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从供奉“大仙”香火的继承者到全职传道员——吕江浩的故事(下)

Wednesday, February 10, 2021

上期节目中我们讲到,吕江浩弟兄在十四岁的时候无意间遇见了一座教堂,从此开始了认识信仰的旅程。因着吕江浩弟兄,他的爸爸妈妈和妹妹也加入了教会。对于吕江浩弟兄来说这份信仰是他捡到的“宝贝”,他全心全意的守护,并且要把这个“宝贝”介绍给身边的人。但让他意想不到的是,仅仅是因为去教堂,他就遭到了身边亲人的强烈反对,甚至有的亲人因为他去教堂而打骂他,有的亲人还跟他断绝了关系。为什么吕江浩的亲戚这么反对他的信仰呢?他究竟又经历了那些打击呢?他又是如何成为一个全职传道员的?

今天跟木兰一起,继续吕江浩弟兄的故事……

木兰:家里的亲戚怎么会那么反对呢?

吕江浩:我家里祖辈都是信民间传统宗教的,初一十五婚丧嫁娶烧香磕头已经是祖传的仪式。但我信了天主教之后,原本我们家里长辈去世了要给观音菩萨磕头,去城隍庙烧纸,我就都不去了。不参加这样的烧香磕头就是不敬重长辈就是不孝,亲戚们能不打击我吗?在他们看来我是背叛先祖。

木兰:他们这样阻拦您,您是怎么做的呢?

吕江浩:打我骂我也好,断绝关系也好,我还是得去教堂呀。后来我就不去我们那里的教堂了,免得他们看见再有矛盾,我就每个主日去40里地以外的一个教堂参与弥撒,来回就是80里地,就这样我坚持了五年,一台主日弥撒都没缺过。我叔叔也因为我周日不上班总是扣我工资,我还是跟他说,就是罚款我也得守主日。我父母此时也会因为罚款工资少了,说我骂我,但我什么都可以听他们的,但不让我守主日不行。那一年年底发工资一算,我的工资大部分都被罚款了。我特别生气,就不想去了,但我妈劝我再干一年,毕竟是我亲叔叔,而且我初二就不上学了,去别的地方暂时还不行,我就听了我妈的建议,又干了一年。第二年给我算的工资多了一些,不过到第三年的时候说什么我也不在那里干了。我自己去找了一个皮革厂工作,我先跟老板说好周日我不上班,老板也就答应了。在皮革厂工作稳定了以后,我就开始在这传教了。

木兰:在您工作的地方开始传教?用什么方式呢?

吕江浩:我把教会的一些圣书还有报纸放在厂子的各个地方,比如门口、车间宿舍等等很多地方都是我放的福传资料。我的这个做法得到了一个神父的支持,这位神父给我提供了很多教会的报纸。

木兰:您很有勇气,也很有福传的热情,那您工厂的同事和领导对您的做法是怎样的态度呢?

吕江浩:我的做法还挺有效果,过了一段时间就有几个教外的人找我了解信仰,我就带他们去教堂参与弥撒。这件事被我们车间主任发现了,他就说我:“你一个人星期天不上班去教堂,我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算了,你还传教,你要把整个公司都传的信了天主教,以后星期天谁上班?我给你做个选择,你是要信仰还是要工作?当然我也不是不让你信,你自己信可以,星期天去教堂也可以,只要你不传教就行。”我跟主任说我办不到,我的信仰是很美好的,我肯定会跟别人讲。就这样他们把我开除了。后来我去另外一个地方工作,还是继续传教,不传教我心里就憋得慌,就感觉身体里有一股火,必须要把这份信仰传递给别人。在这个地方上班的时候有3个人愿意了解信仰,还有二十几个人跟我要了资料。可是时间不长,我又被开除了。之后的工作也总是因为传教和守主日被开除。想找个可以守主日的工作不太容易,但我还是坚持。后来我爸给我找了个活儿,让我一个二十岁的小伙子跟一群六十多岁的老头一起打零工,一天四十块钱,不过可以守主日,我就去了。我干了一年,结果到年底包工头跑了,还有好几个月的工资没有发。我就得重新再找工作,一说周日不能上班,人家老板都不同意,但周日必须上班的这种工作我肯定不做,所以就一直找不到工作。再后来家里亲戚帮我找了一个工作,在一个钢厂,在那上班签合同,他们没办法随便开除我。上班之后我还是继续传教,因为传教总有人骂我,但他们今天骂我,明天我还是继续传。他们说我是封建迷信,都21世纪了,还信什么神,都说我脑子有问题。不管他们怎么说,我还是不厌其烦的讲,后来我们总经理的小舅子奉教了。他奉教之后我们就两个人一起传,就这样我们俩在这个地方传了五年,公司竟然倒闭了。我想好不容易找了一个可以守主日的工作,传教也可开始顺利,怎么就倒闭了呢,又要重新找工作。那段时间心里也挺郁闷的,不知道去干什么,但是我从来没有想过主日不去望弥撒。

木兰:真的是很多波折啊,所以您后来找工作还是坚持可以守主日的原则?并且还是会继续在工作中传教,对吗?

