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突然暴富使他迷失,他如何在信仰中找到方向?

Wednesday, May 04, 2022

我们今天故事的主人公王威虎弟兄在成家后选择领洗成为一名基督徒,然而,他领洗的目的只是为了找一个有能力的神,帮助他发财。没想到,领洗之后他真的开始飞黄腾达。但是,突然的暴富却使他染上了很多不好的习气,导致他倾家荡产,婚姻差点破裂。差点迷失的他如果找到方向?他又有着怎样的信仰经历?

我们今天一起走进王威虎弟兄的见证故事……

木兰:感谢您愿意来跟我们分享您的信仰故事,可以做一个自我介绍吗?

王威虎:好的,我叫王威虎,老家是内蒙古的,现在居住在浙江舟山。目前我在教会做全职的服务工作。我是1996年领的洗,那年我二十三岁。

木兰:您是成年以后领的洗呢,那时候您是怎么接触到天主教并且愿意领洗的呢?

王威虎:我那时候也没怎么接触过天主教,当时是有个人一直在给我姐姐传教。我看那个人各方面都很好,学历挺高,家庭很和睦,经济也很富裕。看人家的情况,我想接触一下这个信仰也不错。那时候我也结婚有孩子了,一家三口也挺幸福的,就是没什么钱。当时我就是抱着发财的目的去领洗的。领洗的时候我还什么也不懂,甚至连耶稣是谁都不知道,也懒得去了解,我就是想发财。那时候我老家领洗很简单,就是能背会天主经、圣母经和圣三光荣颂就可以。

木兰:哈哈,您领洗的目的还挺现实的,那您领洗之后愿望实现了吗?

王威虎:确实,从我领洗那年开始 ,我家里的经济状况就开始有很大的转变。后来钱挣的越来越多,却差点害了我。

木兰:为什么这么说呢?

王威虎:那时候我就像个暴发户一样,钱很多,但不会善用。发了一点小财之后,我染上了很多不好的习气。最严重的一个毛病就是赌博。

木兰:赌博是很可怕的,会使人上瘾,您染上这个习惯之后发生了什么呢?

王威虎:我之前是非常讨厌赌博的一个人,但有了钱之后,很奇怪,不知不觉的就开始去赌博。赌博确实很可怕,一开始就很难回头。当时我赌到什么地步呢?我把挣的钱几乎全部都输光了。因为赌博差不多倾家荡产之后,我的家庭也一塌糊涂,我和我妻子闹到要离婚的地步。但我们要去离婚的时候,结婚证找不到了,没有结婚证没办法离婚,这才没有让我们的婚姻彻底破裂。虽然婚姻还在,但我们之间的感情已经出现了裂痕,从那时候开始,我妻子就跟我两地分居了。赌博害的我家不像家,我就想戒掉。

木兰:赌博真的很害人,那您后来戒掉了吗?

王威虎:那时候我特别想戒掉,但真的很难。为此,我也付出了很大的努力。那时候为了戒赌我都想过把自己的指头砍了。但我到赌场之后发现,好多人的手指都没有了。通过打听我知道了,他们也都是下决心戒赌自己剁的手指。但是,手指头剁了,赌博还是戒不掉。所以我也没有勇气尝试了。

木兰:很难想象的感觉,赌博上瘾了似乎有点不受自己控制,那您怎么办呢?

王威虎:因为赌博我也没有钱了,但还是想去赌。没钱去赌的话就要借赌场的高利贷,我制单,如果我一旦拿了赌场给我的高利贷,挠我这辈子肯定没有回头路了。当时我还是有些残存的理性的,就决定离开这个地方,去一个陌生的地方重新开始。

木兰:您也是下决心要戒赌了,在陌生的城市发展的怎么样呢?

王威虎:我在那个陌生的城市一个认识的人都没有,到那之后我开始从事一个非常陌生的行业。刚开始很难,很惭愧的,在那种状况下我才想到了天主。我厚着脸皮走到教堂,跟天主求了一个恩典,希望天主能够帮助我的事业。去教堂祈祷完之后,很神奇的,经过一年的打拼,我的生意就有了起色。甚至到后来,我的销量做到了当地我们那个行业名列前茅的位置。但是,生意做起来了,钱挣到了,赌博的毛病又回来了。那时候我妻子隔段时间就会去看我,她发现我又开始赌博之后就会指责我,每次我们见面都是不欢而散。我妻子感觉我们的生活似乎没有出路,她很绝望。最后一次我们发生争执的时候,我就动手打了我妻子。那次之后,她是真的绝望了,但还是找不到结婚证也离不了。那时候我姐姐在舟山所生意,她就带着孩子去了那里。后来我妻子还是想给我一次就会,就打电话给我,她让我做选择,一个选择就是去舟山找他们,我们一家过普通的生活;另一个选择就是留在我做生意的城市,继续挣钱堕落。

木兰:您当时怎么选择的呢?

