀华姊妹的故事……

木兰:您好,感谢您愿意接受我们的采访,请先做一个自我介绍吧?

高秀华:我叫高秀华,来自河北,是个老师,我是2008年领的洗。

木兰:那您是新教友了,您是怎么接触到信仰的呢?

高秀华:其实我生活的村庄是个天主教村,而且我们家离教堂很近,三四分钟就到了,但是我们家祖祖辈辈都没有信仰,所以我从小也没有信仰。我小时候胆子特别小,天一擦黑我就不敢出门了,晚上也不敢睡靠门边的位置。有点什么动静就怕的不行,草木皆兵,所以用胆小如鼠来形容毫不夸张。不仅胆子小,还爱作噩梦,经常从噩梦中惊醒。有人说小孩子胆子都小,长大了就胆子大了,但并不是这回事,我到了二三十岁还是胆子很小。一晃到了九八年,那时候我的孩子已经上小学了,我的胆子还是特别的小。我听说我们原来住的那栋楼有个人被杀了,那个人我还认识,挺熟的。虽然那时候我们已经搬家了,可我听说之后还是吓了一跳。每天胆战心惊的,有事出去也得让我爱人陪着。以前我经常自己在外屋看电视,那段时间我看电视的时候脑子里全是那个死去的人的脸,我把那个人给我的东西全扔了,还是没办法。就这样我每天战战兢兢的,熬到了暑假,我带着孩子就回农村老家了。想着回去跟爹娘住上一段时间,看看是不是能好一点。回去一进家门就看到两个传福音的,是本村的熟人。我问她们信的是什么,她们说“耶和华”。我又说,不管你们信的是谁吧,我胆子特别小,有什么办法能让我胆子大点吗?她们就交给我一段经,让我天天念,念的越多越好,要怀着信德,保准以后胆子就变大了。我就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就开始念,每天念十遍二十遍三十遍,这样一直念就念了十年。

木兰:这十年当中您都没有去了解过这段经是什么吗?

高秀华:没有,就觉得念的心里踏实。那时候我在石家庄上班,一周回一次家,平时都住宿舍。当时我们宿舍有单人间双人间和多人间,一般人都喜欢住单人间,这样比较方便,但是我都喜欢至少两个人一起住的房间,因为我胆子小。2008年我们要搬家,搬家那天晚上我自己一个人在新家住,当时我就没想我会害怕的事,自己一个人踏踏实实的睡了一个晚上。第二天早晨一看,前后四五栋楼,几乎没人,我特别惊讶,我的胆子怎么这么大了。我感觉是那段经给我的力量,润物细无声,每天念经让我的心越来越坚强踏实,平时都有人作伴没觉得,自己一个人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已经不是那个胆小的自己了。后来我才知道那段经是耶稣教给祂的门徒的祈祷,基督新教叫《主祷文》,天主教叫《天主教》。也就是那年暑假,我又带孩子回家,真是无巧不成书,那两个传福音的又在我家给我老娘讲福音。她们讲我也在旁边听,听着听着就觉得不对劲了,我一问才知道她们不信耶和华了,改信什么三赎教。她们说:你看这国家领导不是还几年一换的嘛,神也是会换的。我一听她们这样说,就觉得莫名其妙,虽然我没信仰,但我还是跟她们说,人怎么能跟神相提并论?就觉得她们信的不是真神,我就不信她们讲的,觉得她们是歪理邪说。

木兰:那您还念她跟您说的那段经吗?

高秀华:不念了,就觉得她们是唬人的,我那时候心想,反正我胆子也大了,不念就不念了。

木兰:那您后来又是怎么认识信仰的呢?

高秀华:我没念那段经过了有七八天吧,一天晚上怎么都睡不着了,翻来覆去特别不舒服,我从来没有失眠过,但那天我怎么都睡不着。我想睡不着是不是天快亮了呀,要是天快亮了我就不睡了,我起来开灯一看表,才十二点,我就又躺回去睡。刚闭上眼就感觉哪亮了,我心想可能是东屋孩子们起来上厕所开灯没关,也没关门。我就喊孩子们把门关上,但没人吭声,我就起来往孩子住的屋看,黑咕隆咚的,没开灯。再一看,就是我屋里放电视的那个桌子那在发光。那里没有灯也没有手电筒的,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心里有点害怕。转念一想,听人说过金子在晚上会发光,我还想是不是要发财了,那么多金子。我自己也不敢去看,我跟我娘住一个屋,我就喊她,把我娘喊醒,她拉开灯一看,除了几个茶杯没有别的东西,我就纳闷了,决定第二天去问一下奉教的嫂子。第二天睡醒,没等我去问那个嫂子,我一个外甥女就来我家了,她也是奉教的,我就把昨天晚上的事跟她说了。谁知道我外甥女跟我说这是耶稣在照料我们家,我当时就反感了,什么神奇的事都能用来传教。她知道我不信,就指着昨天晚上发光的那个地方让我看,我看见那里有两张圣像,一张耶稣善牧,一张是圣家三口。不知道为啥,我看到那两张圣像,心一下子开了。

木兰:您家里祖辈不信教怎么会有两张圣像呢?

