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十二岁的许诺,三十年的践行——一个普通教友的奉献之路

Wednesday, July 07, 2021

 

十二岁是一个天真烂漫的年纪,想必大部分人十二岁的时候都是在教室里上课,和同学无忧无虑的玩耍。但我们今天故事的主人公邓海燕姊妹,却在她十二岁的时候经历了一次非常痛苦的变故,也因着这份痛苦的经历,让她决定一辈子为天主工作。十二岁的邓海燕经历了什么?让她立志要为天主服务?

我们今天走进邓海燕姊妹的故事……

木兰:您好,感谢您愿意接受我们的采访,可以先做一个自我介绍吗?

邓海燕:你好,我是来自河北唐山的邓海燕,出生在老教友家庭,是一个普通教友,从很小的时候开始到现在就一直在教堂做一些服务。

木兰:您说很小的时候就在教堂服务了,那大概是多大的时候呢?

邓海燕:十二岁的时候吧。

木兰:确实很小呢,我在那个年纪的时候还是被长辈逼着去教堂的,那个时候您是自愿去教堂服务的吗?

邓海燕:十二岁以后是我自愿的,也很乐于做服务,一直到今天吧,越来越有热情。不过我很小的时候也是长辈让去就去,对信仰没有什么认识。我的信仰受奶奶和姥姥的影响比较大,特别是我奶奶,她经常给我讲一些教会的故事和道理。但我对于她讲的那些心里是充满了疑问,也有很多的不认可。就比如说她跟我讲只有信天主才能得救,只有领洗才能升天堂。我觉得,如果天主真的是爱的话,就会给所有人得救和升天堂的机会。但那时候我还小,只是在心里想想,不敢说。我也知道奶奶是出于好意,她的信仰就是那样的,很虔诚也很信赖天主。我领洗也是我奶奶带着我去领的。她说领洗了就是真正的教友了,能得到更多的祝福,也可以领圣体了。我没有什么感觉,就是觉得小孩子要听大人的,让干什么干什么。

木兰:那您是懂事之后领的洗,您出生在老教友家庭怎么那么晚领洗呢?

邓海燕:我出生在特殊的时期,那时候我们那里还没有教堂,神父也很少,别说领洗了,就是参与弥撒也是很难的。更具体的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了,那时候我对信仰的认识不是很深,也就没什么印象了。我领洗也是因为在十二岁那年我的身体出现一些问题,家里人才抓紧时间带我去找的神父领的洗。

木兰:身体出了什么问题呢?

邓海燕:十二岁的时候我检查出先天性心脏病,要去北京治疗和做手术。那个病挺严重的,家里人也不确定会发生什么事,在去北京之前就带我去找到有神父的教堂,找神父给我领洗。那时候我才真正对天主教有了初步的印象,因为以前没有参与过弥撒,不知道神父还会降福。当时弥撒和降福都给我很深刻的印象,也开始让信仰的种子开始在我的心里生根发芽,我对信仰真正的认识也是那一年开始的。

木兰:可以分享一下那段经历吗?

邓海燕:在北京治疗期间挺痛苦的,那个时候跟现在不一样,检查很痛苦,要做什么导管造影。因为年纪小胆子也小,我就晕在了检查台上。但是知道呼求天主,天主一直装在心里。那时候手术没有现在技术好,没有微创,都是从前胸到肚子上割开。手术完特别痛苦,重要的是,对于女孩子来说,这辈子都没办法要孩子。我有还几个病友小伙伴就死在了手术台上。我跟天主祈祷的时候,很大部分是抱怨和质问。

木兰:是因为自己那么小就要面对死亡的恐惧,所以埋怨天主吗?

邓海燕:其实不是怕死,那个年纪对生死还没有太大的概念,那时候我也不怕死,我坚定的相信死了以后天主会让我升天堂的。之所以抱怨是因为太疼了,各种检查各种疼,还要打针做导管。做导管就是在大腿根我也忘记是动脉还是静脉切开,拿一根管子插进去,那根管子里面是钢丝,就这样传到心脏附近。不仅是疼,想到这个就觉得恐怖。所以就抱怨天主,为什么是我?我的其他同学都在上课,无忧无虑的玩耍,为什么我要受这样的罪呢?

