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是我不好吗?为何在信仰天主后接二连三的遭遇打击?(下)

Wednesday, August 18, 2021

 

上期节目当中宋福军弟兄分享到,自己怀着极大的热情领洗入教,本以为信仰可以帮他解决一些问题,没想到磨难却接二连三。就在他觉得自己走进死荫幽谷,对信仰渐渐失去信心的时候,他的生命开始出现了转机……

宋福军弟兄如何走出自己生命的低谷?走出低谷之后的他对信仰又有了怎样新的认识?我们本期节目继续讲述他的故事……

木兰:您说2010到2011是您生命最低谷的时期,也是您新生命的开始,可以分享一下那段经历吗?

宋福军:前面我分享了,那几年我经历了种种生活的不顺,再加上亲人的离世,对我造成了很大的打击,我感觉自己一点价值也没有了。虽然这么想,但我内心还是有个渴望,我也想知道自己为什么活着?2010年的时候有个神父邀请我一起去山西朝圣,他知道我身心状态都不好,去朝圣的话可能会缓解一下。那次朝圣确实对我有一些治愈。虽然那时候我对信仰有一些疑问,但我觉得我想要探寻的问题也只能在信仰中找到答案。所以那段时间我没事的时候就开始念玫瑰经,看圣经。我希望能从中找到答案,找到人生的意义和价值。

木兰:您找到答案了吗?

宋福军:很神奇,偶然有一天,我突然打开圣经翻到了雅各伯书,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看到了那句话:在天主父前,纯正无瑕的虔诚,就是看顾患难中的孤儿和寡妇,保持自己不受世俗的玷污。(雅1:27其实这句话在之前看圣经的时候也看过很多遍,但不知道为什么,那天我看到这句话就特别刺痛我的心。我反复的默念这句话,心里不有一种惭愧的感觉,很想哭。

木兰:为什么会产生一种愧疚感呢?

宋福军:一开始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当我再去回顾我十年的信仰历程的时候,我好像知道原因了。领洗之初,我努力想要成为一个合格的基督徒,但我却不明白基督徒这个身份的真正含义。我从来没有想过要为这个信仰做什么,我只想这个信仰可以为我做什么,是满足我心愿的工具。回想我这十年的信仰,我好像一直在为自己而求。我只是祈求天主能让我多挣钱,让我的家庭幸福美满,身体健康,如果没有达成这样的心愿,我就怀疑我的信仰是不是正确的。就像我这十年糟糕的生活,我一直在祈祷念经,但还是不顺,我就会想是不是自己信错了。

 

木兰:经过这样的反省,您怎么看自己那十年的遭遇的呢?

宋福军:其实信不信天主,那十年我要经历的事情还是要经历的。我当时之所以痛苦,是因为我总是问自己,为什么我信了天主,还求了祂,还让我受这样的磨难?祂怎么不把这些不好的事情拿走,让我过上我祈祷中平安顺遂、富足的生活。我把天主当成实现心愿的工具,就像我前面说的,跟教外人想要求什么就去庙里烧香磕头,我对天主对这个信仰也是这样。后来我明白了,信天主之后不是说你的生活就心想事成了,这份信仰决定了我以什么态度面对生活中的挫折,也让我在遇到困难的时候更有力量去坚持。再次回顾那段经历,我发现,每一次困难天主都在,祂紧紧的抓着我的手,我才能坚持到今天。

木兰:很深刻的一次反省,这次突然的醒悟之后您做了什么呢?

宋福军:那句圣言提醒了我:在天主父前,纯正无瑕的虔诚,就是看顾患难中的孤儿和寡妇。我活着不只是为我自己,也为身边的人,更为那些真正生活困苦的“孤儿寡妇”。那个时候我就向天主祈祷说,我要改变我自己的心态,改变我的生活方式。我不再为自己祈求什么,我要把自己的眼光放到身边的人,要去活出爱,因为我也需要被爱治愈。我之前的生活里很少出现爱,不明白爱是什么,也不敢说爱。但那时候,我好像知道了爱的含义。我从一味地索取当中获得不了爱,我决定要奉献和付出。我就开始搜索教会的慈善机构,那时候我才知道我们教会不仅仅是念经祈祷和参与弥撒,还做了很多慈善,有很多慈善机构都是教会办的。离我很近的地方就有两个教会办的孤儿院,我决定去看看。2011年2月份的时候,我和我爱人带着儿子,还有一位教友,去了其中的一个孤儿院。进去看到那些孩子,知道他们是因为残疾被父母遗弃,又被修女们捡回来,我的眼泪就止不住的流。天主给了我一个健康健全的身体,我不知道去感恩,还总是觉得祂给的不够多。我的内心对信仰产生了新的认识,我也知道了自己今后要做什么。

木兰:从那时候您就开始做爱心服务工作了是吗?

