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从老板到天主的“仆人”——宋经祥弟兄的信仰故事(下)

Wednesday, June 09, 2021

在上次节目中,宋经祥弟兄回忆到自己建立团体之初时哽咽了,到底是什么样的经历,让他每每想起还会激动?团体成立之后他又面临着怎样的挑战?

本期节目我们继续讲述宋经祥弟兄的故事……

木兰:听您这样的反应,那应该是很艰难的一个时期吧?

宋经祥:不好意思有点激动,但我这个哽咽不是因为当时艰难受的苦,而是回忆起那时候在经历艰难的时候,我们真实的体验到在天主内成功的那份喜乐!如果没有天主赐给我的力量,我肯定坚持不下来。关于那个时候的困难,一方面是我们要陪伴那六个加入团体的家庭。当时我还有学校的工作,也很忙,每周我都是先把学校的工作安排好,开完例会,然后开车跟我爱人前去西安带领他们聚会,我的工作地是我老家那边,离西安有五十多公里。我们去每个家庭陪伴结束,回家就十一二点了,有时候甚至到了凌晨一两点,真的很消耗精力。另一方面还是因为费用问题,刚确定第一届团体成员,还不能收取什一奉献,那时候举办活动和聚会,费用都是我自己承担。当时很多亲朋好友不理解,把钱都投入到这个在金钱上没有收益的团体,还每月缴纳什一奉献,为的是什么?因为这样的投入,也让我的家庭生活慢慢地陷入了窘境。但是通过付出,终于在 2015年的五月份,“基督之侣团体”在西安南堂成立了。看着第一届家人的改变和成长,让我看到这个团体发展的希望,这给了我很大的信心和动力,更有力量信赖和依靠天主(我赖加强我力量的那位,能应付一切。斐四:13)。神父和修女也看到了我们团体的发展希望,也继续为我们祈祷,鼓励我们把这个团体慢慢发展壮大。

木兰:看到团体的发展和得到外界的认可真的很振奋人心,这是天主给您的祝福,自我介绍的时候您说现在在西安南堂做全职服务,可以分享一下是怎么开始全职服务的吗?

宋经祥:我回到西安两年之后去三原教区参加了一个避静,那个避静中我就不断的求问天主:主啊,经上说,祢为祢爱的人所准备的,是眼所未见,耳所未闻,人心所未想到的。(格前二:9)特别是寻求祢的国和祢的义德,其他的一切自会加给我。(玛六:33)但我现在还体验不到这个圣言的力量,求主给我启示,给我力量,让我可以经验这段圣言。从我在那次避静中这样的询问和渴望之后,我真的体验到了这份力量。那时候就在考虑怎么服务,所以很需要这样的力量来给我支持。我也感受到天主在对我说:你不可侍奉金钱又侍奉我,我把你从北京召回来是要你建立并陪伴团体的,而你现在大部分时间还是在赚钱。那个时候我的工作也很忙,可以说有时候是没白天没黑夜的工作,以校为家。这样对于陪伴团体很不利,毕竟团体才刚刚成立。通过不断的祈祷,天主给了我力量之后,我决定辞职。向董事长提了三次辞呈之后,他看到了我的决心,是怎么也留不住了,也就同意了我的辞职申请。辞职后我就去了西安南堂,开始我的全职侍奉之路。最初去的时候,神父很为难,他们不太愿意让我全职(当时因还有点积蓄连生活费都不要)。但死水怕勺舀,因为我上有老下有小,全职服务可能保障不了我和我家庭的正常支出。我还是坚持祈祷,如果这是天主要我做的,祂一定会为我铺路。后来神父和主教看出了我的坚持和诚意,就答应我在南堂做全职服务,那时候一个月给我1500块的生活费。其实当初来南堂是出于陪伴团体的私心,但天主却能从恶中生出善来,逐步引领我走上侍奉的道路,感谢主!

木兰:其实工作赚钱是很正常的,您也说您上有老下有小,神父和主教都会为您的生活担忧,您自己不会有这样的压力吗?

