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她在痛苦中找到了宝物,三百多新教友是她的收获!

Wednesday, November 11, 2020

你们往普天下去,向一切受造物宣传福音,信而受洗的必要得救!

这是耶稣升天时留给宗徒们以及所有基督徒的使命,也是我们今天的主人公刘慎岩姊妹,自2016年以来,一直践行的生活。在她和她同伴们的不断努力中,近几年他们的堂口有了三百多的新教友的加入,这真是福传路的好榜样!

今天让我们跟木兰一起走进刘慎岩的故事,来看看她是怎样全心的投入到福传使命当中;在她践行使命的过程中又有什么感人或奇妙的经历呢?

木兰:您好,感谢您愿意来分享您的见证故事,可以先做个自我介绍吗?

刘慎岩:好的,我叫刘慎岩,来自衡水教区,我家是从我爷爷开始信教的。我父母也保持了这份信仰,他们从小就教我念经恭敬天主。

木兰:所以是长辈的信仰影响了你信仰天主?

刘慎岩:是的,我母亲对我影响很深,她很热心。在我小时候她教会我三段经,天主经、圣母经和悔罪经,提醒我要常祈祷。那时候,我每天要念好多遍。我父母的信仰很虔诚,就连给我找婆家也是只看信仰。其他人的父母可能还会问问家庭条件了、有几个弟兄等这些。但我的父母不是,当别人给我介绍现在的老公时,我父母一看是教友家庭,什么都没打听,就把我嫁过去了。

木兰:原来这样啊,那你嫁过去之后,情况怎么样呢?

刘慎岩:嫁过去之后发现我婆家很穷,我老公弟兄三个,连一个像样的房子都没有,全家住在一个破旧的房子里。但那时候的人实在,也单纯,嫁过去就是实打实跟人家过日子去的,穷就想办法挣钱,一起努力让日子好起来。所以那个时候祈祷,就是跟天主要东西,想让自己的物质生活得到满足。也只知道依靠自己的能力去打拼,挣很多钱,过上好日子。那个年代不是一家穷,其实家家都一样,每天为填饱肚子发愁,怕饿着孩子,就都想着挣钱养活孩子。一天天光想着怎么挣钱,我进堂就越来越少,也不念经了。后来发生一件事,我感觉就是天主给我的“一鞭子”,一下子把我抽醒了。

木兰:那是什么事呢?

刘慎岩:1988年的时候,我儿子生了一场病,那时候他才5岁,医生说是心脏问题,医疗费要花六千。一听医疗费,真的是晴天霹雳。那时候谁是万元户就跟现在百万富翁一样,五六千对我们来讲,简直就是天文数字,我家总共的存款才800块钱。只能挨家挨户去借,当时,一家能借出一两百就很不错了。我拿个本子记下借了谁的钱,看着那一张张写满的纸,我心里突然有一个念头:我之前就只着急赚钱,从来没去好好的认识天主。天主掌管我们的生命,我真的也欠了很多账在天主那里。

为了让孩子的病,能够治好,那时候的祈祷很恳切虔诚,离天主真的很近很近,祈祷了也就不会那么忧虑了。我带着孩子去北京的一个医院治疗了一个月,回来孩子的身体就慢慢好转,吃的白白胖胖的。从那开始我就改变了,不去过分的追求和争夺物质的东西。信仰也更好了,又回到了以前天天祈祷的状态。但并不是信仰变好之后就万事如意了,还是会有事情发生,考验我的信仰是否坚定。

木兰:那您之后又经历了什么呢?

刘慎岩:我儿子的病是我信仰的转折点,让我对天主的信赖变得强烈,也很热心。但在1996年的时候我检查出子宫瘤,我们县里的医院治不了,家里人带我去北京治疗。

木兰:您听到这些,当时是什么样的心情呢?

刘慎岩:我以为我会抱怨天主,但是我没有抱怨,而是诚恳地给天主祈祷!我跟天主说,既然天主让这件事发生了,那就随从祂的意思吧。在要准备做手术的前两天我特别不舒服,就跪在床上祈祷,我想到我孩子还小,还有父母公婆要孝敬和赡养,就向天主祈祷让我的病好了,真的是很恳切的祈祷。结果奇迹就发生了,我手术的前一天去做例行检查,医生却说不用做手术了,我身体的瘤基本上已经没有了,当时跟我一起在医院的家人都惊呆了,这简直就是奇迹。

那时候真的特别感谢天主,因为祂应允了我的祈祷。我的信德更加坚固,当时我就向天主许诺说一定要去传福音。

木兰:这个经历之后,那您就去传福音了吗?

