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她是老教友,却因为两段失败的婚姻才真正的认识天主

Wednesday, January 20, 2021

“一个罪人悔改,在天上所有的欢乐,甚于对那九十九个无须悔改的的义人。”(路15:7

“荡子回头”的故事想必大家都耳熟能详,今天就给大家讲述一个这样的故事。

丁利亚姊妹出生在一个虔诚的老教友家庭,但她从小却对信仰很冷漠,可以说是不信。成年之后的她,更是因为自己的固执与叛逆,和对信仰的冷漠,先后有过两段和教外人的婚姻,这两段婚姻也给她带来了很大的伤害。在她心力交瘁、身心俱疲的时候,天主的工作却悄悄地在她身上开始。她究竟经历了什么?天主又是如何在她身上开展工作的呢?

今天我们跟木兰一起,走进丁利亚的故事……

木兰:您好,谢谢您愿意来接受我们采访,分享您自己的故事,可以先介绍一下自己吗?

丁利亚:好的,我是来自河北邯郸教区的丁利亚,出生在一个老教友家庭,虽然我的父母信仰都很虔诚,但我小时候的信仰并不好,可以说不信吧。

木兰:怎么这么说呢?

丁利亚:因为小时候都是被父母威逼利诱去教堂,那时还小也不敢不去,去也就是应付差事,对信仰根本没有什么感觉。每次参与弥撒都不情愿,特别是神父讲道理的时候,就觉得很烦。

木兰:那长大之后对信仰是什么认识呢?

丁利亚:没有任何认识,就是因为自己对这份信仰无所谓的态度,所以才经历了后来的两段不幸的婚姻。也是因为这两段婚姻我才真正的认识自己的信仰,真正认识了天主。

木兰:这段经历可以分享一下吗?

丁利亚:我年轻的时候太叛逆也很自我,两段婚姻都是教外的,那个时候也从来没想过后果。第一段婚姻结束是因为我第一任丈夫出轨,我脾气也很倔,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也不给他机会,就选择了离婚。第一段婚姻我有两个女儿,都没跟我,一想到这我就觉得很对不起她们。第一段婚姻结束之后,我天天喝酒喝的酩酊大醉,因为心里太难受,太委屈了,也觉得自己很失败,喝酒可以暂时麻痹自己,不让自己想那么多,心里会好受一些,但是酒醒了更痛苦,一切都没有改变。我母亲看到我这样也很难受,她劝我去教堂祈祷,说天主会安慰我,但我不信,我觉得天主帮不了我,我也不愿意相信祂能帮助我。

木兰:家里人对您的第一段婚姻是什么态度呢?

丁利亚:老教友家庭很少会同意孩子找教外的结婚,我家里人也是,特别是我妈,坚决反对。但我表现出的是一副非他不嫁的态度,家里也拗不过我,后来就妥协了,不过要求我第一任丈夫领洗,我们必须行婚配礼。为了结婚,我们也同意了。不过我那时候对信仰都没什么认识,无所谓的态度,所以他领洗也好,我们婚配也好,都是为了应付我家里人,走个形式而已。后来离婚也没有想过他领洗了,我们是圣过婚配的,家里人也劝我不能这么草率,毕竟是行过婚配的,还有两个女儿。但我那个时候太固执,不觉得有问题,一气之下还是离婚了。过了很长一段时间之后,我又进入了第二段婚姻。

木兰:前一段婚姻如果行过婚配礼好像对后面开始新的婚姻是有要求的,当时您要进入第二段婚姻的时候家里人是什么反应呢?

丁利亚:嗯,行过婚配如果前面那段婚姻不解除是不能开始新的婚姻的,我当时不会这么觉得,我还很年轻,怎么可能不结婚呢?我需要有一个依靠。我的第二任丈夫也是教外的,家里人对我很无语,他们怎么劝我都不听,我母亲天天以泪洗面,为我祈祷。那时候我觉得我父母有点夸张了,因为第二次结婚的时候,我觉得我找到后半生的依靠了,我很爱也很信任我的第二任丈夫。

木兰:那第二段婚姻为什么也是离婚收场呢?

