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在天主的爱内找到自我——方云姊妹的故事(下)

Wednesday, March 10, 2021

上次我们讲到,方云姊妹在身体和心灵遭受双重打击下萎靡不振了好久,日渐绝望的她在认识了天主之后渐渐振作了起来,也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喜乐。于是,她决定全心投入到当地教会服务和福传上,但令她没有想到的是在服务中,她一次又一次的被打击。在这样的境况中,她再一次堕落了,而且比她信主之前还要严重……她究竟又经历了什么,让她又重返旧路呢?

今天我们继续跟木兰一起,走进方云姊妹的故事……

木兰:您说这一次要比之前还要糟糕,是怎样的经历呢?可以跟我分享一下吗?

方云:是的,很糟糕。那段时间,我一连几个月睡不好觉,总是失眠,每天两片安眠药,也就能睡一会儿。因为总是强制睡眠,白天我的脑子就跟木头似的。随着身体的倒下,我的灵魂也倒下了。就像我前面说的,我不愿意配合天主的计划,开始从外界寻求快乐,遵从我人性的需要,假装听不到天主的声音,放纵自己。天主也会派遣兄弟姐妹们来劝我,他们说:人是会伤害你,但天主不会,天主是爱你的,你一定要坚持住,好好祈祷,坚强自己。这些话我也知道,谁这么劝我我就说:别说了,你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事情没发生在你身上。天主就是这样爱我的?让我这样的痛苦?如果是这样的爱,我可受不了。那时候就是这样和天主对着干,还是会祈祷,就是感觉祈祷一点用都没有,听不到天主的声音,感觉自己进入了无边的黑暗当中,看不到一点点的光。我现在知道自己当时的祈祷是出于人性的,就是想让天主帮自己满足人性的欲望。我越是以人性的眼光去看待自己拥有的和想要拥有的,我就越痛苦,因为天主不满足我呀。在这种痛苦当中找不到任何安慰,我已经越来越远离天主了。以前是因为身心的痛苦我选择了这份信仰,以为只要进入教会,就会有理解我的人,能够安慰我痛苦的人。现在我又开始身心痛苦了,我发现,跟教会里的人也没办法交流了,甚至有人还给我制造痛苦,我对教会的认识也有了问题。我觉得,自己在那个时候把人看的要比天主重要。我一开始信主就没有说是从主那里得到了安慰,而是通过人对我的认同和接纳当中得到了安慰,也对这种认同产生了一种依赖。

木兰:确实是这样,我们很容易把眼光放在人的身上,把对天主的信赖放在人对我们的态度上,能感觉出您的痛苦,后来呢?

方云:真的很痛苦,那时候就想找个发泄的出口,但是有些事不能做,已经是基督徒了,自己良心上知道是错误的。不过心里还有个诱惑的声音跟自己说:天主是给人自由的,犯错了办个告解就行了,天主会原谅的,大不了死之前办个告解向天主承认错误。我就想,是这么回事啊,天主不是无限仁慈的吗,祂也许诺给我自由,那我就想做什么做什么呗,何必被人束缚呢?想咋活就咋活。我就开始堕落,打牌赌钱,上网玩游戏,找网友聊天,在这些东西上面寻找安慰。现在想想很可笑,如果我在罪恶中死去呢?没有机会承认错误怎么办?其实当时我也很挣扎,白天热热闹闹的过了一天,晚上夜深人静就失眠,想自己的人生,觉得自己走的是一条死路。我感觉自己陷入了黑暗的深渊当中,无法自拔。我的精神瘫软了,身体也差点垮了。那段时间,我一下子瘦了将近三十斤。身边的人看我这样,劝我去检查一下,都以为我生病了,因为我每天一点精神都没有,无精打采的有点吓人。

木兰:是啊,我们都会因为痛苦抱怨不愿意在祈祷当中寻求天主的旨意,但没有这样的祈祷中的聆听只有抱怨,又更加的痛苦,这会让我们陷入一种恶性循环,那您怎么走出这种状态的呢?

