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在天主的爱内找到自我——方云姊妹的故事(上)

Wednesday, March 03, 2021

我们今天故事的主人公方云姊妹,34岁领洗成为一名基督徒,她说她这二十多年的的信仰历程,就像以色列子民。从最初被拯救释放的喜乐,到经历考验当中的悖逆,直到天主再次用爱把她吸引到身边……可以说是以色列子民历史的“个人缩写版”,那到底是怎样的一段经历呢?今天跟木兰一起,走进方云的故事……

木兰:您好,感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您先做一个自我介绍吧?

方云:我叫方云,来自黑龙江,今年56岁,我是34岁才领洗信教的。

木兰:那您是怎么认识信仰的呢?

方云:谈到我的信仰,就如同以色列子民,从最初被拯救释放的喜乐到经历考验当中的悖逆,但天主始终没有放弃我,祂依然不离不弃的用爱吸引我,直到把我再次带到祂的身边。

木兰:听您这么说应该是一段不同寻常的经历,可以分享一下吗?

方云:可以。我从小有很多的梦想,比如学业有成,事业成功,找一个彼此相爱的丈夫,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但这些梦想一个接着一个的破灭了。我很喜欢上学,但因为家庭条件不允许,我小学毕业就辍学了。到了合适的年纪就开始工作,但是也不成功。因为条件原因,后来找了一个不合我心意的老公。那时候的我活得比较虚荣,想要的一样都没有得到,我生活中有的全是我不想要的。看看自己比比别人,看到别人挣大钱,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就觉得自己哪都比不上别人,感觉自己很失败,所以就很自卑。我和我老公总是吵架,生了儿子之后关系也没有好起来。那时候我经常去找算命的,也没什么用,算命的还说我是三十岁的年纪六十岁的心,他说的没错。我每天都在抱怨自己糟糕的生活,很痛苦,在这种痛苦压抑之下,我三十岁左右,从里到外都比同龄人要苍老很多。

木兰:没办法接受自己的生活确实很压抑,那后来呢?

方云:因为生活中发生的任何事都不能让我如意,让我看不到希望,也没有心过日子,我就开始学坏了。开始打麻将赌钱,不管大钱小钱都敢赌。那时候我每天就是化妆打扮的很漂亮,然后去麻将桌。别人看我打扮的很光鲜,活的很潇洒,只有我自己知道自己心里有多痛苦。那时候为了消愁,也学会了抽烟喝酒,派遣心中的郁闷。就这样,慢慢的我的身体就开始出了问题,其实不是身体问题,是心病让自己的精神出了问题。甚至都有了抑郁症的倾向,那时候走路都很吃力了,但还是会去打麻将,这是那时候唯一可以让我开心一点的事情。但我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就会胡思乱想,拿着自己的照片看,然后再烧了,就觉得自己太失败了,觉得自己没什么价值,生活毫无意义。

木兰:听您这么说感觉真的有点像抑郁症,这种状态持续了多久呢?

方云:持续挺久的,那段时间我就感觉没有任何人可以救我。去医院检查,医生说我心脏有问题,是心肌缺血。按这个病吃了很多药也不见好,因为根本就不是心脏的事,就是精神的问题。我仿佛身在黑暗当中,看不到光明。后来我就一点力气都没有了,连麻将桌也去不了,每天躺在家里,浑身瘫软。你说哪难受吧,还不难受,就是没有力气,萎靡不振。也有很多人去劝我,别人劝我的时候我知道说的是对的,当时也听了,不过那人一走,我还是被痛苦笼罩。但人的尽头是神的开头,天主看是时候了,就派人来拯救我了。在2000年农历新年之前,天主派遣一个主的仆人来到我家里。那个教友亲戚是我们那里的,她从来没去我们那里过过年,我就觉得她去就是奔着我去的,是天主的安排。那位教友知道我的情况之后就去我家劝我,她到我家坐在我旁边就直接跟我说:信耶稣吧,信了耶稣你就好了,只有耶稣能救你。

木兰:听到她说这些话您什么反应?