丁利亚:也是因为对方出轨,当时我很难接受这个事实。我以为我们很相爱,我可以放心的把自己交托给这个男人。后来我们有了一个儿子,这个时候我会偶尔主日天也会象征性的去教堂参与弥撒,也是走形式,可能还因为第一段婚姻的负疚感吧,虽然我对这个信仰是无所谓,但从小也是在这个环境下长大的,心里多少有点觉得自己不对。另外一点就是,其实他们家的信仰和我们太不一样了,他妈妈是个庙上的头头,也可以说是个巫婆吧,给人卜卦算命招魂什么的,按说我就不该跟他结合的,但我当时就是迷住了一样,就要嫁给他。因为有过前一段婚姻的失败经历,对于第二段婚姻我特别的珍惜,小心的经营,没想到我们的感情还是破裂了,他在外面有了其他女人。面对第二任丈夫的出轨,我并没有像第一次一样果断离婚,我和第一任丈夫生的两个女儿已经是单亲家庭的孩子了,我不能让这个儿子也在单亲家庭长大,我很努力的想挽回我们的感情。那时候我丈夫已经不回家了。为了这个家的完整,也为了我自己的面子吧,我甚至都去了他们的那个庙上,拜那个邪神,这是对我们信仰极大的悖逆,但我当时满脑子想的就是怎么挽回自己的婚姻,病急乱投医,我也会每天念经祈祷,当时就是觉得只要能让我丈夫回来,拜邪神也好,祈祷念经也好,都是手段,并不是真的信了。他确实回来了,没想到的是,他不是回来跟我和好的,而是假惺惺的骗走了我所有的钱和首饰,后来上法院起诉跟我离婚,就这样,我们的婚姻走到了尽头。经历了这些,我身心俱疲,我对自己和自己的生活已经无能为力了。人的尽头就是天主的起头,我没有这段拼尽全力去抓住依靠反而徒劳无获的经历,就没有机会开始真正的认识天主。

木兰:在经历了这些之后您就开始寻找天主了吗?

丁利亚:不是马上开始的,毕竟三十多年我跟个外教人一样,对信仰的这个天主都没有过认识,肯定想不到寻找。

木兰:那是什么样的机会让您开始认识到天主的呢?

