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把圣经看做神话故事的这位大学生,是什么让她改变了自己无神观念呢?

Wednesday, November 03, 2021

 

我们今天的主人公张彩英姊妹出生在一个外教家庭,从小爱看书爱学习的她,很早就从书本中知道了基督宗教信仰。但接受无神论教育的她,对信仰的态度是不屑一顾。后来有人给她传福音,她表现出的也是拒绝和排斥。那时候的她认为,任何信仰都是迷信,不遗余力给别人传教就是被洗脑了,没有了自己的思想。然而,就是那样一个对信仰有着深深偏见的她,现在却把信仰视为珍宝。在她的身上究竟有着怎样的信仰故事?

我们今天一起走进张彩英姊妹的见证分享……

木兰:您好,感谢您愿意抽时间来跟我们分享您的信仰故事,可以先做一个自我介绍吗?

张彩英:好的,我叫张彩英,祖籍是河北,现居江苏常州,今年51岁了。

木兰:彩英姐您是老教友吗?

张彩英:不是,我是2019年复活节领的洗。

木兰:哇,那还是个很新的教友,那您是什么时候接触到天主教信仰的呢?

张彩英:说到接触的话,我觉得从我很小的时候对基督信仰就有所了解了。因为我从小就喜欢看书,小时候就经常看一些故事,其中也包括圣经小故事。另外我们学世界史的时候也学到过天主教、基督教、东正教,所以那时候我就对信仰有一点了解。

木兰:您知识面还挺广的,那您怎么看书本故事中描述的这份信仰呢?

张彩英:我们家那边没有信教的,以前我接受的也是无神论的教育,所以就把那些看过和学过的关于信仰的内容当做是传奇故事来看,就像古代神话故事一样。前几年我舅舅他们一家信了基督新教,后来我舅妈给我传过教,不过那时候我完全听不进去,也不听她给我讲。

木兰:感觉好像有点排斥是吗?

张彩英:是的,那时候确实很排斥。

木兰:为什么会那么排斥呢?

张彩英:还是因为从小的无神论教育吧,我就觉得很多道理是可以用理性想通的,也比较相信科学,我觉得所有的信仰都是迷信。而且我舅妈也没有上过学,我就觉得她这样不遗余力的跟我讲,就是因为没有文化,被这种神神叨叨的东西迷住了。也可以说那时候觉得自己能力比较强吧,用我现在的想法就是,那时候就是把自己放在天主的位置,认为自己可以判断和决定一切。觉得自己认为的就是对的,不太希望别人给我灌输一些不切实际的想法。

木兰:确实,知识是把双刃剑,拥有的越多可以丰富自己,却也会禁锢自己。想知道这样排斥信仰的您,后来为什么会想要去了解和认识这份信仰的呢?

张彩英:要说为什么想要开始了解这份信仰,不是在我生活遇到了什么坎坷,而是在我生活看起来很安逸幸福的时候。在我物质生活越来越丰富的时候,我突然开始迷茫了,也陷入了一种焦虑,不知道自己到底在追求什么。就是这个时候,信仰再次出现在我的生活,这次我也打算好好的去认识和了解一下。

木兰:这个过程可以分享一下吗?

张彩英:可以,不过说来话长,我尽量长话短说,这要从我前半生的经历说起。我是农村出来的大学生,我考上大学的时候是1990年,那时候能考上的人是非常少的。小时候我家里很穷,不仅是我家,那个年代,大家的条件都不是很好,特别是在农村。对于所有求学的人来说,考上大学就等于鲤鱼跃龙门,意味着以后就能过上好日子了,所以我上学时候的信念就是考上大学,后来也如愿以偿。大学毕业之后依然很穷,我老公也是农村出来的,家里也很穷。我们结婚的时候什么都没有,硬凑了4000块钱结的婚,在城里工作是租的简陋的房子。但那时候并不觉得有多苦,心里反而很有劲儿。那个年代机会很多,我们又是大学生,只要努力工作,日子就会越来越好。我和我老公都非常努力,我老公的工作能力也很强,我也还不错,慢慢的我们的收入比起周围的人已经算是高的了。后来我们买了房也买了车,积蓄越来越多,日子越来越好。那个时候我突然开始迷茫起来。我总是很焦虑,每天患得患失,脑子里都有无数问题。我总是想,我们以后不能挣钱了怎么办?当社会不再发展,我们没有机会了怎么办?我的孩子没有这样的机会,他要是不好好学习,以后没有好的发展怎么办?等等等等,这些问题总是萦绕在我的脑子里。让我非常的焦虑。但那时候还没有接触信仰,因为唯物主义思想,也不会想要去寻找信仰。就是想着自己怎么解决这些问题。

木兰:那您自己找到答案了吗?