吕江浩:是的,从1997年领洗到现在23年多,我一台主日弥撒都没有缺过,即使三天两头被开除,从来没有固定的正式工作,我还是坚持守主日。那个钢厂倒闭之后我又找到一个化工厂的工作。在那里工作的都是年轻人,他们见了我都躲着走,都说我有毛病,脑子不好,躲我躲得可远了。有意思的是我们车间领导还写了个标语,号召大家都离我远点,标语写的是:防火防盗防吕江浩。

木兰:这个听着确实有意思,不过也有点心酸,那您是如何面对这事的呢?

吕江浩:我一看那标语,心想坏事了,这没法讲了呀。但天主给了我智慧,我发现厂子里的人都爱唱歌,既然不能讲,那我就唱。我本来不爱唱歌,一唱歌就跑调,唱什么歌都不在调上。但为了福传,不喜欢唱我也唱,他们唱流行歌曲,我就唱圣歌,他们没听过,我就是跑调他们也听不出来。我就每天唱《亚巴郎的天主我赞美你》,这首歌我一唱就是四年。我大概唱了一年的时候,慢慢发现,我们整个车间的外教员工都会唱这首歌了。他们没事就不由自主的开始唱:亚巴郎的天主我赞美你!他们都说被我洗脑了,其中有一个外教同事,他爸在家里正烧香呢,他就不自觉的唱了句:亚巴郎的天主我赞美你,结果他爸骂了他一顿。他心情不好,就来找我吵架,我说凭什么跟我吵架呀?又不是我让你学的这首歌,我喜欢唱,你学会了自己唱,跟我有啥关系。不夸张的说,那时候整个车间的工人都控制不住自己的时不时的唱这首歌。后来他们就问我亚巴郎是谁?依撒格和亚各伯又是谁?然后我就开始跟他们讲,我心里想,这可是你们找的我想了解,不是我找的你们。就这样,他们也不躲着我走了,我就从亚当厄娃开始跟他们讲,他们很爱听我讲圣经,没有活儿的时候他们就围着我听我分享圣经。每年快过年的时候我们公司都会有联欢会,领导让我们工人表演节目。我们车间主任把我叫到办公室让我组织工人来个大歌唱,就唱《亚巴郎的天主我赞美你》,但没通过,有些工人不好意思,最后我自己唱了。后来那里发生了一起爆炸事故,我就离开了,我在那里待了四年,四年当中挺顺利的。车间主任为我守主日提供了很大的方便。还有一起工作的工人,一到主日就让我去教堂,有什么活儿他们帮我,这样一帮我就是四年,真的让我很感动。他们虽然还没有信仰,但我相信天主一定会祝福他们,信仰的种子迟早有一天也会在他们心里发芽成长。

木兰:我真是由衷的佩服您,对于您福传的热情,还有您用一首歌征服了那些议论您的人,您的领导和同事后来对您的照顾也很让人感动,那您再次失业之后做了什么打算呢?

吕江浩:感谢天主,是天主给我的智慧,也是天主征服了那些人。刚没工作那会儿一时也不知道怎么打算,工作也不好找,特别是我还有周日不上班的要求。不过非常感恩,在一个教友的帮助下我开了一个汉堡店。

木兰:自己开店之后就比较自由了吧?

吕江浩:是的,每到主日我就在门口挂个这样的牌子:本店周日不营业,因为上主六天创造了天地,第七天休息了,这一天是完全属于上主的日子。有人就说我,别人开店是想赚钱,我开店就是传教。汉堡店刚开张的两个月生意挺好的,但过了两个月之后就不好了。因为一开始只有我一家专门卖汉堡的,后来陆陆续续多了好几家,竞争激烈起来,我的心思又不全在生意上。那时候生意很惨淡,想着一天只有四五十块钱的收入就不干了吧,但又想下了那么多本钱,才刚开张几个月,撑一下吧,这一撑就是一年七个月。除了前两个月生意好,剩下的一年半都没什么人。基本上就是白天一个人都没有,晚上会有几个人,我就用白天的时间看圣经祈祷和练习分享。以前我不会分享,因为我懂的道理不多,跟人讲不了多少。我性格本来也很内向,以前就是讲八分钟十分钟,之后就是送人家圣经圣书和福传资料。所以我就在生意不好的那段时间听道理学习,自己在网上分享。现在回想,那是一段装备自己的时间。

木兰:那时候就开始考虑和准备要专门做福传了吗?