木兰:我想象一下您说的都有点受不了,何况您当时只是一个十二岁的小女孩,难以想象的痛苦。

邓海燕:是的,很痛苦,就是现在过去几十年了,我有时候还能感觉到耳朵里有剪刀剪我肉的声音。因为有一次检查失败了,我晕了过去,当时需要在我身上剪肉,我好像是半昏迷状态,能听到也能感觉到剪刀在剪我的肉。这给我造成了很大的心理阴影,我的身上还有很多检查后留下的疤。

木兰:很难想象,对一个孩子来说是多大的痛苦,那后来呢?

邓海燕:虽然经历了那么大的痛苦,虽然也老抱怨天主,但我那时候也是真的很依赖天主,后来天主也给了我很大的祝福。我做了各项检查之后就开始安排手术,我爸妈已经签好了字,血浆也准备好了,我姨也请假去北京陪我。就在准备手术的前一天会诊的时候,有个参加会诊的医生,还不是我的主治医生,看了我的资料就建议给我再做一个造影。没想到,做完造影之后医生就说我没事了,不用做手术,可以回家了。我现在说的跟轻描淡写似的,当时他们真的很惊讶,觉得这是一个奇迹。基本上没有人可以从那个医院不做手术出来,就是说去那个医院的都是需要做手术的,然而不仅是我,在我准备手术的前两个星期,我亲妹妹也是检查没有什么出院了。其实当时我们两个都查出来先天性心脏病,我妹妹比我还少住一个月,她没受那么大的罪。知道这些事的医生都说,这真的是个奇迹。

 

木兰:您当时听到这个消息一定很开心吧?

邓海燕:开心是很开心,终于不用再受疼了。不过那时候还小,对那个手术的感受不是很深。但是回到家之后看到大人们那么激动,我父母还有奶奶和姥姥都抱头痛哭,他们献弥撒感谢天主。看着他们这样的激动,我的心里就突然感受到天主一种无法言喻的爱。其实我生病之后就知道有很多人在为我祈祷,我奶奶会跟很多人说,让别人帮忙为我祈祷。我姥姥属于那种不怎么说话的人,就是自己祈祷,后来有人告诉我说,我姥姥在我生病住院期间,每天就跪在一块砖上面,把膝盖放在那个砖角上,为我做补赎。我妈妈也是彻夜的祈祷,你想,一下子两个孩子查出这种病,对一个母亲来说,她承受的打击是最大的。后来我做了母亲之后这种感受更深,我可能很难承受那种打击。但是我母亲承受了极大的痛苦,天主也给了她极大的喜乐,把她的两个女儿完好无损的又交给了她。直到今天我母亲依然很感恩天主对她的恩待,我也是。

木兰:也是因为这段经历,让您在十二岁的时候就心甘情愿的为教会服务吗?

邓海燕:是的,我知道有好多人因为跟我相同的病去世了,借着天主的祝福我痊愈了,我生病的时候抱怨天主为什么是我要承受那么大的痛苦?痊愈了,也需要问一下天主,为什么是我要承受这么大的恩典?这真的是很大的恩典。那时候我对天主就深信不疑,下决心要回报祂对我的爱。还有我们教堂有另一个小孩跟我一样是先天性心脏病,比我大两岁,她做了手术。后来结婚了也没生孩子,怀孕也得流产。对比我自己,同样的病,我没做手术,我结婚了,也生了孩子,一家人其乐融融很幸福,我觉得,我就是做一辈子也还不了天主的这份爱。

木兰:确实是很大的祝福,您也是一个懂得感恩的人,那您从十二岁开始到现在在教堂主要服务哪方面呢?

