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考取驾照,也能考出信仰?——王红梅姊妹的故事(下)

Friday, August 20, 2021

 

上期节目当中,王红梅姊妹给我们分享了她从一个无神论者,如何成为一个天主儿女的过程。也给我们分享了她领洗之后的改变,同时萌生了为主服务的想法。本期节目我们继续王红梅姊妹的故事,来看看她是如何放下了自己苦心经营了十几年的生意,去做传道员的?在这个过程当中她经历了什么?她又是怎么开始为主服务的?

木兰:您是怎么下定决心放下经营了十几年的生意去做传道员的,可以分享一下吗?

王红梅:我领洗后还在继续做生意,但那时候的心情就不一样了。以前做生意就是为了赚钱,甚至为了赚钱也会用一些手段。领洗之后再那样赚钱就不平安了,我也会去问神父,一个基督徒商人,应该保持怎样的利润,有时候也得不到答案。那时候就觉得自己的生意已经是累赘了,不仅仅是对我的信仰,也包括生活。我领洗过了五六个月之后,参加了一个避静。避静结束之后,我不知道神父怎么想的,就邀请我去给一个新开的学习班分享灵修。听到神父这个邀请我很紧张,觉得自己刚领洗几个月,没有能力去胜任这个工作。但神父交代了,我想这是不是天主的邀请,我当时也有想要为教会服务的心,就打算试试。回去后就认真的准备要讲的东西,我写了一堆,感觉可以讲一节课,但是一分享,一会儿就讲完了。而且我分享的时候紧张的满头大汗,甚至还哆嗦。我就开始怀疑,这是不是天主让我做的,如果是,天主的话就会放在我的口中,我会滔滔不绝的讲出来,不会这么疲惫吃力。所以我坚持了几周的时间就跟神父请辞了,我感觉那份工作我胜任不了。虽然不是一次成功的分享经验,但这个过程也让我感觉自己是真心渴望天主。我就向天主祈祷,如果天主愿意,就救我脱离生意的苦海把,其实那时候我还不知道自己要做传道员。做完那个祈祷之后,我对做生意赚钱的兴趣越来越低,每一天去店里都有种彻骨的疲惫。

木兰:感觉这个生意已经让您身心俱疲,好像没有一点幸福和快乐,那您放下这些有什么挑战吗?

王红梅:是的,真的感觉很累,最后我实在受不了了,就跟我爱人说不想干了。其实我前面也说了,放下不是那么容易,因为我们有家庭,上有老下有小,这就是挑战。所以我考虑了很久,也坚持了很长一段时间,直到没办法坚持了,才跟我爱人说。我跟我爱人说的时候,我爱人说,其实他也干腻了,每天为了赚钱要胡说八道,因为销售吗,总会有一些夸大的成分在。我爱人是那种很实在,也很内向的人,这个生意也不适合他。我们俩商量好之后就去跟父母谈,我妈妈很理解我,因为那时候她已经领洗了,而且很虔诚。我婆婆和我爸爸比较不好说。一开始他们不同意,后来我告诉他们,如果继续下去我可能就得精神病了。他们也知道我的精神状态一直不好,听我这么一说,也就同意了,因为他们都很爱我。家人那边说好了,一大部分的问题就解决了。不做生意之后的挑战就是经济来源问题,生活质量肯定就没之前好了。刚开始的几年确实有点拮据,不过天主祝福,我爱人找了个其他的工作,我们的门店可以收租金,租金这几年也在上涨。有这两份收入,赡养父母,还有孩子的教育经费没有太发愁。这样的生活也很好,简朴生活更能离天主近一些。特别是开始福传以后,我的生活就更简单了,我也会教育我的女儿去过一个简单的生活,放下对金钱和物质的欲望。

木兰:“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您从一个物质丰富的生活状态自愿进入一种简单的生活,很让人佩服,您上面也分享到,后来您也开始了福传,可以分享一下是怎么开始的吗?

王红梅:其实最开始的时候我没有想过要去福传,觉得做一个热心的教友就可以,也会跟人分享,出去传教是没想过的。就在我把店转出去,彻底放手不干之后。有一天接到一个陌生大哥的电话,他知道我是谁,告诉我他叫啥。他邀请我去沈阳参加一个门徒培训。我当时一头雾水,我不认识这个人,也不知道什么是门徒培训,电话那头的大哥声音铿锵有力的跟我说,如果我不去会后悔的,去了也后悔。我问他是什么意思,他说不去后悔,是因为丧失了一次与主相遇的机会,去了也会后悔,是因为去了会让我觉得自己去的太晚了。这位大哥说话特别有信心,嗓门还很大,我不得不说,我当时也是被吓到了。大哥说过两天给我发培训的地址和详细情况,就挂了电话。我当时不知道这个人是谁,但他说的确实很牵动我的心,我就祈祷跟天主说,如果这是来自天主的邀请,那就让这位大哥再联系我,如果不是,就让这位大哥忘记给我联系。也就隔了一天,我就收到那个大哥的信息,告诉我培训的信息和地址。

木兰:很好奇,后来您知道这位大哥是谁了吗?他怎么联系到您的呢?

