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从基督新教到皈依天主教——漆利萍姊妹的信仰故事

Wednesday, March 24, 2021

漆利萍姊妹曾经是一位资深的基督教浸信会的信徒,她对自己之前的教会充满热情,积极的参于每一个聚会,并且热心福传。就在她全身心投入福传的时候,却改信了天主教。到底发生了什么?让我们来听听漆利萍姊妹的故事……

木兰:您好,感谢您愿意接受我们的采访,可以先做一个自我介绍吗?

漆利萍:您好,我叫漆利萍,老家是湖南株洲的,现在定居香港。我是2003年信的主。

木兰:您是怎么接触到信仰的呢?

漆利萍:第一次接触到基督信仰是1989年的时候,我在一个电台听到的关于福音的消息。我周围没有信主的,以前根本不知道基督信仰。那时候我经常听收音机,有一次我无意间调到一个福音电台。我听到之后,感觉里面分享的内容特别吸引我。可是听了一段时间之后突然就收不到这个频道了,过了一段时间我也就忘记这件事情了。不过听的那段时间,不知不觉中福音的种子已经埋在我心里了。

木兰:那您什么时候开始真正的认识到基督信仰的呢?

漆利萍:那就到十年以后了。1999年我刚到香港,因为人生地不熟,没什么亲戚朋友,遇到一些困难,加上自己各方面的软弱,导致自己生活工作什么的都不太好。后来我的身体出现了一些问题。主要就是因为身体的这些不好的状况,在2003年的时候,我忽然想起来很久之前收听那个福音频道的时候,经常有人分享一些治愈的见证。我就想,可以去认识一下这个信仰,看看这个神能不能够帮助我。刚好我女儿一个同学的妈妈就是基督徒,她每周日都去教会,我就拜托她再去的时候可以带上我一起去,然后她就带我去了她经常去的一个教会。那个教会叫灵恩教会,那是我第一个接触基督信仰的地方。他们是用“方言”祈祷,虽然我听不懂,但我就是抱着能治好我身体毛病的心态去的,不管听不听的懂,我都很恳切的祈祷。那个教会的兄弟姐妹们也都很热情,对我很好,为我祈祷,很关心我。就这样,我在灵恩教会待了有一年。后来有个机会我认识了香港浸信会,是香港比较大的一个福音派教会。那个时候浸信会请了一个明星去作见证,我就抱着看明星的心态去了。从那以后我就开始一直去浸信会参加聚会了,也就是2004年,两年之后,就是2006年我在浸信会受洗,正式成为一名基督徒。

木兰:听您的分享,您最开始认识的是基督新教是吗?

漆利萍:是的,最初认识基督信仰的时候不知道还有天主教,后来知道天主教也是在听兄弟姐妹和牧师分享的时候。最初我对基督信仰还是很认可的,我能感觉到耶稣是真实的。在灵恩教会认识基督信仰之后,参加聚会,跟大家一起祈祷,我的身体也慢慢回复健康了,生活上的麻烦基本上也没有了,我特别感恩耶稣对我的治愈和照顾。后来我到浸信会之后,可能是时间久了吧,有七八年的时间我都没那么热心,圣经连一遍都没有读过,再加上工作忙,去教会也是断断续续的。其实2006年接受洗礼,我对这个信仰还是不太了解。就是觉得这个信仰挺好,也就接受了洗礼。

木兰:您什么时候真正的了解了这个信仰呢?

