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从喝酒打架到婚后抑郁,从不知信仰为何到热心福传, 张转平姊妹的信仰见证(上)

Saturday, July 31, 2021

“不是你们拣选了我,而是我拣选了你们。”

这一句话,是张转平姊妹对于发生在身上的一切,给予的总结。

今天我们采访到的是来自邯郸教区的张转平姊妹,她的信仰历程,可以说几经辗转,从小学时莫名其妙领洗,到长大后父母的离世,再到自己的婚后抑郁,最后慢慢的和耶稣基督建立起非常亲密的关系,这一路可以说跌宕起伏。现在她已经在教会做福传工作十年有余。是什么样的奇妙经历让她的信仰有所转变,并且愿意去为教会服务的呢?

今天我们就让我们带着这些疑问,走进我们的主人公——张转平姊妹……

问:您好转平姐,非常感谢您能接受我们的采访,听说您也算是个新教友,不知您领洗的时候是多大呢?让您认识耶稣的契机又是什么呢?

答:我四年级的时候领的洗。之所以那时领洗入教,是因为我的一个姑姑,她附过魔,她附魔的时候拿着刀乱砍,看见绳子就说是蛇。谁都拿她没办法,后来她去了一个教友家,她一到那个教友家就好了,离开教友家就发疯,后来她就领洗了,她领洗之后福传热情很大,就去我家给我传教。

问:她怎么说动您愿意相信呢?

答:那个姑姑跟我说让我信天主,信了以后能回“天家”,她说“天家”是金子做的,特别漂亮。

问:她这么跟您说您就信了?

答:说是信吧也不是,也是因为贪念。那个时候我特别想有一辆摩托车,我姑姑跟我说天家是金子做的,我就想那一定很有钱,我信了之后就能去那么有钱的地方,肯定能买摩托车了。后来才知道,我姑姑说的那个天家是死了之后才能去的。所以我领洗之后就没有去过教堂了。

问:您说您想要一辆摩托车,当时您还很小,怎么想要一辆摩托车呢?

答:虚荣心吧,别人有我也想有,我小时候是男孩子脾气,特别爱玩儿。我四年级升五年级的时候就辍学了,那时候就更爱玩儿。

问:那么小辍学家里同意吗?

答:我家里孩子多,兄弟姐妹五个,两个姐姐,一个妹妹和一个弟弟,我是老三。我爸妈觉得不想上就别上了,少些负担。辍学以后我就玩儿,喝酒、打架什么的,后来就工作。

问:您多大开始工作的?

答:十五六吧。

问:您的第一份工作是什么呢?

答: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在砖厂搬砖。

问:那很辛苦呀,您当时那么小,能承受吗?

答:嗯,很累,没多久就不干了。

问:您工作的时候已经领洗了,您当时有意识到自己是个教友吗?

答:嗯,领洗了。意识不到,我刚才说我是因为贪心,想去那个金子造的家才信的教,领洗之后发现去不了,就觉得上当了,也就没在意这个信仰了。

问:您领洗的时候是您自己去的吗?当时您爸妈同意吗?

答:不同意,回去还挨了一顿打。

问:那是先斩后奏,还挨揍了,这个记忆会很深刻。您爸妈后来领洗了吗?

答:我爸爸领洗了,妈妈到去世也没有。

问:其他的兄弟姐妹有没有领洗呢?

答:我妹妹全家都领洗了,两个姐姐和弟弟还没有,但我会经常给他们传教,他们不排斥,有时候他们听我分享能听到后半夜,有时候跟我二姐分享的时候哭的稀里哗啦的。他们说他们以后会领洗的,现在不领洗是因为怕做不成一个好教友,因为做教友要遵守天主十诫、圣教四规,对挣钱方面也有要求,他们现在还放不下。

问:前面您说您领洗之后发现上当了,也没意识到自己是个教友,不去教堂,那您后来怎么会突然意识到这个信仰呢?

