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全家为主服务,生活怎么办?

Thursday, December 09, 2021

 

今天,我们故事的主人公刘巧美姊妹出生于一个老教友家庭。和大多数老教友一样,她也从小受传统信仰的影响。曾经,她的信仰只局限于念经和参与弥撒,却从来没有真正地体验过天主的真实和慈爱。直到有一天,她的母亲让她去参加了一个学习。学习结束以后,刘巧美姊妹的生命被完全地翻转,从此也开始了她为天主打工的日子。是什么样的学习竟有如此大的魔力?她开始为天主工作之后又有怎样的经历呢?

让我们一起走进刘巧美姊妹的故事……

木兰:您好,感谢您愿意抽时间来跟我们分享您的信仰故事,可以先做个自我介绍吗?

刘巧美:我叫刘巧美,来自陕西周至教区。是一个普通的平信徒,现在在教会做一些服务工作。

木兰:巧美姐,您是老教友吗?

刘巧美:是的, 不过,虽然我是老教友,但在我信仰的前四十年里,我感觉自己就是个形式上的教友。

木兰:为什么这么说呢?

刘巧美:因为是老教友家庭出生,所以我的信仰就是那种很传统的,就是尽本分。每天就是早晚课、念玫瑰经,但实际上跟天主没有什么亲密关系。自己的生活和信仰基本上也没有什么联系,后来我才发现自己其实就是一个领洗了的教外人!

木兰:很多老教友也会有这种感觉,您那时候对天主的认识是怎么样的呢?

刘巧美:那时候,我知道有天主的存在,但是我对祂的认识就是:祂是高高在上的,和我的生活没有关系。天主对我来说,就是一个检察官,当我犯错的时候就会很严厉地对待我。所以,那时候我每天念早晚课、念玫瑰经,是因为害怕天主惩罚我。我真的是不敢不念。因为老一辈总给我讲,一个人若犯罪和不守信仰本分,就要下地狱。虽然没见过,但他们形容的地狱很可怕,所以我很害怕下地狱。这使我被迫地不得不念经。有时候,我睡到半夜,突然想到自己好像还有什么经没有念,就赶紧起来补上。那时候我对天主就是这样的认识,不仅仅是怕,还有很多的抱怨!

木兰:嗯,老一辈那样传承给我们的信仰,会产生惧怕,其实很正常,那为什么会抱怨天主呢?

刘巧美:其实,那时候在我心中的天主并不是一个完美的神,我认为祂也是一个会犯错的神。因为,我妈妈只生了三个女儿,我姐姐,我和我妹妹。那时候,在我们那个地方,一个家庭里特别需要有儿子。儿子都是壮劳力,所以那时候我就觉得天主失误了。祂如果是全知的,就会知道我们家很需要有个男孩子,如果祂是全能的,就可以把我变成男孩子。因为这个,我在心里一直埋怨天主。

木兰:我们很容易主观地去判断天主,所以就会觉得天主是以和人一样的方式去管理世界。这会让我们的天主观有点片面,那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改变的呢?

刘巧美:我的改变跟我母亲有很大的关系。我母亲信仰很虔诚,她总是为我们姐妹几个的信仰生活祈祷。我真正开始改变,和母亲打电话让我回去参加一个学习班有关系。当时母亲让我去的时候,我不愿意去。

木兰:为什么不愿意去参加学习呢?

刘巧美:那时候的我有点骄傲。我婆家是一个大堂口,也经常请老师讲课,但我觉得自己从来没有受益。于是,我就有点自以为是,想着娘家那个小堂口能请什么老师。其实,就是对自己没有正确的认识。但是,我也不想违背母亲的意愿,虽然不情愿,但还是去了。

木兰:前面您也说到,真正的改变是因着那次学习,那次去参加学习有什么不一样的感受和经验吗?

