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是怎样的吸引 使她全职服侍十七年

Wednesday, November 17, 2021

 

我们今天故事的主人公张丽华姊妹出生在一个虔诚的老教友家庭,从小受信仰的熏陶,16岁的张丽华姊妹想过要做一名修女服侍天主。但迫于世俗的压力,她放弃了做修女的想法,开始忙碌于自己的工作和生活。渐渐的,她迷失在世俗生活当中。就在她因为远离信仰,生命感到枯竭的时候,一次奇妙的经历,让她经验到信仰的真实。同时她也决定开始全职的为天主服务,这一服务就是十七年。是什么样的经历重新燃起了她服侍天主的渴望呢?

我们今天一起走进张丽华姊妹的信仰故事……

木兰:您好,感谢您愿意抽时间来跟我们分享您的信仰故事,可以先做一个自我介绍吗?

张丽华:好的,我叫张丽华,来自辽宁,出生在一个老教友家庭。

木兰:在一个老教友家庭长大从小受信仰的熏陶,对您有什么影响呢?

张丽华:虽然说是出生在老教友家庭,很小的时候就去教堂念经,参与弥撒。但我个人跟耶稣没有什么关系,信仰生活也就是走走形式。你说不信吧也不是,也信,但要问我信的是什么,我也说不清楚,没有实质的情感,就觉得是应该的。信仰对我来说就是从长辈那里继承下来的一个任务,我按规定完成就可以。我也没有活出一个基督徒应该有的样子,对世俗的追求比较多,那时候我做生意,大部分的时间和经精力都用在挣钱这方面。我的脾气也不好,跟别人的关系也很糟糕。我经常进教堂,表面看起来是个热心教友,但我的内心和我的生活状态就是一个领了洗的教外人。

木兰:好多老教友是这样的状态,那您的信仰是怎么开始转变的呢?

张丽华:我信仰的转变是在我30岁那年,一次奇妙的经验,让我看到了天主的真实。那次经历带给我很大的震撼,彻底改变了我的信仰转态。不仅如此,从那次经历之后我就开始走全职侍奉天主的道路,到现在已经十七年了。

木兰:哇,全职侍奉十七年,很长时间了,是什么样的奇妙经历让您的信仰有这么大的转变呢?

张丽华:这个说起来很多人都不会相信,因为那是用人理性怎么也想不到的。这个经验是这样的,有一天早上我去教堂,走到教堂院子里的时候,看到了满天漂亮的朝霞,红的很美,层层叠叠的,有光从云霞后面透出来,这让每一朵云像镶着金边一样,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美的朝霞。其实这样美的朝霞并不太奇怪,就是自然现象而已。但是奇妙的事情就发生了,有个圣婴从朝霞后面跟我说话,我听那个声音是从很远的地方传过来的,但又感觉很近。我听到了声音,可我听不懂是在说什么,好像不是我们的语言。那时候很奇怪的是,我并没有太吃惊,就是脑子里特别想知道这个声音是在说什么,我这么想的时候,那个声音就变成了普通话,那个声音说:我的孩子,你回来吧,你还要漂流多久,什么时候回到我身旁?我的心才是你的乐园。我感觉有个力量在推动我要去教堂里面,我进到教堂,又听到从圣体龛里出来的声音,跟我说:我的孩子,我爱你,你要为罪人代祷,因为你是在罪人中被我拣选的。这一切我眼睛所见,耳朵所听到的,让我的心特别的震撼。从那一刻起我就决定放弃自己的生意,我要去传教,为耶稣基督作证。

木兰:这真的是让人难以置信的奇妙经历,很好奇,您分享说自己之前只是挂名基督徒,怎么会突然有这样的神秘经验呢?在这之前是有什么事情发生吗?

张丽华:其实那时候并没有什么特殊的事情,我的生活也没有大的变化。这个经验说突然也不突然。像我前面分享到的,因为是老教友家庭长大的,进教堂就像是习惯和任务一样,跟耶稣没有实际的关系。但每次听神父讲死亡、天堂和地狱的时候,我就会想很多。就我当时对信仰那种不冷不热的态度,我感觉我肯定不能升天堂。有时候我甚至能感觉到自己被魔鬼拖到地狱里,听到魔鬼喊我“女儿”,这不禁的让我打个寒颤。但我也没有什么大的罪过,我的生命也没有经过什么大的“旷野”。我就是那时候只追求世俗,感觉生命特别的枯竭,其实我也很渴望能够更耶稣建立一份真实的关系,不喜欢这种在信仰中徘徊的感觉,好像没有根。后来家里有个兄弟跟我说,我们这里另外一个教堂的教友,每次拜苦路和祈祷的时候都会哭,感觉他们能够真实的体验到耶稣。那个时候就让我产生一种渴望,我要去那里感受一下。我带着一颗朝圣的心去了那个教堂。

木兰:到那里之后您经验到了什么?

