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考取驾照,也能考出信仰?——王红梅姊妹的故事(上)

Wednesday, August 18, 2021

 

“那时候我感觉自己就在一个快速旋转的机器上站着,想跳下,可能会摔死,如不跳,可能会晕死。”这是我们本期故事的主人公王红梅姊妹对自己信主之前生活的一段描述。

王红梅姊妹十七岁开始自己经商做生意,慢慢的拥有了让别人羡慕的富足生活和幸福美满的家庭。但她三十岁以后,却越来越深的感觉道,自己被一种无形的力量裹挟压迫着,迷茫又压抑。直到有一天,一个人把福音带给了她,这让她似乎看到了生活的方向。那她到底经历了什么,以至于让她如此迷茫和困惑呢?下面就让我们跟随小编的采访,一起走进王红梅姊妹的故事……

木兰:您好,感谢您愿意接受我们的采访,可以先做一个自我介绍吗?

王红梅:好的,我叫王红梅,来自天津,从小出生在一个无神论的家庭。我父母也是很严重的无神主义者,我从小上学接受的也是无神论的教育,所以对于宗教信仰是一无所知,即使知道也会认为是迷信。不过,在2005年,我33岁的时候,领洗成为了一名天主教徒。

木兰:那您是怎样接触到天主教的呢?

王红梅:这个也算是个机缘巧合吧。过了三十岁的时候我突然想学驾照,去练车的时候教练建议我如果家里忙的话不用每天去,练一个小时还紧赶慢赶的。他说可以忙完了找个空闲时间多的一天,多练一会儿,我听取了教练的建议。那时候跟我一起练车的一位姊妹,她是天主教的,但当时我不知道。她每次都跟我约的都是一天,有一次我半个月没去,正好她那段时间也没去,因为这个巧合,这个姊妹看到我激动的说,我们俩真是太有缘了。我也觉得挺巧,不过还是感觉她有点夸张。两个月后我们学完了,一起请教练吃饭,吃完之后彼此留了电话。但我当时就觉得是萍水相逢,以后不见面了,也不可能联系,但出于礼貌,还是互换了联系方式。没想到的是,没过几天,这位姊妹就给我打电话了。她问我过的怎么样?我说不怎么样,我说我感觉自己就在一个快速旋转的机器上站着,想跳下,可能会摔死,可不跳的话可能会晕死。

木兰:怎么会跟她这样说呢?那时您和那位姊妹应该比较陌生的吧?

王红梅:我之所以跟她这么说是因为那时候我做生意,非常的忙,感觉心很累。我感觉我不做这个生意就没有活路,因为上有老下有小,但一直坚持做下去又让我疲惫不堪。其实我也想找人诉说吧。那个姊妹挺热情也很随和,我也就愿意跟她说。听完我这么说,那个姊妹就提醒我说,我需要找一个心灵的寄托,我说以后吧。其实“心灵寄托”这个词在我十七八岁的时候还挺希望的,但结婚以后,就被家庭的担子压住了,无暇顾及心灵的事,眼前的物质问题才是现实的。我和她也没聊很多,就挂了电话。我家是天津的,那时候我在河北香河做生意。有一天这个姊妹就自己开车去香河看我,还给我女儿买的裙子啥的。

木兰:那位姊妹怎么会突然去看您呢?

王红梅:我也很吃惊,一个不太熟悉的朋友怎么会大老远的来看我,同时我也挺感动,就留她在家里吃饭。吃完饭我们就一起聊天,聊到她来香河干什么,她说她跟神父来办事。我当时正在收拾碗筷,听到“神父”这个词就停下了手中的活儿。我从来没听说过“神父”这个词,就让她跟我解释。她说了之后,我对神父很好奇,就说要去看看神父,她说应该神父来看我,因为神父是出来帮天主找羊的。我当时对她说的一点都不明白,更好奇了。就继续问她,她就顺着话头跟我讲到了天堂地狱和炼狱。她说这些的时候我感觉自己跟在听《安徒生童话》一样,并不觉得她说的跟我有关系。我们聊了没多长时间,她就走了。说实话,当时我对信仰一无所知,就是有一点点好奇,她走了之后我也就放下了。

木兰:对于不认识天主教信仰的人来说,确实会觉得天堂地狱就像童话故事,那后来您是怎么开始深入了解这个信仰的呢?

王红梅:就这样过四个月,快春节了,我们关门回家。我家是天津武清区的,那个姊妹是武清小韩村的,离我家十几公里,也不远,我就想回家途中先去看看她。我当时其实就是很世俗的一个想法,人家去看我了,我也答应去看她,礼尚往来吗,免得欠人家个人情。到了那位姊妹家的时候,她特别高兴,就像迎接贵宾一样那么欢喜。她非要留我们在她家吃饭,我想我爱人是个非常内向的人,肯定不会在一个不熟悉的人家里吃饭。在我们推辞争执的时候她丢给我一本64开的小书,封皮写着《师主篇》,她让我打开那本书,看到的第一句话就是天主要跟我说的话。我当时半信半疑的把书接过来,打开书以后,看到的第一句话是:放下俗人的念头,做你该做的事。我看到这句话心动了一下,觉得这个天主真知道我心里的想法。

木兰:您当时对这个信仰并不了解,看到这句话为什么会有触动呢?