刘巧美:带着不情愿的心态去参加学习,我也没有什么期待。谁知道去了之后才知道,给我们讲课的老师是位领洗没几年的新教友,但老师对《圣经》的认识和精通程度让我很震撼。后来知道这位老师以前也是有自己的企业,但后来为了给天主作工,放弃了。虽然那几天的学习,我没有全程参与,但是每次我去听课都非常有感触。这让我第一次有了学习真好的感受。那时候,我母亲跟我们姐妹三个说,她每天都会为我们祈祷,希望我们也可以去为天主工作。当时,虽然我对那位老师的分享很认可,但让我为天主工作是不可能的。我心里想,母亲可别为我祈祷这个,我是不会去给天主打工的,太不现实了。给天主打工不挣钱,我还有两个儿子呢!买房、买车、娶媳妇都需要用钱,我要是不挣钱,只靠我爱人怎么行?

木兰:感觉很排斥为天主工作,但您开始自我介绍的时候说现在在教会做服务工作,您的态度后来是怎么转变的呢?

刘巧美:还是要感谢那次学习,态度改变也是在那期间。其实,我的身体一直不是很好,在那之前我已经看了三年的医生。那三年当中,一天三顿都要喝很多药,就是不见好转。医生跟我说,我的问题主要在心里,我心里的担子太重,想要的太多,就是说我太贪心,贪恋这个世界上的财物。医生劝我放下。我觉得我有两个儿子,要为他们的以后考虑。医生跟我说儿孙自有儿孙福,先让自己的身体好起来才是最重要的,但我就是放不下。整整三年,我都没有听医生的,放下我做的生意。我把钱看得比自己的命都重要,甚至可以说比灵魂还重要。后来,我再去看医生的时候,他很无奈地跟我说,我的病他看不了了。他知道我有信仰,就让我多祈祷,多看《圣经》。这样对我身体会很有帮助,但那位医生是没有信仰的。后来,我就去参加了那个学习,参加学习的时候,我身体的问题更严重,我觉得那是我身体的极限,就像一根蜡烛,烧到了最后。我想那次学习,就是天主向我伸出了祂救恩的手。在那次学习的前两天,我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感动。因为我的心还在生意上,而且我还是带病去参加,心根本就静不下来。就在第三天的下午,老师的一番话特别触动我,使我开始决定要彻底放下。

木兰:老师说了什么让您做了这么大的决定呢?

刘巧美:老师说:“有的人在这里参加学习,虽然人在这里上课,但心可能还在家里,还牵挂着外面的很多事。我问你:当你走进天主的时候,难道天主不会帮你管理你的家吗?难道天主没有你的能力大吗?祂不会更好地管理你所牵挂的一切吗?”就是这番话,让我彻底醒悟,我心想:是啊,天主是全能的,祂不是掌管一切吗?为什么我把持这些不放呢?我太骄傲,太自以为是了,以为自己会比天主管理得好。当我明白这些的时候,我就开始全神贯注地投入到听课当中。在接下来的课程中,天主借着老师的分享一点点地治愈我。后来,又借着一个洗脚礼,让我我放下了自己一直把持不舍的东西,开始学会宽恕生命中遇到的人和事对我造成的伤害,也祈求被我伤害的人的原谅。我感觉自己得到了释放,我的心越来越自由,这让我体验到了之前从来没有体验过的喜乐。以前,因为对天主的抱怨,我总是感觉不到天主的爱。从那次学习之后,我打心底感恩天主。虽然我对天主那么冷淡,天天抱怨祂,祂竟然还是爱我,从来不嫌弃我。天主利用这次学习召叫我,让我悔改,改变了我生命的方向,也让我重新地认识祂。在重新认识天主之后,我也真正地开始认识自己,天主就这样一步一步地引导我进入到祂的计划中。天主俯听了我母亲的祈祷。学习结束时,因为特别感恩天主对我无私的爱,我就想要放弃自己的生意,专心地开始为天主做一些事情,以这样的方式来还报祂对我的爱。

木兰:真正地在天主内得到改变才会想要奉献自己为天主工作,您都是做些什么服务工作呢?