张丽华:到了那个教堂之后,有个人给我覆手。他把手按在我头上,还讲一些很奇妙的话。我当时听他说话的时候心里很忐忑,我想自己该不会进到邪教了吧。因为那时候我们对“神恩”和“圣神”的工作还不是很了解。我心里就很诧异,但也没有表现出来。我心里就想这是干啥呢?后来那个人就跟我说了一句听触动我的话,他说:孩子,摒除杂念,天主爱你。我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突然就感到一股暖流从头到脚的浇灌着我,心里有很强烈的感动,一下子我就哭了。很不可思议,我这个人挺冷漠挺自我的,不会轻易掉眼泪,但那次我真的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那是我第一次经验到天主,我感觉我的心好像被唤醒了。从那回去之后我就祈祷跟天主说:主,如果你愿意,如果你听到我的祈祷,那么就在第二天早上四点唤醒我。其实我做这个祈祷的时候有私心,我是想试探天主,所以我祈祷的时候也跟祂说:如果祢存在的话。没想到第二天早上四点我真的就醒了,醒了之后心里就有种推动要我去教堂,去了教堂就发生了我上面分享的那一幕。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亲耳所闻,我就不会有力量全职服侍天主这么多年。我在服侍的过程中,因为人性的软弱,有过好多次放弃的想法,但只要想到那天听到的,我就又充满动力了。

木兰:说是试探,但也感受到了您深深的渴望,不过很少会有人有这样的经验,所以会觉得很不可思议。

张丽华:是啊,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亲耳所闻我也很难相信这些事情会发生,因为是发生在自己身上,所以不管其他人信不信,我自己没办法不相信。那天晚上睡觉的时候,在朦朦胧胧中,我的脑子里仿佛出现了我从小到大生命中大大小小的罪过。看到那些罪过之后我就开始哭,我跟天主祈祷说:主啊,我要怎么做才能回到祢身边?请祢教教我。就这样,我一边哭一边忏悔祈祷,同时心里也很感恩。那次经历之后从我的内在发生了一个很大的转变,我能感受到自己里面的血肉,我坚硬冰冷的心被熔化变得柔软了。我以前很担心自己升不了天堂,那种不知道怎么办的绝望感也没有了。我的心里满是盼望,我能感受到自己的生命在向上生长,感受到了希望和生活的美好。我感觉我被更新了,心里还有另外一种感觉,我说不清,好像许诺,但并没有真的许诺。但我也并不困惑,我好像知道自己这一生到底要为什么而活了。后来我就去跟我丈夫说了我的想法,我告诉他说我想去走传教的道路。

木兰:为什么那次经验之后就突然想要去传教呢?

张丽华:其实也不突然,我16岁的时候有过修道的想法,后来屈服于世俗生活了。后来我自己做生意之后,全部的心思就放在生意上了,信仰渐渐的淡出了我的生活。但这个渴望天主放既然放在了我的生命里就不会轻易拿走,所以那次之后,我又看到了那份服侍天主的渴望,而且比之前还要强烈。天主用这样的方式呼召我进入这个时代的使命当中。

木兰:其实您并不是像自己说的那样冷淡,您内心是很渴望天主的,就是感受不到而已,天主用祂的方式满足了您的渴望,那您把想要去传教的想法告诉您丈夫之后,他是什么反应?

张丽华:他非常吃惊,不仅是我丈夫,我家里所有的人都很吃惊。十七年前平信徒传教的还很少,在老教友看来,传教是神父修女们的事情,普通教友就过好自己的家庭生活,念经祈祷参与弥撒就可以。所以我说我要去传教,可以说震撼了我整个家族。他们都劝说我放弃这个想法,三十岁正是照顾家庭和挣钱养家的年纪。我跟他们说我经验到了什么,告诉他们我看到的和听到的,他们不理解也不相信,因为确实太难以置信了。

木兰:家里人这样的反应感觉您要出去传教阻力还是挺大的,您怎么应对呢?

张丽华:是啊,来自家里的阻拦很大。刚开始三四年的时候,是家里阻拦最大的时候。当时面对家人的不理解和村里人的闲言碎语,我心里有很多的挣扎,也有很多的无奈,哭过很多次。但我知道自己要做什么,而且心里非常坚定,所以我就坚持要走这条路。我就先找机会出去参加学习,我去了门徒班,参加门徒培训。那个学习是三年,每年四期,一期十天。在学习的过程中我就开始不断的找机会服务,毕业之后我就正式开始做福传。后来会有不同地方的神父邀请我们去他们那边做分享,这让我有机会去到全国各个地方。再后来,慢慢的我的家人以及我家族的亲戚都开始接受了我的选择,也适应了我这样的生活方式。

木兰:您觉得那时候他们是拿您没办法不得不接受呢?还是说真心接受并且支持您的服务工作呢?

张丽华:最开始的时候是拿我没办法,过了大概四年之后就不一样了,他们是真的开始接受并且支持我的工作。像我之前走的时候都是自己拉着行李就走了,我老公都不会问。后来每次我出去回来,我老公都会开车去车站接送。另外最开始出去的时候,我的交通费都是自费,家里不支持的时候还挺难的,后来我老公会在资金方面供给我。

木兰:感谢天主,那家里人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转变呢?

