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体质敏感的她常年被噩梦缠绕,生活几近崩溃时突然发现……

Wednesday, January 06, 2021

“我这一辈子最幸福的事,就是成为一名基督徒。”这是我们本期故事主人公孟娜姊妹在认识天主之后,最大的感受。

小时候的一些离奇经历,使孟娜领洗成为一名基督徒,但领洗之后的最初几年,似乎并没有改善她生活的困扰。孟娜常说:“如果后来没有真正的认识天主,我的生活依然是混乱不堪的。”她为什么会这么说?究竟是什么离奇经历让她选择领洗?领洗之后又发生了什么?

今天我们跟木兰一起,走近孟娜姊妹的故事……

木兰:您好,感谢您愿意接受我们的采访,可以先介绍一下自己吗?

孟娜:好的,我叫孟娜,英文名字是Lisa,合起来是孟娜Lisa(蒙娜丽莎),哈哈,比较容易记,我来自沈阳,现在做美学教育。

木兰:蒙娜丽莎,很美的名字,孟娜姐是个很喜乐的人。

孟娜:感谢天主,认识天主之后我变得越来越喜乐。我上大学之前,也就是1998年的时候才领的洗,对我来说,这一辈子最幸福的事,就是成为一名基督徒。在成为基督徒之前我有一些奇怪的经历,就是因为这些经历我才认识天主教领的洗。

木兰:那是什么样的经历呢?能给我们分享一下吗?

孟娜:这要说到1996年,那时候我读高一,在一所全封闭似的寄宿学校,一个月只能回一次家。有一次我五一假期回家,家里人发现我有点不对劲,那几天就是特别爱哭,早上一起床就哭,有时候谁说一句话,不知道说的什么也会哭。那时候也不小了,那么爱哭肯定不正常。后来我跟父母讲,我最近在学校也经常哭,莫名其妙的。因为我们家是农村的,所以老人们会觉得,我怕招了什么东西,就带我去附近看一个相当于赤脚医生,他也会看这些神神鬼鬼的东西。那个人看到我的时候,什么都没问就说,我正月十五那天晚上大概十点左右的时候在幽州城(位于辽宁省北镇,当年萧太后驻扎的地方)冲撞了一个冤死鬼。我爸觉得不可能啊,因为我在一个全封闭似的学习,是不可以出校门的。但我爸不知道,正月十五那天,学校给我们放了一天的假,那天晚上我跟同学骑自行车就是去了幽州城看烟花。当那个人把这个点破之后,我的头就开始像炸开了一样的疼。然后他说,我这个从过年到五一已经过了一百天,他治不了,就让家里人去找一个更厉害的巫医。正好我姑姑家那边有个厉害一点的,家里人就带我去了。其实之前我就是爱哭,但到那个巫医家的时候状态就完全不一样了。特别恐惧,而且有劲,好几个成年人都拉不住我一个几十斤的小姑娘,费了很大的劲他们才把我摁住。然后那个巫医就开始给我驱魔,我还是一直哭,大概过了一个小时,那个巫医说她的能力也不行,时间太长了,驱不走。家里人又去找其他的巫医,一共找了三个巫医,他们合力驱走我身上的魔,那个魔同意走,但是我们家必须把它供起来,就这样,我的家人就供起来了那个东西。之后我就正常去上学了,但从那开始就没有顺畅过,身体很差,经常突然晕倒、咳嗽。就连高考也是勉强的参加,考上了一个大学。

木兰:这个经历还挺离弃的,他们当时所谓给您驱魔的时候您有意识吗?

孟娜:我应该有一点点的意识,因为我能听到他们说什么,也能看到我爸跪在地上一直磕头一直掏钱。但是又好像什么都不知道,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这样,就是一直哭,还有就是自己被按着动不了。

木兰:家里有信什么民间信仰吗?以前有没有供着其他的神像什么的?

孟娜:没有,家里以前什么都不信。供东西也是我遇到这种情况之后,家里被迫供起来也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如果不供那个东西就不走。其实我小时候也遇到过类似的事情,我好像比别人敏感,爱招这些莫名其妙不干净的东西,那时候家里也是请人帮忙送一送,驱一驱。后来信了天主教,我跟这些东西就再也没有接触了。

木兰:那孟娜姐您是怎么认识的天主教呢?

孟娜:虽然那个巫医说我身上的东西驱走了,也供起来了,但我的状态还是很差,这样去上大学家里也不放心。我有个亲戚,我喊她三姥姥,她解放前就信天主教。我三姥姥知道我的情况后就到我家,把供的那些香碗儿啥的都给砸了,然后就带着我进教堂了。我们当地有个教堂,但也不算是正规的教堂,就是个聚会点。经常会有个神父去给那边村民讲道理,一周有一次弥撒。但那时候我不太理解,因为天主教对我来说没有任何概念。就这样,虽然我什么都不明白,还是在上大学走之前,神父破格让我领了洗。不过领完洗之后,还是相当于一个教外人,就把我已经领洗是个教友给忘了,因为上大学之后也没有那样的环境,领洗之前就没有很好的培育,之后也没有任何人指引我。就这样,我还是像一个教外人一样生活,直到2006年。

木兰:2006年发生了什么呢?

