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被社会评为“邢台好人”的刘雪洲,为主见证的故事(下)

Wednesday, December 02, 2020

在上周的“见证”栏目中,我们给大家分享了刘雪洲弟兄,从“对信仰的排斥“到”到处去传扬福音”的经历。

今天,要给大家分享的是,刘雪洲弟兄如何成为别人眼中的“好人刘雪洲”。

他到底做了什么,引起了当地媒体的注意呢?

今天我们跟木兰一起,继续聆听“好人刘雪洲”的故事……

木兰:您有了“有困难找刘雪洲”这个想法之后,有什么样的奇妙经历呢?

刘雪洲:自那之后就不断的有需要帮助的人来找我,但我从来没有跟人说过我那个“有困难找刘雪洲”的想法,有的时候连我自己都会忘记。但是天主看人心,我有这个渴望,天主会记得,也会帮忙促成。

木兰:有什么具体的事例可以跟我们分享一下吗?

刘雪洲:我们村有一户贫困家庭,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妈妈,大儿子得病死了,大儿媳改嫁了,还有个小儿子,是个傻瓜。母子二人生活十分艰难。他们住的房子很破旧,后来因为年久失修快塌了,也没钱翻盖。他们一家的人找到大队干部,希望发动群众帮忙捐助。大队干部发动捐助之后,村民都想,大家捐助把房子翻新了,以后母子二人去世之后这房子就被他们自家亲戚占了,那他们不是捡便宜了吗,都不愿意捐钱。莫名其妙的村长就把这件事跟我说了,我听了就心里很难受,就发动教友捐款。捐了有一千多块,按九几年的物价,翻盖新房没问题。后来民政局干部探访贫困户,纳闷怎么困难户住着新房,村支书说:这都是人家天主教给盖的。民政局干部听了说:咱政府落到人家天主教后面了。我听到后心里挺高兴的,天主的名再一次被显扬了。还有一次,一个三十多岁的青年带着个纸条找到我,上面写着我的名字。那个青年没有双臂,是东北人,到南方打工出了车祸。肇事司机逃跑了,他失去了双臂,没有了工作能力,老婆也跟他离婚了。他家里只剩下老父亲和自己六七岁的儿子,他要回家,没钱坐车,一路讨饭,到了邢台。有人告诉他找天主堂,可能会得到帮助。他又走了80多公里找到一座教堂,说明情况之后,教堂里有人给他写了我的名字和地址,让他来找我,他走了五六里路才找到我家。我听到这些情况之后,心里既心疼他,又有些愤愤不平,教堂里里的人怎么不帮助一下他,反而写了我的地址。这个情绪里也包含了抱怨,但当下就想到,这不是自己之前想要做的吗,怎么能忘记初衷呢?我就让那个年轻人先在我家住下。但他在我家住了几天一直很不安,他想要尽快回家,见他的父亲和儿子。我就给了他路费和路上可以买吃的的钱,让他坐火车回家了。还有一件印象比较深刻的事,那是一年正月初二,我二女儿结婚头一年,女儿女婿头一年来家过年,也会有很多亲戚过来,我要准备很多东西。那天上午我正在家忙,有个教友给我打电话说,离我们村三里地的地方有个人被撞了,不能动弹,好像也好长时间没吃东西了,嘴里一直喊饿,让我去看看。我当时情绪就上来了,心里很恼火,我们家这么多事,亲戚们马上到了,我怎么顾得上呀。那个教友也是的,自己不能去帮忙吗?为什么要给我找这个麻烦呢?刚想发火,心里突然有个声音说,你不是说有困难找你吗?怎么?想赖账?这就受不了了?我的火慢慢就消了,心里也感觉挺惭愧。我放下手里的活儿,开车带着一些吃的去到那个教友说的地方。到了之后发现,那是个精神不正常的人,腿也被撞伤了,不能走路,蜷缩在公路上浑身是泥,身上还有一股又臭又骚的味道。我把带的吃的给他吃了他还是喊饿,没办法,只能把他拉回家。想找人帮我把他一起抬到车上,路上络绎不绝去串亲戚的人,他身上味道太大,没人愿意帮忙,我就一个人把他抱到了车里,把他拉回家,车里的味道过来一个月左右才散完。回家安顿好他,给他洗了换了衣服,找医生给看了开了药。我根据他给的人名地址四处打电话联系,还是没有找到他的家人。当时过年,也不知道把他送哪,第二天我要出去服务,也知道怎么办。感谢天主,我妻子一直很支持我,理解我。妻子就安慰我,让我放心出去,她来照顾这个人,把他安排和1996年我们家收养的残疾人老逶先住在一起。但我离开家没几天我妻子就打电话给我,说那个人欺负老逶,打的老逶不让进屋,得想办法把他送走。后来我儿子四处打听,通过民政部门,把这个人送到了邢台市救助站。这些年,遇到类似的事太多了,也有很多教会里的爱心人士找到我,让我出面为一些特困家庭组织募捐。