宋福军:是的。当我真正认识到自己的信仰不仅仅是为自己的私利,当我看着那些孩子想要为他们做些什么的时候,我才真正的体会到什么是人生。但当时我的家庭条件并不好,还有一些外债。我前面分享的时候也说了,我的家庭一直是负债的状态,就是因为家里老出事。说实话,当时真的被这些债务压得喘不上气,也想要想办法赶紧挣钱。但看到那些孩子的时候,我突然觉得金钱没那么重要了,当然我不是说就不挣钱了,只是我不想一门心思的只想着挣钱了。从孤儿院回来我就利用网络联系了一些兄弟姐妹,组织了一个爱心QQ群。开始为那些孤儿院的孩子们筹集一些衣物。也会定期的去探望他们,陪伴他们。

木兰:从那时候到现在一直都在做吗?

宋福军:是的,从2011年2月到现在,十年有余了。

木兰:是以什么方式服务呢?

宋福军:一开始我们就是去关注和探访那些孤儿,后来我们也开始关注农村贫困家庭和孤寡老人,也做一些助学项目。2015年的时候我们看到很多人灵性方面需要陪伴,特别是一些将要临终的人。所以我们也学习了心灵陪伴方面的课程,对有需要的兄弟姐妹做一些临终陪伴。这是我的的一些服务项目,服务方式的话,我们其实做的很简单。比如说对于孤寡老人,我们就是定期探访,帮他们打扫房间,拆洗被褥,让他们生活的更加干净整洁。到冬天,会给他们做过冬的准备,准备取暖设备,让他们冬天可以温暖的度过。逢年过节的时候我们也会去慰问走访,大伙会一起做些好吃的,跟老人们一起吃个饭,那些老人都很开心。我们很少给钱,不管是贫困户还是孤寡老人,给钱的话会让人产生贪欲。但急需的时候我们是会给钱的,救急不救穷。比如说生病需要看病,我们会有人去给他们交医药费和住院费,还是不会把现金给到他们手里。一般我们都是周六日做这些,平时我们都有自己的生活和工作,但周日是必须罢工的。主日罢工除了参与弥撒,我们就是去做服务。

木兰:说是很简单的服务,但十年如一日的做其实也很不简单,这期间有什么让您印象深刻的经历吗?

宋福军:印象深刻的经历太多了,我分享一个在服务之初的一个经历吧。那时我们服务半年左右的时候,有个神父让我们一起去他们那,跟他们那里的爱心小组一起做些服务。我们去探访了一个出车祸,全身瘫痪的弟兄。当我们走进他家里的时候,心再一次被震颤了。他出了车祸以后,全身除了头,哪里都不能动了。他非常沮丧,觉得自己很没用。别人不喂他,他连饭都吃不了。而他还有一个八十岁的老母亲,本该是他孝顺母亲的,却还要母亲照顾,但他想死也死不了。他的残疾很严重,医生算是对他判了“死刑”,就是说他下半辈子只能这样了。后来我们就联合其他的爱心小组,去帮助他们的生活,经常去他家帮忙打扫,换被褥,会陪伴他,开解他,鼓励他。慢慢的他的心情就能平静下来,对生活也有了希望。他开始自己锻炼,先开始是锻炼自己的脑袋,后来是用背在床上转圈,再后来他能用后背把自己弹起来。我们每次去他家,他都能给我们一个惊喜。我们开始为他祈祷,也为他改变居住环境。我们募捐为他粉刷了房子,把纸糊的窗户换成不锈钢的,让他家焕然一新。他感受到了阳光,也感受到了天主的爱,这样给了他很大的鼓舞。突然有一天我接到他的电话,他跟我说他可以走路了。当他跟我说这个消息的时候,他是哭着的,我听他说了之后我也哭了,这是我服务开始之后经历的第一个因为爱发生的奇迹。通过这件事更加坚定了我服务的信心,爱真的能改变人,也能发生奇迹。但这一切都是出自天主,祂是爱的源头。

木兰:爱的奇迹确实可以增加自己的信德,相信您后来经历了更多这样的奇迹,才会让您的服务这么有劲头,您前面也说了,在服务的时候您还是负债累累,一直这样的服务会不会影响您的生活?