吕江浩:有人提,但我自己没想。我这样练习了一年半,生意更不好了。有一天一个人问我要不要考虑全职福传,我那会儿回复的是不考虑。那时候我都三十多岁了,上有老下有小,都需要我挣钱养活,让我全职传教就是开玩笑。我觉得我那会儿利用工作之余传教,也挺好的。

木兰:家人和生活确实是很现实的问题,那您后来怎么又走上全职福传了呢?

吕江浩:那时候我开店周日和瞻礼都不开门,就有一些神父找我跟他们一起出去一天两天的传教,反正我也不去店里,也就跟着神父去周边地方做分享。后来有个青岛的神父给我打电话,他说在网上看过我的分享,就问我能不能去他们那里做几天福传。我当时没答应这位神父,就说考虑考虑,其实我说是考虑,心里是想好要拒绝的。因为去那里一千多里,要去好几天,那这些日子我就没有收入,虽然店里生意不好,但卖一块钱就能买三个馒头,那也是一顿饭呀,我这不开张就一分钱都没有。我想找个什么理由拒绝神父,在我打算打电话回绝那位神父的邀请之前,我把这件事跟一位姊妹说了,这位姊妹就跟我说先不要拒绝,要看看天主的旨意和邀请。她让我跟天主要个记号,看看这次出去传教是不是天主要我去的。后来我就祈祷说,天主,我需要祢给我一个记号,现在我女儿要上幼儿园了,马上交学费3000,我现在没凑够,如果凑不够我就不去,凑够了我就去。如果我去传教,孩子的学费交不上,我怎么能安心呢?我就这样跟天主说了。奇妙的事就发生了,我的汉堡店本来不卖钱,但我祈祷之后那一天,我纯收入竟然4000。一看这情况,我就没理由不去了。所以我就答应了神父,去了五天之后回来在家休息一天要去另外一个地方。我就想去汉堡店待一天,我媳妇让我好好休息,我觉得我需要去开一下张,给家里挣点零花钱。去了之后也没有生意,我媳妇给我打电话问我生意咋样,我说一分钱还没有卖。我媳妇就提议我们一起做个祈祷,祈求天主帮助我们把汉堡店转让出去。我媳妇说能转一万就行,9000也可以,不能再低,再低就赔的太多了。我就跟我媳妇一起做了一个这样的祈祷,她在家里念玫瑰经,我在店里念。祈祷完之后到了中午,房东就领着一个小伙子来找我,问我店要不要转让。我愣了一下问房东怎么知道我想转让,房东说他看我这一天天的“不务正业”,三天两头的关门。他看我没打算挣钱,就找了个人接手这个店。我当时心里真的很感谢天主。那个小伙问我转让费多少钱,我说一万,他就问9000行不行?我也没有多考虑就说行,当时他就把钱给我了,我把店里的钥匙给他,也把做汉堡的技术教给了他。交代完之后,我骑上电动车就回家了,汉堡店就这么痛快的转让出去了,干了一年多赔了一万块钱吧。但是这都无所谓了,店转让出去之后我就决定开始做全职的传教工作了。这样算起来,有一年半了吧。

木兰:您和您妻子的信德都很大,不过,信德再大都需面对家里和现实的需要,您是怎么处理呢?

吕江浩:相信天主的照顾吧。一开始心里确实有太多的忧虑。这抛家舍业的,有时候一去就是好几千里之外,就想家里怎么办。我媳妇一个人,要照顾家照顾老人孩子还要上班。我心里也特别的矛盾,有时候也会想这么做合不合适。但我身边也有很多兄弟姐妹支持安慰我,他们总鼓励我说“上主自会照料”。慢慢的我就彻底放手,把我和我的家全部交在天主手里,求祂看顾。后来发现,天主照顾的真的很好,不仅我家里的每一个人,还包括我在外面的每一个细节。当我真心的交托时,天主的能力就显现了,祂爱每一个人,祂对祂爱的人的照顾要比我细心太多。所以在我后来这一年多全职传教的路上,各个方面都能看到天主的照顾,就真的放心了,也更全心全意的去传教了。

木兰:听您的分享让我感受到您对天主的信赖很单纯很真诚,是我的榜样,那您开始传教之后有没有遇到什么挑战呢?

吕江浩:挑战太多了,我的家人理解我的做法,但外人不理解呀。一些教外的人就说我走火入魔了。还有很多人总是说我年纪轻轻的正事儿不干,不务正业的传什么教?说这些的还包括一些教友,这是让我最伤心的。

木兰:是呀,教外人不理解是正常的,但被教友这么说确实会让人更难过,您怎么应对呢?

