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是我不好吗?为何在信仰天主后接二连三的遭遇打击?

Wednesday, August 11, 2021

我的天主,我的天主,祢为什么舍弃了我?(玛27:46)

这是我们今天故事主人公宋福军弟兄,在他人生的一段低谷经历时的真实感受……

宋福军弟兄2001年因着妻子家庭的影响加入了教会,信教之初的他对信仰充满了热情。那时候的他也以为信仰可以改变他的生活,满足他的心愿。谁知,事与愿违,领洗后他的生活依然是困难重重,挫折不断,甚至一度让他陷入绝望。他天天祈祷,却求而不得。就在他觉得自己走进死荫幽谷,对信仰渐渐失去信心的时候,他的生命开始出现了转机……

在宋福军弟兄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让我们一起走进他的故事……

木兰:您好,感谢您愿意接受我们的采访,可以先做一个自我介绍吗?

宋福军:好的,我叫宋福军,来自河北承德地区一个小山村。我们那个地方没有天主教,所以我在领洗之前对天主教也是一无所知的。我是2001年,三十岁的时候才接受的这个信仰。

木兰:那是怎样的机会让您接触到天主教的呢?

宋福军:是因为我妻子,我妻子出生在一个天主教家庭,通过我妻子的家庭,我开始接触天主教。

木兰:那是一个怎样的过程,可以多分享一些吗?

宋福军:可以。我出生在承德农村,家庭条件不好,这导致我很晚都还没结婚。我父亲在我二十几岁的时候去世了,又过了几年我母亲改嫁了。母亲改嫁之后我就彻底没有家了,那年我二十六七,我就决定去北京打工。在北京工作一两年之后,偶然的机会,经人介绍我认识了我妻子。我们两个谈的挺好,谈了一段时间之后就决定去见她父母。当时我还挺忐忑,觉得我条件不好,也不知道她家里会不会反对我们。没想到到她家之后,我岳父母并不嫌弃我没有家,也没有钱。他们对我只有一个要求,就是要信天主教。

 

木兰:听到这个要求您什么感受呢?

宋福军:我很惊讶,首先我觉得我岳父母很慷慨。因为在当时,也可以说现在也是,像我这种父亲去世、母亲改嫁,且没有钱的人,娶个媳妇是很难的。如果不拿出来几万块钱,女孩子的父母是不会让嫁过去的。但我岳父母什么都不要,连彩礼都没要,只要求我信天主教。当时我也很开心,也对天主教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我想知道这个信仰到底有什么魅力,能让我岳父母对这么慷慨。在这样的情况下,2001年11月,我领了洗,也和我妻子结了婚。

木兰:你的岳父母真的是一对信仰虔诚的父母,因着他们的榜样,让您对信仰开始产生了好奇和兴趣,那您在这时,对信仰有什么样的认识呢?

宋福军:确实,在一开始的时候,是因为我岳父母让我感受到这份信仰的魅力。信教之初,我对这个信仰的兴趣是很浓厚的。从信教开始我就一直在研究,去学习和追寻这个信仰。但当时在我们那里没有什么慕道班,也没有给我们讲道理的。我那会儿领洗前就是要背会《要理问答》。在《要理问答》里第一个问答就是:你为什么生在世上:答:为恭敬天主救自己的灵魂。我就想,灵魂有那么重要吗?甚至可以为了灵魂不在乎物质。那时候我也会买一些教会的书籍,让自己更了解这个信仰。同时我也接受老人传统的信仰,就是每天念早晚课念玫瑰经。就这样我开始知道了人有一个比肉身更高贵的灵魂,我们不单单是为肉身而活,更应该为灵魂而活。我也告诫自己要成为一个合格的基督徒。但因为我从小接受的是无神论教育,生活的地方不仅没有天主教信仰,而且还有很多的迷信行为,我小时候也受过这种迷信行为的影响。领洗后我买了一个十字架,一直到今天那个十字架都伴随着我。我需要耶稣基督陪伴我,才能让我抛弃以前的一些想法和因为一些迷信行为给自己造成的不好的影响。

木兰:是之前的无神论教育和那些迷信行为,给您的信仰带来了什么困扰吗?

宋福军:是啊,以前的生活经验对信仰的困扰肯定会有的。虽然我对天主教信仰的热情是有的,但因为以前有过求神拜佛的经验。求神拜佛就是想要神佛满足自己的心愿,所以思想还是和那个时候一样。我祈祷和参与弥撒,就是为了自己获得益处。所以在我最初接受信仰的时候,这个信仰就是要帮我解决问题的,我有什么事情了就念经,也是为了求天主帮我解决一下,就跟外教人有事了去庙里烧香求神一样。在我结婚和领洗之后,也经历了很多坎坷的事情。结婚当然是很幸福的,但结婚之后要面对现实生活,很多挑战接踵而来,给了我很多的打击。那时候就经常去教堂,跪在那里祈祷,希望天主帮忙。但有时候,祈祷不仅没有得到回应,反而事情越来越严重。这对我来说是个考验,我本来就觉得这个信仰是帮我解决问题的,现在求了也不灵。所以很痛苦的时候,我就想放弃这个信仰,觉得也不管什么事。

木兰:其实很多人都希望信仰能帮忙解决现实问题,求而不得的时候确实会失去信心,那是什么让您最终没有放弃信仰呢?