方云:当她说这话的时候,我就从床上坐起来了,好像挺有精神,也特别愿意听她说话。我听她讲天主教是怎么回事,耶稣又是谁,领洗又是怎么回事……她越讲我心里越敞亮,特别喜欢听。那几天我就天天盼着她来跟我说话,我觉得她的话能给我开启心窍,能让我喜悦。所以那时候我就特别着急想领洗,因为我不想继续这样了。但那位主的仆人说,等正月十五神父回来之后再去。终于过了正月十五,我就怀着迫切的心情去了教堂,跟神父说我要领洗。神父问我有没有想好,领洗了可是要信一辈子的,我很肯定的跟神父说我可以。神父问我领洗的目的是什么?我说我的生命实在是到了尽头,只有耶稣能救我,我必须依靠祂。就这样,我领了洗。领洗之后这是这样,我的精神慢慢的恢复了。那个时候我特别喜乐,终于看到了希望。但那时候我们那里只有我一个信天主教,虽然只有我一个,我也没觉得孤单。我们那里有很多信基督教的,他们也有教会。有个基督教的姊妹就邀请我去参加他们的聚会,他们聚会结束我跟他们说一起探讨一下天主教和基督教有什么不同,可他们都不跟我探讨,一个一个的都走了,对我特别冷淡。现在我知道为什么了,可那时候我不明白为什么,但我心里就生出一个想法,我要在我们那里建立天主教会。我不知道该怎么做,就是心里有一种信念,就像小孩子一样,单纯的信念。

木兰:能感受到您当时被耶稣治愈的喜乐,和对信仰的热情,所以您那时候就开始福传了是吗?但只有您自己而且您也是新教友,您怎么福传呢?

方云:您说的对,我那时候还是个新教友,对信仰的认识就像个刚入学的小孩子。我看不懂圣经,很多道理我也不懂。我想传福音,但我不会讲,我就给他们送书。后来有两个基督教的姊妹来信了天主教,看到她们的转变,我特别喜乐,真的是求什么得什么。所以这不是靠我的能力,而是耶稣基督要使用我。后来我就组织聚会,跟他们一起打扑克什么的,先把他们聚起来。然后我们一起唱圣歌。我发现,唱圣歌就能吸引很多人进教会,我特别开心。我们第一次成立教会的时候,领洗的一共九个人。到了第三年,我们发展到了二十多人。每次聚会地上炕上全是人。我感觉那是天主给我的鼓励。那时候真的特别喜乐,也非常有爱心。每次聚会的时候我都会收拾好房间,去门口接他们,看到他们来了,我就是难以言表的喜乐,这就是我未来要做的事情,也是我生活的盼头和希望。在这个时候,我小妹就希望我赶紧去天津那边治病。

木兰:所以您是精神状态好了,但是身体还是有一些问题是吗?

方云:是的,虽然我信主了,但是身体有病该治还是要治的。我在我们那边医院查的一直是冠心病,我小妹就想让我去天津,那边医疗条件好一些。到了天津那个医院,医生说我的手术费得五六万,那是二十多年前,五六万对于我们普通老百姓来说那是天文数字。那么多钱就意味着我治疗无望,那一刻我就跟天主说:我不治了,天主,我的生命是祢的,我从今以后就为祢而活,能活多久算多久,有祢陪我就够了。那时候我在西开教堂请了两个圣像,圣母圣心像和耶稣圣心像,我每天在圣像面前这样恳切的交托祈祷。祈祷了一段时间之后,奇迹发生了。有一天早晨,我在似睡非睡的状态中似乎看见耶稣以婴孩的形象出现在我面前,问我:你向我求什么?我哭着向祂说:主啊,如果你愿意,请医治我。当时不是真实的对话,我就觉得是在我的意念当中发生的。我说完之后,耶稣转身就出去了,但我知道,祂一定听到了我的祈求。耶稣走出门的时候我立刻坐了起来,瞅着门口,感觉好真实。等我小妹下班我就把这个时告诉她了,我小妹也告诉我一个好消息。她查到一个不错的中医,是个医学硕士,有着28年的临床经验,看心脏方面特别好。然后我小妹就带着我去找到了那个中医,他搭完脉特别轻松的跟我说,我没什么事,就是精神压力太大了,吃几幅中药调整一下就好了。我当时不敢相信,我吃了那么多药都没好,在医院查的还是冠心病,怎么就没事了呢。那个医生说没达到那个程度,没有大问题,按时吃药就可以。我吃了十四幅那个中医给我开的中药的时候,身上就开始有劲了,后来慢慢的我的身体状态就恢复了。我身体好转了,想着接下来我就为服务教会服务天主而活了,这也是我的许诺。就这样,我就回家了。当我满怀喜乐和信心的要全身心为教会服务的时候,没想到,更大的挑战和痛苦接踵而来。

