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成为祝福的源泉——崔平娟姊妹的故事(三)

Saturday, July 31, 2021

上周节目当中,崔平娟姊妹分享到,在她开始为教会服务之后,家人给她带了了很多的挑战,但她最后还是选择了继续服务。那她和家人的关系后来如何?在她的服务过程中还会出现什么挑战?我们今天继续讲述崔平娟姊妹的故事……

木兰:就像您说的,一个人的奉献等于全家的奉献,如果他们不接纳您的服务,将会成为拉扯您的力量,会很辛苦,您怎么去获得家人的支持呢?

崔平娟:有一次我跟一个修女聊天的时候说到了我的苦恼,修女提醒我,在看自己渴望的同时,也要看自己的渴望在哪里可以实现。不一定是外面,也可能是在家里,她要我留意一下对家人的福传,这也是实现我福传渴望的方式。我仔细想了一下,确实是这样,我以前很少顾忌对家人的福传,就以为出去跟别人宣讲才行。我也反省了自己为什么总是想出去,因为在外面会得到很多的认可,别人的赞美和鼓励就让我有点享受这种人性上的荣耀。但我在家里没有得到认可,我只是觉得自己被误解,却从来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样。

木兰:我们大部分人都是这样,忽略身边最亲近的人的感受,那您后来想清楚家人为什么不支持您服务了吗?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呢?

崔平娟:我以前觉得为教会服务是对的,是我们每个基督徒的使命,我就以为我的家人理所应当该理解我。我从来没有去顾及过他们的心情和感受。那时候要出去服务,我说走就走了,都不等我爱人的意见,孩子直接交给公婆他们照顾。我几乎没有去询问我爱人的需要,也没有去考虑过孩子那么小,母亲离开他们好几天,为他们来说意味着什么,他们的心情是什么样的。那段时间我待在家里,开始留意家人的需要,不断的反省和分辨。才发现,我不仅对家人疏于陪伴,我对他们还有高要求。比如我的孩子,我希望他们是我理想中优秀的孩子,就是想让他们不论是在学校还是教会都是优秀的,想让他们热心恭敬天主,然后成绩又好。有时候他们表现不好我就会生气,比如说有一次我去堂里聚会,回来发现孩子还没写完作业。我一下子就生气了,把孩子骂了一顿,孩子非常委屈的去睡觉了。以前我从来不以为孩子的一些问题是因为我经常出去,疏于对他们的陪伴造成的。后来我去反省祈祷的时候意识到,我是一个不合格的妈妈,这个妈妈要不不在家,一在家就是嫌他们这不好那不好,他们跟我的关系怎么可能好呢,也不可能喜欢我出去服务。意识到之后我就去跟我孩子道歉了,安慰了他们一下。从那开始我也慢慢放下对孩子的期待,也花时间陪伴他们。

木兰:那您爱人呢?

崔平娟:我之前也提过一些,我之前就忙着教会的服务,堂里的聚会,很少顾及我爱人的心情。有件事我记忆挺深刻,有一次我去堂里聚会回来,挺晚的了,一进门我就说:哎呀,太晚了,赶紧睡觉呀。我爱人在旁边说:你一进门就说自己困了、累了,要睡觉去……我一听这话音儿有点不对,就感觉我把家当成一个休息睡觉的地方。我突然意识到我爱人是有意见了,所以我去把孩子安置好之后就去陪我爱人了。我陪他看了一会儿电视,跟他聊了一会儿,感觉他挺开心的。其实我爱人很渴望我对他的陪伴和认可,渴望我对他的关怀和爱。后来我就有意识的去关心他、照顾他。我们之间的亲密度就开始增加,关系也渐渐的开始改善了。后来我发现,我和我爱人越来越有那种心灵上的亲密和共融。当我爱人渐渐的感受到我对他的爱和尊重的时候,他也开始给予了我服务上很大的支持。特别是近几年,我出去服务都是我爱人开车送我去,我出去也会先征求他的意见。我爱人在我们的关系里感受到了自己的重要性,也参与到了我的服务,他可能也在其中体验到了自己的价值。当然我也会经常肯定他,跟他说我在外面服务,其中很大一部分功劳是来自他的,他听了之后很惊讶也很开心。在这期间还有一个让我反省很多的小插曲。

木兰:可以具体分享一下这个插曲吗?

崔平娟:以前我总觉得我爱人跟我的生命状态差很多,因为他参加教会的聚会比较少。他常年打工,时间比较有限,参加教会的活动和学习班机会就不是很多。那时候我挺嫌弃他。有时候,我看到人家一个家庭都为主奉献的时候,或者是一家人作伴去堂区参加活动,我就特别羡慕。我就觉得,如果我的家庭也是这样多好啊。有一次弥撒当中,天主就藉着读经启示我。我发现,在我的心里,我爱人就像在大道边的残疾人,不配参加天国盛宴的那种样子。当我看到这个景象的时候,我就做了一个很深的悔改:天主那么爱他,为什么我要去贬低他呢?

后来有一次我去给别人做祈祷,我爱人跟我一起去的,我就说也为他做个祈祷。我带他进入祈祷当中的时候,他看到一个画面,画面里神父在祭台上做弥撒,特别明亮。他说他的周围都是黑暗的,我就邀请他有意识的往前走,往有光的地方走,我感觉自己很着急的想让他过去。但是他就是很难走过去,然后他就看到我到了耶稣跟前,跪下来。其实当时带给我一个很明确的信息,我觉得我应该跟他一起降服在天主内,把他交给耶稣,耶稣会用独特的方式带领引导他。我不应该那么强烈的要求他,就是让他按照我的要求去成长,去进步。如果是这样,那不是因为我爱他,那可能仅仅是因为我想要面子,我可能是顾忌别人怎么看我和我爱人。但是,如果我是那样想的,这样就不是真心的希望我爱人和天主之间能建立一种亲密关系。

木兰:是的,很多时候我们都想依靠人性的力量去促成,但人和天主的关系可能只能依靠当事人自己。那后来呢?