邓海燕:主要服务教堂的活动、晚会演出、合唱什么的,就是关于文艺类的,还有神父其他安排的任务。六年前我们成立了一个小剧团,做一个圣经剧的演出,这也是天主给我的一个特别启示。小剧团成立以后,我们的演出获得了很多人的认可。我们演出了耶稣诞生、耶稣传教、耶稣受难和耶稣复活这四部剧。完全忠于圣经上的内容,我们去很多地方演。小剧团刚成立的时候演出了耶稣走苦路,这个展现感动了很多人。很多人说拜了一辈子苦路没什么感觉,当看到我们演出的时候,看到“耶稣”背着十字架,扮演兵士的人是真的扇巴掌,让他们感触很深。其中有个两家教友,是亲戚,吵了很多年。神父和会长都劝和过,很多教友也帮忙他们和好都没有效果。看了那个演出之后,他们和好了。这不是出于我们的能力,是耶稣借着我们的演出走进了教友的心里,让大家真正的感受到了祂曾经为我们受的苦。我们之后打算把这几部做成一个话剧版的耶稣传。

木兰:很棒的计划呢,相信你们可以完成,您这样服务应该会投入很多精力在教会吧,对此家人有什么意见吗?

邓海燕:这样的服务没有特别影响我的家庭生活,我爱人和孩子包括公婆也很支持我,我爱人也是我信仰生活上非常好的伙伴和同工。

木兰:您爱人家里也是很虔诚的教友吗?

邓海燕:他们现在是很虔诚的教友,在我和我爱人结婚之前不是。我爱人是在要和我订婚的时候领的洗,领洗之后我爱人的信仰就很好,很热心。我公婆是这两年领的洗,但他们在领洗之前也没有干涉过我们的信仰。

木兰:那您和您爱人结婚之前有没有因为信仰受到什么阻碍呢?

邓海燕:如果说有阻碍的话,就是来自我的家庭吧。我们信教的还是觉得找一个有教友更好,没有信仰冲突,不会影响信仰生活,所以我家里就比较介意这一点。我爱人家里对我的信仰没有太多的看法,他们整个家庭包容度很大,也很尊重别人。其实那个时候教友给我介绍过不少条件好的教友男孩子,但是我觉得我爱人很执着,他追求我但也不给我很大的压力,就是默默的陪伴我,这一点很打动我。而且我爱人原生家庭非常的幸福,他们就属于很有包容心有同理心的一家人,彼此很容易看到对方的优点。不管是他的爷爷奶奶还是他爸爸妈妈相处的都很好,他们亲子之间的关系也好,非常和谐,这个是非常吸引我到他家的一个原因。这些东西好像是我比较看重的,所以我选择了他。当时我妈不同意我就哭,我也每天跪在我房间的圣母像前面祈祷,念天主经,跟天主说:如果这个人是祢为我准备的,那不管别人说什么,他都是最好的,如果这个男人不是祢给我准备的,那就赶快结束这段感情。后来我家人也接受了我爱人,我们在决定订婚的时候,我爱人也领洗进教了,我家里人也没有什么顾虑了。事实也证明我爱人就是那个对我来说最好的选择。

木兰:您爱人是因为要跟您结婚才领洗的吗?

邓海燕: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说是是因为我爱人是因为跟我谈恋爱才认识到天主教,我爱人说过,如果没有认识我也会去找一份信仰,但可能就不是天主教了,可能是佛教,因为佛教在中国认识度比较广,大家都觉得佛教是中国的;说不是是因为他是真的认可和接纳了这份信仰才领洗进教的。我跟他说我们两个要在一起的话,他必须要成为一个天主教教友,他同意,但他说他不会稀里糊涂的信,如果要接受,他就要是自己相信的,不是因为要跟我结婚。后来他就开始去教堂,保守了两年之后,我们准备订婚了,我觉得也差不多了,就建议他在订婚之前领洗。因为神父对我很熟悉,对我未来的老公也就很严格。我爱人领洗之前神父在考他的时候就非常不客气,直接问他:如果你是为了娶媳妇才领洗,那你信的是媳妇教,你就不如不信。神父又很严厉的说了很多,但我爱人就是听着,也不恼,很耐心的回复神父的问话和问题。到最后,神父开心了,因为第一他没有恼,第二神父问的他都懂,然后神父就同意他领洗了。他领洗之后两年我们结婚了,那两年他的信仰没有太大的波动,可以说很虔诚,我觉得我爱人也是我的榜样。就在我爱人领洗两年之后,有一天我们本堂神父找到我说:海燕,你知道吗?不是说你对象领洗了我就不管了,这两年我一直在观察他。我就在看,你不来教堂的时候他自己来不来,后来我发现,有时候你不来,他都会来,现在我这真的放心了。我们结婚20年,信仰一直陪伴着我们一家人,很多事我们都一起祈祷。我儿子对天主的信赖之心也很强,他今年高考,他就非常相信天主的力量。他也是依靠着天主的这份力量非常的努力学习,他从来没有这么努力过,因着这份努力他的成绩很理想。所以我也经常提醒我儿子,天主给的这么多,上大学之后也要在当地的教会奉献自己的力量。

