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四川一位大学生从无神论者到为主服务的信仰故事

Wednesday, April 07, 2021

我们今天故事的主人公黄英姊妹2010年才正式成为一名基督徒。作为新教友的她有一段不一样的经历——从教堂出嫁。她说她和爱人都把教堂当成是自己的家,他们的婚礼也主要是由神父和教友们帮忙操持的。是怎样的经历让他们夫妻俩都把教堂当成家?她又为什么会从教堂出嫁?

今天我们一起走进黄英姊妹的故事……

木兰:感谢您愿意接受我们的邀请,来分享您的信仰故事,可以先做个自我介绍吗?

黄英:我叫黄英,来自四川的一个非基督宗教的家庭,从小接受的教育是无神论,所以一直也不信鬼神。直到大学毕业后开始正式接触天主教,觉得很吸引我,再后来我就开始慕道,在慕道学习的过程中,我才真正的相信真的有神——创造天地的大能者。我是2010年在邯郸市南门里天主堂领洗成为一个基督徒的,也是在邯郸找到了我的先生。更值得感恩的是,我和我先生结婚那天,我是从教堂出嫁的。那天教堂的神父、会长和教友们像嫁女儿一样,我真的很感动。现在我们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一共三个宝宝。因为我先生姓于,所以我们从大到小依次给孩子起名是:于越奥迹、于越奥秘和于越洁,他们的名字也表达了我们的渴望,期待他们的生命在基督内得到逾越。

木兰:听您的描述就感觉很幸福,特别是看到三个孩子的名字,看得出您和您先生的信仰都很好,不过我很好奇,为什么会从教堂出嫁呢?

黄英:我毕业后,当时南门里天主堂的本堂神父份邀请我留在南门里教堂服务。所以我毕业第一份工作就直接到的教堂,在那里前后服务的三年多期间。我是成都人,在那里除了教堂的朋友也没有其他的亲人,就吃住在教堂,教堂就是我的家,教堂里的人就是我的家人。我先生是那个青年团体的学生,他毕业后也留在教堂服务,他也是把教堂当成了家。那里是我们共同爱着的家,神父就像父亲一样照顾着我们。我们的婚配、婚礼都是神父在操持,他把我当成他的女儿一样,我出嫁之前他说:“这是教堂的闺女,得从教堂出嫁!”,教堂就是我的娘家,所以我是从教堂嫁出去的,我特别感恩神父如父亲般对我们的照顾。

木兰:从教堂出嫁,真的是很大的福气,听着就很感动。

黄英:是啊,我现在一想起来就忍不住要流泪(刚刚擦了眼泪),大家都说我很有福气,我也是这样觉得。曾经的我就像一个迷失的羔羊,耶稣找到了我,把我引领到我的福地,赐予我爱人、孩子、家庭,让我从一无所有到现在的一无所缺。祂借着我身边的人在不停地告诉我,祂很爱我!

木兰:真的是很不一样的体验,也是很让人羡慕,您分享说您是大学毕业以后才正式接触到天主教这个信仰,之前一直接受的都是无神论的教育,从来不相信有鬼神,但现在您却是一个非常虔诚的基督徒,所以我很想知道,是什么机会让您接触到天主教信仰的,可以分享一下吗?

黄英:上大学的时候,我有一个舍友是天主教的。她很温柔、很随和,也很乐于帮助人,我们宿舍的都很喜欢她。她偶尔也会跟我们分享她的信仰,听了她的分享我觉得天主教跟中国的一些传统宗教信仰不一样,很新奇。特别是对于“天主”、“上帝”、“神父”、“修女”这些词,我觉得很“高大上”。不过当时仅仅是觉得新奇而已,没有其他的感受。

木兰:那是什么促使您想进一步了解这份信仰呢?

黄英:2006年的平安夜,我第一次跟着她去了教堂后,这份“新奇”慢慢地变得更具体、更形象,那些新奇的词也变得跟我很近、很真实。那里有个青年团体,团体当中的人跟我室友一样,很随和温柔,也很热情幽默。更吸引我的是,那一群跟我一般大的学生,在平安夜礼仪结束后,挤在一个教室里,就着咸菜啃吃馒头面包,啃着黄瓜西红柿,困了就背靠背靠在一起打盹,真的是亲如一家的异姓兄弟姐妹。对那样的环境和简餐,他们没有一点埋怨,也没有嫌弃,更多的却是喜乐,这是在别的地方很难看到,也是一般人很难想象的。从教堂回来后,室友送给我了我一本圣经,不过当时我并没有立即去读,只是过了一段时间偶尔会翻出来看看,当时圣经对我来说读起来还是很困难的,里面很多事情我弄不明白,所以读不懂就没怎么读了。

后来就到了2009年,那年我们要大学毕业了。毕业前夕,她邀请我去她的老家邯郸玩,我就跟着她到了邯郸。邯郸南门里教堂有个青年办公室,当时她已经决定毕业后会在那里服务,所以她就直接带我到教堂。在那个教堂也有青年团体,在这群喜乐的青年人里,我感受到一种“爱”,跟我以前所认识到的所有的都不一样的“爱”,让我无法用言语来描述,只是一想到,就觉得心里暖暖的,我很很喜欢那里。我前面也分享了,那时候当时的本堂神父邀请我留在那里。其实当时我也很渴望在这样的氛围中生活,于是我答应了本堂神父的邀请,毕业后就去了邯郸南门里,那里也是我信仰开始的地方。我开始在那里“工作”,也就是做教会的全职服务。

木兰:感觉您是一个追寻真理的人,当内心感受到了,就毫不犹豫的去做,您前面分享说自己的2010年领洗的,所以您在服务的时候还不是基督徒是吗?