木兰:那肯定会有很多人找你帮忙了,这么多年您从来没有拒绝过来找您帮忙的人吗?有没有担心上当受骗?

刘雪洲:没有拒绝过,只要找我,我都会帮助。确实,大家也都很信任我。我以前做过老师,记得有一年,有一个我教过的学生跟我说,他上了八年学,捣乱也是出了名的,教过他的老师有五六个,就跟我学的时候学到一点知识。我经常做好事对他的影响也挺大,他现在生意做得不错,挣了些钱,要回报社会。后来他告诉我,他的一个同学妻子常年瘫痪在床,为了能好好照顾妻子,他也不能出去工作,家里现在很困难,让我出面组织其他同学为他捐款。我呼吁大家捐款之后,大家都很积极踊跃,有在外地的同学就直接把钱转给我让我转交,我也很感谢大家这样的信任。当然也有很多人劝我,说我太善良,容易上当受骗。要问我担不担心,我倒没有特别担心,我把我做的每一件事都看作天主的旨意,如果天主不允许,我就不会被骗,如果真的上当受骗了,那也一定会有意义,我们需要在每一件发生的事情上去发现天主的旨意。但帮助别人献爱心这一点也不会有太大的损失,无非就是损失一点钱。我曾经在信德报上看到过这样一个故事:有一个修士和他的同学在市区的街道上走,看到有一个残疾人在那里讨钱,修士停下来,把自己身上的钱都掏出来给了那个乞丐。他的同学就抱怨说:“你也不知道他是真的困难还是骗子,如果他是骗子,你不就上当了?”可是这个修士却说:“他是不是骗子我不知道,我就怕错过了耶稣。”这个故事给我很大的一个感动,所以我也不会放过任何行善的机会。感谢天主的是,至今我还没有被骗过。当真的有人要骗我的时候,天主会给智慧看清楚的。比如之前东方闪电教猖獗的时候,他们的矛头也指向了我,他们用了很多花招和伎俩,但因着天主给的警惕和智慧,都被我识破了,也没有上当。我们作为天主的子女,都是爱的使者,当我们面对穷人、孤寡、残疾等有需要的人时,我们就要勇敢的去爱,去帮助,不推脱,不逃避,因为他们就是我们口口声声说所爱的耶稣。但爱耶稣不能只嘴上说,更要用行动实践。

木兰:别人都会莫名其妙的把“需要帮助的人”带到您那里,您会不会觉得麻烦呢?您一直这样帮助别人,有没有觉得力不从心过?