宋福军:还是因为我岳父母,我看到他们身上的信心。他们接受这样一个一无所有的我就是因为这个信仰,他们那么大年纪,遇到过很多更困难的事,但还是没有放弃这个信仰。想到我岳父母给我信仰的那种肯定的语气,还有期待的眼神,让我有有力量继续坚持。

木兰:这就是榜样的力量,您的岳父母给了您很多精神上的支持。

宋福军:是的,我很感恩。我岳父母给我信仰上有着很大的影响,也给我和我妻子婚后的生活很大的支持。

木兰:那您可以分享一下你们婚后的生活吗?

宋福军:可以,不过说来话长。2001年对我来说很重要,我是双丰收,结婚和领洗,生活和生命都是崭新的。我觉得人生最幸福的事,也不外乎就是这样吧。但这种美好的日子对我们来说是很短暂的。之后的日子可谓是一波三折,困难重重。我和妻子结婚之后没多久就去大城市打拼,我们自己做些小生意。可是不巧的是,那年生意不好做。临过年,我们的生意失败了,钱也赔光了。作为新婚夫妇,结婚第一年的春节都是要带礼物回家给老人拜年的。可我们赔的连回家的路费都没有,别说是带礼物了。我妻子还是坚持回家,她说老人在乎的不是礼物,只要回去他们就高兴。我们那时候是卖鱼,就这样我们把鱼晒成鱼干,作为新年礼物。又去跟别人借了点路费,勉强就回家了。回去之后我岳父母确实没有嫌弃我们礼物寒酸,也没有数落我们赔光了钱,反而给了我们很大的鼓励,这给我很大的安慰,就这样,忙完春节之后,我和妻子就踏上了南下的路,去了另一个大城市继续打拼。到一个新的城市,人生地不熟的,生意还是不好做,但我们还是充满信心。我们就租了一间小房子,在那里开始我们新的生活。就在那一年,我妻子怀孕了,我们将要迎来我们的第一个孩子。

木兰:要当父亲了,那时应该很高兴吧?那时的生活怎么样?

宋福军:即将为人父母当然是开心的,但没过多久一个消息就像一盆凉水一样浇灭了我们燃起的生活热情。我妻子怀孕七个月的时候去医院检查,医生说孩子发育不健全,停止生长了。医生建议我们引产,但我岳父母不同意,因为我们天主教不允许引产。所以就把孩子留下来了,孩子出生之后并没有奇迹,她天生脑瘫,还患有其他一些病症,总之身体很不好。虽然孩子不健康,但她的的出生还是让我们很喜悦。所以,结婚的第二年的春节,我们既喜悦又悲伤。

木兰:这种感受确实让人感到矛盾,也很无奈,后来呢?

宋福军:为了我们更好的工作和生活,我岳母说把孩子给他带回老家,她帮我们带。但我们也不愿意去麻烦老人。可孩子因为身体状况不好,经常发烧,引起了肺炎。那时候我们也没什么钱,孩子病的越来越严重,去医院医生看到我孩子的状况,就暗示我们放弃治疗。但我们想,既然天主给了我们这个孩子,我们就要接受,只要有一线希望也不会放弃。所以我们借了钱给孩子看病,孩子身体好转一些之后,无奈的情况下,我妻子很难过的带着孩子回了老家。回老家没多久,我岳母就让我妻子回来跟我一起挣钱,她帮我们带孩子。我们那时候真的很需要钱,孩子治病需要钱,我们结婚和做生意也借了很多钱,都需要还。不巧的是,又正好赶上2003年非典,钱又没有挣到。生活就那样急匆匆的过着,又到了春节。我爱人提前回家帮我岳母照顾孩子,腊月二十八的时候我自己赶回去过年。人不幸的时候,好像就会不断的遇到不好的事。

木兰:发生什么事了吗?