刘慎岩:没有,要不说人是软弱的呢!我当时的信仰和祈祷是比以前强了,但回去之后还是被世俗带走。我经历了一次又一次天主的恩典,但那时候想的更多的还是挣钱,人的意志很薄弱,追逐世俗久了,不仅传教的事不再想了,甚至有时候连祈祷都顾不上了。后来老大结婚生孩子,作为老人,我得帮儿子儿媳妇带孩子。我心里也就只剩下挣钱和看孩子,这两件事经常拉扯我,看孩子就不能挣钱,挣钱就不能看孩子,传教的事也就没再想过。有一次,我老大又让我去给他带孩子,我看孩子的时候想着挣钱着急心不静。孩子睡着的时候我就去我儿子的书架那看了看。我大儿子修过道,有很多神父和修女给他的书,我其实不爱看书,但心里总是想拿起一本书看看,我打开一本书一看,上面全是圣经金句,其中最感动我的一段是:“其实,关于明天的事,你们还不知道;你们的生命是什么?你们原来不过是一股蒸气,出现片刻,以后就消失了。”我看完一下子就感觉自己的心被刺到了。我一直在追逐世俗的金钱,却把天主一次又一次的恩召抛到了脑后。我们的生命是什么呢?那时候我才醒悟过来。那时候的心情真的不一样了,我再一次放下了挣钱的心,想要好好为天主服务。不过想真正转向天主,为天主工作的时候,魔鬼就会来捣乱,牠很害怕人们为天主工作,会无孔不入,即使是我在做我认为对的事情。

我开始为教会做些事情的时候,赶上我二儿媳妇生二胎,我又被叫过去看孩子。但那个时候我们那里进堂的教友越来越少,我正为这件事着急发愁,但儿子让去我就去了。但心也不在看孩子上,就是想着怎么组织教友看圣经。有一天,我送完大孙子上学,回家就听见儿子和儿媳妇在吵架,当时儿媳妇快生了,所以我儿子没怎么还嘴,就听见儿媳妇在吵吵,声音特别大。我一下子就激动了,进去闹了一顿,噼里啪啦说了自己的委屈,然后我就走了。儿媳妇一声没吭,回娘家了。完事之后我安静下来就想,中了魔鬼的计了。我们一家人本来很和睦的,没有吵过架,我反应过来之后就去跟儿媳妇和好了。当我们真正想要为天主做些事情的时候,魔鬼会更加扰乱我们的生活。我自己也太软弱了,所以需要不断的祈祷,靠天主的力量来加强自己。加强祈祷,并且安排好生活之后,我们教堂就开始组织学圣经,后来学习的人越来越多。在2016年我们正式组织起来福传小组,开始福传,这距离我第一次跟天主说要去传福音已经过去了将近十年的时间。其实神父以前也一直呼吁我们出去福传,但基本上都是神父说我们就去,不说我们就不动了。2016年是我们主动并且正式的建立了福传组,真正的行动起来了。

木兰:那你们福传的过程怎么样呢?有什么特别的经验吗?

刘慎岩:刚开始的时候没传几个,有几个新领洗的教友,后来也不怎进教堂了。在一个圣母升天节前,我们就打算挨家挨户走访。我们先去了一个大娘家,她家只有她自己领洗了。那会儿她家里正在盖大棚,但是天太热不好找人。我们福传组里几个人就帮他们盖大棚,大娘家里人看到我们这么帮他们,特别感动,因为天太热,他们花钱都请不来人,我们却免费帮他们。我们跟他们讲,我们要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因为我们信仰的天主是爱,我们也要爱。他们就把我们的事去告诉了其他人,我们的事在他们亲戚和相邻之间传开了,就有人开始愿意让我们去他们家给他们讲这个信仰,他们听了都特别愿意相信。圣母升天瞻礼那天有十几个人领洗,看到这情况我们更有热情了,组织了更多的人,每个主日天都会去有新教友的地方,带他们参与弥撒,组织聚会。但是我们的传教工作并不是一直这样顺风顺水,也会有很多的艰难坎坷,一路上也是跌跌撞撞的,遭受魔鬼的诱惑和打击。

木兰:确实,福传的路不是一条容易走的路,那您在福传过程中都遇到了那些阻碍和打击呢?可以给我们分享一下吗?

刘慎岩:阻碍和打击主要来自于家里,一开始是我老公,到后来儿子儿媳妇也开始反对。我也不知道我做错什么了,其实我出去福传都是先安顿好家里,比如我做好早饭,送完孙子上学,我就去附近的村子传教,不耽误给他们做饭,他们吃饭的时候我看孩子,也没给他们添麻烦。我很小心的应付着,就怕因为福传影响家里,怕他们都不同意我出去了。即使是这样,我老公还是天天盯着我,就看我做错什么,然后借题发挥,打击我传教。其实我老公人不坏,不抽烟不喝酒,还是个老好人,就是在信仰这方面,他没活出来。有一次我做好饭,等着他们回来,等的时候我在群里分享,没注意我老公来了,他一把拿过去我手机就摔了一个粉碎,那是我新买的手机,我吓了一跳,也很生气。但我想着不能中魔鬼的计,魔鬼肯定希望我们起争执,忍着没发火,可是真的很委屈,晚上哭了半宿。另外一些阻碍就是外面人的说三道四,说我出去传教,就显着我了,能耐的不行,太骄傲了,类似的各种讽刺,听到这些,我经常含着泪跟天主说:为什么为祢做点事就这么难呀!有很多时候都想退缩。

木兰:那是什么让您没有放弃呢?