丁利亚:离婚前后的那段时间我一直很痛苦,我爸妈看我这样也很担心,还是像以前一样劝我去教堂祈祷念经,让我依靠天主,我不愿意听,觉得他们很烦。后来我妈让我表姐来劝我,我表姐是个很热心的人。我表姐去我家劝我依靠天主的时候,很奇怪,我没有像以前听我爸妈说的时候那样反感,那天我表姐跟我讲的时候,我就开始痛哭流泪,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哭,反正心里就是很难受。隔了一个月吧,我表姐说教区有一个培训,她帮我报名参加,我一开始并不想去,人在极度低糜的状态下是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的。但后来我想了想,也不能一直这样,去就去吧,当是散散心也好。可临去以前我就有点后悔,不太想去了,但已经答应我表姐,不去也不好,我就硬着头皮去了。那个培训分好几期,我是第二期去的,算是插班生,人家其他人都是经过第一期到的第二期,都认识。到那里之后分了宿舍,宿舍的一个姐看我面生,就问我是不是没有参加第一期,我没理她,她又说,没参加过第一期不能参加第二期。我一听就想,反正我也不想参加,那我就走呗,反正东西还没从行李箱拿出来。我准备拉着箱子走的时候,有个修女路过,那个姐就把跟我说的又跟修女重复了一遍。谁知道修女说,第一期没参加过也没关系,既然来了肯定是天主的安排,就留下来一起学习吧。第二天正式上课,那边的神父把我们几个没参加过第一期的分在一个组,带我们到别的教室,给我们简单的补第一期的内容。因为这培训是一环扣一环的,如果前面的课没有听过,后面的课可能就听不懂。神父先是简单的跟我们说了这个培训的来源和目的,以及每一天的主题。我记得神父说第一天的主题是:天主爱我,祂对我有美好的计划。我当时回想着自己糟糕的生活,心里嘀咕着:天主真的爱我?祂对我有美好的计划?什么美好的计划?第二天的主题是,人是罪人,因着罪与天主隔离。我听了前两天的课程主题就决定,有机会我一定要把这个培训的第一期完整的学习一下,我想看看天主到底怎么爱我,对我有什么计划。神父简单的跟我们补习了一下第一期的主题内容之后,我们还是跟着第二期一起学习,到第八天的时候是背十字架拜苦路,那个十字架应该有五十斤左右的重量。当时我们分了几个组,每组一处,前面有个人背,剩下的人扶着。就这样一处一处的拜,拜完之后把十字架放在教堂,我们就挨个去亲十字架。大家都是到十字架前亲一下就离开了,我当时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抱着十字架就开始哭,哭了很长很长时间,大家歌都唱完了,教堂里安静了好一阵,我还在哭,那时候我也不怕别人笑话或说什么了,就是哭。后来神父在祭台上带领大家开始唱感恩的泪,一遍一遍的唱,我哭的更厉害了。我也不知道自己哭了多长时间,当我哭完之后我发现,我的心一下子敞亮了,我没办法形容当时的心情,就是很大的一个释放,特别的轻松,从来没有过的那种轻松。学习快结束时我知道在我老家那边很快要开始一个这个培训的第一期,我毫不犹豫的报名,我想认真全面的学习一下第一期。

木兰:“凡跌倒的,上主必要扶持”很感恩的一段经历,您在后来的培训里又有什么新的收获呢?

丁利亚:我刚开始去参加培训的前几天心里有很多的质疑,比如我前面说的,天主真的爱我吗?我的那些经历算什么美好计划?还有一个质疑就是我们同组的一个教友,他分享说,自从他参加了培训就觉得《圣经》是天主给这个世界最美好的礼物,他觉得圣经里的话太好了,感动他,也帮助他的生活。我当时也在心里想,有没有那么神奇啊?《圣经》能有那么好?我虽然质疑,但我心里其实是渴望的,我也想有那种感觉,能感受到天主的爱,能真正的认识到《圣经》的美好。很感恩,天主满足了我的渴望。我参加完那个培训之后,又完整的参加了第一期的课程内容,让我真切的感受到了天主的爱和祂对我的计划,我也深刻的体会到《圣经》的美好,后来我看圣经,就觉得里面的话都是说给我的。我彻底的悔悟了,我是个大罪人,我的罪阻碍了我和天主的关系,但天主却从来没有放弃过我,祂始终对我不离不弃,即使我因为想要挽留婚姻而做悖逆的事(第二次婚姻,为了讨好婆家人去拜邪神)。天主无限的大爱包容和原谅我以前的一切,虽然我经历了这么多痛苦,但天主还是接纳我投入祂的怀抱,没有使我的丧失灵魂。不过我很遗憾的事,我离婚之后就没办法领圣体了,神父说我这种情况不能领圣体。

木兰:教会好像会对教友离婚的是会停圣事的,这对于一个教友来说真的是很大的遗憾和损失,那怎么办呢?

丁利亚:我去找过神父,心里多少有些不服气吧,也很反感这个规定。不过神父跟我说,现在的社会很乱,教友家庭离婚的也多了起来。如果都不用承担后果,大家对待离婚,心里就没什么顾忌了。神父又说,你可以身体力行,用自己的例子去提醒大家,不能轻易对待婚姻,不能草率又冲动的结婚和离婚,因为婚姻是神圣的。我想也是这样,就接受了这个事实,这是我自己犯的错,虽然我知道天主会原谅我也会依然爱我,但我必须为自己之前的过失承担相应的责任,现在不能领圣体就是我生前的补赎。可我相信,天主给我的计划是美好的。

木兰:您怎么理解天主对您的美好计划呢?