吕江浩:我们本堂神父很支持我,他就说了那些说闲话的教友。更多的还是要靠祈祷,我靠着天主能战胜这些闲言碎语。因为我这一路上真的经验到天主的祝福,我有时候一走就是好几千里,全都靠着天主的保护才能免于各种凶恶。我有这样的好天主,我还有什么好怕的呢?以前因为别人的闲话让我产生过矛盾和挣扎,但随着后来天主在我生活中对我点点滴滴的照顾都放下了。而且因为这一年多的全职传教,也改变了我很多。

木兰:可以分享一下您的改变吗?

吕江浩:很大的一个改变就是我的洁癖。我是个很爱干净的人,有点洁癖,从来不跟别人共同用同一件东西,就别说用一个杯子喝水了,但跟伙伴一起出去就难免要共同用一件东西,甚至有时候还有露宿街头,睡在脏乱的野外,这些随着我传教开始就渐渐的接受了。彻底改变我洁癖这个毛病的是有一次去一个会长家吃饭。那个会长七十多岁了,要给我包饺子。包饺子的时候那个会长就一直跟我聊天,问我很多问题,和我福传的经验。可是会长一说话就流口水,边流口水边包饺子,那些口水全流饺子上了。我当时那个心揪的呀,有洁癖的人应该能体会,但我想没洁癖的人也会很难接受。我就想,这咋吃呀?刚开始我吃不下去,我就默想耶稣苦难,不过开始默想也不管用,后来我饿极了,也就不想那么多了。端起碗闭上眼,我吃了两大碗。通过这件事之后,我的洁癖就彻底没有了。其实我们出去传教,什么样的条件什么样的环境都可能遇上,我们必须克服自己身上的一些小毛病,去适应所有的环境。适应每一个环境也需要祈祷。比如我们有时候去一些地方水土不服,身上就会起很多小红疙瘩,吃饭喝水就肚子疼。这些我们都靠着祈祷,也当做是做刻苦一样的去克服它。我能完全的战胜这些不适应,全是靠着天主给的恩典,如果没有天主的保护和祂的带领,我根本走不下去。所以我非常感恩,也感谢天主使用了我这个卑微的工具。

木兰:除了能适应所有的环境之外,在您福传过程中的其他收获可以分享一下吗?

吕江浩:有很多。比如我们去一个地方,那里有很多不进教堂,十几年不办告解的人开始办告解了。有很多不办告解的人就是认为自己没罪,他们都说,我不偷不抢的哪来的罪,他们对罪没有认识,也很骄傲,越骄傲就越觉得自己没罪。有些人甚至觉得堕胎不是罪,有个老太太跟我说,她堕胎过三次,从来没办过告解,有弥撒就领圣体。后来她真的认识到自己有罪了,办了一个告解,办完之后就哭,说这么多年没有办过没觉得有什么,办了告解才知道自己良心从来没有平安过。还有一件事就是,我们去一个地方分享,有五六天的时间吧。分享结束,那里的神父就跟我说:“有个女人十几年不办告解,因为记恨她婆婆,心里没办法宽恕。以前她都不能听别人提她婆婆,听了我们的分享之后,她就去找她婆婆和解了,并且去找神父办了一个告解。她边办告解边哭,神父也哭了两个小时,神父不是为了她的罪而哭,是为了她的悔改。为了她去办了一个妥当告解。神父真的很感恩,就一直哭。”后来那个地方成立了自己的福传组,那次分享至少有三个外教人领洗奉教了。我们去很多地方分享,经常有一些来慕道的还有领洗的。这些都是我全职福传的收获,还有很多很多,就不一一详述了。

木兰:我想这也是您福传路上的动力吧,回顾您的福传经历,您有什么想说的呢?

吕江浩:我真的很感恩,感谢天主的拣选。我从来没想过自己会走上一条全职福传的路。我一个新奉教的,没学历没文化,还内向不爱说话。可天主偏偏用了我这样的人,也把我打造成了现在这样,可以通过我的分享让别人认识天主,同时天主也给了我太多太多的祝福。也邀请大家为我祈祷,求天主能够在这条路上继续带领我,继续使用我,把更多的人带到天主面前。也为我向天主祈求智慧,使我有能力在年轻人当中宣讲。现在很多的年轻人都忙着挣钱,忽略了信仰,现在很多地方面临着断代的危险,进教堂的都是老年人,年轻人很少甚至没有。这条路任重而道远,也祈求兴起更多的工人来宣讲福音。

木兰:非常感谢您给我们带来这么有生命力的分享,为您以及您的家庭祈祷,相信看到您分享的兄弟姐妹也会为您的事迹所感动的。

吕江浩:谢谢您,谢谢大家,谢谢亚洲真理电台,天主祝福!

Add new comment

5 + 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