漆利萍:2012年的时候我的右脚关节出现了问题,我一直以为是关节炎神经痛,去医院检查医生说应该是骨头里长了一个瘤子。我一听这个消息吓坏了,特别恐惧,一方面是担心自己的身体,另一方面是觉得孩子还小,我怎么能出问题呢?那个时候我突然又想起了耶稣。一下子觉得自己特别亏欠祂。当时自己是因为身体问题信的耶稣,被治愈之后我又远离了祂,现在我身体又出毛病了,我又想起了祂。自己总在有事的时候想起耶稣,觉得太不应该了,那时候我痛哭流涕,很懊悔。当我意识到这一点之后我就彻底改变了。因为脚的毛病,需要治疗康复,我就赋闲在家。不工作了就有很多的时间,我就开始利用这些时间来看圣经,听牧师讲道。也参加了各种查经小组,跟他们一起读圣经。从2012年到2016年,这三四年当中我读了三四遍圣经,是和合本的圣经。读第四遍的时候我就开始查经,正本圣经也查的差不多了。那个时候就觉得自己有非常大的福传热情,看到什么人都想把福音的好消息告诉人家。就连回湖南老家的时候也会给别人传福音。有一次我回老家,我看到那些老同学和老朋友,就开始跟他们讲,他们就笑我,当然不是嘲笑,他们觉得我像个热情的宣教士。那个时候真的很热心,也很喜乐。就感觉越追求信仰,越靠近真理,心里会得到很大的释放,那种得到救赎的喜乐,都可以满溢出来。那个时候我真没有想过会离开基督新教去到天主教,因为我在那个教会待的挺好的,和兄弟姐妹还有牧师的关系也很好。在我做手术的时候他们给我很多的关爱,为我祈祷,他们为我做了很多,让我体会到了在耶稣的爱内的兄弟姐妹之情。

木兰:听的出来您对曾经的教会充满热情,那是什么原因让您从基督教来到了天主教呢?

漆利萍:就是那次回老家,我朋友他们经常会组织读书会,他们都是一些读过很多书的人,像哲学、文学、政治学、经济学,知道很多,唯独对基督信仰知之甚少。我回去不是到处传福音嘛,他们就让我参加那个读书会,跟他们讲一下基督信仰。那时候我虽然懂的也不是很多,但看过四遍圣经以后,对信仰还是有一些基础的认识的。我就跟他们分享,从福音书开始跟他们分享耶稣的教导。我在老家待了一段时间,要回香港的时候,他们有些人还有很多想了解的,就建议建一个微信群,这样大家也可以在群里随时的交流。这个群建立了一年之后,我们这个群最初只有二十几个人,后来慢慢发展到了二百多人,人越来越多,让我发现了很多问题,心里产生很多疑惑。

木兰:出现了什么问题呢?

漆利萍:不上网的时候,只在教会里面还是很单纯的,只知道自己教会的事情,牧师也不会讲很多其他教会的事情。但网络不一样,网络是公开的,群也是公开的,什么人都可以进。在群里,我接触到了形形色色的人,还有很多异端邪说。他们经常发一些乱七八糟的信息。我才知道基督教有那么多的教派,这些教派都是因为对圣经的解释和理念不同,从基督新教分裂出去的,其中不乏一些使人误入歧途的邪教。我当时就感觉特别奇怪,怎么信基督教有这么多异端呀。我以为信耶稣就有得救的指望了,但看到他们,那时候我开始有一些怀疑了。我整天盯着群,因为我是群主,我要对大家负责,看谁发异端的东西就踢出群。当时就感觉心累,基督新教的教派太多了,也很难分辨是好是坏。后来不知道那个兄弟姐妹把一个天主教的教友拉到了群里,他也会在群里发一些消息,一开始我挺抗拒的。我本身对天主教没有什么好的印象,但作为群主,我得看他们发的信息。当我去看天主教的那些信息的时候,再跟新教的信息对比,感觉相差太远了。天主教里的好多信息都是我认同的,我觉得教会就应该是那个样子的,这完全颠覆了我对天主教的认识。因为在我的教会当中,牧师经常说天主教一些很负面的消息,也有一些刻意抹黑的嫌疑。最常说的就是天主教是拜圣母的拜偶像的,是不信耶稣的。所以一开始我对天主教的误解特别深,觉得那就不是正统的宗教。当时也没想过去了解,因为既然牧师都这么说了,我也没必要去认识这个所谓“不正统”的宗教了。但在网上看到天主教的那些信息之后,发现原来天主教不是我理解中的样子。后来又接触到更多的天主教的兄弟姐妹还有神父,通过跟他们的交流,也让我更进一步的了解了天主教。我也不断的在反省,基督新教真的存在很大的问题。发现这些之后我就选择离开当时的教会,想要选择一个比较温和的教会,像圣公会或者循道卫理教会,这样比较折中的,它们既不像天主教也不想那么激进的基督教改革宗。

木兰:您更进一步了解到天主教之后也对天主教有了肯定的态度,为什么没有直接选择去天主教呢?