丁利亚:如果不是因为两次失败的婚姻,我就不会知道我有那么的不堪。不是天主故意给我这么多痛苦,天主是最不愿意我们痛苦的。但我太固执和叛逆,就意味着我要承受足够痛之后,才会转向天主。这真的很奇妙,只要我在心里想要去相信的时候,天主在我内的工作就开始了,我在祂内得到释放,感受到祂对我的爱之后,得到了真正的平安和喜乐,我不再痛苦了,反而感觉很幸福。从我的经历也能让身边的人看到,无论我们多么不堪,多么悖逆天主,但祂从来不会放弃我们,一直在耐心的等待我们回到祂的身边,投入祂的怀抱。

木兰:对于您这样大的改变,您的父母家人有没有很惊讶?

丁利亚:更多的是感动和对天主能力的赞叹吧。我学习回去之后,第一次跟我妈说:妈,对不起,我错了。我母亲高兴的都哭了,她说:天主派遣耶稣来世界就是召叫罪人悔改的,这是真的。我现在只一心寻求天主,很多人都觉得不可思议,我怎么能有这么大的转变,但在人看来不可能的事,为天主来说都是有可能的。有些以前教外的朋友觉得我疯了,我现在不跟他们出去玩了,除了工作照顾孩子,就是经常去教堂念经祈祷参与弥撒。从2018年我参加培训之后,每天四点半起床,念早课、读圣经、在手机上听神父讲道,坚持到现在没特殊情况没有断过。这两三年我没有浪费时间在娱乐上,我不能让自己再陷入以前那样混乱的生活,我现在的生活很平安很幸福,我很满足很喜乐。就因为不跟以前那些教外的朋友接触了,所以那些人才说我疯了,但这些事是怎么跟他们说都说不明白的,他们体会不了这种感受。我也不在乎他们怎么说我,只要我不再跟天主分开就好了。我以前浪费的时间太多了,做的错事也太多了,我需要争分夺秒的祈祷。

木兰:您自己照顾孩子还要工作会不会觉得辛苦?

丁利亚:不会,天主把我和孩子的生活照顾的很好,我不仅没感觉辛苦,反而觉得很轻松,是从心底感觉到的轻松。我儿子今年6岁,他现在有什么不懂的问题会问耶稣,很可爱,他在幼儿园吃饭之前都会划圣号,很感谢天主,我希望他从小生活在一个能真实感受到天主爱的氛围里,以后不会像我一样走很多弯路。

木兰:您真的在这份信仰中得到了满足,您也很有勇气,不是所有人都愿意在一个公共平台去分享自己这样的往事。

丁利亚:其实一开始我答应你分享自己的故事,答应完我就后悔了,后来你跟我约时间我一直定不下来,就是心里有很大的犹豫,毕竟这就像把自己赤裸裸的展示在公众面前,任别人去评断。我挣扎了很久,也祈祷了很久,最后还是决定来做这个分享,我想用我的不堪来让天主现世祂的无限荣光,我希望藉着我的分享见证天主的大爱,也希望大家从我身上吸取教训,对自己有所反省。其实我们都是在自己伤痕累累的时候想到天主,去找天主。但高兴的时候忘记祂,遇到不顺的事悲伤的时候又抱怨祂。遇到诱惑经受不住,就容易犯罪跌倒。但天主还能这样接纳我们。我们都是软弱的,离开天主我们没有力量对抗诱惑,所以我每时每刻不能离开天主,其实我们能够拥有天主,真的就足够了。

木兰:再次感谢您的分享,谢谢您对我们平台的信任,为您的生活祈祷。

丁利亚:不客气,也谢谢你们。

Add new comment

2 + 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