刘雪洲:力不从心的时候肯定有啊,曾经多少次我也都想放弃。有的时候儿遇到了很多的困难,真的感觉到是有点儿无能为力,力不从心。但是很奇妙,天主会一点一点的把我带回到他的面前,让我明白他的心意,给我力量,真的非常的感恩。关于那些莫名其妙找我的人,一开始我心里也会非常的委屈,就感觉到我家里也有很多事情要忙,为什么非要找我呢?可是每当这个时候心里就马上就会想到曾经的初衷。我的初衷来自1995年的那个圣诞夜,马槽前我内心里的那份感动。所以,每当我心里想放弃的时候就想到这个初衷,想到这个,我心里就有一种力量,一种信心,一种勇气,就能够坚定信念,能跟随主,作祂要我们做的,实行爱德。还有就是,我看到今天这个社会缺少的就是一份真正的爱,一份无私的爱。曾经邢台日报社的记者找到我家要采访这些事。当时我拒绝了,我不愿意让更多的人知道我,做这些也不是为让人知道。但那个记者苦口婆心的劝说我,他说,既然我已经看到这个世界缺少爱,问我愿意不愿意让更多的人去做爱人的事,我说当然愿意,他又说,我既然愿意让更多的人这样去做,你就需要把你的故事讲出来,传播爱的正能量,让大家看到,会影响很多人,让这个社会有希望。后来我想,也有道理,所以从那个时候开始,我才慢慢的把一些事分享给别人。

木兰:说到社会对您的采访报道,我也在一些媒体上看到过您的分享,印象特别深的就是您收养的老逶,前面您也提到过,是1996年收养的他,可以在这里跟我们分享这段经历吗?

刘雪洲:那是1996年9月的一天,我出去办事,在离我村不远的公路旁边看到一个双腿残疾,靠臀部向前移动的中年男人。上前问他情况,发现他还是个聋哑人。当时我着急办事,就去不远处的一个饭店丢下五块钱,让饭店的人给他做点吃的。过了没多久,这个男人就挪动着到了我们村口,在那里的一个柴草旁暂时住了下来。见他可怜,少吃没喝的,我就让我妈一天三顿饭给他送过去,也有好心人给他搭了一个简易窝棚。这个男人一看这里有吃有喝,住着也还行,索性就不走了。他没有名字,大家叫他什么的都有,后来看他只能靠臀部移动,就给他起名叫“老逶”,“逶”是我们这里形容臀部移动的土语,具体是怎么写,怎么解释我也不是很清楚,反正这个名字就叫开了。那年除夕夜下大雪,我去给老逶送饭,到路口看到的一幕震惊了我,我看到老逶穿着淡薄的坐在水泥地上,周围全是冰雪,冻得瑟瑟发抖。我的心当时像针扎似的,要是他继续在这待着肯定会冻死的。我回家找人帮忙,跟我一起把他先拉到我家,收拾出一间屋子,先给他住下。

春节过后我就帮老逶找家人,去电视台登招领启事,也去周围打听情况,没有任何线索,有人说,老逶好像是被一个路过的长途货车丢弃的,这样的话找起来可就难了。我当时想着,找不到他的家人,是等天气暖和了再把他送到路口他住的地方,怎么也没想着收养这样一个残疾人。因为我家里条件也不是很好,母亲年纪大了也需要照顾,还有一男二女三个未成年的孩子。但是有一天突然有人跟我说,我把老逶接到家里,可不能再往外送了。当时我真的很不服气,我暂时让他住段时间,怎么就不能往外送了,觉得老逶可怜,怎么不接你们家去?但突然又想到自己的承诺,老逶路口那个简易窝棚确实不适合长久待下去,既然接到家里了,怎么能再送回去呢?好吧,我就决定让他留在我家。这件事在我们村引起了很大的震动,说什么的都有。有的说我们这家人心真好,也有的说这是我们家上辈子欠人家的,这辈子要好好还。最可笑的是,还有人说老逶其实是黑社会的,假装残疾骗取同情,等他把我们村的情况摸清楚之后,就会招来同伙,把我们村洗劫一空。等老逶事成之后逃之夭夭,我就是罪魁祸首。我听了这些,觉得是又好气又好笑。值得感恩的是,我们一家从来没有被这些言论影响,把老逶当成是自己的家人,后来我也请神父也给老逶领了洗,老逶也成了我们天主教大家庭的一员。

木兰:听您这么说,我觉得您做的这些事离不开家人的支持,我相信,除了耶稣给您的感动和力量,家人也是您背后很大的依靠,他们一开始就这么支持你吗?

