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他本是供奉“大仙”香火的继承者,只因无意间遇到一间教堂 改变了他的命运

Wednesday, February 03, 2021

今天故事的主人公吕江浩弟兄,出生并成长在一个信奉民间传统信仰的家庭,整个村子大部分都只知道烧香拜佛,对天主教一无所知。吕江浩弟兄的家族对供奉的各路神仙都十分虔诚,作为世代继承的信仰,吕江浩又是家里的长子长孙,所以从出生就被爷爷奶奶指定为供奉家里“神仙”香火的继承者。但在他小学毕业那年,却突然要领洗奉教。发生了什么,让一个从来不知道天主教的孩子坚持要信领洗?

我们跟木兰一起,走进吕江浩的故事……

木兰:您好,感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邀请,来分享您的信仰故事,可以先做一个自我介绍吗?

吕江浩:我是吕江浩,来自河北的一个普通教友,今年37岁,是1997年领洗奉教的,现在23年有余了。

木兰:那您是十四岁左右的时候领的洗,是什么机会认识的信仰的呢?

吕江浩:嗯,十四岁左右,小学毕业那会儿。说起这个就说来话长了。我出生在一个时代信仰民间传统宗教的家庭,我们村两千多人,以前都没有奉教的,我的亲朋好友当中也没有。在我小时候,我们家一直供奉着很多的神仙,有观音、关公、灶王爷、财神,除了这些神仙,还有狐狸、黄鼠狼、老鼠、刺猬和蛇,也就是民间称的五大仙。我奶奶特别虔诚,一到初一十五就拜这些东西,从小我也就跟我奶奶一起烧香拜这些邪神。可是,烧香并没有给我家带来任何的平安,甚至还给我们家带来很多灾难和痛苦。

木兰:哦,那发生了什么,可以给我们分享一下吗?

吕江浩:从我记事开始,我爸的身体就不好,一直生病。他总是晕倒,四肢无力,什么都不能干,心跳还总是莫名其妙的停止。有的时候在大街上走着路他就晕过去了,有的时候是在别人家串门就突然晕倒了,经常发生这样的事。我妈带着我爸去医院检查,医生说我爸什么毛病都没有,一切正常。我爸就奇怪了,难道这些毛病是他装的吗?但他身体的感觉是很真实的。回家之后我奶奶就说带我爸去找神婆看看,我们村有好几个神婆,我奶奶就找了一个年级比较大比较有经验的神婆,让她给我爸看。那个神婆说我爸得的是邪病,必须每天烧纸烧香。我奶奶就开始烧纸烧香之后,我爸的病还真的好了。但是,同样的毛病就转移到我奶奶身上了,再继续烧,我奶奶好了,我爸就又有病了,他俩就是这样来回的生病。那时候我妈在辛集做皮衣,一个月工资两千多,二三十年前那真是高工资。但是,这些钱全都给我爸看病了,这还不够,我们家还借了一大笔外债,导致我家很一直很贫困。后来我爸就瘫了,瘫了之后再怎么烧香都不管用了。我家一看这个神婆不管用了,就去找更高级的神婆。我们邻村有个厉害的神婆,她给我奶奶说了一个法子,让我家里人半夜十二点去野地里烧一些元宝和纸人。我奶奶和我妈大半夜就去了,烧完回来的时候我奶奶不知道撞了什么邪门的东西,回到家一闭眼就看到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好几天没敢睡觉。就这样,我爸的病没好,我奶奶又病了。对于我们家来说,这是雪上加霜,越来越穷。那时候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木兰:听您这么说,感觉那段日子真的很难过,后来为了爸爸的身体家里人又做了什么呢?

吕江浩: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那时候我爸只能整天的躺在床上,什么都干不了。正好赶上我小学毕业的暑假,有一天在路上看到我们邻村在盖一座很高很高的房子。我很好奇,就走了三里地的路过去看。那里有两个修女,我还认识了一个朋友,他们告诉我说这是在盖天主教堂。我就问什么是天主教。他们说,暑假教堂里有个免费的英语学习班,我可以去那里边学英语边学习什么是天主教。我一听免费的英语学习,我立马就报名了。那时候社会上也有英语补习,但一个月四十块钱,那时候我家穷的四十块钱也拿不出来。所以,这个教堂的英语补习班是个好机会,我就是为了学习英语才去的,什么天主教不天主教的我也不在乎,也没打算要信。可是,谁能想到,我在那里学习了一个月,英语我一句话都没记住,但我把四本要理问答全背会了。当时考试的时候,学习班里五十多个人,我是唯一的一个教外的,我竟然考了第一名。我学完之后觉得天主教真是太好了,所以我就要求领洗。但本堂神父不让我领,说我家里全不是教友,一个小孩子自己来,没有家里的陪同和同意是不给领的。不让我领洗我就哭,但哭也不给领。