王红梅:我也不知道,我根本就不明白那是什么意思,还以为就是吃饭的事,所以就勉强留下吃饭。因为一直有想去教堂看看的心思,我就想,这个该做的事是不是就是要去教堂。

木兰:那吃完饭您就去教堂了吗?

王红梅:是的。那位姊妹家离教堂只有一分钟的路,其实当时小韩村还没有教堂,以前的教堂已经拆了,新的教堂还没有盖好,我们去的是神父的办公的地方。我进门就看到一张巨大的耶稣圣心像,我当时心里的感觉就是这个人是这家的主人,觉得应该跟祂打个招呼,就悄悄的给耶稣鞠了一个躬,因为怕我爱人还有一起的一位朋友笑话。后来见到神父,神父给我们讲了一些简单的道理,我没记住多少,但有一句话特别触动我。神父的手指着天上说,在天主那里是最公平的,谁差一丝一毫都不行。听到这句话,我的心一下子就落地了,好像我这么多年就一直在寻找一个公平,但在哪里都找不到。因为我出生在一个重男轻女的家庭,后来结婚再到生意场上遇到的挫折,我就觉得自己很窝囊,也特别委屈,觉得哪里都没有公平,看不到正义。但这个时候我突然感觉到,有一个天主,以公平管理人间的神,我心里就有了一种盼望。另外在教堂感受到那种氛围,很清静,让我内心感到宁静,特别舒服。回家的路上我就跟我爱人说,我想以后再来教堂。

木兰:您这么说,您爱人听到后有什么反应?

王红梅:我爱人说,如果我想来他就带我来。因为我爱人很爱我,对我的要求一般都会满足。所以从那以后,我们白天做生意,晚上关门后我爱人就开车从香河拉我到小韩村教堂。那时候还没修路,所以路不好走,一趟需要一个多小时,我们大概去了三四趟的时候,我心里萌生了一个念头,我为什么不加入天主教呢?我来了这几趟感觉天主教挺好的。但我是个容易冲动的人,也不知道自己的这个想法对不对,有一次从教堂开车回家的时候我就问我爱人,我想加入天主教,问他觉得怎么样。

木兰:这时候,您爱人是什么反应?

王红梅:我爱人的态度还挺让我意外的。他就给我讲了现在中国的这几大宗教,说到相比之下天主教是最人性化的,也跟我说了很多天主教的好处。因为我爱人没有表现出对教会的热情,他说这些我还很奇怪,他怎么会了解这么多。其实我爱人很喜欢看书,对于这些宗教的认识都是他从书里看来的。

木兰:得到了爱人的支持,您就开始准备慕道领洗吗?

王红梅:嗯,得到我爱人的支持之后,我就去找神父,表明我想领洗的意愿,但我领洗也不是很顺利。

木兰:怎么这么说,可以分享一下这个过程吗?

王红梅:可能是我太着急了吧。我当时去找神父说要领洗的时候,神父说现在还不行,给了我一本小书,就是《要理问答》,让我先简单的了解一下。我拿回去之后不仅仅的读和看,我是一个问答一个问答的背会,一直到现在我还背的很熟。我背会之后就去找神父,让神父考我。但神父问完之后还是不给我领洗,神父说我热情太高了,但道理还懂得很少,现在不能领洗,万一领洗过了几个月热情消退了找不到人了怎么办。其实神父的担心也对,我当时除了会背《要理问答》,只是死记硬背,对里面的内容不是很清楚,对于教会的很多基本问题也都不知道。神父就给我一本书,让我回去继续学习。我看完就去找神父,神父就再给我一本书。就这样,我每次说要领洗,神父都给我一本书。但我光看那些简单的教会知识的书不解渴,因为我一直没看过圣经。我在外面书店没有买到,后来带我认识教会的姊妹送了我一本。从那以后我就做生意之余就开始看圣经。我想从圣经里找到一个我心中疑问的答案,后来想想有些问题还是很愚蠢的。那段时间我发现我不能控制自己的思想了,无论白天晚上我都在想天主教或者天主的事,又去催促神父给我领洗,神父还是拒绝了。又有一次,我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就觉得是天主要让我做什么。梦醒了我就去找神父,跟神父说了我的梦,和我觉得天主要我做什么,让神父赶紧同意我领洗。神父就提醒我说,要信就要踏踏实实的,不要神神叨叨,神父是半开玩笑半批评的说了几句,还是没有给我领洗。我当时也觉得就是个梦,也就放下了,但还是持续不断的跟神父要求领洗。

木兰:确实能感觉出您的迫切,为什么那么着急的要领洗呢?