王红梅:后来我知道这位大哥是一个资深的传道员,他和他爱人一直在全职福传,有十几年了。

我有个朋友跟他很熟,跟他说起过我的事,把我的联系方式给了他,他也是心中有一种感动,觉得我适合去做福传,就联系了我。

木兰:哦哦,那后来您去了吗?

王红梅:去了,但是去的时候我还不知道这位大哥是谁。我收拾了行李买了火车票就出发去沈阳了,路程有点小曲折。那时候年轻,三十多岁,买的是硬座。舟车劳顿了一宿,凌晨一点到了沈阳,找了个小旅店休息了一下。挨到天亮的时候又坐车又打听的,结果到的是一个基督教会。发现我找错地方了,人家也很热情,指给我我要去的地方。离的挺近,可能是有点疲惫,我在赶往目的地的路上忽然心中就有种懊悔和苍凉的感觉。我在想,我在干什么呀,就一个陌生人打来的电话,我就赶了一千多里的路,来到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举目无亲的。我的心情特别沮丧,各种问题也就来了。但是这时我心中突然就出现一句话:我是耶路撒冷城外那一头毛驴儿,主耶稣说,你们牵过来的时候,如果有人要问,你们就说主要用它“主要用它”这句话在我心中特别清晰。结果我到那个教堂去神父那里报到,看到神父电脑的屏保是一个全副武装的毛驴,我问神父这个图片是什么意思,神父说:主要用它。这句话真的很让我感动,我觉得这就是天主对我的邀请。我从那天开始,就正式成为了一个门徒,当时我还不知道那个学习不是一次,它是一个系统的培训。一共三年,一年四期,每期十天,加上我路上的时间,每期我需要十二天。但我还是参加完了,因为那确实是我恩宠真正的开始。2009年的复活节,我真的感受到了天主对我的那种大爱和拣选,我有感而发的写了一首赞美诗:风雨飘摇夜独行,泥泞满路伴孤星,纸醉金迷追幻影,不觉已落苦海中,忽闻耳畔慈声唤,细心倾听救主情,善牧声音羔羊懂,迷途知返获新生。写这首赞美诗的时候我已经在参加门徒学习,也决定全职服侍主。

木兰:很感动的一首赞美诗,感受到了您满满的感恩。因着一通陌生的电话,开始了您福传的旅程,真的是天主特别的拣选,但福传不同于世俗的工作,您在这个过程中有什么挑战吗?

王红梅:有,比如说很多的不理解。毕竟我是新教友,身边的亲人朋友也都没有信仰。那时候我36岁,孩子刚十二岁,上小学。我这样经常出去学习,很多人都不理解,觉得我不照顾孩子,抛家舍业的,好像是有点信的过了,反正说什么的都有。但我自己知道也感受到,天主帮我把家里照顾的很好。自从我开始跟随天主,我孩子的性格和成绩一直都很好。不过人都是软弱的,有时候我也会受这个影响。就比如,这次疫情开始之后,在家的时间多了,需要跟身边的人的接触也就多了,就发现了一些人际关系上的问题。因为之前经常出去传教,需要拿出更多的时间学习和读经,还有祈祷,社交就比较少。这一年多在家时间比较长,我发现,走这条路,越靠近天主,在人际关系上就会遇到一些障碍。以前很要好的朋友,不知不觉之间就疏远了,我也不知道自己有什么问题。其实就是他们对我的不理解吧,那种偏见自然的就把我们的关系拉开了,我也很难过,但他们不理解我就没办法。后来我就觉得,靠近天主的时候,未必就会有一大群人簇拥着你,更多的就是不理解和远离,这种情况下,是要讨人 喜欢还是要讨天主喜欢?我要不断的去做抉择。最后还是会选择天主。不过我的至亲还是很支持我的,我爱人和女儿也都领洗了。我爱人经常会跟我说,天主真好,祂给了我们家很大的恩宠,他也是发自内心的感恩。

木兰:有至亲的支持对自己来说也是很大的动力,那在福传的过程中有什么印象深刻的事吗?