张彩英:没有,而且越想问题越多。我又开始想人生在世应该追求什么呢?我以前很穷的时候那么有奔头,现在什么都有了,反而不知道自己在追求什么了。物质生活越来越优渥就是人生的追求吗?可为什么一些功成名就的人,他什么都有了,反而生活会变得那么糜烂呢?感觉他什么都有了,可为什么又那么空虚呢?我想的问题越来越大,就问我老公,我老公就说我是没事想太多了。我也比较喜欢看科幻片,我看到里面有飞船在宇宙当中穿梭的时候,就感觉人真的好渺小啊。那种渺小的感觉突然让我感觉好无力,有时候半夜睡醒,就有种绝望感,觉得我需要有一个强大的依靠,这个依靠不可能是人能给我的。我就想我是不是该去找个信仰,但那个时候并没有想要去找天主,当然我也不会去烧香拜佛。

木兰:您思考的问题确实很大,一般人真的解决不了,那后来是什么机会让您开始寻找天主的呢?

张彩英:就在我思想左右冲突找不到答案越来越焦虑的时候,我想到我的一个同学。因为我那个同学这几年生活很淡定,感觉心很静很平安,没事就练字写字,有时候会把写的字发到朋友圈,我就想知道他的心怎么可以这么静。有一天我就给他发了个信息,说我感觉自己很迷茫。他很快就回复了我说:“我给你寄一本圣经吧”。

木兰:您这位同学是天主教的吗?

张彩英:是的,他是老教友,家族里都是信天主教的。

木兰:您这位同学说要给您寄圣经您是什么反应?

张彩英:他说要给我寄一本圣经,我就很爽快的答应了,很快我就收到他寄给我的圣经。他让我先从《新约》开始看,我就按他说的,先开始看《玛窦福音》。

木兰: 您这个反应好像对他要给您寄圣经并不意外,像是做好心理准备似的?

张彩英:是的,我在给他打电话之前就预料到了。我之所以给他打这个电话,也就是想借着这个机会了解天主教信仰。

木兰:您前面说之前没想找天主,后来想法为什么会发生转变呢?

张彩英:我思考的那些问题只有在天主那里才能找到答案,当我一直这样问的时候,必然会把我导向天主。一开始我没意识到要去找天主,我自己想不出答案的时候我就去看书看电视。看电视的时候我发现很多明星都是有基督宗教信仰的,而且他们热心公益。更让我感动的是我在书上看到了印度的真福德肋撒嬷嬷,如果内心没有一种超理性的力量推动,她怎么能做到那些。我看书的时候也了解到,中国很多的大学和医院都是以前西方传教士建立的。我们现在中国人的思想多少都受西方思想的影响,比如男女平等。而西方思想是建立在信仰的基础上的。那时候我觉得我要找的信仰就是基督信仰,我打电话之前就在我舅舅信仰的基督新教和我同学信仰的天主教之间徘徊。后来我决定打电话给我同学,是因为我觉得天主教信仰更正统一些,更适合我。其实现在看来,都是天主一步步的引导,让我来到了他的身边。我在开始更多的认识这份信仰的时候发现,原来从小天主就在我心中种下了信仰的种子。我小时候一直觉得有个神在保护我,但我知道肯定不是我妈妈和奶奶烧香磕头的那种神。当我翻开圣经的时候我就知道我找的这个神就是天主,从那以后我的思想就没有动摇过。说这个过程让人觉得就好像是后知后觉之后的先知先觉,但我肯定别人对我的影响很重要,只是我现在回头看就会发现这不是突然发生的,每一步都是天主在带领。

木兰:其实都是这样,在回顾自己生命过程的时候会发现这一切都不是偶然,是天主在引导带领,您是一个爱思考的人,也是一个寻求真理的人,就像您说的,您思考的那些问题,必然会把您导向天主。您刚才分享说打开《圣经》之后您发现天主就是您要找的那个神,可以分享一下《圣经》如何吸引了您吗?

张彩英:好的。我开始看圣经之后,就觉得圣经里好多真理之言。当我看到“你们不要忧虑,因为明天有明天的忧虑。今天的苦已经够今天受得了”。还有一句是说:“你不要去判断人,你用什么尺度量给别人,天主也会拿什么尺度量给你自己”。当我看到的时候我就坚定了,我感觉我找到了真正的依靠,天主知道我需要什么,祂知道如何安慰我,那些话就是写给我的,回答我心里对人和生活以及人生的疑问。圣经里的话很简单,但却很深奥。我觉得两千年前那位人子的思想高度是过去、现在和未来的人所无法企及的。祂说的话贴近真正的人性,这就是我们要生活出来的。所以我那个时候就非常坚定,我找到了自己一直在寻找的答案。

木兰:《圣经》真的是一本人生疑问答案之书,您领悟到了,您后来是怎么开始更深入的认识信仰的呢?