宋经祥:压力当然有,那时候很多人不理解。我之前在那个学校,年薪是十几万,配的奥迪车还有其他的福利,生活可以说很舒适优渥。现在我只拿每个月1500块的生活费,那时候我的房贷每月就将近一千五了,所以生活费也只能还房贷。我刚开始在南堂服务的时候,吃饭都是个事。那时候是教区的食堂 ,我们堂区工作人员不能在那里吃。因为之前没有这样服务的,所以还不知道怎么安排。我就得自己吃,本来只有一千五的生活费,在西安伙食费就又是一个很大的开销,所以有时候我回家连车费都没有,一段时间就靠妻姐资助。那时候我爱人是离职状态,我们的养老保险还没到期,所以还拿不到退休金。另外我们上面还有三个老人,我的父母还有我岳母,下面有两个孩子,一个闺女一个儿子,儿子也还没有结婚。这都是压力,所以,不管哪方面,我都是压力重重。但我还是愿意选择信靠天主。既然祂拣选我做祂的工具,去服务,祂会帮助我,扶持我的,祂也不会让跟随祂的人蒙羞。这期间,天主感动一些热心教友从家里捎饭来喂养我(哽咽……)三个月之后,教堂终于安排我们可以在食堂吃饭了,这相对来说减轻了我的一些压力,我爱人也给了我很大的支持和鼓励。

木兰:说到您爱人,您前面也说到在建立团体方面您爱人给了您很大的支持,后来您开始全职服务,来自您爱人的支持就更大了吧?

宋经祥:是的,那时候因为服务了,家里经常就是入不敷出的。我爱人为了支持我,她去我们楼下的餐馆给人家洗盘子,一个月能有1800块的收入,这样能缓解一下我们的经济压力。当我知道她去洗盘子贴补家用之后,真的很难过(哽咽……),我爱人为我做了很大的牺牲,也是我很强大的后盾。还好这种状态维持了有半年多,我爱人到了退休年纪,每个月可以拿1400块的退休工资,我们的生活才有所改善。后来我的生活费涨了500,这样就更缓解了我们的压力,现在我每个月的生活费是2500,我们的生活基本保障已经没什么问题了,还有就是我的母亲突患脑梗,我就把北京车牌卖了6万多准备手术,但在祈祷中天主启示我要信靠祂!我和神父商量就让父母在东堂附近一个传道员足疗店里,边足疗,边针灸,边祈祷,每天还能参与弥撒,40天后奇迹般痊愈了,只花了个零头6000元,所以我很感恩!

木兰:现在过去了,回头去看的话,好像一切都很好,但我听到您说那段时间家里经济压力很大的时候,感觉那段时间也是很难的,最难的时候想过放弃吗?

宋经祥:肯定有过放弃的想法,人都是软弱的,也是有限的。在最困难的时候,我想,这是何苦呢?我本来可以生活无忧啊。我在北京15年,一直经营字画生意,做的还可以。而且天主给我一个恩宠,就是写字。我通过在北京的十年努力,也成为了中国书协的会员,这样的会员在全国十四亿人当中只有一万多个。很多朋友都劝我说,就凭我的会员身份,在外面工作的话,怎么都不会差,会有很丰厚的报酬。他们都很诧异,我怎么会选择这么清贫的生活而且还很喜乐。无欲则刚,对世俗的欲望越来越少了,每天就生活在恩宠中,有人说,你现在不和人搞好关系,将来有求于人咋办?我说宁得罪世人不得罪天主。人求我帮忙,我没平台了帮不了你,我背后有全能的主,我求就给!不用求人。当然啦,每到春节的时候,因我的祈祷,天主会让我通过写春联来获取一部分收入,让我们家足够过个好年。

木兰:确实,以您的能力,本来可以让自己过舒适的生活,其实如果您当时放弃的话谁都不会怪您,我想天主更不会,想知道您在最难的时候,是什么力量支撑您没有放弃呢?

宋经祥:祂关一道门,会开一扇窗。一方面失去,天主就会在另一方面补偿回来。感谢天主,在我生活上很难的时候,团体的建设和发展越来越好。在我们第二届招生的时候,一下子就招了20多个家庭,还增招了使女组,让我们团体一下子增加了七八十个人,这在南堂引起不少轰动,我们的团体算是一个初具规模的大团体了。经过对这个团体的陪伴,让他们经验到了天主。很多闹离婚的家庭也不提离婚了,而且日子过得越来越好,幸福和睦的让别人羡慕。我从这些团体成员身上看到了天主,也找到了天主。我真实的感受到了天主的存在,祂真的是生命的主,也是生活的主。原来在北京为了面子,给我们村奉献了300本圣经,又和妻姐奉献了6万多元建了一座圣母山以了却岳父的遗愿,我们因虚荣做这些所谓的“善举”,当时都是装出来的,朋友说装着装着就成了真的,但全知的主记念了我们,为我们回老家福传预备了一切。后来天主通过我儿子婚礼当天对我们家的祝福,不仅让我深深的感受到天主对我们的恩待,也让我们全村老少见证了天主的荣耀!