王红梅:很多,印象最深的一次就是我刚开始福传的时候,遇到的一件事。福传之初那几年,我要经常坐火车往返沈阳和东北,都是买硬座,一开始就是觉得便宜,后来我发现硬座更有利于福传。那时候天主也给我很大的勇气跟热情,无论遇到什么样的人,我都能跟他聊天,但不是所有的人都愿意听的。有一次,我坐火车又开始跟人聊天传福音,跟几个人讲了几句之后,他们都有点不耐烦。就在我跟一个大叔讲的时候,有个姊妹就用胳膊怼我,我刚开始没理她,继续跟大叔讲,但那个大叔明显就不想听了。这时候,怼我的那个姊妹就说,让我给她讲讲。本来我看那个大叔的态度有点泄劲,这个姊妹说她想听,我一下子就有劲了。我很开心,就给她讲了大概不到二十分钟吧,是慕道课里的一些内容,就是天主创造万物,到天主按自己的肖像造人,以及生命的宝贵、人堕落的后果和天主的救赎等等。讲完之后她很喜欢,说自己没听够,让我把这些内容再重复一下。就这样,那天她就把我当复读机一样,反复的听了一遍又一遍。我看她是真的很渴慕,下火车之前就把我的圣牌送给了她,也跟她交换了联系方式。没几天,那位姊妹就主动联系我,她给她前夫料理后事,问我要是信耶稣能不能烧纸什么的,还问我下葬时间有没有说法,我都一一给她做了解答。后来,她真的是非常诚恳的慕道。但是隔了一段时间,我再给她联系,她的语气就变了,让我不要再跟她联系,说她的第二任丈夫坚决反对她信耶稣,如果要信的话就不过了。既然她这么说了,后来我也没有再联系过她。

木兰:感觉您对这位姊妹是满腔热情,听到她这么说您是什么感受?

王红梅:觉得有点可惜吧,那么渴慕天主的一个人,我本以为她肯定能信呢,不过慢慢的我也就放下了。但是故事还没结束,过了一年半,我正在内蒙传教,有一天接到一条手机短信。内容是:你是王玉梅吗?(她记错了我的名字了),你还记得我吗?我是你火车上给我传福音的那个。我想告诉你,我今天已经成为了一个正在的基督徒,现在每天读圣经,进堂祈祷。我收到这条信息很激动也很感动,那会儿我们刚好课间休息,就迫不及待的给她打过去电话。她接到我的电话也很开心,我们聊天的时候就像老朋友一样。她跟我说,那时候虽然跟我断了联系,但她心里却没放下对天主的渴慕。后来她的丈夫得了喉癌,就不能阻止她继续慕道了。她领了洗,成为了一个真正的基督徒。她丈夫现在不仅不阻止,还跟她一起祈祷。她问我什么时候回天津,因为她第二任丈夫是天津大港的,邀请我回去之后去她家里做客。

木兰:后来您和她见面了吗?

王红梅:嗯,见了,我回家之后隔了一两天就去找她了。她当时去车站接我,我都没有认出来,我在火车上见她的时候,是个浓妆艳抹,烫着卷发,染着十个大红指甲的时髦女士。但去接我的时候衣着非常朴素,普通的短发。要不是打电话确认,我真认不出她,就从外貌就感觉得到她这些年的改变。到她家之后,我受到了盛情款待,她说,圣经上说:要款待客人。她对圣经内容很熟悉,经常能引用圣经的话。后来她告诉我为什么突然联系我,因为圣经上说:不要忘记传天主的道给你们的人。听她这么说,我真的很感动。她带我去她的房间,指着圣经说,她第二遍快看完了,现在在抄圣经,她抄的很认真,字也很漂亮。这个经历对我来说,真的是个非常深的经验,在我福传初期给我很大的力量和鼓舞。

木兰:这也是个很大的惊喜,听了您的这段分享我感觉,我们要在生活中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把福音带给不认识天主的人,把这颗种子种下去,天主会看顾它发芽成长,真的是很感动的故事,也祈求天主给我们像您一样的勇气,大胆的传福音,最后您还想说点什么呢?

王红梅:我想说,能成为永生天主的儿女是多大的福气呀。有的时候,看见身边这些人,特别是已经领洗的教友,对信仰还是无所谓的态度,就感觉特别的心痛。那种心痛用话语表达不清楚,就是真的是很焦急的感觉。天主多爱我们呀,但是很多人都是麻木的。很多人的灵里边是迟钝的,好像不能领受天主的这份爱。但天主是真的非常深爱着每一个灵魂,我真盼望众人都能够有这个被天主爱的经验。所以,我余下的生命无论长短,真的不想再为自己活,也不想为这个世界活。我愿意把余下的生命交给天主,盼望能够活在他的心意里面。我要努力的去福传,盼望我身边的亲朋好友都能够认识天主,所有的同胞都能够进入救恩。

木兰:“希望所有的同胞都能够进入救恩”,我们每个基督徒都被赋予了这份使命,很感动您的奉献,再次感谢您愿意分享您的信仰故事,为您的福传事业祈祷,天主祝福。

王红梅:谢谢你的祈祷。

Add new comment

8 + 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