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做了多年的挂名基督徒,却因为一个神奇的梦改变了她的生命

Monday, August 01, 2022

“天国好像是藏在地里的宝贝;人找到了,就把它藏起来,高兴地去卖掉他所有的一切,买了那块地。”

本期见证故事的主人公袁正英姊妹,就是这样一个视信仰为宝贝的人。而在三年前,她却还对信仰一无所知。

当年,袁正英因为要嫁入一个天主教家庭,被要求领洗,成为了一名基督徒。因为并不是自愿接受,那个时候的她,从来没有动过去了解这个信仰的念头。就这样,她做了二十多年挂名基督徒。突然有一天,一个莫名其妙的梦,让她意识到,原来自己一直守着一个“宝贝”而不自知,从此她开启了探求信仰并为信仰作证的生活……

究竟是什么神奇的梦让她猛然发现信仰的珍贵?在真正认识到信仰之后,她的生活又有什么不一样的经历?

今天,让我们一起,走进袁正英的故事……

木兰:您好,感谢您愿意接受我们的采访,讲述您的见证故事,可以先做个自我介绍吗?

袁正英:您好,我是袁正英,来自江西,领洗将近三十年了。现在我担任我们教堂的副会长,除了负责教堂的一些琐事,还会和教友一起出去做爱心服务和临终关怀。

木兰:听说您是成年以后才领洗的,那您是怎么接触到天主教信仰的呢?

袁正英:我家里都不是教友,我是20岁的时候,因为要和我老公结婚,才知道的天主教。我老公一家都是教友,我公公的信仰很虔诚。一开始因为信仰问题,我公公不同意我们在一起。但我和我老公很相爱,我们在一起一年之后我领洗了。也是被我公公强迫的,他想让我们圣婚配,不领洗也不行。虽然我领了洗,但只是个挂名的基督徒,不去教堂,也不知道这个信仰是什么,因为不是自愿的,就更没有想去了解。

木兰:但是您现在却很热心,还担任教堂的一些职务,这个转变还是很大的,您经历了什么呢?

袁正英:我的转变发生在五年前,我公公去世半年多以后。

有一天晚上我做了个梦,看到一个天使,天使把我带到了天上。到天上之后我就发现我跪在耶稣的脚前,耶稣戴着王冠,身上闪着宝石一样的光。耶稣看着我说:“你从来没有去教堂参与过弥撒,天堂没有你的份,你走吧。”祂说完这句话,我一下子就从天上掉下来了,猛地一下我就醒了。那个梦太真实了,醒了我就想,那真的是天堂。这个简单的梦,我觉得是耶稣给我的机会,从那以后我就每天去教堂,参与弥撒,听神父讲道,慢慢开始越来越认识这个信仰。越认识这个信仰,越觉得我得到的简直就是个宝贝呀。

木兰:真正认识信仰之后您自己还有您的生活有什么变化吗?

袁正英:有很大的变化。我过去脾气比较暴躁,别人说我一句,我能反十句。但认识信仰之后,我开始反思自己的脾气。耶稣要我们爱别人,包容别人,我也要遵守耶稣的教导。很多人不太相信我能进教堂,还出去传教,他们听说之后都说:“袁正英还能信天主?她哪有那个耐心?”。就是因为我以前对别人总是不依不饶,还很喜欢打牌,所以他们都不敢相信我的改变。这个我真的很感谢天主,给我机会让我改变,造就了现在的我。如果天主不给我机会,我现在还在罪恶里打滚。另外一个改变就是,我之前是很害怕死人还有将死的人。但因着来自天主的爱,我却开始做起临终关怀。去帮助一些老人在去世之前祈祷和认识信仰,可以得善终,这是我之前想都不敢想的。

木兰:哦,您是说,您从害怕,转变到陪伴临终老人,这个改变是怎么开始的呢?

袁正英:就是两年前的时候,我们村有一个患了癌症的老人,他家里孩子都没有信仰,他也是因为她老婆领的洗,其实自己也不信。因为他生病,我就想去为他祈祷,但是他和他的孩子们都不同意,很反对也很排斥我。过了没多久他的病情恶化了,听别人说也就能活三四天了。我又去他家想为他祈祷,他的孙子就把我挡了出去。眼看他就不行了,我就去教堂拜圣体念玫瑰经为他祈祷,希望天主能宽恕他在世上犯的罪过,也能开启他的心,让他在去世之前能够认识信仰。我连着去了两天,第二天下午我为他念第二份玫瑰经第三端的时候,我的念珠莫名其妙的就断了,那刚好是下午五点半。虽然念珠断了,我后来还是把剩下的两端玫瑰经念完了。我祈祷完回到家就听说那个老人去世了,我心里就咯噔一下,问我老公是不是五点半的时候,我老公说是的。我当时就感觉那是天主给我的提醒,我不知道他在临死之前有没有接受信仰,我相信天主自会有祂的公义。后来我就跟很多人分享这件事,因为有很多这样的老人,领过洗,但到去世的时候都不知道自己信的是什么。生前跟别人吵架结仇,行为还不如以为教外的人,如果在他们去世之前让他们认识到信仰、忏悔自己的罪过,那是多大的遗憾啊,所以我就开始了临终关怀这项服务。

木兰:能分享一件您在做临终关怀的过程中,让您印象深刻的事吗?