王威虎:我那时候的生意是最挣钱的时候,如果让我扔掉去找他们我实在是舍不得。我那时候的家庭观念也不是很强,我就想,现在这个世道,男人有钱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女人有了还缺孩子吗,这样我不是又有一个新的家庭了吗。所以我就决定不去找他们了,还是继续做生意。那时候我就彻底堕落了,吃喝玩乐样样精通,身边确实有不少女人。这样过了大半年的时间,我发现,那些女人无非就是图我的钱,没有一个是真心想跟我过日子的。突然我就有很强烈的寂寞和空虚的感觉,这种感觉一直折磨着我,让我整夜整夜的睡不着,一度我都需要靠酒精麻醉自己,让自己能勉强的睡一觉,但睡醒之后心里感觉又有更大的痛苦。那一刻我也意识到,我没钱的时候有一个多么幸福的家啊。可有钱之后却把我曾经那个温馨的家搞得鸡犬不宁。我发现,有钱没有家,人是活不下去的。2007年5月20那天,我就把之前所有的生意都交给了我弟弟,只身从老家去了浙江舟山找我妻子和孩子。因为那时候我才明白,家庭比任何东西都重要。

木兰:  像是一个浪子回头的故事,您回到妻子和孩子身边之后怎么样呢?

王威虎:2007年5月20号我抛弃自己打拼的事业去舟山和我妻子孩子团聚,这对我来说是付出了很大的代价,我是做了很大牺牲的,我想着我这样的决心可以让我和我妻子之间破镜重圆。我们刚见面的时候还很好,我妻子因为我的举动很感动。但没想到的是,我们就好了二十天的时间,后来我和我妻子大吵了一架。那次争吵之后,我感觉自己心灰意冷了。

木兰:因为什么吵架呢?

王威虎:具体记不清了,总之是很小的一件事情。想想也正常,挤压了十几年的怨气,怎么能说没有就没有呢?之前的伤害并没有彻底解除,我不该奢望因为我的浪子回头金不换就让我之前做过的事情一笔勾销。现在想想,那时候有矛盾也挺正常的。

木兰:是啊,要治愈以前的伤害你们彼此都需要时间,后来呢?

王威虎:我当时有一些绝望。我总是想我为什么留在这里?还有什么值得我留下的?我这里什么都没有,我的事业,我的朋友全部在老家。我在舟山这个地方等于一无所有,伤心难过两个喝酒聊天的朋友都没有。那时候我绝望到想要自杀。就在我万分绝望的时候,舟山这边的教堂组织避静。那时候我连耶稣都不认识,就更不知道避静是什么。虽然不知是做什么,但还是想去。那次避静是五天的时间,吃住都在教堂。我当时很想去参加,不过我妻子已经报名了。其实我们两个都想去的目的跟信仰无关,我们就是想离开这个家几天,自己清净清净。

木兰:说到避静,您前面的分享中除了到陌生城市打拼的一开始去了教堂,其他时候您的生活工作跟信仰似乎没有什么关系,您当时的信仰状态是什么样的呢?

王威虎:前面我分享说自己领洗纯粹就是想发财,所以在我最初领洗的十几年,天主教信仰对我来说就是一个变相的迷信。因为在领洗之前我也求神拜佛想发财,但都有没有实现。领洗无非是我想换个能力更大的,给我发财的机会。那时候就是有难事了去求求天主,解决了我就多奉献一点,跟那些迷信民间信仰的一样,觉得给自己的神多上点供,就能心想事成。关于天主教信仰到底是什么,我一点都不知道,之前我也不想知道,就别说圣经了,一眼都没看过。我们那里的信仰氛围比较平淡,所以领洗十几年我依然不知道耶稣是谁。知道我在舟山,去参加了那个五天的避静,天主教信仰才在我的意识里渐渐有了概念。也从那个时候开始,我的生命真正意义上的开始发生改变。

领洗十几年的王威虎弟兄一直把天主当成是发财的工具,那教堂避静的五天对他的信仰产生了什么样的变化?他的生活和信仰还将发生什么样的故事?我们下期节目继续王威虎弟兄的分享……

Add new comment

4 +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