王红梅:因为我当时活的一点都不快乐,虽然我丈夫很爱我,孩子也很乖巧可爱,生意上看上去也很成功。但是我就是不快乐,后来才知道我那时候得的是抑郁症。我总是预感自己得了不治之症,或者感觉自己会出车祸,总之,就感觉自己活不长。这样下去,最轻我也得是个精神病。那段时间我也经常写日记,后来看这些日记,其实每一篇都是遗书。其中有一篇是写给我爱人的,跟他说如果我疯了,不要让我赤身裸体在外面跑等等。我爱人看了之后说,这样下去,我疯不疯他不知道,但他肯定就疯了。我说这些就是想让大家知道,在我没有认识天主之前,虽然我外表看起来什么都不缺少,但内心却十分空虚,非常痛苦。不但我自己痛苦,还因此折磨家人。我也把这些跟神父说了,因为这就是我迫切想要领洗的原因。因为我总感觉自己随时会死,怕不能得救。神父说,如果真有意外,愿洗也能得救。但神父的回答并不能让我满意。还是领洗可以让我心里踏实。但是,无论我怎样焦急,神父还是不给我领洗,我只能等。

木兰:这样反复被拒绝会不会让您气馁呢?

王红梅:气馁倒不会,只是会很失落。我在想,我到底哪里做的不好呢?神父让我背的让我看的,我都照做了,建堂需要钱我也积极奉献。我就是找不出神父不同意我领洗的理由,但我相信天主总有祂的时间,祂也知道什么时候领洗对我益处最大。我还是会坚持申请领洗。

木兰:那后来神父是怎么同意给您领洗的呢?

王红梅:其实神父也不知道,就是前一天晚上我爱人给神父打了一个电话,说让神父给我领洗,神父就答应了,让我第二天过去。我最开始也说了,我是2005年33岁生日那天领的洗,真的没有很刻意的安排。那天正好是星期五,耶稣33岁时在一个星期五用自己的受难死亡救赎我们,换取我们的新生。我在33岁生日的那个星期五获得了新生,这样的巧合也是天主的恩典,这个日子始终给我很大的感动。

木兰:确实是很让人感动的日子,那领洗当天感受会不会更深,您还记得当时的心情吗?

王红梅:记得非常清楚,神父在给我领洗的时候我泪流满面。我的代母就是把信仰带给我的那位姊妹,领洗的仪式其实很简单,也很快。但就在那短短的时间里,却给了我生命中最大的感动。我当时就向天主祈祷说,让祂拿走我的敏感的、烦躁的、混乱的、狭隘的和混乱的生命。当时我的眼泪就止不住,现在过去十六年了,每每想起来我还是很感动,很想哭。领洗那天,我看着第一次去教堂时看到的耶稣圣心像,我在前面跪拜祈祷。我心里说,主啊,你是在哪把我召回来的呢?我并不比别人好。我认识很多比我勤劳,比我温柔,比我善良的人,为什么你却拣选了我认识你呢?这是我何等的福气呀。

木兰:简单的仪式却给了您深深的感动,能感受到您对这份信仰对天主的渴望,那您领洗之后有什么改变吗?

王红梅:改变很大,首先从性格上来说。我认识天主以前,有点抑郁,也有点急躁,也可以说是暴躁。情绪方面很难自控,现在想想其实都有点病态。当我认识天主之后,祂在我的生活当中一点一滴的释放我,慢慢的治愈我。后来一直到现在我的性格柔和了,忍耐也多了。我感觉是耶稣给我换了血一样,我从里到外都换了一个人,我真的非常感恩。另外一个改变就是对金钱和物质方面。我从十七八岁就开始自己做生意,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商人,之前就一门心思的在挣钱方面。就是太重视物质生活,所以才导致自己被金钱世界裹挟,让自己感觉进退两难。我在圣经上看到那句话:你们不要在世上积蓄财宝……但该在天上积蓄财宝……我就开始考虑要放下。我又想到第一次去我代母家,她给我《师主篇》我看到的第一句话:放下俗人的念头,做你该做的事。那时候我好像真正明白了那句话的意思,我感觉天主在召叫我去福传。因为我是在耶稣内获得新生命的人,我希望更多的人和我一样,因着福音收获喜乐的生命。我想要放下现在世俗的一切,去做一些为天主作证的事。可是,毕竟我已经做了十几年的生意,也是有家庭的人,不能自己做决定,不仅是我爱人和孩子,还有两家的父母。所以,这个过程也不是那么容易。

王红梅姊妹有没有放下自己苦心经营了十几年的生意,去过一个为主作证的生活呢?如果放下了,那在这个过程当中她又经历了什么?她的生活又将怎样呢?

下期节目再为大家分享,再见!

Add new comment

1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