方云:就像你说的,在祈祷当中不愿意寻求天主的旨意,只想寻求自己的意思。我当时一直祈祷,还一直抱怨听不到天主的声音,觉得祈祷没有用。因为我的祈祷是以自我为主,我还贪恋一些东西,外在的物质的,我都把持不舍。可我也深知自己这样一直堕落下去的严重性,所以那时候我每天早上吃完饭就到一个地里祈祷,那时候是冬天,地里有雪堆,我就跪在那个雪堆上祈祷。我苦苦哀求天主说,天主,祢看啊,我已经很努力了,但什么改变都没有啊。我完全没有明白祈祷的意义,还是想要自己努力改变。可人的力量毕竟有限,我真的什么都做不了。久了我就卧床不起了,没有一点力气,身体和心灵都是。有两个教友去家里看我,我把自己的状态跟他们说了一下,他们也跟我说了一些鼓励的话。他们走了之后我还是那种空虚的状态,拿起手机就跟网友聊天。但那天我跟网友聊完天之后,觉得很累很困,只是很困,闭着眼睛也睡不着。在这种状态中我突然听到一个声音,好像是天主的声音,跟我说:你为什么寻求人的快乐?不寻求我的快乐?当我听到这个声音,我一下子就坐了起来,感觉天主就在我的身边,那一刻,我的心真正有了悔改。所以我赶紧跪起来祈祷:我的天主啊,孩子错了,孩子真的错了。当我向天主忏悔的时候,我的脑海里出现浪子回头的那段经文。我仿佛就是那个浪子,父亲一下子把我紧紧的抱在怀里,他在流着泪为我包扎伤口。我一直在哭,也感受到阿爸父抱着我跟我一同在哭。所以,在那一刻,天主真正的进入了我的生命。我把手机里一切不合主心意的东西都删除了,仿佛把自己心里的那些不符合主旨意的想法全部撕碎了,那些我全部都不要了,我只要天主。

木兰:是一个在天主内找到自己的过程,很痛苦,但获得了新生,天主看人心里真正的渴望,其实在您心里最大的渴望一直是回到天主身边吧?

方云:是啊,只是以前太依靠自己的想法和能力了,和天主背道而驰。那时候我家里人不知道我怎么了,我小妹妹就让我再去天津那里检查一下。我到天津之后去了教堂,因为我有太多的罪要告明了。我办完告解祈祷完要离开教堂的时候,看到一个老神父,那个神父是个外国人,我跟神父说:神父,您听得懂我的话吗?我都办了无数次告解了,为什么我的心还是这么的痛?当时那个神父跟我说:孩子不要怕,来,我给你降福。说着他就把手按在了我的头上,为我祈祷降福。神父在给我降福的时候我还是一直哭,我意识到自己是一个大罪人,而且是罪人中的罪魁,但天主却从来没有放弃过我,依然爱着我。神父降福完之后,我走出教堂,突然发现,天怎么那么亮呢?我仿佛再一次看到了希望,其实天一直是亮的,希望也一直在,只是之前沉浸在痛苦中的我,心灯灭了。当我从教堂回家的时候,心中充满了喜乐。因为我在天主内获得了释放,放下了自己把持不舍会引自己远离天主的东西。在那之前我连续两三个月吃安眠药都睡不着了,但那天晚上我竟然很舒服的睡了一觉,而且是自然睡。后来我一个晚上可以睡自然睡三个小时,再到五个小时,再后来就整宿能睡个安生觉了。再一次被天主拯救,我明白了很多事情,明白了祂对我的旨意,也明白了祂对我的救恩计划。天主让我认识到我经历的一切意味着什么,祂要我无条件的爱他人,不带目的的去服务,不管在我服务当中别人是什么态度,我依然要爱。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也是一个痛苦的过程,需要一颗强大的心。所以我经历了那些痛苦的事情,天主要我死于自己的人性,在天主内重生蜕变,变得坚强有力量。

木兰:听您的分享,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会发现原来找到喜乐这么简单,就是找到天主,在天主内发现真正的自己,不知道您有没有这样的感觉?