木兰:又发生了什么呢?

方云:我身体和精神都回复健康了,以为我的生活从此就事事如意了,就像电视剧里完美幸福的大结局一样。但是我没想到的是,一切都事与愿违。刚领洗的时候,家里人对我好,我丈夫也不跟我吵架了,教友也对我好,因为我身体还没有完全康复。我感觉他们就像看一个孩子一样,让我做开心的事,对我有着很大的包容。但是我完全康复之后就不一样了,我以一个健康的状态开始服务教会,但身边却充满了伤害,家人的不支持和冷言冷语我可以理解,他们不是教友,但我服务的那些教友我感觉他们也对我充满敌意。有一次聚会做圣经分享,到我分享的时候,一个教友就说:给别人分享的时候要自己先做到。我当时情绪一下子就上来了,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她让我下不来台,我就跟她吵。我当时不觉得自己有错,就认为全是她的错,觉得她是以人性来看我。我对他们那么好,全心的服务他们,他们怎么不领情呢?竟然还这样公开的羞辱我伤害我。我太委屈了,从那开始我在祈祷当中就跟天主说这事,我给天主写信,边写边哭。那时候的祈祷没有感恩,全是抱怨、告状,那就是个起诉书。我说:天主啊,祢看祢的女儿都到什么地步了,你怎么不管管他们呢?后来我就不愿意服务这些不听话的人了,那个时候我就是觉得是他们不听话,我没有问题。渐渐的我越来越少的组织聚会,那时候我根本分辨不清什么是来自天主的什么是来自魔鬼的,一聚会就跟那些不喜欢我的教友吵架。后来每到主日有教友问我要不要聚会,我就让他们自己在家祈祷。我的软弱,让我屈从了魔鬼的诱惑,我开始不参加聚会,又回到了麻将桌,也迷上了网络游戏。又开始打算怎么挣钱,但是怎么计划怎么做都挣不到钱,越这样约抱怨,离天主越远。一次次的失败让我继续在麻将桌上找快乐,起初被耶稣拯救释放时的那个欢乐完全没有了。我恢复到了领洗之前的状态,在教会里找不到快乐,家里人也开始给我找麻烦,我发现自己的生活还是那么糟糕、那么失败。天主也藉着人还有文字启示我,那时候我也看圣书,祂经常用圣书里的文字警示我,但那些根本就进不到我的心里,那个时候我只看表面。越在意什么,就越容易在那方面受到挑战,那是我们人性软弱,容易受魔鬼诱惑的毒根,天主要给我们斩断那些毒根换上新的。这个过程我们就要经历痛苦,如果配合天主的计划,我们就会很快看到天主的恩典和旨意。但是我不愿意配合呀,因为天主要我放下的是我舍不得的。我开始从外界寻求快乐,遵从我人性的需要,假装听不到天主的声音,放纵自己。这让我又开始了一段迷失的旅程,而这一次要比上一次严重,因为我失去了对天主慈爱的信心,也自以为自己知道的很多。这让我的生活比之前还要糟糕……

(未完待续)

方云姊妹的信仰之路正如同她说的那样,就像被天主拯救的以色列人民,反反复复。她该如何面对生活的痛苦和信仰的考验?我们下期节目继续收看方云姊妹的故事……

Add new comment

9 + 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