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背井离乡的王弟兄,孤独中如何在天主内找到归属?

Wednesday, September 01, 2021

“天主除去了我在人间的耻辱”这是我们本期故事主人公王桂峰弟兄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

王桂峰弟兄十九岁的时候从自己的老家赤峰,去到千里之外的河北打工。后来因为信仰,他决定在这个远离父母、家乡的地方安家落户。但初来乍到的他总是有种寄人篱下的感觉,内心找不到归属。内心充满压抑的他用忙碌的工作麻痹自己,后来甚至开始忘记了自己留下来的初衷。后来借着一次学习,不仅让他找回了自己的初衷,还改变了他的生命。在他身上有什么样的信仰经历?

我们今天一起走进王桂峰弟兄的见证故事……

木兰:您好,感谢您来接受我们的采访,来分享您的故事,可以先做个自我介绍吗?

王桂峰:好的,我叫王桂峰,老家是内蒙古赤峰的,19岁的时候离开老家来到河北,现在定居河北邢台。

木兰:是因为什么离开老家赤峰到邢台的呢?

王桂峰:因为那个时候内蒙条件很差,我家里也很穷。后来妹妹嫁到了邢台这边,我就跟着过来打工了。一开始在建筑队干活,虽然很累,但还是感觉河北这边比我们老家各方面条件都好多了,不过那时候也没想过会在这里定居。

木兰:后来是什么原因定居下来的呢?

王桂峰:首先一点就是我上面说的,河北的条件比我老家好很多。但让我留下的,最重要的原因还是信仰。这里的信仰氛围太好了,我是老教友家庭出生,从小也跟父母长辈一起念经,但都是在家里念,我们那里没有教堂,也没有神父。我隐隐约约记得,我在老家,可能是很小的时候见过一个老神父,再见神父就是十七八岁了,所以基本上没有参与过弥撒。我到河北之后经常可以去教堂参与弥撒,我是到河北之后才开的圣体,也就是我十九岁的时候。

木兰:那离乡背井的也不容易吧?

王桂峰:一开始的时候不太容易,生活上还好,更多的是心理上的。之前没想过在河北安家,后来我打工一段时间之后,有人给我介绍了一个对象。如果要结婚的话就要留下,也就是在女方这里落户。一开始我挺挣扎的,首先考虑的是离家这么远,父母那边就不好照顾了。我爸妈只有我跟我妹妹两个孩子,我妹妹嫁到了这里,我再落户到这里,他们身边就没有孩子了。后来我感觉留在河北能救灵魂,就下决心留下了来了。不过开始的时候并不适应,每次工作回去要进家门之前,我都要在门口转几圈,调整好自己的心态再进去。其实也不是人家家里对我不好,是我自己心态问题。

木兰:是啊,远离家乡远离父母,要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和家庭安家落户,确实不太容易,但您还是为了信仰留下了,让我感动的是,虽然您在老家的信仰生活简单,但还是让您拥有一份虔诚的信仰。

王桂峰:其实说虔诚的信仰也不是,在老家的时候信仰很简单,就是跟着大人一起念经。那时候对天主有一份惧怕,父母长辈给我说这个信仰的时候,就是说人犯错天主就会惩罚。因为他们对信仰就是这样的认识。就是现在我老家那边还是很难参与到弥撒,见神父也不多,信仰观念也是停留在那个状态。信的迷迷糊糊的,就知道念经,至于念经祈祷的真正目的和基督徒要具体行出来什么,就不知道了。刚到河北的时候也是这样的心态,虽然感觉这里信仰氛围很好,愿意留下来。但是去教堂念经参与弥撒就是尽本分,怕受罚。我对信仰的认识,也是在决定留下来之后,慢慢的发生了改变,我的生命也由此而改变。

木兰:背井离乡之后真正认识信仰,这也是天主特别的带领,可以分享一下这段经历吗?