方云:没错,找到天主,找到祂的旨意并且配合,才会让我们真正感受到生命的喜乐。所以这次我要好好配合天主的恩宠,我跟天主说:主,我任凭祢打造,我知道自己做不到,但依靠祢的恩宠,一定可以。回家之后我就继续服务我那里的教会。但不是说我找到天主了,天主给我恩宠,就把以前的人和事都帮我摆平了,不是这样的。我继续服务教会之后,还是会有人伤害我。但经历了这一切的我已经不一样了,我知道自己该如何面对这种状况。既然已经在天主内看清了自己,那就让我不断的死于自我吧。虽然很痛,我还是会流泪,但我祈祷天主看着我这软弱的眼泪,来坚强我,给我恩宠,让我可以爱上那些伤害我攻击我的人。特别是我的丈夫,因为他不是教友,我刚信主那时候在教堂服务他就反对我。有时候平白无故的,他就会跟我吵,跟我闹,刚开始的时候我都会跟他吵。但那样并不会让事情平息,也不会荣耀天主,反而让天主无故受到羞辱。后来他再伤害我的时候,我就不吱声了,我就到外面去祈祷。但说实话,人都是软弱的,我会觉得很委屈,祈祷的时候眼泪哗哗的流,我祈祷天主祝福我,扶持我,让我可以爱我的丈夫,这样一直祈祷到我心情平静,我就回到屋里和我爱人和好。但不是祈祷一两次就能胜过的,要经过一个漫长的时间,在天主内一次又一次的战胜。在这样的过程中,借着圣神我仿佛识破了魔鬼的计谋,也让我得到了天主的恩宠和祝福。就像金子要在火里的煎熬才能淬炼出纯金一样,我们的生命也是一个充满挑战和历练的过程,这期间充满了痛苦。但这一次在天主内的站立,我仿佛比以前更强大了。天主要藉着我成为一个管道,要我把天主的祝福和救恩带给身边的人。因为那个时候我的家人都还不信天主,我就准备正式开始把信仰带给他们。

木兰:每个人都面临着各种各样的挑战试炼,但要通过这样的试炼需要对天主有很强的信赖,真的很佩服您,相信您的家人也会因着您得到这份祝福和救恩,现在他们都领洗奉教了吗?

方云:是的,不仅是我老公,我爸妈、公婆还有我妹妹们个哥哥全都领洗奉教了。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要没有天主对我的帮助,我不会有那么大的忍耐。我向他们传教的时候难免会受到他们的质疑和打击,但我都接纳了,我对他们友善和充满爱的态度让他们对信仰有了兴趣。更重要的是,天主也在他们的生活中给了他们启示和帮助,他们的信仰现在都很好。每逢年节还有教会的节日我们都会在一起聚会,同心合意的祈祷。我们的家庭变得越来越和睦,彼此相亲相爱,外人都很羡慕,后来我小姑子也因着家里的这种改变领洗了,真的很感谢天主。他们每个人接受信仰的故事都很奇妙,但这个过程如果要说的话,好几天都说不完。天主就是这样借着我的悔改,把救恩带到了我们整个家庭。而我要服务的不仅仅是我们的家庭,还有我们的教会。当天主把我从被奴役之地带回来之后,我就想要一心为天主而活,要回报天主对我的爱。慈悲禧年那年,我跟天主许诺说要作祂的仆人,作祂合意的工具和器皿。

木兰:这样的家庭氛围是很让人羡慕的,天主给了您和您的家庭很大的祝福和恩宠,也会成为您为教会服务的动力和依靠。

方云:没错,家人和身边的教友都是天主派到我身边的,他们会在我软弱的时候提醒我鼓励我。人真的是软弱的,我会因为一些生活的忧虑对天主的信心没有那么大。有一次我又想出去打工,因为儿子结婚了还没房子,他工资也不高,我就想着自己出去挣点钱贴补一些。但是出去就意味着我们这里的聚会没有人组织,我也不会出去跟人传福音了。我二妹知道知道就跟我说:大姐,你不要挣钱了,你已经跟天主承诺说要为祂而活,要宣讲祂的救恩。如果你真的出去了,是寻求天主的旨意吗?天主会照顾你的生活,让你不至缺乏,你只想出去挣钱,天主会祝福吗?她的这番话彻底提醒了我,想想自己以前就是因为对外在和物质的追求才陷入黑暗当中无法自拔,现在我却差点又一次让自己远离天主。后来我就再也不想出去挣钱的事情了,全心全意的侍奉天主。

木兰:所以您就开始全身心的投入到教会的服务方面了吗?