刘巧美:刚开始,回去就是打扫教堂,以前总觉得自己去教堂念念经就行了,没觉得教堂跟自己还有别的关系。学习完之后,就觉得教堂是我的家,所以我就很积极地承担起打扫教堂的事。学习了之后,我才意识到学习的重要性。因为我们那里是老堂口,都是老教友,大部分教友跟我以前一样,生活和信仰是分开的,包括我的父母。他们虽然都很热心,每天念很多的经,但生活和信仰是脱节的。所以,2013年我学习回去之后,就开始祈祷天主给我这样的能力,能帮忙组织我们堂口的教友学习。那时候,我也会跟着神父到没有教友的村子做福传,刚一开始时是断断续续的。从2019年开始,每个星期,我们都会去不同的村庄福传,还有走访家庭和探望病人,一直到现在,从来没有间断过。后来,我们又增加了“足疗福传”,就是给没有信仰的人免费做足疗,以这样的方式做福传。我们邀请了专业的足疗老师,组织了一次为教友们的足疗学习。学习完之后,当时就有四十多人愿意加入我们的队伍。我们就分了六个组,每周去不同的地方。再后来,我们再请老师去讲课时就成立了一个善会。那时,又有一百多人愿意加入到福传的行列,于是我们又分了十一个组,每个组基本上都是7个人左右。这样说的话,挺快的,从2013年到现在,状况一直是呈越来越好的趋势。但开始的时候,也有很多挑战。

木兰:是什么样的挑战呢?

刘巧美:因为我们那里是老堂口,教友的信仰都比较传统。刚开始时,当我积极去教堂,跟着神父出去福传的时候,很多人都觉得我不正常了。虽然感受到有些人的排斥,但我心里还是很喜乐,因为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也会把这些不理解我、排斥我的人放在祈祷中。还有就是,当我打算组织堂口的人参加学习的时候,本堂神父和堂区的会长们都非常地反对。特别是神父,他在教堂曾两次公布,禁止我和其他教友出去学习。记得有一次我要带几个教友出去学习,整个堂口都坚决反对。可以说,那是对我打击最大的一次。

木兰:神父和有些教友为什么会那么反对这样的学习呢?

刘巧美:因为神父害怕我们走偏。那时候,这样的学习在我们那里还不多,特别是当涉及到关于圣神或者神恩复兴的时候。出于牧灵方面的考虑,神父要保护好教友们的信仰。他很担心我们被邪教蛊惑,像东方闪电什么的。

木兰:那您怎面对这样的挑战呢?

刘巧美:记得那一次,神父不同意我组织教友去学习,他是在祭台上宣布不允许出去参加学习的。原本想要和我一起去参加的兄弟姐妹就很担心。他们就去我家里,问我怎么办。其实,本来就有很多教友反对学习,再经神父这么一说,要是去了,回来之后还不知道别人怎么说,怎么见人呢!我当时就在心里祈祷,求天主给我一个恩典,让我的心平静下来。我就让他们打开《德训篇》第二章看一下,其中的内容是:“凡降到你身上的,你都要接受;在痛苦中,你要忍受;在各种困苦中,你要多多忍耐;因为金银应在火里锻炼,天主所喜悦的人,也应在谦卑的火炉中锻炼。”(德2:4-5)这几句话给了我很大的力量。后来,有些人就说我是进了闪电教,不仅自己陷进去了,还要把别人拉过去。当时我心里就特别矛盾、迷茫,还有后悔。我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我是好心呀!我是在学习中得到益处了,才想要让大家都得到这样的益处。为什么他们要这么误解我呢?那时候,我整夜整夜地失眠,睡不着的时候,就去教堂跪圣体。后来,神父为了阻止我们学习,就宣布说为了教堂安全,晚上七点以后不让去教堂跪圣体。这令我感觉自己做错了。我不该去学习,也不该带别人去学习,我的心情真的很烦躁。

木兰:我也能感受得到您那时候的痛苦和无奈,面对那种情况,您想过放弃吗?