宋福军:对我的生活影响很大,是好的影响。我第一年出去服务的时候,光油钱就搭进去七千多,当时那对我来说是一笔不小的数目。但我算了一下,我的收入并没有减少。那时候我自己做生意,收入也不是很多,一年的纯收入也只有三万左右。但那年到年底,我一算,纯收入还是三万,那七千的油钱其实是多挣出来的。这几年服务,我并没有因着奉献,生意红火发大财,那些不是我追求的,但也没有生活窘迫抓襟见肘。很意外,就在不知不觉中,我把之前的外债全部都还清了。不过这样经常的往外跑,做一些服务,在别人眼里,好像有点不务正业,毕竟那时候我家的条件是真的不好。周围门市的邻居们,他们都知道我双休日会关门出去,就会说我。因为周末是商场促销的好时候,也是商场人最多的时候,可我偏偏就是那两天罢工去服务。就有人会提醒我,我还没有自己的房子,还总是出去给别人修房子;我自己穿的衣服还是别人给的,还去给别人送衣服。他们也会建议我,先把自己的生活照顾好,等自己有了房子,有了经济实力之后再去服务。那样更能光荣天主,我现在穷的叮当响,光做这些好像也没有光荣天主。

木兰:说到这些人对您的看法,会不会让您不舒服?

宋福军:那没有,其实他们说我,是为了我好。我也不会说什么,只是淡然一笑。其实他们只是看到了表面,却没有看到实质。因为我自己知道,通过我的服务,我的生活发生了很多变化。虽然我每周末都出去服务,但我每个月的收入并没有减少,有时候甚至是比之前的收入还要好些。其实身边的人也慢慢的看到了我生活的变化,也就摒弃了他们对我的偏见。其实还有一些是来自教会的内兄弟姐妹对我的看法。对于我的服务,有些兄弟姐妹从信仰层面去看,他们看到了我这个人的改变和我生活的改变,都会去感谢天主。但还有很多人是从世俗方面去看,觉得我做这样的爱心服务有别的目的。他们觉得出力不讨好的工作谁会去干,我做这个肯定有好处。就像我们在刚开始的时候,为孤儿院的孩子募集一些资金去做些活动,很多人就说的很难听。说我们是打着教会的幌子,利用教友的善良,想中饱私囊。这种误解是很多的,有时候还会对我们进行谩骂。听到这些的时候心里是很委屈的,但看到团体当中的兄弟姐妹还是那么用心的服务,有时候神父也会带一些教友去帮助我们,那些委屈也就烟消云散了。因为从我身边一起服务的人和被我们服务的人身上,我看到了天主的神奇和伟大。我也知道自己是为了什么而服务的,只要我确定这一点,就不在乎别人怎么想。别人的想法我没办法控制,毕竟我们的服务有时候涉及到教友奉献,有些质疑也不奇怪。

木兰:这些年确实有一些人打着教会的幌子,利用教友的善良谋财,这样就委屈了像你们这样真正做爱心服务的人。

宋福军:是啊,所以我们做服务是要经过神父的批准,有教会官方的认可,也不会以个人的名义去做。所以教友们在奉献的时候还是要谨慎一些,需要多方查证。

木兰:是的,谢谢您的提醒,说了这么多外人的看法,家里人对您的服务是什么态度?

宋福军:家里人也是很支持我的,特别是我的妻子。从一开始,她就是我最大的支持者,给了我很大的力量。在我最无助的时候,也是我妻子陪伴着我,鼓励我。我这辈子最幸运的事就是遇到我妻子,因着我妻子认识了这个信仰,真的很感恩。

木兰:很感恩的经历和遇见,这么多年的服务您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宋福军:其实,做这些爱心服务时会“上瘾”的,我在其中感受到了真正的爱和喜乐,这就是圣经中说的“施必受更有福”吧。通过这些年的服务,让我感受到了信仰的力量。我摒弃了之前自私的信仰,不再只为自己。真正的幸福就是能够帮助他人,把天主的爱带给别人。也让我感受到信仰不是独一的,而是共融的。不论做什么,都需要一个团体的支持。我之所以能坚持十年,也是因为有一起服务的团队里的人相互支持。我说的那些被误解和谩骂,都是我们共同经历过来的。我从最初跟我妻子还有一个教友去孤儿院,到后来慢慢的天主为我们兴起了这个小团体,真的很奇妙。希望我们所做的能蒙天主的喜悦,彰显祂的光荣。

木兰:奉献爱心是会“上瘾”的,感受到您对这个事业的热爱,也看到了天主对您的祝福和恩典,感谢您带给我们这么感动的故事,为您和您的家庭以及团队祈祷,天主祝福。

宋福军:谢谢!

Add new comment

10 + 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