木兰:像您说的是“无心插柳”,也是天主特别的带领和恩宠,后来神父是怎么同意您领洗的呢?

吕江浩:神父看我这么想领洗,就带着两个教友去我家,想去跟我家里人沟通一下。神父到我家,看到我爸瘫在床上,就给我爸做了一个祈祷。当神父给我爸祈祷完之后,我爸竟然可以坐起来了,过来一会儿又能站了,再过会儿竟然会走路了。就这样很神奇的,我爸好了。我爸瘫了这么多年,就凭着神父的一个祈祷完全康复了,直到现在二十多年了,再也没有犯过。我爸就让神父别动,他去给神父买点贡品,我爸还叫神父爷爷。因为我家里供的那些大仙都得叫什么“爷”“太爷”的。我爸就以为神父是更大的大仙,所以就要去给神父买东西上供。神父拦住我爸,不让我爸去买,跟我爸说,我们都是兄弟姐妹,这是天主治愈了我爸,不是神父的能力,天主给的都是白白给,不需要回报。后来我们家就决定要信天主教,但是我奶奶不愿意。我奶奶说,我家里供的这些大仙都是祖传下来的,这个信仰不能丢,不能断了香火,长子长孙都要继承,我爸是长子,我是长孙,我们俩谁都跑不了,我奶奶就不同意我们信其他的教,但我是坚决不供。我奶奶还说,这也说不清是谁治好的,这么多年求神拜仙的,怎么就这一个简单的祈祷就好了,万一是那个神仙突然做法了呢。我奶奶就去找我们村那个岁数比较大的神婆看,这个神婆就点了三根香,结果只点着一根,另外两根点不着,还折了。他们看香的最忌讳的就是香折了。我奶奶就问神婆这是什么情况。其实那个时候我每天都会念玫瑰经,我也请神父把我们家的房子祝圣了。那个神婆就说我念经的时候我家的房子发光,她还说在我家门口有好几个穿白衣服的天使站岗,她的仙家师傅根本进不去我家,所以她说她不管了,想管也管不了。后来我奶奶又找了一个大师去我家看,那个大师到我家,我家里挂着两张圣像,一张是耶稣全能像,还有一张是佘山圣母像。这个大师到我家就开始叠元宝,叠着叠着他就开始出汗,那时候是冬天,零下十几度,特别冷,他就像洗了澡一样的出汗,并且会浑身发抖,后来还开始蹦,一蹦特别高。我奶奶就问他怎么了,他说我家信的这个神太大了,他们惹不起,他们要走,以后我家的事再也不让找他了。这个大师就走了,之后再也没来过我家,到现在二十多年,他连我家门口都不敢路过。后来我妈就先领洗了,跟着我跟我妹妹也领洗了,最后我爸也领洗了。我爷爷奶奶看这情况,心里虽然不高兴,但也不能说什么。

木兰:老人家对传统的东西还是会有些留恋,改变信仰挺难的,那爷爷奶奶后来领洗吗?