木兰:让人羡慕的一家人,那您公公婆婆呢?

邓海燕:我真的很感谢天主让我嫁到这样开明的教外家庭。我公公虽然很固执,但他从来不把自己的思想强加给我们。在我们结婚之前,我爱人的同学,一位信奉基督教的给我公公传过教,坚持了六年,就没有说动我公公。对方跟他说什么,我公公都有理由反驳。我跟我爱人结婚的时候我公公就说:我能接受你们是天主教徒,但这个信仰我是不能接受的。

木兰:听这话就是个固执的老头,那您怎么做到让您公婆后来都领洗了呢?

邓海燕:我知道我公公这脾气之后,就知道说得多没有用,那我只有做。所以,我公婆不提关于信仰的事,我从来不主动说。我就是尽力去做,同时我也祈求天主帮助我成为一个好儿媳妇,能够融入他们,让他们能真正接受这份信仰。我并不着急,我公婆人真的很好,那时候我就坚信天主一定不会放弃他们,会让他们领洗进教的。对我公婆,我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做到最好,我公婆渐渐地也会看出来,我跟其他家里的儿媳妇不一样。有时候我不提,他们会主动提起关于信仰的事,我就抓住这个机会给他们讲。我家里是我奶奶婆先领的洗,也就是我爱人的奶奶,她是在我跟我爱人结婚没几年就领洗了。我奶奶婆是一个非常睿智的老人,我们会经常聊天。她在领洗之后两年去世,去世的时候我公公也非常同意以教会的形式发丧。后来要去给奶奶求弥撒,我说要为奶奶求弥撒家里人都得去,我公公婆婆就跟我们一起去。那时候虽然他们没有领洗,但我感觉有一天他们会接受的。我婆婆身体一直不好,后来我就让向我信仰的耶稣祈祷,她就记住了,后来她就想领洗。当时我公公说他不反对我婆婆领洗,但他是不会领洗的。他想自己年纪再大一点的时候再领洗,但是没想到的是他突然就同意了,2019年的时候,我公公跟我婆婆一起领了洗。我公公领洗的时候哭了,我也很感动,他们很感恩能领洗,我也很感恩。所以我觉得,不管多坚硬的冰,有爱就会被融化。

木兰:确实像您说的,您的公公婆婆很开明也很尊重别人,您也是很有智慧,知道用什么办法让他们接受这份信仰,相信您的分享会给很多人启发。

邓海燕:这一切都要感谢天主,天主恩赐我的太多了,也很保守我。天主没有让我陷入诱惑,很多次把我从失落的边缘拉回来,让我一直在祂身边。这些年,信仰对于我的生命来说越来越重要,已经成为我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信仰给我带来了很多的甜蜜和幸福,我很感恩,所以我说,我就是为天主服务一辈子都心甘情愿。其实我们聊得很简单,在回忆过去的时候,回忆的也都是美好的东西。但人生真的太不容易了,有很多的痛苦和挑战。我就觉得,有这份信仰的支撑我才能走到现在,信仰为我们每个人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只有天主才是我们最大的依靠。

木兰:您说的是,没有人的生活是一帆风顺的,您现在之所在回忆过去的时候感觉很幸福,是因为您有一颗感恩、知足和信赖的心,我也很感恩能听到您的故事,再次感谢您愿意把您的故事分享给我们,以后有机会听您分享您生活中的挑战,为您和您的家庭祈祷。

邓海燕:好的,有机会再聊。也谢谢你们给我这个机会,为你们的平台祈祷!

木兰:谢谢!

 

Add new comment

3 + 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