袁正英:其实印象都很深刻,最深刻的那就是去关怀和陪伴我们村一个八十多岁的婶婶。她也是领过洗的,但从来没去念过经。她身体不好,一直躺在床上,我就去为她祈祷,帮她认识信仰。她心里有很多的仇恨,不放过那些曾经得罪过她的人。我就去她家劝解她,为她念经、讲道理、唱圣歌。连续一个月,每天去,后来她慢慢的就把仇恨放下了,其实那个时候她的身体已经越来越不行了。我就去找神父来给终傅和给她送圣体。我刚去叫神父的时候,神父不相信她会想要终傅和领圣体,因为她家孩子都不信教,她也不去教堂,但神父还是去了。在她生命中最后的那一个月她领了三次圣体,神父最后一次去给她送圣体的时候,她已经不行了,牙齿紧了,水也吞不下去。神父给她送圣体的时候我怕圣体吞不下去,就在她耳朵边:“婶婶啊,这是耶稣,天主圣子,你一定要把圣体吞下去,和耶稣结合,才能升天堂。如果你没有力量,你就在心里祈祷耶稣给你力量,把圣体吞下去。”藉着祈祷的力量,她把圣体吞了下去,领完圣体那天下午她就去世了。她去世的那天的晚上,我在梦里看到了她。她说她是来感谢我的,如果不是我在她临终前去劝解她,她放不下仇恨,她死后应该就在地狱了。现在她在炼狱里面,她邀请我为她祈祷和为她献弥撒,也要我去向她的儿女们作见证。后来我去跟她的儿女们说了这些,她的儿女们都接受了信仰。他们之所以能够很快接受信仰,是因为那一个月我在他们妈妈身上做的事情,他们是看在眼里的,那时候已经改变了他们很多,所以她的儿女们也很相信有天主。通过关怀这些老人,我意识到,临终关怀真的很重要。因为老一辈有很多人因为各种原因领了洗,但是没有人告诉他们天主的道理,他们什么都不懂。如果没人去跟他们讲,告诉他们天主的爱,他们就会带着罪,带着仇恨去世,也很可能得不到天堂的福乐。

木兰:做这件事需要极大的爱心和耐心,那您在做这项服务的过程中有什么挑战和阻力吗?

袁正英:有的,比较大的阻碍是来自于我丈夫,他非常不理解我。他说我信傻了、疯了。我刚开始进教堂的时候他就这么说我。那时候我们家开一个店,早上卖早餐,中午给学生们炒菜,就是小饭桌,每天中午四五十个学生。我每天要顾店,忙完店里我就去教堂祈祷参与弥撒,一天只睡五六个小时,但我的精神却很好。就是我丈夫不理解我,他不明白为什么我每天要去教堂,他和很多人一样,觉得偶尔去就可以了,因此还总是跟我闹矛盾。

木兰:您丈夫出生在一个教友家庭,从小就接受了这个信仰,他怎么会那么反对您去教堂呢?

袁正英:他是从小有这个信仰,但不是说从小领洗信仰就会很好。我公公很热心,但我老公没有从我公公那里真正的继承下来这个信仰。他不懂这个信仰,也不念经,不祈祷。人都是软弱的,都有三仇,面对诱惑的时候,如果没有祈祷从天主那里来的力量,是很容易被诱惑的。再加上我老公工作的原因,他也怕我经常去教堂还有做服务,会给他的工作带来麻烦,因为我们的信仰在某些地方是不被认可的。魔鬼是最不愿意看到人接近天主,所以就藉着一些人来打击我,阻碍我。

木兰:来自最亲近的人的不理解确实很让人难过,您是怎么面对和克服这些的呢?