张彩英:后来我就问我那位同学我如果想信天主的话要怎么做,他让我去找教堂。我就在网上搜到了我这边的一个教堂,然后就去了。我记得那时候刚过完年,天气还很冷,我自己开车过去。到了教堂门口之后,门是关着的。我当时不知道可以喊门岗,也不知道其实那个门是可以推开的。毕竟是第一次来这里,虽然了解了天主教,但对一个教外人来说,第一次来教堂,难免会有恐惧和担心,怕自己有什么不当的行为。我就在教堂外面溜达,走着走着我就看到教堂前面有一座汉白玉的圣母像。当我看到那个圣母像的时候眼泪哗哗的就流下来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哭了好一会儿,擦干眼泪之后看到旁边有个布告栏,里面有本堂神父和修女的联系电话。我用手机拍了下来没敢打,直接发给我同学,让他帮忙联系的。我同学给修女打了一个电话,他告诉我修女说我可以直接去找她。就这样,我去找了修女。修女跟我聊了一下,她要我参加慕道班,时间是每个周日晚上。但修女说我可能不能跟这个这届慕道班一起在复活节领洗了,因为这个慕道班已经开了好几个月,我前面都没学。其实我也不着急领洗,我找到了这份信仰,心里就踏实了,所以修女说什么我就听什么。后来修女说可以给我补课,就是我除了周日来上慕道班,周二和周六也要来找她,这样应该可以在复活节领洗。我也没有意见,修女怎么说,我就怎么做。然后到了复活节,我就跟那批慕道班学员一起领洗了。领洗那天真的很感动,我从来没有见过那样的情景,也没有过那样的感受。

木兰:听起来您关于领洗那天的记忆很深刻,可以分享您那天的感受一下吗?

张彩英:好的。我领洗那天是复活节前夜,4月20号,我的记忆真的非常深刻。我最感动的一刻就是,我们准备领洗的人围成一圈,我记得我们是13个人。然后大家围着我们为我们唱歌的时候,还有神父说为我们祈祷的时候,我当时的感觉就是,我是天主所造的一个尊贵的人。从我记事到我个年纪,之前从来没有感觉这么被重视,这么尊贵过。这些都是天主给我的恩赐,是天主给我的荣耀和丰盛。

木兰:很让人羡慕的感受,听到这里感觉您从认识天主到领洗很快也很顺利,但还是想知道,您的家人都是教外的,他们怎么看您信教这件事呢?

张彩英:是的,我入教是挺快的,我从2月份开始慕道,4月20号领洗,也就两个多月,期间也很顺利。我的家人虽然都不认识这个信仰,都很支持我信教。特别是我老公,他非常支持我,因为他看到了之前的痛苦和焦虑,也看到我认识信仰之后整个人的改变,所以我当时跟他说我要入教的时候,他很支持,我的父母和兄弟姐妹都是很民主的,他们也不反对,并且也很支持我。就这样,我很顺利的加入了教会。

木兰:感谢天主,您有这样一群爱您支持您的家人,关于您认识天主之后的改变可以分享一下吗?

张彩英:这个改变可太大了。认识天主之前我的痛苦和焦虑前面也分享了,因为那些痛苦焦虑我就会产生很多的抱怨和负面情绪,这些情绪的直接受害者就是我老公。我和我老公是自由恋爱到结婚,他非常爱我。那时候我抱怨他,他也是默默的承受着。自从我开始认识天主之后,也认识到自己的那些负面情绪,并且看到了我的痛苦带给我老公的痛苦。在那之后我的抱怨和其他的负面情绪就渐渐的减少了,有时候我老公遇到什么事情感到焦虑和无助的时候,我就会用圣经上的话开解他,我们的关系变得更融洽了。另外是跟我儿子的关系,也有很大的改变、我以前对我儿子要求特别高,就像跟多家长一样,唯成绩论。这给我儿子造成了很大的压力,他就总觉得父母不爱他,所以我们的亲子关系并不好。我认识天主之后,意识到自己之前都是按自己的方式去爱他,那可能是有条件的,也是出于一种私心。后来我就改变了跟我儿子之间的相处方式,不会对他有很多的要求,也经常跟他分享一些教会的道理。就在我领洗 半年之后,我儿子因着我的这份改变,有一天突然跟我说,他要信天主。我当时欣喜若狂,要知道,像二十多岁的孩子,他的思想是很独立的。之前他根本不会听我的,他现在忽然说要信天主,我真的高兴的不得了。我给了我儿子一本圣经,他很认真的看。有一次他看的时候还跟我分享,他发给我一段圣经上的话:“不要只看你兄弟眼中的木屑,而看不到自己眼里的大梁”,他就分享他看到这句话的感受。后来我儿子也一步一步的归向了天主,现在他也用天主的诫命来要求自己。再说回我自己,我现在感觉特别的平安喜乐,性格也变得更好了。而且现在我也会在教堂参加一些团体,空闲的时候做一些服务。