刘巧美:放弃好像还不至于,但我也很软弱。没办法去教堂跪圣体,又被这么多人误解和排斥,一时间我也招架不住,心里真的有很多的委屈。但天主总是会想办法鼓励我。那次神父公开阻止我们去学习,也不允许我去拜圣体的时候,我就一个人在家祈祷。我跟天主说心里的委屈。正好那个时候,我二儿子就打电话说他要回家。当时,我二儿子正在上大学,因为刚开学没多久,我不太想让他回家。但是,他坚决要回来,好像知道我心里很难过似的。回来之后,他就一再追问我出什么事情了,我猜想他应该是听说什么了,就跟他说了事情的原委。我说的时候,眼泪都掉下来了,但没想到我儿子的一句话就让我释放了。他说:妈妈,圣经上不是说“为义而受迫害的人是有福的”吗?我一听,心里豁然开朗。真的很感谢天主,借着儿子的口来安慰我,让我更加经验到天主时刻都跟我在一起。经过这一次,我更加有力量面对一切。后来,我就更加坚定自己要做的,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也知道神父为什么反对。所以,我也从没有跟神父做对,神父让做什么,我就做什么。慢慢地,第一年时,神父特别反对,到了第二年时,他既不反对,也不支持,到了第三年时,他已经完全地支持了。后来,神父在堂里经常说,每一个教友都应该参加学习。自从得到了神父支持,我们就开始建立团体,光明正大地外出服务。

木兰:很不容易的一段经历,最后结果很让人感动。听您分享您儿子对您的鼓励的时候,感觉他的信仰也很好,对您的工作也很支持,想知道,除了您儿子,其他家人对您的服务是什么态度呢?

刘巧美:我的两个儿子从一开始就非常支持我,他们觉得去参加学习是非常好的。他们不仅支持我,还鼓励我丈夫也去。我丈夫在没参加学习之前不支持我,和我一开始不愿意为天主工作的理由一样。因为我们有两个儿子,我要是为天主工作,就不能挣钱了,以后孩子娶媳妇怎么办?结婚是要花很多钱的。后来,我丈夫去参加了学习,慢慢地就开始支持我的服务。之后,他也跟我一起服务。在我大儿子结婚以后,他们两口子会跟我们一起去福传,为了我们出门方便,还给我们小组买了一辆七座的面包车。这样,每周我们都开着车出去。大儿子和儿媳妇跟我们出去的时候也会跟我们一样,给教外人洗脚做足疗,他们做得很积极。有人也会说我们,全家都出去福传了,生活怎么办?我就在心里笑笑,什么都不说,看我们的生活就知道了,我们什么都不缺,而且拥有的更多。我和丈夫之前都担心我们放弃生意不挣钱,孩子娶媳妇会困难。但我大儿子娶媳妇的时候,彩礼都不让我们出,还说我们养大他们已经很不容易了,现在他们已经成年了,就不能再让我们劳累了。大儿媳的信仰也很虔诚,她的父母也很好。他们不仅没要彩礼,结婚的时候,还给了孩子们十万块钱。现在,二儿子也有了女朋友,也是信仰很好的女孩子,他们也说结婚的时候不需要我们花钱。天主给我的祝福太大了!这是我在服务之前想都不敢想的。我放下了生意,放下了对物质的追求,不仅身体被医治了,生活也被天主照顾得更好。就像我第一次参加学习那个老师说的:把自己和自己心里牵挂的交给天主,祂会比我们照顾的更好。这几年,我真地经验到了。

木兰:真的很感恩,这是天主特别的恩赐和祝福,回顾这些年发生的事,您还想说点什么呢?

刘巧美:回顾这些年,我最想说的就是:“为主做工,永不落空”,还有就是“蒙福比自身的努力更重要”。天主特别地恩待了我和我的家庭,这让我更有动力去福传,去服务。我真切地感受到了天主的恩典。现在回想起过去到现在的一切经历,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我的心情。我对天主只有感恩和亏欠,我真的没有一点理由不去为天主做工。

木兰:从您简单的几句话里,我也能感受到您强烈的感恩。非常感谢您愿意来和我们分享您感恩的信仰故事,为您和您的家庭祈祷,也为您的服侍祈祷。

刘巧美:谢谢你,也为你们祈祷。

木兰:谢谢

Add new comment

12 + 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