王桂峰:我上面也说到,刚到新的家落户的时候,我的内心是很挣扎的。那时候就想有更多的工作,这样就能减少在家的机会和时间,我就一直工作一直工作。在这个过程中我的信仰就越来越薄弱,进堂念经越来越少,渐渐忘记了自己决定留在河北的初衷。很感恩的是,后来有人跟我说祈祷不只是念经,还有别的祈祷方式,比如自发祈祷,就是像跟天主面对面聊天那样的口祷。那时候开始我就改变了自己的祈祷方式。每天就用口祷的形式向天主述说。结婚之初那三年,我一直都很郁闷。尤其是到过年的时候,不能回去陪父母,心里就很难受。每到大年三十我就借酒浇愁,喝醉倒头就睡,睡醒了就做个这样的自发祈祷,然后去拜年,那三年就是靠着祈祷这么过来的。另外感恩的是,这里的教会学习班很多。闲暇的时候,有学习班我就去参加,就在这些学习当中,我的生命发生了改变,天主也借着这些学习治愈了我。

木兰:是怎样的改变呢?

王桂峰:我刚到这里的那几年就是这样,不温不火的状态。后来我们教区举行了一次圣体大会,那次大会改变了我很多。其实是间接的改变,我并没有去参加那次大会,堂口有几个兄弟姐妹去了,回来之后很有热火。他们就组织堂口的教友跪圣体,从圣体当中获得力量,然后去做一些爱心服务。就是去看望一些孤寡老人还有病人。一开始我们白天都不好意思,都是晚上去。后来我们堂口来了一位新任本堂神父,正式成立了一个“爱德组”,我们成了“爱德组”的一部分。那时候开始,我们白天也会出去探望。最初只是关爱教内的兄弟姐妹,后来开始关注教外的,慢慢的就借着这个“爱德组”开始福传。我到河北之后知道了我们的信仰不仅仅是念经,还要实践爱,从我看到第一个被探望者的时候,我内心那种对“最小弟兄”的爱就开始越来越强烈,我很心甘情愿的做这件事。所以,从开始探望那些有需要的兄弟姐妹的时候,我的信仰就开始慢慢有了变化。但使我信仰开始加深的,还是要感谢我的一个同工。那时候我们那里要办个学习班,我们就一起做九日敬礼,借着祈祷的力量去邀请大家去参加学习。最后参加学习的有67个人,这给我很大的鼓励。在那次学习期间,有一天吃饭的时候,他跟我说,以后我要当会长。我当时就想不可能,我一个外地落户到这里的人,怎么可能当会长。不过心里还是有个感动,就祈祷说,如果天主愿意举扬我,我也非常感恩,后来这件事我就没放在心上。服务和参加更多的学习跟活动,成为了我治愈的开始。

木兰:感受到天主对您一步步的带领,真的很感恩,那这个被治愈的而经历可以简单的分享一下吗?

王桂峰:好的。我发生最大改变,也最治愈我的,是有一次参加我们隔壁堂口的一个学习。那个学习是四天的时间,我因为时间没安排过来,第三天下午才去,也是因为那天下午有一个覆手祈祷。我被覆手之后就领受了圣神,开始说方言。我当时那种喜悦,真的难以言表。我本身是一个很内向的人,不爱说话,熟人还可以,如果是不认识的人,特别见到女人,我就不知道怎么说话,还会脸红。平时我也不爱表达自己,就是干活。领受了方言那天,我心中充满了力量。当天就跑到路上喊:你们信耶稣吧!特别是到人多的地方,我就喊得更大声了。那时候我没觉得不好意思什么的,就是想把这份喜悦分享给大家,让不认识耶稣的人都认识祂。也借着这一声声的呼唤,我的生命就不一样了。我觉得自己受的委屈,还有那些痛苦和憋闷,都随着领受的这份圣神的恩赐烟消云散了。一下子我就有了力量,这是来自天主的,心中被注入了一股热情,一直到现在都没有熄灭。当然,在这期间肯定也会有遇到不顺心的事低落难过的时候, 但这都是和天主建立关系的机会。每一次软弱后的坚强都让我和天主的关系越来越深。后来天主真的举扬我,让我当上了堂口的会长。我们堂口有一个正会长,八个副会长,我是这八个副会长中的一个。每个副会长都负责不同的方面,我主要负责福传。被选上会长的那天我真的很感动,因为在祈祷中我听到个声音跟我说:我除去了你人间的耻辱。我听到这句话就流泪了,因为我在这里落户之后,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外姓人。寄人篱下,没有归属。但那天当选会长,加上圣那句“我除去了你人间的耻辱”,让我感觉到自己已经被接纳,内心有了归属感。从那一刻,我真的被治愈了。更加投入到爱心服务和福传的工作当中。