黄英:是的,那时候还没有领洗,我当时就是有股热情想要在那里跟他们一起去做这份工作。那时候虽然已经接触这个信仰一段时间,但对信仰还是没有了解的很多,所以就想在工作的同时,去更加的了解这份信仰之后再做决定。

木兰:您还不是基督徒,但对教会的服务工作却充满热情,我很想知道,您的这种热情来自哪里呢?

黄英:最开始我主要做的摄影、电子资料的管理和视频剪辑方面的工作,这些都是我很喜欢做的,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这让我充满热情。再说到服务那个青年团体,其实与其说是服务,更确切地说是我在学习,学习同伴们身上的那种真实、热情,学习他们对天主的那份纯粹的爱,看到他们我就想到耶稣说的“你们若不变成如同小孩一样,你们决不能进入天国。”(玛13:3),他们的热情也感染着我,我想也像他们一样。所以说这份服务工作不是我能给别人带去了什么益处,而是给我带来了无限的益处,这也是圣经里说的“施比受更有福”吧。

木兰:所以对您来说,这份服务不是施予,更多的是收获,您的不计较得失很值得我学习,同时您也有一颗单纯感恩的心,那后来呢?

黄英:在这个让我的热情一直很高涨的环境下生活了五个月后,我开始慢慢的沉静了下来,我开始去思考一个问题,“我是喜欢这样的环境?这里的人?还是真的被这份信仰被天主所吸引?”,我思考了很久,一直得不到答案。后来我就决定先离开邯郸,跳出这样的环境去看看是不是能够帮助自己去理清这份疑惑。于是我就回了成都老家,待了一段时间,又去了广州。但不管是在成都还是在广州,我到那里首先就是找教堂,然后去参加当地的信仰沙龙,慕道班。没有了热热闹闹、激情高涨的氛围,更多的是安安静静地去听、去看、去读、去思考。那时候我的疑惑有了答案,我发现,原来真正吸引我的其实是“天主”,是天主通过这些可爱的人让我感受到祂和祂对我的爱,祂用这样的方式吸引我,我看到的是同伴的友好、热情和爱,但实质上都是在祂内发生的。2010年的夏天,邯郸的暑期夏令营要开始了,那些曾经一起服务的可爱的人们热情的邀请我回邯郸参加活动,那时候我也很渴望回到那个地方,所以当时也没什么好犹豫的,就义无反顾地辞职,又回到了邯郸。另外还有件属于我的“喜事”,就是在那年的圣母升天瞻礼,我接受洗礼,终于正式成为天主的女儿。对此我真的很开心,不过领洗后的我却有点茫然,有点不知所措。

木兰:怎么会有这种感觉?

黄英:我最终接受这份信仰,是因为我感受到天主爱我,祂让我内心感受到平安喜乐,告诉应该真实地认识自我,给我有勇气去面对自己的自卑。天主给了我太多太多,我不知道作为一个教友该怎么做,才能配得上天主子女的身份。

木兰:可以具体分享一下,您的这种“迷茫和不知所措”是出自于哪方面吗?

黄英:就是天主要给我一个引领的时候,我的头脑和心都是火热的,用一句通俗一点的说法应该就是感觉“头脑发热”!就比如说,领洗前我有很强烈的感觉就是“我要领洗”,“我要成为一个真正的基督徒”,凭借着一种感动,也没想太多就领洗了。但我当时对信仰的了解依然不是很深,所以领洗后,当热度下来的时候,心理就开始有点发慌,很担心自己做不好一个基督徒,害怕自己的某个毫无意识的思、言、行为而犯罪得到天主的惩罚。那时候我把信仰理解的比较程式化,我不知道教会的具体礼仪,或者礼仪的动作,好多经文还不会念,这都让我感到忐忑。最主要的是,我当时还在服务。跟以前不同的是,我不是基督徒的时候,我把它当成一份工作,但领洗成为基督徒后就不一样了,我需要让我的言行举止上相称一个基督徒的思想和行为。感觉自己有太多的不足,所以就比较迷茫和不知所措。为了补足自己,我在领洗差不多半年以后,去参加了一个为期四个月的青年培训,在那里,我学到很多,也真正的认识了信仰,认识了天主,也改变了我很多的看法。

木兰:听您的描述,感觉刚领洗的您觉得天主是一个很严格的天主,进入教会你也需要遵守很多规矩,感觉你小心翼翼的,您说那四个月的培训改变了您的很多看法,想必有很多收获,可以简单分享一下吗?