孟娜:我1998年领洗之后去上大学,大学毕业又工作了两年,一直没有想起过自己是个天主教友。因为领洗之后也不怎么受那些东西的干扰了,就不太记得自己领过洗这件事。直到2006年,我突然每天晚上做噩梦,有时候眼睛还能看到一些东西,不是看到房顶上趴个猴,就是趴个人。那时候在我们家,只要我视力范围内,都会被我看成其它的东西。甚至有时候还会梦到一些地狱里的东西,特别可怕,那个时候睡觉对我来说就是一种负担,当时我都有点崩溃了,这种状态持续了将近十年,直到我领了坚振才完全恢复正常。

木兰:又是一段离弃的经历,您说领坚振之后才恢复正常,这些年也没人提醒您关于信仰的事,您是怎么重新认识天主教,和天主教建立起联系的呢?

孟娜:2008年的时候吧,我又是连续好几天的作噩梦。这个噩梦都是相同的状态,就是我一睡觉,我的床右下角就会站着一个男人,弓着腰看我。那个男人又高又大的,四方大脸,看起来很恐怖。连着三天晚上都是这种状态,直接就崩溃了。有一天,我一个人待着,脑子里突然蹦出来个念头:去教堂。就是很突然的想起来,马上我就出发了,找到了一个教堂。到那个教堂之后,我就趴在耶稣像的脚边开始痛哭流涕,把我这几年的苦闷跟耶稣说了。那天从教堂出来,感觉很轻松,后来我发现连着一个月没有作噩梦。从那次之后,我就每个月去一次教堂。因为我们家离教堂很远,去的也不方便,所以不能很频繁的去教堂。这样一个月去一次教堂,大概进行了一年的时间之后,有一天我刚去完教堂,心里就有个感动,让我下周日去教堂。我从来没有连着两周去过,但那种感动很强烈,所以再一个主日我就去了。那天去教堂很顺利,一路绿灯,到了教堂我看到人山人海才知道,原来那天是圣神降临节。那天弥散当中,我特别仔细的听了神父的讲道,听的过程中我明白了,我的这种感觉应该就是圣神带领。我又想到高中时候的经历,是天主用那种方式来召叫我,圣神以祂的方式让我来靠近主。从那次之后,只要没有特殊情况,我就开始每周去教堂。

木兰:您重新跟天主建立联系之后作噩梦的状态有什么改善吗?

孟娜:噩梦还是和以前一样,但不会影响我的生活了,也比较顺利,没那么多痛苦。

木兰:那什么时候作噩梦的状况才有好转呢?

孟娜:这样过了八九年吧,2016年9月份我去吉林圣母山朝圣,那时候跟人聊天我才知道,我家附近就有个教堂,我就开始每周去我家附近的那个教堂。正好那段时间,教堂有个慕道班的课程,我马上报了名,跟着学习。学习到最后,慕道班的老师问我有没有领坚振。我只领过洗,那时候领洗和领坚振也不一起,我应该是没有领坚振的。在2017年的4月15号,复活节前夕,我领了坚振。领完坚振,奇迹就发生了。领完坚振的那天晚上,我不仅没有作噩梦,还看到了很美的画面。那天晚上我躺下准备睡觉,我的眼镜看到我家的窗帘上有一个很大的十字架,然后周围是一圈小十字架。当时我很清醒,就跪下祈祷,十字架在我眼前浮现的时间大概是一两分钟吧,就感觉特别开心。第二天复活节,晚上我又看到圣母妈妈带着两个小天使徘徊在我家房顶上。我又赶快跪下来祈祷,祈祷结束之后,我都能感到自己脸上那种不由自主的笑容,特别灿烂。那种笑是由灵魂深处发出来的,特别的喜乐,我至今都记忆犹新。那个复活节之后到现在,我的眼睛再也不会看到不干净的东西,也没有做过那么恐怖的梦了。

木兰:感觉像是在圣神内一个全新的生命。

孟娜:是的,完全更新的自我。我现在回想自己之前为什么会有那种状态,是因为我领洗成为一名基督徒之后,并没有善度自己的生活,还是会经常犯罪,浑浑噩噩的。就是头上加了个印记,但行为举止就是一个罪人。自从我领了坚振之后,我学习了天主教的教理,也按照基督徒的价值观去生活,噩梦消除了,精神状态越来越好,工作和生活也很顺利,越来越感觉到天主是如此的爱我。我会经常在朋友分圈和一些教友群享我的经历,本来定的这个圣诞节我会在教堂分享,但是这个圣诞节大家都不能去教堂参加不了礼仪,分享就取消了。我很乐意分享我的经历,分享天主对我的召叫、指引和保护,我也希望这个经历会使更多的人看到天主的真实。

木兰:回顾您这些年的经历,您想说点什么?

孟娜:我回想过去的经历,我觉得自己是一个灵性很敏感的人,对那些不好的东西是这样,对天主更是。很容易感知到天主对我的爱,内心的那种喜乐和平安总是无以言表,这给我的生活和工作提供了很强大的力量,真的很感恩。我现在很难想象,如果我没有成为一名基督徒,没有认识天主,我的生活会是什么样的一个状态。这几年,我一直觉得能拥有这份信仰,是我这辈子最幸运的事,也是最幸福的事。

木兰:是啊,成为一名基督徒真的很幸运,您的喜乐也感染着我,我也很感恩,自己能成为一名天主的儿女,很感谢您的分享。

孟娜:感谢天主,谢谢你们给我这样一个平台去分享自己的经历,分享天主给我的爱。

Add new comment

2 + 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