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被社会评为“邢台好人”的刘雪洲,为主见证的故事

Wednesday, November 25, 2020

很多人都喜欢用理性去探究天主是否存在,怀疑耶稣降生救世的真实性。我们今天故事的主人公刘雪洲弟兄,以前就是这样一个极其理性并且认为“天主教”就是迷信的人。

刘雪洲出生在一个老教友家庭,七岁那年的一个特殊经历,让他对天主教信仰产生怀疑,导致他长大以后对信仰极其排斥和厌恶,甚至因此和家人产生激烈的矛盾。

但是有一天,一个人莫名其妙的一番话却让他如梦初醒。他开始重新认识自己的信仰,并决心要找到天主,不找不知道,这一找,他的心就被天主的爱所攫取,从此走上为天主的爱作见证并实行这份爱的旅程。从排斥到坚信不疑,他到底经历了什么?

今天让我们跟木兰一起,走进刘雪洲弟兄的故事……

木兰:您好,很高兴您能接受我们的采访,可以先介绍一下您自己吗?

刘雪洲:我是来自河北邢台的刘雪洲,今年64岁,这些年我一直在教会做传道员的工作。

木兰: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做传道员的呢?

刘雪洲:1994以后到现在,一直在做,开始几年是自己到处去跟别人讲,亲戚朋友,乡里乡亲的,特别想把这个信仰传给更多的人。但是,1994年以前,别说福传,连教堂我都不去,甚至反对家人进教堂,那个时候我觉得“天主教”就是迷信!

木兰:听说您出生在一个老教友家庭,父母信仰很虔诚,您为什么会那么排斥天主教呢?

刘雪洲:对,我出生在一个老教友家庭,从我记事开始,就经常听我娘给我讲天主教的道理,我父亲也是一个热心事主的好人。那个时候的信仰还有很多的限制,教友也不是很多,我父母为了这份信仰也遭了很多罪,但他们还是很虔诚。我父亲这样一个爱主爱人的好教友,却在1963年大洪水的时候,被飞机空投救灾的物资砸死了,就死在了我的眼前,那年我才七岁。那时候我怎么都想不通,我父亲这么好的人,怎么死的这么惨,从那时候起我就不相信有公义的天主,也不相信有天堂地狱。长大以后还因为信仰的事情多次和我母亲发生争吵,有时候严重到我母亲都要离家出走的地步。因为这个信仰,结婚以后妻子也跟我生气。因为她是听媒人说我是教友才嫁给我的,但嫁给我之后发现我都不进堂念经。很多长辈亲戚苦口婆心的劝我,但我那个时候非常固执,谁说都不听。每次过瞻礼我家里就要生一场气,我反对他们去赶瞻礼。我就觉得,那是迷信,家里老人和女人信,反正我不信。那时候就知道享受和追求出人头地的生活,其实心里是很空虚的。

木兰:后来是发生了什么事,让您改变了对天主教的态度呢?

刘雪洲:1994年的时候,我家里开着一个小卖部。一天有一个疯子在我门市门口走来走去,嘴里还反反复复的喊着几句话,她说:乡亲们都听着啊,这个世界快完了,多则三五十年,少则三年五年。坏人会怎么样,好人会怎么样……问那个疯子吧,她自己也不知道她在说什么,也没人教她。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我就想,这是不是天主派人来点醒我的呀,这几句话当时就进我心里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要真有那么一天我可怎么办。我一天天浑浑噩噩的生活,还反对家里人信天主,我是个大罪人呀。表面我没表现出来,但是心里可恐惧了,暗下决心,以后再也不会跟我娘争辩信仰的事,不反对她们信天主,也不会阻止她们赶瞻礼。那年圣诞节,我不仅没阻止她们,还决定那天把店关了,跟他们一起去。那是我第一次用心参与平安夜的弥撒,神父在弥撒讲道中说:主耶稣为救赎我们,选择了贫穷的家庭,在寒冷的天气降生在山洞的马槽中,希望大家弥撒以后不要急着回家,都在马棚前陪小耶稣一会儿。我把这话听到心里了,就决定弥撒后在马槽旁边陪伴小耶稣,那次陪伴给了我很奇妙的经历。

木兰:什么奇妙的经历,可以跟我们分享一下吗?