漆利萍:说实话,当时我对天主教很多的东西还是没办法理解的,比如说天主教对圣人圣女的推崇,圣母无染原罪,还有我之前的牧师跟我说过,圣母和若瑟在生了耶稣之后还有很多小孩,接受了十几年这样的讯息,不是说放下就放下的,误解还是有的。所以我没有想彻底走出新教,后来选择去了循道卫理。

木兰:那您在循道卫理教会待了多久呢?后来又是什么原因让您选择离开?

漆利萍:我在循道卫理待了半年吧。刚开始我还很融入的,本身我那时候的信仰很坚定也很热心。我参加了他们的查经小组,积极参加聚会活动。但后来我还是发现了问题,在那里的牧师讲的道,和我之前参与的新教改革宗的牧师讲的差不多,还是高举加尔文的神学理论,什么预定论啊,一次得救永远得救啊。这些本身就是我不认同的,那里的牧师讲的还是这些。他们也是经常批评天主教的圣统制,说天主教不好。我心里就很不舒服,不是说我要维护天主教,是我觉得,你再怎么好也不能总是说别人的坏话,耶稣让我们彼此相爱,合一共融,现在却在打着正统的旗子在搞分裂。当时我有个好朋友,她在加拿大,跟我有相同的经历。她也是在网上建群组福传,那个过程中认识了天主教,也发现基督教的问题,她发现问题之后二话不说就把群转给别人,自己去了天主教慕道。她看的书比我多,对马丁路德还有加尔文知道的也比我多。她经常跟我说他们的神学理论哪里有问题,劝我赶紧离开,说我这样在基督新教里转来转去就是换汤不换药。听了她的分享,我一下子就想通了。后来离开循道卫理我就去了天主教,我报了天主教的慕道班,在慕道整整两年之后,我正式成为一名天主教徒。慕道的过程中,我解开了很多过去对天主教的误解,像为什么敬礼圣母还有圣母无染原罪,还有关于圣人圣女的敬重是怎么回事。

木兰:到天主教之后您有什么感触和改变吗?

漆利萍:最大的感触就是,因为天主教是圣统制,是从宗徒传下来的教会,让我感受到什么是同一身体上的不同肢体。天主教没有那么多的教派,就不会有那么多异端邪说。这才是我一直寻找的,也是耶稣在圣经里要求我们的在爱内彼此相爱,合一共融。给我的改变就是我更加的包容了,心胸更加开阔了。我在之前的教会,带给我的是对别的教派偏执的认识,心胸也比较狭隘,天主教没有让我对别的教派有不好的印象,反而教给我去理解和接纳。我现在还会跟之前教会的那些兄弟姐妹一起出去,聚会和参加活动。其实在基督新教的基督徒,有百分之九十九的人对天主教是一点都不了解的,了解一点也是被扭曲的事实。我不知道其他教派,至少我去过的教派基本都是这样。所以虽然我离开的之前的教会,但还是没有放弃之前在那里的朋友。对事不对人,他们也是因为对天主教没有认识,才会有那么深的误解。我希望通过我的改变和分享,可以让他们对天主教有点新的认识吧。我并没有很刻意的去跟他们说些什么,不会夸夸其谈,让他们改信天主教。只是默默的去生活出来,很融洽的和他们相处,在这个过程中让他们感受到,无论是哪个教会,我们都可以这样彼此相爱的在一起,我们共同的信仰耶稣基督就是这么教导我们的。

木兰:很值得感恩的经验,最后您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漆利萍:最后我想说的就是,感谢天主。真的很感恩天主一步步的带领,让我回归正途,寻找到自己真正想要的。让我懂得如何跟人和睦相处,如何原谅和宽恕。让我遇到事情之后不会有那么多的纠结和矛盾。我感觉天主真的很爱我,祂知道我在哪方面软弱无能,祂就小心的看顾和保护我。但祂的呵护不是骄纵和溺爱,祂会让我在一些事情上承担责任。帮助我成长,成为一名真正的基督徒,不偏执不狭隘,让别人觉得相处起来很舒服。我现在很喜乐,很释放,很自由,这一切都是天主的恩宠。

木兰:对圣经的理解让您很能体会到耶稣的心,才能感觉出分裂带来的不舒服,您也找到了一直在找的——在爱内的合一共融。这也是我们每个基督徒需要活出来的样子,要彼此相爱。再次感谢您给我带来的分享,天主祝福!

漆利萍:谢谢!

Add new comment

2 + 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