木兰:感谢天主,从内心的改变影响外在的行为,也让周围人看到您的改变,也因您的改变影响了周围的人。您说的现在在教堂做一些服务,是怎样的服务呢?
张彩英:也没有做很多,都是很小很简单的服务。我参加了教堂的唱经班,然后星期天会在教堂打扫卫生。疫情开始之后我们成立了一个祈祷群,每周会有一天带大家祈祷。后来张兴汉老师去我们那里做分享,给我们建立了分享团体。借着这个团体的聚会,分享我们的生活,提升我们的信仰。后来张老师邀请我做生命陪同员,来带领团体。一开始我是不敢接受的,我觉得我是个新教友,圣经连一遍都没读完呢还,我恐怕没有能力。后来张老师鼓励我,他说只要我肯带,天主就会站在我背后帮助我。后来我就接受了,我就是个工具,天主才是真正陪伴这个团体的,有天主在,我害怕什么呢。我之前已经带过了好几个小组,前一段时间我有个考试,这些工作都暂时停了几个月。现在考完了,我要开始重新投入到为天主的服务当中去了。

木兰:感觉的出来您现在很喜乐,服务也很有劲头,那在您找到信仰之后有没有什么让您感动的印象深刻的事?

张彩英:自从我认识天主,特别是领洗之后,不仅是天主还有教堂的兄弟姐妹经常让我很感动,这种感动给我力量。我印象最深刻的有两个,一个就是我前面说的在我领洗的时候的那个场面,另一个就是我第一次去教堂参与弥撒的时候。第一次去教堂参与弥撒也是我刚找到教堂那会儿,那天我去的比较晚,弥撒已经开始了,我坐在最后一排,看着前面的教友脸上好像都有光,我感觉大家都很平静,领洗后我会用平安喜乐来讲他们当时给我的感觉。后来在互助平安的环节,我更感动了,大家都彼此的互助平安,脸上带着微笑。当周围的看转向我跟我说:“祝你平安”的时候,我的心里感觉很温暖。因为这是在外面世俗世界上没有的感觉。世俗当中,人们都为了生活奔忙,喜欢比较,彼此好像都是竞争关系,极少能看到真心。但是在这里我看到了彼此之间的真诚,那种暖洋洋的感觉也是让我坚定自己找对地方了。这里就跟天堂一样,充满了爱和共融。

木兰:听您这么说也让我感觉到了幸福,真的是很感动的情景,彼此之间有爱的连接,一起归向天主,确实给人很大的力量。那您从领洗到现在最大的感触是什么呢?

张彩英:最大的感触就是找到了依靠,我内心的任何问题都能在天主那里得到解决。回想我之前没有信仰的时候,真的感觉是无依无靠。这并不是说外在生活的无依无靠,我老公对我很好,也很爱我。那是一种说不出来的,精神上的无依无靠。当我们去思考生命的问题的时候,人是无法给我答案的,这就造成自己在精神上的没着落。我想,现在世界上很多人有抑郁症,甚至自杀,都是因为内心空虚没有依靠。如果他们找到了天主,找到了这个依靠,肯定不会那么糟糕。所以我现在就毫不隐瞒自己基督徒的身份,我身边的人都知道我加入了教会,如果他们问我,我会大大方方的告诉他们我为什么会信天主教,天主到底有多好。有人心情低落的时候我就会建议他们去教堂,找神父修女聊聊,或者去跟天主聊聊,这比看心理医生都强。我也经常这么跟我的家人讲,我家里人很奇怪,他们支持我信教,但他们不加入教会。你说他们不信吧,他们也信,有时候他们遇到什么事情了,就会打电话给我,让我帮他们祈祷。事情过去了,他们也会感谢天主。我想,可能是时候还不到吧。天主对每个人的计划都不一样,我相信天主会一步步带领他们,有一天他们会跟我一样走到天主身边的。我现在的感觉就是在天主温暖的怀抱里躺着,特别幸福,我希望我的家人和我周围的人都能走到天主身边,来享受这份幸福。

木兰:听完您的整个分享,最大的感受就是“幸福”,感受到您被天主的爱包围着,发自内心的喜乐和平安,相信您的这种幸福和喜乐能够传递给看到您分享的兄弟姐妹。再次感谢您愿意接受我们的采访,给我们带来这么幸福的信仰故事,为您祈祷,天主祝福!

张彩英:谢谢你们给我这样的机会,我很乐意分享,也为你们祈祷!

木兰:谢谢您。

Add new comment

2 + 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