宋福军:腊月二十八我从南方城市坐火车到了老家的城市,可已经没有回家的车了。我下火车的那个地方离家里还很远,就找那个地方的熟人借了一辆摩托车往家赶。年底天气特别冷,还刮起了白毛风。也因为很多年没骑过摩托车,突然一阵风刮过来,把我兜倒了,一倒不要紧,还把腿摔断了。北方的腊月天真的很冷,零下三十七八度。我躺在大路上,一个人都没有,我腿断了又起不来。如果没人路过,我可能就会冻死。所幸我摔倒没多久,有个人骑摩托车路过,我让他帮我扶起来摩托车,再帮我扶到车上,帮我挂上档。我耷拉着一条摔断的腿继续骑。因为我当时在的地方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我必须先骑到有人的地方。骑了有二十多里地之后,我看到一个村子,边上还有个小医院。我把车骑到医院门口又摔了。我喊医生,医生跑出来看了看我的腿说,我这个是腿断了,他们小医院做不了,要去县城的大医院。我就拜托医生帮我拦个车到县城。但那些司机看到我这种情况都不拉,怕我讹上他们。后来有个司机在医生半请求半威胁下同意拉我去县城。到了县城的医院,我就开始了治腿和养腿的日子。在医院住了半个月左右,我的腿做了手术,没多久我就拆线出院了。可是腿上固定着钢架不能拆,医生嘱咐需要静养一段时间。我回家静养,但一段时间以后我待不住了,因为我南方那边还租着门市,不开张也需要付租金,每天不挣钱还要花钱。

木兰:的确在这样的情况,您很难在家安心静养,但您的腿还没好,回南方也会比较困难吧?

宋福军:是啊,行动 不方便,光是上下火车就困难。反正是想着办法我和我妻子就回到了南方,我们在我租的地方搭了一个小床,我坐在床上维修家电。有时候需要出去干活,但我的腿当时拄拐也走不了,我妻子就蹬着三轮拉着我出去。福无双至祸不单行,这祸不仅不单行,还接二连三。

木兰:又发生什么事了吗?

宋福军:是的,我的腿还没好的时候,我岳母查出了癌症。我岳母来我们的城市治病,家里人知道我们没钱,也不会向我们要求很多。看病的钱是我大舅哥出的,我们主要负责照顾我岳母的生活起居,以及给老人家熬药,尽自己的力给老人一些安慰吧。我岳母做了手术后就回老家休养,,孩子肯定是不能帮我们带了,当时我爱人还要照顾我,谁都没有能力去照顾我那个生病的孩子。我就拜托我母亲把孩子接到她改嫁的地方,帮我照顾。就这样,我们艰辛的度过了2004年。2005年的时候,我们的孩子突然生病,医治无效离开了我们,我们的心里特别的难受。我们的第一个孩子被天主接走的第二年,也就是2006年,我们迎来了我们的第二个宝宝。

木兰:这些年家里接二连三的出事,但第二个宝宝的出生,应该给您的家庭带来一些很安慰吧?

宋福军:是啊,他的出生给了我们极大的安慰,也让我们看到了希望,给了我们生活的动力。可是,就在孩子出生还没满月的时候,我岳母癌症复发,医生说癌细胞已经扩散了。没多久,我岳母就去世了。我岳母去世没多长时间,从小一直陪伴我的大伯也去世了。本来我儿子的出生让我充满了欣喜的力量,可接连失去很亲的两位亲人,对我的打击是很大的。但我只能把这些悲伤压在心底,因为还要继续生活,要照顾好我们的孩子。其实这些年发生的事一直缠绕着我,但表面看起来我是没事的。后来的两年感觉是风平浪静的,直到2008年,我压抑不住心里的各种情绪,感觉整个人都要崩溃了。

木兰:是因为发生了什么事吗?

宋福军:其实后来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一直都是相安无事的。只是前几年的那些事情带给我的伤痛,实在是压不住了。2008年突然有一天,我感觉自己身体不适,极度恐惧,心情也很压抑,真的很崩溃的感觉。我在煎熬中度过了一个晚上,后来去医院检查,医生说我患上了严重的恐惧症。就这样我开始了和医院打交道的日子,一年挣的钱几乎都仍在了医院。我患的是极度恐惧,这种恐惧是时时刻刻的会复发,我总能感觉自己好像随时都可能死亡,所以每天在战战兢兢中度过,这样的日子过了两年。到2010年,我的母亲突然出车祸去世了,再一次失去至亲,彻底击垮了我的心理防线。我办完母亲的丧事之后就回到了工作的地方,但我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不出门,也愿意跟任何人说话沟通。我脑子里不断的在想,是我信错了吗?也不断的询问天主,为什么让我经历这些?

木兰:所以您那个时候对信仰产生了怀疑,对天主也有了很多抱怨是吗?

宋福军:是啊,我开始反思我的信仰。回顾我领洗十年的生活,我在想,为什么从我结婚接受信仰以后,就接二连三的遇到这些打击和意外呢?我也是按照教会的要求,做一个本分的基督徒啊,为什么换来这样的结果?是我有问题吗?所以天主才会这样来惩罚我?我在想,这份信仰到底给了我什么?难道就是这些痛苦的考验吗?这种考验又能给我带来什么,我真的不知道。所以,那时候我真的就像风中的芦苇一样,东摇西晃,不知所措,不知道路该怎么走,好像人生一点儿价值都没有了。所以2010到2011年是我人生最低谷的时期,不过,也是我新的人生的开始……

宋福军弟兄如何走出自己生命的低谷?走出低谷之后的他对信仰又有了怎样新的认识?我们下期节目继续讲述他的故事……

Add new comment

15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