刘雪洲:那时候虽然我对教会的道理什么都不懂,但是觉得神父讲的很有道理。弥撒下台后,大家都回家了,马棚前只有寥寥无几的人在陪伴小耶稣,当时我心里就特别堵得慌。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眼泪哗哗的往下流,就觉得耶稣太委屈了,为了人类受这么多苦,我们却这么对待祂。我拿着一个苦像趴在地上大哭了一场,我边哭心里边问自己,我为什么哭呀,我又不相信。那个时候心里有个声音就告诉我说:你一定要去找到祂。我知道我之前的生活多得罪天主,对主耶稣的伤害也很大,天主给了我机会,让我悔改,要我做赔补。圣诞节的第二天我就决定重拾我丢弃很久的信仰,我要出去找天主,一定要找到祂,如果不找到天主就不回家。

木兰:是真的出去找吗?

刘雪洲:是的,12月26号凌晨四点我就出发了,走了七天。这七天我去了很多地方,走访了教区的主教,去圣母山朝拜圣母,还去走访了很多传教员,也去找了山区的新教友。这七天我遇到了很多事很多人,有辛苦有危险,但很快乐,也很满足。结束行程之后我听到心里有个声音说:回家吧,你已经找到天主了。其实不是我在寻找天主,而是我自知自己罪大恶极,我需要这样的形式来进行一个心灵的救赎。每当我走进一座教堂,我都不敢抬头看十字架,我知道那是我的罪,把耶稣狠狠的钉在上面。虽然我觉得自己罪不可恕,但天主子依然为我而死。我还在母胎中的时候祂就拣选了我,召叫了我,我是属于天主的,所以无论我走多远,祂都会召唤我回去。我感觉自己是满载而归的,回家以后的日子,人们都说我变了,变得不像我了。热心事主,热情福传,对人友善。

木兰:确实是很大的改变,关于这个变化您可以多分享一些吗?

刘雪洲:可以,上面说的就是我1994年蒙召皈依信仰的故事。那一年我不止一次的经验到天主的大爱,也反省到自己的罪恶深重。因为这样的经历,我认识到,天主对于我们每个人来说是多么的重要,所以我就想让更多的人认识到,特别是自己家里还没认识天主的亲戚。那时候我见人就讲,亲戚、朋友、同学、同事还有乡邻,有时候我也去别的村子讲。我白天干活,吃完晚饭就骑上自行车出去,后来换成摩托车,那个时候没有伙伴,只有我自己。有一次我去我姥姥家劝我舅舅和表弟们回头信主,却遭到了拒绝。其实我经常遭到这样的拒绝,有人说我是神经病,也有人说我是不务正业,甚至一些老教友都说我热心过度了。但还是有很多人因着我的见证改变,相信了天主。其实因为小时候的经历,我是个很自卑内向也不爱说话的人,能传教说这么多话也是天主特别的恩赐。但刚开始出去跟人讲的时候也讲不好,有一次还把人都讲没了,都走了,人家告诉我说我讲的太严厉了,人都是被吓跑的。那次对我打击还挺大的,不过感谢天主,因着天主给我的力量让我不再自卑,变得自信,我才没有放弃。保禄宗徒说过:“所以,千万不要丧失,那使你们可得大赏报的勇敢信心。”我很爱看书,看一些圣人传记,圣方济各沙勿略的故事曾让我泪流满面,也激励着我,无论遇到什么艰难险阻,都不能放弃传教救人。为了让自己有更分丰富的信仰知识,让自己讲的东西更能进到人的心里。除了看圣书,我还邀请我母亲为我祈祷,也会到各个朝圣地收集那里的圣迹故事。我这个人理性很强,很多事不调查清楚不会盲目相信,也不会跟人讲。

木兰:您对信仰真的有很大的热情,为了福传您还用过其他什么方式呢?