答:如果说四年级的时候是天主对我的第一次召叫,那么十八岁就是祂对我的第二次召叫。我十八岁的时候爸爸查出了癌症,我当时很痛苦很绝望。在我领洗的时候我姑姑送给我一串念珠,我把那串念珠塞到了一个柜子里,爸爸查出癌症的那段时间我去翻柜子,那串念珠就从柜子里掉了出来。我脑子里突然出现个念头,就是我要去找祂。念珠上有个苦像,但我当时不知道那是耶稣,我就是想去找祂,找到祂把我爸爸交给祂。无论我爸爸的病是好还是坏,我都要把我爸爸交到这个人的手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想,就是想去求祂。后来我就拿着念珠去找教堂,我到一个教堂发现那个教堂关着门,我以为人家下班了,我就在教堂门口哭。有个大姐路过看到我,就问我怎么了,我拿出念珠跟她说,我要找这个人,然后把事情的原委跟她说了一下。这个大姐就带我去了一个修女院,我把我的事跟修女说了。修女们跟我讲了一些天主教的基本道理,也说会为我爸爸祈祷,当时那里一排一排站着很多修女,她们都说为我爸爸祈祷。那时候我还不知道祈祷是什么,就知道是为我爸爸好。我觉得没有人会白白为你做什么,就把身上仅有的二百块钱掏出来要给修女,可是修女不要,就一直跟我保证说会为我爸爸祈祷,我就给她们跪下磕了两个头,她们给我做了饭,在那里吃了饭我才回的家。

问:后来爸爸的身体怎么样呢?

答:从那回家以后,我爸的身体还是会痛,但是我总感觉有一些不一样了。很奇怪的是,那个时候开始我妈就开始讨厌我,非常排斥我接近我爸,总是赶我出去上班,我去上班,很长时间不能见我爸。突然有一天我姐夫去我上班的地方找我,他跟我说我爸想我了,让我回去。其实那个时候我爸爸已经不在了。我回到家,看到我爸爸已经换好衣服,躺在床上,都盖好了。我看着我爸躺在那,还是不敢相信我爸已经不在了,我还没把我爸交给那个人,就是耶稣。我当时不知道那个叫领洗,就知道要往头上倒水,那就代表属于主的人了,我还让我爸属于主,他怎么能走呢。我跪在我爸面前大声喊了三声“爸”,我爸突然就坐起来了。旁边有很多人,看见之后吓得都往后退。

问:所以,爸爸活过来了?

答:嗯,是的,对于这个我非常感恩,我觉得这是天主给我和我爸特别大的恩宠。我爸后来跟我说,当时有两个穿白衣服的人拖着他走,但他就是不走,然后他听到我喊他,他就醒了。我爸爸活过来之后第二天,我就让我姑姑去家里给我爸爸代洗。我姑姑帮我爸爸代洗后的第二天他就去世了。我真的很感恩天主给我爸爸获得永生的机会,天主也藉着这件事让我经历到了祂,让我有了信德。

问:您之前说妈妈到去世都没有领洗,她也是见证你爸爸“死而复活”的人之一,她怎么没相信呢?

答:其实我妈妈是信那种明眼的,就是算命的,信的特别厉害,怎么劝都不改。我爸爸去世后的第二年我妈妈得了急性病走了,所以就没机会,这是我心里的遗憾。

问:为妈妈祈祷,那这件事之后你就热心进教堂了吗?

答:并没有。经过爸爸这件事,是让我有了点信德,不过,我前面不是说我不上学之后学会了喝酒和打架嘛,后来还是每天要喝酒,爱找事的脾气还是没有改,也没怎么去教堂。

问:那您是从什么时候真正的改变的呢?

答:真正改变也是一波三折。连续三年多,我分别失去了爸爸、妈妈和奶奶,妈妈和奶奶去世的时候我已经结婚了。失去重要的亲人我很受打击,已经让我极度的悲伤。后来我生了第一个孩子,生完孩子之后我得了产后抑郁。那段时间我用喝酒麻痹自己,不出门,不跟别人说话,天天想着自杀,我总是用刀子割伤自己的身体,我老公得经常看着我,怕我干傻事。因为,那股劲上来之后,真的就控制不住,悲伤绝望等等的糟糕情绪,全部都来了,特别受不了,就想结束这一切。有一天当我用刀子割伤了自己,看着自己的血一滴一滴的往下掉时,突然有一个声音在耳边跟我说:“孩子啊,你怎么这么狠心啊!”,当时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这个声音在我耳边呼唤我三次之后,我突然从迷糊中清醒过来了,从那天开始,我总感觉有一双手总是抚摸我的头,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慢慢的转变了。

由于篇幅原因,这个故事我们将分两次播出。

下期节目里我们继续为大家讲述张转平姊妹生命真正转变的过程,小编相信,那段历程会更深的触动每一个人,我们下期节目见!

Add new comment

3 + 1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