高秀华:这两张圣像的事我后面再分享。

木兰:好的,那后来呢?

高秀华:我心开了之后特别高兴,就留我外甥女在家里吃饺子,我出去买菜。我家附近就有卖菜的,但那天我儿子非要去他舅舅家,他舅舅住在村外,我儿子六岁也不能让他自己去,我就骑车把他送到那,准备在回来路上的那个卖菜的地方买菜。我还离那个菜铺很远的时候,就看到我昨天晚上说要找的那个嫂子。我走近一看,她脸色不好,就问她怎么了,她说买菜出来突然不舒服,走不动了。我跟她说,你应该是在等我呢,然后就把昨天晚上发生的事跟她说了一遍,说完她就没事了。那个嫂子告诉我下午三点教堂有弥撒,差不多四点结束,让我四点左右去教堂问问神父。我按嫂子说的那个点去了,找到神父,把发生的事又跟神父说了一遍,又问了神父天主教的一些情况,神父很有耐心的给我讲了天主教信的是谁,我们为什么要信三位一体的天主。

木兰:从那开始您就开始信天主教了吗?

高秀华:还没有,暑假结束之后我回单位,我有个同事也是好朋友,她是基督新教的,就跟我说基督教比天主教好。我心想,你是基督教的说基督教好,天主教还说天主教好呢,那佛教也会说佛教好,我不会听别人的一面之词。从那开始,我每天看电视的习惯也没有了,天天在网上查关于宗教的一些资料,用了四五个月时间,我弄明白了基督教、东正教和天主教的关系。我也知道基督教一直很诟病天主教对圣母娘的敬礼,我觉得凡人都知道孝敬父母,何况是充满爱的耶稣基督呢,所以我就决定信天主教。我通过一个奉教的学生知道了学校附近的教堂,特别奇妙的是,我班上六十个学生,就这一个奉教的,我想知道教堂在哪里,第一个问的就是他。2008年圣诞节的前一周我领洗成了一个基督徒,从1998年到2008年,天主一直在给我机会,但是我还是用了十年才认识祂。其实不是十年,按说我从小就有很多机会认识天主教。

木兰:是呀,您生活在一个天主教的村庄,那时候除了您前面说的那两位,就没有天主教的教友去给您父母传教吗?

高秀华:有啊,经常有人去。但我爹不信,我爹是个很和气的人,每当奉教的去我家的时候我爹都是笑呵呵的欢迎,人家让他信教,虽然他不相信,还是和气的跟人家说:你们来,我非常欢迎,说什么都行,就是别说奉教的事。平时我爹也跟我们说:谁也不要信教,那是外国人奴役中国人的工具,还有,你们奉教了,将来我跟你娘死了,坟头连个烧纸的都没有。我爹知道奉教的不烧纸。直到我爹2004年去世,那些教友还是不断上我家去给我娘传福音,但我娘一直没有信。一开始我不知道我娘为啥不奉教,我领洗之后让她奉教她才告诉我。原因是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只要我娘想要领洗,就马上得病,晚上还作噩梦。教友给她的圣牌也丢了好几个,每次晚上睡觉前还戴着,第二天早上就不见了。教友还送了我娘两张圣像,这就是你前面问我的那两张圣像的来历。我娘那时候吓的不敢奉教,又觉得圣像是神的照片也不能扔,就放在了电视桌子那块。知道这个原因之后,我就让我娘别害怕,魔鬼很狡猾,牠知道人的弱点,所以就在这里不断的攻击你,让你生病作噩梦。我跟我娘说不能上魔鬼的当,魔鬼有能耐,但在天主的全能面前,牠什么也不是。我告诉我娘一个办法,让我娘坚定信念,向魔鬼显示你并不害怕,因为你有天主做靠山。我娘照我说的做了,就再也没有害怕过。她在2009年春天领了洗,没生病也没作过噩梦。我娘春天领洗,秋天快入冬的时候去世了,走的特别平安,没受一点罪。去世前几分钟还跟人说话,就出去上了一个厕所,躺床上就咽气了。我娘很安详的去世,脸色特别好看,就像是睡着了,连她耳朵边的老年斑也没有了。我娘一辈子为人和善,乐于助人,天主赏赐给她的是一个安详的晚年还有善终。之前我心里总惦记我爹,觉得他生前没有认识天主,很难过。我领洗之后才知道,我爹在去世之前已经领了洗,因为家里都不奉教,觉得没必要告诉我,所以我也不知道。听到我爹去世之前领洗这个消息,给我心里极大的安慰。天主是至公至义至善的天主,我爹反对了一辈子的天主教,但天主还是在我爹生命最后的时间给了他救赎的机会,我觉得这也是我爹一辈子行善的结果。因为我爹做了一辈子的好人,经常帮助别人,从来不占别人的便宜。我爹以前天天帮对门的老奶奶挑水,那时候没有水管,都要去三四里地之外的井里。不管谁有事,我爹都会帮忙,是远近闻名的大好人。人都说做一时的好人容易,做一辈子的好人很难,但我爹娘真的是做了一辈子的好人。

木兰:天主看人心,您的爹娘是善良的人,天主肯定会祝福他们给他们更多恩宠的。那您领洗奉教之后有什么变化吗?