木兰:听您的分享,能感觉到您对福传满满的热情,是什么原因让您这么想要去做爱心服务和福传呢?

王桂峰:其实没有什么特别的经历,这是天主的恩赐。就是那年开始跪圣体,然后出去探访老人开始,我的心就被一种力量驱使着去做这些。特别是我领受方言之后,我的这种内在动力就更强了,我很愿意去做这些事情。天主给了我爱的能力,也给了我福传的能力,我就愿意去帮助更多的人,走出困境,认识天主。我没办法表达这种感觉,有时候我也觉得很奇妙,不太明白。不过还是放在祈祷中,我只是一个工具,是圣神在我内工作。天主愿意怎样使用我就怎样使用我吧,我从中获得的恩赐和祝福要比我付出的多很多。

木兰:天主给了您一颗怜悯人的心,很值得我们学习,那您福传有没有什么挑战呢?

王桂峰:挑战肯定是有的,首先是来自自己的。最初要出去学习和福传的时候,我的心里还是有很多顾虑的。我家里弄了一个童装厂,那时候两个孩子都还小,没办法接我的班。我祈祷的时候也问耶稣,祂给我这么强烈的福传动力,但我要出去了,家里怎么办?耶稣告诉我说,我的家祂会照顾的比我自己照顾的好。那我就交托给耶稣了。刚开始辛苦一些,每次都是把家里的事情安排的妥妥当当之后再出去。后来慢慢的耶稣实现了他的许诺,祂给了我儿子比同龄人更大的智慧,也不用我操心太多。

木兰:很感恩,家里人对您服务和福传的态度是怎样的?

王桂峰:家里老人是非常支持我的福传事业的,他们都是信仰虔诚的老教友,觉得天主的事比人的事重要,孩子们也很支持。主要是我爱人有时候不愿意让我去,她其实也不是不支持。可能是出于对家里事情的压力,还有就是上了年纪之后更加依赖我。因为孩子们都不在家,我要出去,一走十几天,她心里就没着没落的。说白了,就是离不开我。不过我们也没有发生过什么冲突。我走之前好好陪陪她,走的时候她会说几句生气的话,但该让我走还是让我走,回来还是一样,也不会说什么。

木兰:家里人的支持也是您可以一直福传很重要的因素呢,您有这样的家人也是天主的祝福,那在福传过程中有没有什么挑战呢?

王桂峰:当然会有很多的挑战。比如我们去别的村子,挨家挨户福传,有的就不会让我们进门。冬天的时候挑战更大,人家不让进门,我们就在外面冻的瑟瑟发抖。还有的时候就是虽然让进门了,但说两句就把我们给赶出来了,有的说话还很难听。这都是打击我们福传积极性的挑战。

木兰:遇到这些情况你们怎么办呢?