崔平娟:后来我看到自己这样的状态之后,就让自己降服在天主内祈祷,把我爱人和孩子的生命状态都交给耶稣基督。经过了一段时间在祈祷中的挣扎,慢慢的调整自己,我也真正的开始让自己这方面的想法顺服。再后来也有一次特别的经验,就是有一次我去边村,一个修女的咨询室,她那里有个沙盘,我就想体验一下。修女就跟我说,我可以在沙盘上摆任何自己想摆的东西,可以摆在沙盘的任何地方。沙盘摆完之后,看着自己摆的东西,我流泪了。为什么呢?我通过这个沙盘默观到,其实我很自私。因为我的沙盘摆了一个公主和一个王子,在高高的山上的一个凉亭下面,有桌椅,那是我梦中的情景。公主是我,王子是天主,我和天主悠闲的在一起。我把我丈夫摆在哪里了呢?我丈夫的形象是一个背着斧子的工人,像个伐木工人,我就把他随便放在了一片森林里。我默观这个沙盘的画面的时候,心里很难过,我突然意识到我自己这么幸福的生活,我轻松的状态,都是我爱人在背后默默的付出。他就在一个我随手放的角落里,辛勤的劳动,为了我和孩子,为了我们的家。我心里就涌现出一股对我爱人的钦佩,一种感恩。后来我对我爱人有了更多的爱,这种爱是发自内心的,一种超性的爱。无论是从灵性还是人性,我都更加爱我的丈夫,更加的尊重他。我们的家庭越来越和谐幸福,我之后的服务也就没有遇到过家里的阻力。

木兰:有了家人的支持,还有这份爱的鼓励,您的服务应该更加有力量了,那还有其他的挑战吗?

崔平娟:其他的挑战也是有的,那就是经济方面的。我之前也说过,我最初没想服务是因为我有两个儿子,以后经济压力一定很大。我为教会服务也没有报酬,有的时候甚至会贴钱,我心里其实很过意不去。尤其是疫情开始之后,这种挑战就更大了。疫情开始之后我们出去服务的机会就少了,本来每年的学习班会把一整年的时间排满。但从去年疫情开始之后,我就每天在家闲着,心里很不安。想着去找份工作,但工作肯定会影响服务,不工作心里又感觉愧疚。我感觉自己像是“玛尔达”的状态,就是想要有事做。后来在祈祷和默想中我突然意识到,如果我一直内疚懊悔,我的时间就都浪费在了这些心思上面,我需要好好的去想想我要做什么,然后充分的利用自己的这段好不容易空闲下来的时间。之后我就开始规划自己的生活,在网上学习很多福传课程,读一些圣书,来装备自己。我也在祈祷中跟天主交托我的这些心思,如果这是天主愿意我闲置的一段时间,那我就喜乐的接受这一切。虽然我现在还是会偶尔陷入一种迷茫的状态,不知道是不是天主愿意我做的,但我会交托祈祷,这可能是我一辈子要操练的一个部分,也是我最大的挑战,要不断的顺服。

木兰:您有一个敏感的心,可以觉察到自己软弱的部分,也愿意交托,这是天主特别的恩宠。前面您分享了自己的挑战,有挑战就有收获,可以分享一下这几年的服务工作,给您带来最大的收获是什么吗?

崔平娟:给我带来的收获,我个人来说,就是我内心的自由,生命的喜乐和整合吧。之前我是一个非常计较,活在一个紧张压抑的状态中。这几年让我深深的经验到在天主内的生活,也充满了信赖。虽然生活里还是有挑战,有压力,但是内心却是平安喜乐的。从天主那里得来的有盼望的生命,是任何环境和压力都夺不走的。另外就是我和家人的关系,我真的很感恩天主对我们家庭的照顾和引导,我前面也说了很多,就不多做赘述了。我经常不由得就想跟团体的兄弟姐妹分享,我觉得有天主真好,我们离了天主一刻也不能存活,不是真的不能活着,是生命不能真正的活好。我在天主内收获了一个有活力的,美好的生命。所以,真的很感恩。

木兰:能感受到您满满的感动,天主真的给了您很多的恩宠,分享的最后您还想说点什么呢?

崔平娟:我非常喜欢用圣经上的一句话,来形容自己的生命,就是:昼夜默思上主诫命的人是有福的,他像一颗植在溪畔的树。这棵树常年结果,果实累累,希望这颗树的果实可以使其他人的生命更加的丰满。有时候我也会感慨,就像耶稣在福音里形容的:谁口渴就到我这里来喝吧,我要从他的心中流出活水的江河。真的是这样,有时候,人只要走进了恩宠的泉源,就会发现无尽的宝藏。不仅是自己能够获得这些“财富”,还能利用这些财富滋养别人,祝福别人。我就是运输这些“财富”的一个管道,一个器皿。希望每一个走近耶稣的人,能够真正的认识耶稣,并从祂那里获得更丰富的生命,成为一棵结实累累的树,可以滋养别人的生命。

木兰:谢谢您的祝愿,也再次谢谢您带给我们的信仰见证故事,为您的家庭和您的服务祈祷。

崔平娟:谢谢亚洲真理电台给这个机会分享,也为你们祈祷。

木兰:谢谢。

Add new comment

15 + 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