方云:是的,但我也是个新教友,看不懂圣经,聚会分享的时候我就祈祷天主帮助我,是天主借着我发言,不是我自己要说什么。就这样,我用天主对我的恩宠传播救恩的喜讯。后来我有机会去一个修会学习,在那个学习当中我感觉有一道光环绕着我,我感觉特别喜乐,在这种感觉中好像有个声音在跟我说:借着我的光,去光照别人吧。天主开启了我的心,让我去分享祂的圣言,也开了我的窍,让我从生活和自然中去领悟天主的意思。为教会服务,不是我跟天主说我要为教会做什么样什么样的服务,而是要问天主,天主要我做什么。想要成为天主合用的工具,就要谦卑顺服的听命。

木兰:是啊,谦卑顺服的听命,才能更好的为天主工作,但很难做到,您是怎么做的呢?

方云:依靠祈祷还有看圣经,越来越明白天主的心意,不凭着自己的人性的眼光去看去做选择。在这里我分享自己的一个经历。那时候我经常凭着祈祷,依靠天主圣神开启我的心和口去分享去宣讲,后来我发现分享《新约福音》的人很多,但分享《旧约》的人很少,在我分享的范围内只有一个。那个教友是高位截瘫,后来因为身体原因没办法分享了。那一刻我心中有个渴望,跟天主说:主啊,如果你愿意,我来接替这位弟兄,继续分享《旧约》。特别奇妙的就是,有一天在一个群里分享,群主就私信我说:你看现在分享《福音》的人很多,从今以后你能不能开始分享《旧约》?这正是我求的呀,天主要是愿意我们做什么,祂就会帮助这件事的成就,但首先我们要成为一个听命的仆人。从那时候,我就开始努力看并且学习《旧约》,但《旧约》里面又太多看不明白的地方,实在弄不懂我就去祈祷,像个孩子向父亲要东西一样的祈祷,抱住天主的大腿,祂不给,我就不撒手。这样的祈祷之后再去学习,很多不明白的地方都会明白了。弄明白之后我就会像个孩子一样蹦起来,感觉自己得到了最大的奖励。这真的不是我的能力,也不是我私欲的想法,而是天主要开始使用我了。我现在每天很忙碌,但很充实。看圣经,分享圣言,负责我们教会还有教友的一些事情,陪伴一些心灵受伤的兄弟姐妹。我现在身边也没有仇人了,我的爱人、家人、朋友还有教友都对我特别好。这是因为我的心态变了,我为人处事的态度变了,我对人事物的看法变了,变得可以用天主的眼光去看待一切了,自然就没有糟心事了。这是天主对我的重新打造,之前那位反对我的教友说:分享圣经里的道理,首先你要做到。我当时还生气跳脚,现在看来真的是,我如果活不出一个基督徒应该有的样子,别人怎么会相信我呢?我现在的生活就像圣经里说的:“或吃或喝或做任何事情,我都要为荣耀天主而做”很感谢天主给我的力量。

木兰:“无论做什么,都要为荣耀天主而做”,这是我们每个基督徒要有的生活态度,您是我学习的榜样,最后您还想说点什么呢?

方云:我最想说的就是,很感恩,每一次我分享自己的经历的时候,我都会泪流满面,那是感恩的泪,很感谢天主对我的那份大爱。我是一个悖逆的孩子,让天主为我操了不少的心,天主也花了很大的功夫来塑造我,炼净我。为了让我成为祂手中的精品,祂受了很大的苦,如今是我回报祂的时候,而我用一生的奉献都回报不完,但我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好好的分享祂的大爱和救恩。

木兰:很感谢您带给我们这么感动的分享,您的经历也是很多人都会经历到的,相信看到您分享的人也会得到一些反省和力量,我们也为您的服务祈祷。

方云:也谢谢亚洲真理电台给我这个机会,让更多的人听到我的分享。希望和我有相同经历的人看到我的分享,可以帮助他们走出黑暗,走向光明,走向天主。也为你们祈祷,天主祝福!

Add new comment

14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