王桂峰:我们就回来分享总结经验,然后找更好的方式。比如别人不主动请我们进门,我们能不能主动进去;如果进去之后主人不热情,我们能不能主动的用自己的热情感染他。如果是拒绝排斥被赶出来,这个是最打击人的,但我们也没有就此放弃过福传。记得有一次我们去给一个人福传。她是我们这里一个很大的童装厂的工人,那个厂子是教友开的。我们去了她家之后给她讲信仰的事,她就让我们走,态度很不好,说信这个有什么用啊?就把我们赶出去了。她赶我们的时候我又跟她说,我们不讲信仰,我们今天来给你们家送祝福,你要不要?她说要。因为她是在教友开的厂子工作,那里有很多教友,也会有教会活动,她对信仰多少还是有了解的。所以我们说送祝福,她就不拒绝了。像这样的经历很多很多,比这更严重的也有,但不管是被赶出来还是骂出来,我们并不沮丧,对我们来说还是一种喜悦。因为我们知道我们是为了天主做的,如果成功了也不是我们的功劳,而是天主的荣耀。所以为天主所受的耻辱也是荣耀的一部分。而且这些经验也能让我们学到很多,让我们去反省自己的福传方式和跟别人介绍的方式是不是有问题,总结经验,找出更好的方法,继续开始福传。

木兰:你们的这种福传精神太让人感动了,有这么多的被拒绝的经历,还是拥有那么大的福传热情,相信在你们的福传过程中也有很多感动的经历,可以分享几个例子吗?

王桂峰:感谢天主吧,这个真的不是我们自己能做到的,没有没什么可自夸和骄傲的,没有天主的恩宠,我又算的了什么呢?天主在这个过程中不断的给我们力量,有很大的力量也是来自那些接受我们福传的人身上。我分享两个让我印象很深刻的例子吧。有一次一个弟兄给我介绍了一个人,说那个人想了解教会。因为那时候我正好在那个村子福传,我就找机会专门去找了他,跟他见面分享了一下教会的事,他问了我一些问题,我耐心的给他做了解答,最后给他做了一个简单的祈祷。没有待很久,也没有说太多。我走了以后也没太在意。后来就在那年的复活节,他领洗了,找我做的代父。这个事这么简单,为什么让我印象这么深刻呢?因为通过这件事,我真正的认识到,我就是天主的工具。我何德何能?只跟那位弟兄聊了一次,人家就愿意更进一步了解信仰,最后加入教会。如果不是天主要使用我,我根本做不到。所以这件事让我特别的感动,天主给了我这么大的恩宠,这么看得起我,我怎么能不去福传呢?另外一个感动的经历是我的一个客户,是我的老乡。我刚开始给她讲信仰的时候,她不接受。后来她遇到点事,被骗了,不知道怎么跟家里人交代,心里很长时间走不出来。我也一直为她祈祷,后来我再给她讲信仰的时候她就不排斥了。她去了当地的教堂,碰到了一个修女,开始慕道。也是一个复活节,她领洗了。因为她认识天主之后的变化,她爱人跟两个孩子都愿意接受信仰,所以那个复活节,他们是一家四口一起领洗。正好那个时候我跟我爱人和我大儿子回我老家办点事,我和我爱人就给他们两口子当了代父代母。这也是给我很大感动的经历,从中我体会到天主给我的恩赐和力量。

木兰:很感恩的经历,相信您福传这么多年,这样的经历肯定还有很多,回顾您的福传经历,您最大的感触是什么呢?

王桂峰:我最大的感触就是,这不是人能做到的是,这是天主的事。不是我们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而是天主让我们做什么,我们才能做什么。我真的非常感恩,感恩天主给予我的一切,感恩与你们这个平台的相遇,让我为祂作见证。另外我还想说:天主除去了我人间的耻辱。祂让我找到了内心真正的归属,给了我源源不断的力量。

木兰:向您学习谦卑,是啊,没有天主,我们什么都不是,什么都不能,我们都要谦卑在天主内生活,也要记得自己的福传使命,做天主合意的工具。再次感谢您愿意接受我们的采访,为您祈祷,天主祝福!

王桂峰:也谢谢你们,为你们平台祈祷。

木兰:谢谢您!

Add new comment

7 +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