高秀华:我的脾气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以前在娘家当闺女的时候,我爹娘很宠爱我,我很懂事,成绩也好,所以老师和同学对我都很好,我的生活可以说是无忧无虑,天真快乐。那时候我的性格开朗活泼,爱说爱笑。后来也是因为自己太幼稚,稀里糊涂的就结了婚,没考虑太多。结婚之后我的生活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婚前我们没有做太多的了解就结婚了,结婚后出现很多的矛盾。特别是我爱人喜欢抽烟喝酒,但我最讨厌的就是这个。我们经常会为此吵架,总是两天一小吵,三天一大吵。有一次我实在受不了了,就去找我公婆告状,没想到我公婆不仅没帮我,反而让我们婆媳关系恶化了。我本来就觉得我婆家看不上我们家,因为我家就是普通的农民家庭,他们家是书香门第。这件事之后我这种想法就更强烈了,我心气又高,不服输。那时候我的脾气也越来越差,从一个乐观开朗的女孩子变成一个怨妇,脾气也很暴躁,一点就着。就这样,我和我爱人的生活就这样磕磕绊绊的过着。直到我领洗奉教之后,我总觉得自己要有一些改变,后来听一个教友分享她跟丈夫的关系很亲密,她会给她丈夫洗脚,让他感受到自己的爱。我当时心想,我才不会给我爱人洗脚,那么臭,自己又不是不能洗。但有一次过大瞻礼,我心里就突然蹦出来这个想法,要给我爱人洗脚。心里带着这股劲,回家我就烧水准备给我爱人洗脚。结果水端到他脚边,他蹭一下就蹦起来了,感觉受宠若惊,也坚决不让我洗。因为平时我都是颐指气使的指使他,我爱人的反应让我听愧疚,自己平时做的不好。最终他也没让我给他洗脚,但我们的关系从那之后就变得越来越好。我的脾气也比以前好了,以前说什么都喜欢占上风,现在不会了,要像圣母妈妈一样谦卑。虽然这么说,但人是软弱的,有时候还是会生气,不会一下子完全没有脾气,不过已经很好了,我相信靠着天主的力量,我以后会彻底改变的。人都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我觉得不是,有了信仰,有了耶稣基督,什么不可能都是可能的。我和公婆之前关系一直也不好,有时候跟我爱人回老家看他们也是走个过场。自从我决定为了天主改变自己,我就慢慢的接纳了他们,也包容他们之前对我的一些不好的态度。我会经常带着他们喜欢吃的回去看他们,经常打电话问候他们,也提醒我爱人要常跟老人联系。现在我公公婆婆对我赞不绝口,总给亲戚朋友炫耀这事,说自己有个好儿媳妇。我还想分享一点,就是我的忍耐。有一次有个学生犯了点错,我正批评他的时候,他的家人来学校接他,正好听见。他家人什么都没问,劈头盖脸的就骂了我一顿。我前面说过自己的脾气一点就着,没一点忍耐,按照这样的脾气,我肯定就跟他吵起来了。但是我没有,我想着自己已经领洗奉教是个教友了,不能立坏榜样,我就没有反驳,还跟那个学生的家人道了歉。因为那个劲头上,我说什么都能上升到吵架,所以我就先道了歉,等大家情绪都缓和了再说。过了两天,那个学生的家长知道我为什么批评他家孩子了,就来学校跟我道歉,还要补偿我,我没要。这一切都不是我自己的能力能做到的,没有天主给我的力量,我就没办法接纳、包容和忍耐。我们想要有一个和谐的生活环境,真的需要天主时时的看顾,时时告诉我们要保持什么心态。

木兰:对我们来说改变脾气性格真的不太容易,就像您说的咱中国那句老话: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但因着您对天主的坚定的信赖,您开始改变了,这是天主特别的恩宠。现在您领洗已经十几年了,回头去看您想说点什么呢?

高秀华:转眼之间,已领洗12年有余,深深感受到身为天主的儿女是何等的幸福!慈悲的天主无时无刻不在身边关爱着自己!同时也感觉认识天主太晚了,对自己曾经犯过的罪悔恨不已!现在只想在今后的生活中尽力活出天主的肖像以报答天主的救赎之恩!恳祈仁慈的天主赐给智慧及一切恩宠,能为主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我从2008年领洗至今一直在我们教堂做主日学老师,以前偶尔也会分享自己领洗的经历。今年我开始在很多群里跟大家分享,想为我们的信仰做见证,也祈求天主给我恩宠和能力吧。还要特别祈求天主,开启我的亲人及所有不认识天主的人属灵的眼目,尽快认识主并回归主的羊栈一起来感谢赞美我们的好天主!

木兰:再次谢谢您愿意接受我们的采访,我们也会为您的这些意向祈祷。

高秀华:我也特别感谢你们可以给我这样一个机会分享,谢谢你们!

Add new comment

2 + 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