刘雪洲:是啊,这么多年,离不开家人的相互理解和扶持。我一开始不相信天主的时候,我母亲和妻子就一直为我祈祷。特别是我的母亲,她就像圣奥斯丁的母亲一样,坚持不懈的为我祈祷了38年,直到我回归天主。但我刚开始传福音的时候家里也是很不理解的,我妻子也会抱怨我总是出去,我儿子也跟我说过这样下去我们可能会越来越穷,怕以后他娶不上媳妇。也是后来我们一次又一次的经历天主的祝福,经验天主的爱和眷顾,我们一家人在这个过程中一起不断的成长,到后来家人都特别支持我。像收养老逶的时候我儿子已经16岁,我怕他对以后有顾虑,就先找他商量,我儿子也很善良,他一口同意。老逶到我家以后,我和妻子每天也很忙,大部分时间都是我老母亲照顾老逶的饮食起居。没有家人的支持,我不可能做到这些,所以我很感谢我的家人。

木兰:老逶现在还是住在您的家里吗?他现在状况怎么样?

刘雪洲:是啊,老逶到现在在我家24年了,这24年间他被我家人照顾的很好,没有生过什么病。他刚来我家的时候还有胃病,找医生给他看了治好之后,我们定时定量吃饭,他的胃病再也没犯过。更大的奇迹是,老逶后来竟然会走路了。

木兰:那真的太不可思议了,是怎么学会走路的呢?

刘雪洲:老逶会走路发生在他到我家的第二年秋天。有一天我出门了,有个邻居去我家串门,看到老逶在院子里坐着,她就去逗他说:老逶,你总让别人伺候你,你倒是站起来帮别人干活啊。我妻子笑着对邻居说:你别逗他了,老逶要是会走路了,除非有奇迹。说到这里,我妻子突然就想到圣经里耶稣曾让瞎子看见,哑巴说话,死人复活,瘫子走路。只要耶稣愿意,没有什么不能成的。想到这我妻子就在心里做了一个祈祷说:主啊,如果你愿意,就让老逶可以走路吧。祈祷完我妻子也不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就对邻居说:你拉老逶起来走路吧。那个邻居听了也没多想,就拉着老逶的手说:老逶,起来走路吧。没想到,老逶竟然真的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邻居拉着老逶在院子里走了两圈。当别人去告诉我说老逶会走路的时候,我还以为他是开玩笑。当我回家之后发现我家院子里站了很多人,因为大家都知道老逶的腿长短粗细不一样,都不相信他可以走路。但奇迹就在这么不经意间发生了,老逶后来能自己拄着棍子在院子走了,再后来棍子都不需要了。老逶会走路之后或帮忙家里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给我们家帮了很大的忙。

木兰:老逶会走路除了耶稣对您家庭的祝福,也说明您一家对老逶无微不至的照顾,真的是把他当亲人一样看待,那回顾您这么多年的经历,您最想说什么呢?

刘雪洲:感谢天主,天主因为爱我,所以拣选了我。祂召叫我这个在人面前最卑微、最无能的罪人,今天竟然能去为祂作证,我真的只有感恩。这么多年也是依靠天主给我的力量和勇气,我才能坚定信念的跟随主走下去。

木兰:您是个很谦卑的人,听了您的分享也让我想到印度圣德肋撒姆姆的一句话:“倘若你付出爱时有所保留和计较,你便不在爱里。”您真的是怀着一份赤城的心,毫无保留也毫无所求的去爱去付出。

刘雪洲:我没什么值得夸耀的,这一切都是天主的光荣。如果不是天主给我回头的机会,我现在可能还在罪恶中生活。我所做的,都是应该的。

木兰:怀着大爱做小事,但我觉得您做的事也不小,很震撼也很感动我,相信而是多年践行爱的生活,您的故事不止这些,希望有机会继续听您分享。

刘雪洲:非常的感谢天主,一切都是他的恩典。谢谢亚洲真理电台给我这个机会,去见证并分享天主的大爱。

Add new comment

2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