黄英:是的,在那里我得到了很大的释放。那里就是我的伊甸园,一切都是那么美好。在那里,我被一层一层地揭下伪装,打破旧我,露出真我,用灵魂去接受天主的触碰、引领。印象特别深的就是,在默观祈祷中自己在天主前是那样的渺小但洁白、真实而又单纯。我的感觉就是,当自己还是一张白纸的时候,天主及时的在这张白纸上写上正确的“答案”,让我未来无论面对怎样的境遇,都围绕着祂给我的这个“答案”,让我不致迷失。那四个月让我重新认识到,天主召叫我,让我成为一个基督徒,不是要约束我,而是在给我更大的自由,也是让我的生命可以更丰盛。比如现在从物质上说我是清贫的,但是我的内心却是富有的、满足的、喜乐的,天主总是在我们需要的时候赐予满满的恩宠。那四个月的学习后,我再投入服务的时候,那不再只是一份工作,更多的是在服务中去体验“耶稣会怎么做?”,在服务中去学习操练用耶稣的眼光待人做事。

木兰:听的出来是跟天主很亲密在一起的一段时间,那段时间应该很甜蜜的沉浸在天主的爱里,培训结束之后继续服务,和培训之前有什么不一样的感觉吗?

黄英:确实有很不一样的感觉,其实培训前后做的工作内容是一样的,但在接受培训之前会觉得这是一份工作,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接受培训之后会把这当成一份“事业”,有了一种“使命感”在里面。

木兰:“使命感”是在教会服务工作中很需要的,带着使命服务工作比之前只凭兴趣要更有力量,不过接受完之后再回到之前的服务工作当中,学到的东西要用到实际的地方,有没有什么挑战呢?

黄英:有啊,实际情况总是跟理论有很长的距离,刚开始的时候信心满满,感觉还好,但是慢慢的跟理论不相符的情况越来越多,用起来也越来越吃力,不是所有的事情都可以照搬硬套的,培训期间我学到的那套理论用的情况也在慢慢变少。这个时候就需要更多的祈祷,需要新的学习了。就比如说,我当时大部分的时间是服务那个青年团体,会经常去学校跟他们一起做晚祷,每个月也会有几个校区联合的大活动。刚学习完回去,使命感很强烈,热情满满,觉得自己学到很多东西,可以大展身手了。但却忽略了一个问题,这个团体本身就是由青年自主管理的,我只是一个服务者和陪伴者,需要我做什么就做什么,更多的是需要青年们自己去完成,如果有需要他们会找我,活动好坏我们最后开会总结经验,我提一些建议就好,这样为他们来说才更好,他们能学到很多东西。那时候想大展身手的我并没有想到这些,所以我想自己主动的为他们做点什么。可是当我花时间准备了一些活动环节却没有用着的时候,心理就会有很大的落差。这样的情况多了,有时候也会懒惰不想去学校,有时候也会害怕因为自己的错误引导而不敢跟学生聊太深入的话题。

木兰:怎么调整这种状态呢?

黄英:去找人聊天。当时团体有导师陪伴,会跟他们聊聊自己的状态,他们会给一些很有建树的话语。另外就是,有时候也会跟同行的服务者聊这些问题,从彼此的分享当中,总是收获到一些对自己帮助的东西。更重要的一点就是祈祷,没有祈祷就没有力量去调整自己的状态,面对自己的挑战。我在不断的调整当中,也渐渐的成长起来,可以更好的服务。就这样我从毕业到结婚,前前后后在南门里教堂服务了三年多。2013年年初,我和我先生办了婚礼。

木兰:那是很快的从一个教会全职服务者的身份转变到一个需要经营一个家的丈夫和妻子的身份,对您和您先生有没有什么冲击或者说是有什么挑战?

黄英:结婚后就有了新的使命,就是要家庭;教堂也有了新的服务者,各自需要进入当下各自的角色 。从服务到家庭生活,刚开始特别不习惯。家庭生活和服务生活是完全不一样的,服务的时候不用考虑吃饭之物、睡觉之处,但是有了自己的家庭后,需要考虑的太多了,当下的衣、食、住、行,往后的养育孩子……租房、找工作,后来怀孕生子,做全职妈妈,在家庭生活中,鸡毛蒜皮的事慢慢占据着我的生活。我先生和我都没有太多的社会工作经验,刚组建家庭的时候,要在社会上找工作,真的很难适应,也备受打击。那段时间,有时候感觉跟天主离得很远很远,甚至会有种被祂舍弃的感觉。想到耶稣在十字架对天父喊出的那句话:“我的天主,我的天主,你为什么舍弃了我?”,那时候真的感觉自己被舍弃了……

身份突然的转变给黄英姊妹和她爱人的生活带来了很大的冲击和挑战,也让他们的信仰和对天主的信赖备受考验。接下来他们该如何面对?他们如何在现实生活中去坚守自己的信仰?下期节目我们继续分享黄英姊妹的故事……

 

Add new comment

6 + 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