木兰:您的坚持和信赖,肯定会蒙天主祝福的,可以分享一下您儿子结婚的时候发生了什么吗?

宋经祥:我儿子结婚那天,天气特别好,村里人都想象不到能来那么多的客人。酒席前后三天,一共摆了一百三十多桌,礼金收了近十五万。这在我们村里是想象不到的,因为我们毕竟15年没在老家生活,所以父老乡亲都说,想不到我和我爱人有这么大的影响力,其实是天主的德能!通过我儿子这场加纳婚宴,让更多的人见证了这份信仰,让他们也看到侍奉天主的家庭是多么蒙受祝福。

木兰:这也打消了一些人对您的质疑和不理解吧?

宋经祥:是的,其实我和我爱人从北京回来之后不光在西安南堂建立了团体,还在我们村子里掀起了学圣经的热潮。我们成立了圣经学习班,每个星期五我们两口子除了陪伴“基督之侣”团体,也会回老家去跟我们那里的教友分享我们的生命见证。让我们村里更多的教友通过我们的分享和见证,能真正的经验天主。在最初我们在村子里分享的时候,本堂神父是不太接受的,因为“基督之侣”是一个神恩团体,很多神父和教友对神恩是有误解的,所以神父很反对我们,担心我们会造成什么异端邪说。我们当时不跟神父正面冲突,默默祈祷,等做出来之后神父自然就会相信我们。感谢天主,在我们默默陪伴了两三年之后,我们村的教友读经热情一下子就高涨起来了。后来还成立了福传组,出去向教外的人传福音,大家都很有热情。我们接下来计划在西安教区招收第五届组员,在周至教区建立“基督之侣”团体,真的很感谢天主!

木兰:那您的本堂后来还反对您和您爱人在村里分享吗?

宋经祥:当行动在说话时语言才是真实的。感谢天主,经过我们的默默陪伴,神父和会长们慢慢接纳了我们。不光是鼓励教友去其他的学习班接受牧灵培育,还邀请有神恩的神父、修女和传道员来堂区分享圣经,为圣言做见证。"应常欢乐,不断祈祷,事事感谢。"(得前五:16~18)记得回来第三年圣诞节前夕,神父让我们筹备圣诞晚会,前几年都要花好几万来热闹。原来世界上的一切:肉身的贪欲,眼目的贪欲,以及人生的骄奢,都不是出于父,而是出于世界 (若一 2:16)。神父只给我们3000元经费(最后都没花完),我们把这一切全然交托给天主放在祈祷中,简单的布景,源于生活的服装,孩子们穿上小白衣,像小天使一样融入耶稣诞生的喜庆中!关键是整个筹备和演出过程都在祈祷组代祷中有天主圣神的临在与合作,晚会最后在我陪伴20多天的一个残疾弟兄用快板分享受洗皈依的见证中进入高潮,寒冷的夜晚很少有人提前离去,这正验证了马尔谷福音第十六章20节的圣言:“他们出去,到处宣讲,主与他们合作,并以奇蹟相随,证实所传的道理。"

木兰:天主藉着这些经历增加您的信德,您也是一个有恒心的人,非常钦佩您,现在回顾您过去的生命,您最想说什么呢?

宋经祥:看!我同你们天天在一起,直到今世的终结。” (玛 28:20)在这几年的侍奉中,我们家天天经验着天主的德能。不论是女儿的学习,儿子儿媳的工作,老人的身体,还是我们的服务,都在天主全能的掌管和祝福中!我们是有限的,渺小的,只是葡萄树上的一根枝条,为祂所用,成为合宜的器皿。坚信顺服听命必能行走在祂的旨意中取悦于祂。我愿像亚巴郎一样,因着信德成为福源,把荣耀归给天主,奉主耶稣之名把祝福送给大家!感谢赞美主!阿们。

木兰:再次感谢您愿意来分享自己的见证故事,您的经历充满了信德的力量,我相信看到您见证的人会从中受益的,为您的服务和您的家庭祈祷!

宋经祥:谢谢你们,也为你们祈祷,祝福蒙恩!

Add new comment

11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