袁正英:他不理解我,但我理解他。这真的很感谢天主,因为天主用无限的爱爱了我,所以我由祈祷得到力量,愿意去包容其他人。我就将心比心,如果一开始天主召叫了我丈夫,我对信仰还是什么都不知道,我应该也会像他阻碍我一样阻碍他。其实我也有过这样的经验,因为我公公就很虔诚,也会出去福传。那时候我老公和我婆婆就很不理解我公公,就别说我了,我那时就是个挂名教友,当然对他的行为是相当不理解的,那个时候我就觉得我公公是疯了、癫了。想想自己以前的想法,就不难理解我丈夫对我的态度。另外就是我每天去教堂,在神父和修女身上看到了那种谦卑,还有他们祈祷的精神。我也是通过祈祷给我力量,才能让自己很暴躁的一颗心,变得越来越柔和。在这个过程当中才让我真实的体会到了天主的力量,也因为这个过程我经验到耶稣舍身为我们的爱,这份爱教会我包容一切,所以我觉得没有力量的时候就祈祷。很感恩的是,我老公现在不反对我了,还很支持,也开始祈祷念经了。

木兰:感谢天主,这是很大的转变啊,能给我们说说吗?

袁正英:他之前总是说我,误解我,我也不辩解,就是每天为他祈祷,为他念经。后来,有时候我也找机会给他讲我听到过的道理,比如教会让我们怎么爱人,我们基督徒在世界上要怎么过生活,需要有什么样的行为。我老公听完之后都会很惊讶,我之前都不会这么说的,我说过我以前是个脾气很暴躁的人,也没文化,他就奇怪我怎么会有这样的智慧。我就告诉他说这是天主给我的,很多都是我从圣经里学到的。我每天的生活和行为跟我给他讲的一样,爱他、包容他。再加上他是知道我是怎么去关心和照顾那些临终老人的,那些老人的事我也跟他讲,他也会想,如果没有天主,我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大的爱心和耐心呢。慢慢的他就改变了对我做的这一切的态度,开始愿意进教堂念经。因着我丈夫的改变,我的孩子们也变了,他们也热心起来。他们本来也是站在他们爸爸那一边,反对我做的这些的,现在都不反对了,挺支持我的。其实一开始除了我家人,还有一些教友也说我。有一段时间我都没有力量了,中间有一个月我没去教堂,也不祈祷,就在想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后来神父和修女也都来家里劝我。我那时候就是传教太迫切了,就是想让不认识主的人都认识。每天我忙完家里的事,一个人就跑出去了,所以很多人,包括教友才说我是疯了。神父跟我说:“你觉得你一个人能救全天下的灵魂吗”,想想肯定不能啊,我要依靠祈祷,还有依靠和教友的合作。神父和修女来找过我之后,说我坏话的人也跟我道歉了,也说以后支持我。我们把话说清之后,大家就成了一条心,一起为天主的福传事业去奉献自己的力量,有什么事彼此商量。我去临终关怀也有了一个很谦卑的伙伴,她为老人服务更是细心体贴,我有了帮手。后来教友推选我当堂区的副会长,我觉得自己能力不行没我才真正进入教会三年。但是最后神父任命了,我也就尽自己最大的力量做好。我这个会长也没什么特别复杂的工作,就是通知大家什么时候有弥撒,有时候也跟大家分享圣经,剩下的就是我们去照顾老人和临终关怀。天主真的很照顾我,也给我很大恩宠和力量。

木兰:是啊,您生命的转变就是一个天主爱和恩宠的见证,也就三年时间,您从一个对天主教信仰一无所知到现在为天主服务,现在回头去看这三年,您有什么感受呢?

袁正英:就是感恩,感谢天主给我重新开始的机会。我领洗将近三十年,一直到五年前才真正认识祂。在那之前的将近三十年,我一直是浑浑噩噩的生活在罪里面,如果不是那个梦,我可能还是不知道悔改和回归天主。我觉得也是我公公为我们整个家的祈祷,所以天主拣选了我这个罪人中最大的,因着我的改变,让我丈夫还有我的儿女们看到了天主的作为,他们才开始相信天主,才开始念经和祈祷。所以真的很感谢天主。

木兰:您的故事让我看到了天主的大能,最后您还想说点什么呢?

袁正英:天主让我看到了光明,我也是光的一部分。所以我要成为世界的光,就不能藏起来。但是我要为天主工作的时候,魔鬼就会用各种各样的办法来攻击我,我并不害怕,因为有天主做后盾,所以要更加热切的去祈祷。最重要的是为天主作证不能只靠嘴,要靠行为,言行不一致不会有人相信我说的。把福音生活出来,这样才能让人们在我们基督徒身上看到天主的能力和光荣。信仰要传下去,传给周围的人,传给后代子孙,让越来越多的人认识这个信仰。

木兰:是啊,传福音是我们每个基督徒的使命,感谢天主,也感谢您的慷慨付出,我们今天就到这里,有机会听您将更多您服务过程中的故事。

袁正英:好的,我也很感谢自己可以在亚洲真理电台的这个平台上为天主作见证,感谢你们,你们也辛苦了,愿天主降福你身体健康平安快乐!

木兰:谢谢您的祝福,为您和您的家庭祈祷天主祝福!

袁正英:谢谢。

Add new comment

2 + 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