吕江浩:都领了,是因为我爷爷生的一场病。我和爸妈领洗之后没多久吧,我爷爷就被查出来舌癌晚期,医生说我爷爷只有三个月的时间了,我爷爷一听这个就放弃了治疗,因为家里太穷了,我奶奶就又开始烧香拜佛,但都不管用。我爷爷一直在家做保守治疗,就是用大铁丝磨成针扎他舌头肿瘤的地方放血,因为那个肿瘤长太大会顶住嗓子,人就会窒息而死,所以我们要经常给他放血,喷一些消炎药以防感染,还要嘴对嘴的往我爷爷舌头上吹药。我有三个叔叔,他们都没有时间这么细致的照顾我爷爷,所以我爸妈和我就承担起照顾我爷爷的责任。后来突然有一天我爷爷就说他要信天主教,家里人问他为什么要信,我爷爷说:我信天主教的儿媳妇和孙子每天这么的照顾我,比我儿子都强,还给我嘴对嘴吹药,都不嫌弃我脏,就为这个我也要信天主教。我爷爷说了要领洗,我妈就去找神父,但那段时间我们本堂神父出门办事,一时半会儿回不来。我也担心爷爷等不到神父,就每天放学之后去我爷爷家,摸着我爷爷的肿瘤为他祈祷,神奇的是,眼看着我爷爷的肿瘤就小了,从土豆那么大,变成乒乓球那么大。虽然小了,但还是很疼,眼看我爷爷撑不住了,得赶紧找神父。那时候我们本堂神父还没回来,我们就从三十里以外的地方找了个神父,那个老神父七十多岁了,骑着自行车骑了三十里地来给我爷爷领了洗。领洗之后我爷爷的疼痛就彻底消失了,从那以后我爷爷就坚持每周要去教堂参与弥撒,我们家就买了一辆电动三轮,每个主日我拉着我爷爷去教堂。后来我爷爷就特别想终傅,我们就找了个神父给我爷爷终傅了一下。我爷爷查出舌癌的时候那个医生说我爷爷只能活三个月,但我爷爷又活了一年半,领了洗也领了终傅。我爷爷是在1999年1月1日天主之母节去世的,走的特别安详,没有一点痛苦。因着我爷爷我奶奶也领洗奉教了。这就是我和我的家人领洗的过程。领洗之后我们家把之前供奉的那些东西全都砸了扔到水沟里了,这就是天主对我们一家的召叫和拣选。我经历了天主这么大的爱,如果不是天主因着爱指引我们全家认识祂,我真想象不到我们家会成什么样。所以我必须报答天主的爱,就是去传福音,我必须要把天主的爱告诉身边的人,让更多的人认识天主。

木兰:又是一个很感恩的经历,天主很眷顾您和您的家人,也听得出来您有一个让更多的人认识天主的渴望,那后来您就开始传教了吗?

吕江浩:其实我还没领洗的时候就开始传教了,就是我最初小学毕业时去参加那个学习班之后。我知道了天主的美好,就想把这份美好分享给身边的人。但我又不知道怎么讲,我就把我的同学和朋友带到教堂。只是那个时候教会对福传还不太重视,连我都还没领洗,又是个孩子,教堂里的一些人就禁止我带一些教外的同学朋友去参加学习,那时候我还太小,不让带我也就不带了,不过我还是想把这个好消息告诉更多的人。我正式开始福传还是经过了很长的一段时间,也有一些磨难。

木兰:可以分享一下这段经历吗?

吕江浩:因为家庭条件不允许,十七岁的时候我就辍学开始工作了。那时候我在我亲叔叔的一个家具厂工作,我叔叔不是教友,他就不让我守住日,因为我们的工作周六日是不放假的。但我不守住日我心里不舒服呀,让我不吃饭可以,主日不让我去教堂,我的心里真的很难受,非得去。但是只要我去,他就扣我工资。我爸妈也信天主没几年,加上我爸看病花光了家里的钱还有外债,他们也想让我赶紧能多挣点钱,把债还了,让日子好起来。我爸妈劝我说,等我结婚以后再好好去教堂望弥撒,现在先别去,惹我叔叔生气,再不让我去上班了。家里人为了阻止我去教堂,骂过我打过我,不让我进家门也不让我吃饭饿着我。有个亲人甚至拿着菜刀追了我两条街,喊着要我去教堂就把我砍死,吓得我都不敢回家。那时候我真的很难过,很纠结,也很痛苦……我难过的是,我的父母亲身经历了天主的大爱,还因为别人的看法跟那些反对我进教堂的人站在一起;纠结的是,因为坚持这份信仰,很多亲人都跟我断绝了关系;痛苦的是,我就是想去教堂参与弥撒,怎么就这么难呢?我也不禁的问天主:我该怎么办呀?

 

吕江浩的家人为什么那么强烈的反对他去教堂?当时只有十七岁的他又是怎样突破重重的阻拦坚持自己的信仰?

下期节目,我们接着听吕江浩弟兄的分享……

Add new comment

10 + 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