刘慎岩:是天主的话经常给我力量,每当我软弱的时候我就看圣经。有一次我特别委屈,看圣经的时候正好看到,天主说:“你不要害怕,因为我与你在一起,你不要惊慌,因为我是你们的天主,我必要坚固,协助你用我胜利的右手扶持你。”祂的话坚定了我的信心,也支撑着我。所以我依然放心大胆的去福传,有天主保护我,我就不畏惧人能对我怎样。有同行的伙伴互相扶持,看着新领洗加入我们教会的人越来越多,眼看要超过老教友。这是我们付出的成果,也是天主给的恩典。有些新教友跟我们说:你们怎么不早点传教啊,我们要能早点认识主多好呀!听到他们这么说,我都会哭,是啊,我们怎么不早点福传啊!耶稣在升天之前留个我们的话:“你们往普天下去,向一切受造物宣传福音,信而受洗的必要得救。”我们真的要尽快行动,也要积极的行动。我们在福传的事业上会有各种境遇,有好的时候也会有不好的时候。但是,就像圣保禄说的:我赖加强我的那一位能应付一切。我有天主,这我加给我力量的神,就不会退缩。

木兰:现在您丈夫和家里其他成员对您福传的态度怎么样?

刘慎岩:他们现在不反对了,而且都很支持我。特别是我丈夫,他现在信仰变得很好,不用我提醒,主动去教堂。我家本来没什么矛盾,现在更加和睦。其实出去福传,如果家里料理不好,怎么跟别人传福音,传福音就是传播爱,家里不和睦就没有爱,自己说的也没底气。

木兰:他们对您福传的态度怎么会有这么大的转变呢?

刘慎岩:主要还是因为我丈夫的转变。其实我老公有抑郁症,他每天心情都不好,什么都不能做,上不了班,感觉自己跟快要死一样,跟他说什么都没用。他之所以动不动就冲我发脾气,找我麻烦,其实也是因为他的情绪不受控制。我不忍心看他痛苦,每天都为他祈祷,跟天主说,把他的痛苦加在我身上。因为至少我比他更认识天主,只要他不痛苦,让我怎么样都不会抱怨。没想到,天主真的藉着我身体的痛苦改变了我老公,使我老公得到了释放。就是去年大年三十,我不小心摔了一跤,大腿骨摔折住院了。我老公跟我去医院,他要照顾我,跑前跑后的,忙起来他就不胡思乱想了,也不吃抗抑郁的药了。我住院住了一个多月,随着我的身体慢慢康复,我老公的抑郁症也一天天的好起来了。然后趁着今年疫情在家,我就督促我老公跟我一起读圣经,读圣经的过程,让他的心也越来越开朗。神父还给我老公找了个工作,老板是个教友,他们工作的地方还有个圣体间,神父经常过去做弥撒。我老公的改变真的特别感动我,这不是我的功劳,因为只有天主才能改变一个人,谁都想不到我老公现在能变成这样。痛苦是化了妆的祝福,只要不抱怨,恒久忍耐的祈祷,就会看到天主的恩典。现在我家里所有的人都不反对我传教,我们本来就没什么矛盾,婆媳关系处的也很好,现在更好了。天主给我的恩典其实我说也说不完,看着天主给我的这些恩典,我就没有理由不去福传。但就像圣保禄宗徒说的:我若传福音,原没有什么可夸耀的,因为这是我不得已的事;我若不传福音,我就有祸了。我们堂口这两年增加了三百多教友,这是我之前想都想不到的,天主是大能的天主,我只是祂使用的工具。

木兰:这是天主的工作,也是您的信赖和付出,才有了今天这样美好的结果,最后您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刘慎岩:我想说,要好好珍惜我们的信仰。天主用爱召叫了我们,拣选我们作祂的儿女,祂也从来不放弃我们。从天主治愈我,我许诺说要福传,过了快十年才真正的走上这条路。那时候其实我想,我都这么大岁数了,还能干什么,没想到天主依然用了我,还祝福了我。无论什么时候回应天主的召叫都不算晚,我们都需要真正的认识天主。这样我们生活中有什么艰难坎坷,都会有力量,因为天主是我们的依靠,我们什么都不必害怕。

木兰:谢谢您的分享。

刘慎岩:感谢天主,也谢谢你们。

Add new comment

3 + 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