张丽华:这些改变似乎是潜移默化的,也是必然的。因为我做的是正确的事情,总有一天他们会明白的,毕竟他们也都是虔诚的老教友,也是相信天主的。但我好像也没有做什么,渐渐地家里就不一样了,无论是信仰还是生活,我们彼此之间更融洽了。

木兰:您说您好像没有做什么,但我觉得家人的改变肯定跟您的改变也有很大的关系吧?

张丽华:说到我的改变,确实是改变了很多。我真正的跟耶稣建立了亲密的关系,开始服务之后,改变确实挺大的。我以前是个很冷漠的人,不爱笑,也不会因为什么感动的流眼泪。我也不太喜欢跟很多人有联系,不爱讲话,对人也不会礼让。我以前在家的时候根本不会做家务,我在家就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状态。谁家婆婆喜欢这样的儿媳妇呢?所以我这样的性格,跟婆婆关系也不是很好,但那时候我也不太在意这个。可我蒙天主召叫之后就不一样了,我在家开始做很多的家务,整理房间,洗洗涮涮,很多家务活我都做。我也开始喜欢跟人交流,经常会跟家里人聊天,特别是开始跟我婆婆聊天,也经常给他们做好吃的。我脸上的笑容开始越来越多,性格也变得开朗了。所以说,可能我的这些改变也会让家里人多少被影响吧。但还是天主对我们家的祝福,如果没有天主的恩赐,我们都没有力量改变,我很感恩。

木兰:有了家人的支持您在服务的时候应该更有力量了,那福传过程中除了曾经来自家人的挑战,还有其他方面的挑战吗?

张丽华:一开始挑战还是很多的。最初出去福传的时候,对我自身来说很大的一个挑战就是离开家。其实我是一个很恋家的人,我喜欢待在家里,享受那种温暖,所以每次离开家都是一个痛苦的割舍。我只有依靠祈祷,靠着天主的力量让自己走出去。一开始还有一个挑战就是资金方面的,前面我也简单提到了,那时候我们出去的话,路费都是自己出的,去其他地方传教也没有收费,那段时间挺困难。后来就好了,我们去别的地方福传都有奉献了,所以现在资金就没有那么匮乏了。另外很大的挑战是来自灵里面的,因为我们的主要服务方向是医治释放,有时候就会受到一些恶灵的攻击。一开始的时候我们依靠耶稣的名去除这些搅扰的力量是很弱的,加上我们属灵分辨方面的经验也不足,很容易被恶灵攻击。说到灵性考验的挑战就不得不说我们另一个挑战,就是学习方面的。我们做这样的服务其实是需要很多的学习和培训,我们也很渴望教会能提供我们学习的机会,但是我们从基督新教那边学习的比较多,很多资料都是来自他们的。我们天主教会给我们学习的机会比较少。但感谢天主的是,祂看得到我们的渴望和需要,从三四年前开始,我们这边的修女院和神学院都开始向我们这些传道员开放了。我们在神学院学习了两年,也在修女院陆续的参加学习,这让我们的信仰更加的正统,也让我们在属灵分辨上有了更多成熟的经验。

木兰:感觉是在摸索中成长,挑战真的很多也很不容易,但含泪播种的必含笑收割,您福传这些年应该也有很多的收获,可以简单分享一下您的收获吗?

张丽华:我认为我最大的收获有两点,第一个收获就是我在为耶稣服务的时候,受益最大的是我自己,我生命得到了成长,也跟主耶稣的关系越来越亲密。另一个收获就是,这么多年,我看到了太多生命的改变。天主借着我们这些工具去传播祂的爱和仁慈。我看到他们因着天主的这份爱,生命的翻转,很多浪子回头,甚至有些曾经是黑社会的,后来改变开始到教会服侍。我们也看到很多治愈的奇迹,比如一个坐了十几年轮椅的人,竟然因着天主的恩宠站了起来。每次看到天主的这些特恩的时候,也增添了我服务的动力。

木兰:能亲眼见证那么多生命的改变也是天主特别的恩赐,那回顾您这十七年,从改变到服侍主,您有什么感触呢?

张丽华:这十七年的时间,我最大的感触就是,天主是生活的天主,也是医治人和带领人的天主。我们会把自己人生经历的一些事当成是要背负的十字架,如果这是我的十字架,要让我从新选择一次的话,我仍然会选择天主给我的这一份使命,我愿意去回应天主在这个特殊时代对我的呼召。

木兰:您是一个使命感很强的人,您算全职多久呢?有计划吗?

张丽华:我希望能够做到老,做到我做不动为止。这是我开始服务的时候就有的一个感动,如果耶稣还愿意使用我,我就一直服侍下去。

木兰:能感受到您内在对服侍主耶稣的那份热情,感受到很强烈的力量,相信您的热情能够感染很多人,再次感谢您这么慷慨的来跟我们分享您的信仰故事,为您的服务也为您的家庭祈祷,天主祝福!

张丽华:谢谢你们,也为你们祈祷。

木兰:谢谢!

 

Add new comment

6 + 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