刘雪洲:九几年的时候,农村很少有彩电,我买了一台二手的14英寸的彩电,又买了一个影碟机,每天晚上我就带着电视轮流到周边各村播放20世纪教会的一些圣迹故事,这些影片故事收到了很好的效果。还有就是我开门市的时候,为了让更多的人知道并认识天主,了解教会。每年圣诞节我都会在我的小卖部搞一些活动,比如免费发礼品,捎带着福传的资料给他们。记得1995年的圣诞节,我在门市挂起庆贺耶稣诞生的条幅,写上介绍耶稣的板报,印了一些福传的单页。到我门市买东西的我都会免费发给他们一双袜子或者一本挂历,然后要他们说一句:耶稣是主。很多乡亲都来领了袜子挂历说了耶稣是主,不管他们出于什么目的,我希望这是种在他们心里的种子。另外在其他的节日,像父亲节、母亲节,我都会自费租舞台车开布道会。邀请主内的兄弟姐妹表演教会的节目,穿插福音的宣讲。然后有有奖问答,答对的拿到奖,我会提醒他们拿着奖品回家孝敬家里的老人。在福传的过程当中我也发现,很多教外人不愿意奉教,很大的一个原因是教友立的坏榜样。我就觉得要改变这样的状况,找到我们大队,以教会的名义做慈善,关心特困户和孤寡老人,逢年过节给他们送一些生活必需品,像食品、鞋袜、衣服等等。有一年,我跟着神父修女也叫上了大队支书去一些困难家庭访问,老支书走到一个家庭都会说:这是咱天主教的来看望大家了,可不是政府的。我听了以后很感动,天主的名藉着这样的行动被显扬。这不是为了自己的名利,而是为了天主的光荣和纠正外教人对教会的看法。这样的行动带动了很多教友,我们村以前因为一些教友的行为不好,很多人骂天主教,到现在,人人都夸天主教,这就是我们行动的果实。2002年的时候我们教区成立了神恩复兴团体,我参加了团体并接受了培训。有了团队,和团队的伙伴一起操练,我的身心灵都得到了塑造和滋养。我的灵性生命不断的提高,天主也更多的差遣我去更多的地方。现在想想,以前我是一个自卑内向的人,见生人就脸红,两腿还会抖,20岁的时候还被别人认为是哑巴。如今竟然能站在台上为主作见证,这实在是个奇迹,我的皈依也是奇迹。

木兰:天主能让“不可能”变成“可能”,改变一个人也是如此,您就是很好的一个见证,后来您就去到很多地方传福音了吗?

刘雪洲:是呀,后来我就不仅是在本堂区和本教区,也会去到全国各地其他教区福传作见证。天主用祂长阔高深的爱救赎了我,我得救了,就应该让更多的人认识天主的爱。所以我心里一直有一个强烈的感动,我要为主做见证。天主拣选我去传播爱,但爱不能仅靠嘴说说。主耶稣命令我们彼此相爱,更愿意我们用行动去帮助那些贫穷的残疾的被人遗弃的社会边缘。后来我就想,我能为别人做点儿什么呢?我发现,很多城市的十字街口都写着有困难找警察帮忙的牌子,我就想在村子里也挂上一个牌子,上面写上我的电话,有困难找我。可是又后来考虑到,这可能会招惹一些不必要的麻烦,就没有去做。但就从我心里动了想为别人解决困难的心思之后,就有一些奇妙的事情在我身上发生。

 

刘雪洲说的奇妙经历是什么?他又做了什么?被乡里乡亲称为“好人刘雪洲”,他的事迹也登上了“中国好人网”……下周的“见证”栏目,我们继续刘雪洲弟兄的故事。

 

Add new comment

4 + 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