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被魔鬼纠缠的十五年,他如何脱离束缚?(上)

Thursday, April 21, 2022

 

我们今天故事的主人公赵英振弟兄出生在一个外教家庭,从小生活的环境没有信仰天主教的。赵英振年轻的时候,因为一条蛇走上了迷信的道路,从此被邪神纠缠,生活不得安宁。烧香磕头供邪神真的能使家庭平安吗?从赵英振弟兄的故事当中我们就也能看到,迷信的求邪神究竟会发生什么,也会明白被邪神控制的人生是多么痛苦。他究竟有怎样的信仰经历呢?
我们今天一起走进赵英振弟兄的故事……

木兰:您好,很荣幸能邀请到您,来跟我们分享您的见证故事,可以先做一个自我介绍吗?

赵英振:好的,主内的兄弟姐妹们大家好,我叫赵英振,来自河北,我是2006年认识的天主教,之后领洗成为一名基督徒的。

木兰:英振大哥是新教友呢,您是因为什么接触到天主教的呢?

赵英振:这个说来可话长了,在认识天主教之前,因为魔鬼的纠缠,我走了十四五年的弯路。不能说是魔鬼让我认识的天主,但是因为那段经历才让我有机会认识天主,天主也借着我的那段痛苦的经历寻回了我这只迷失的羊。

木兰:听起来是一段很深刻的经历,可以分享一下吗?

赵英振:这要从一条蛇说起。·那是1993年的时候,我刚结婚第二年,在我们那里的化肥厂工作。有一次我下晚班回家,差不多晚上十一点半左右,在我们村口的小路上看到一条胳膊一样粗的蛇。当时那条蛇一动也不动,我想是不是受伤了。出于好奇,我就拿着一块半截砖头打那条蛇。我一打,它动了,但是还是没有走。一般人看到之后肯定会赶紧走,但那时候我太年轻,玩心特别大。一看它没走,我就拿了一捆路旁的麦秸放到它身上,想要烧死它。我点着火之后,那条蛇就钻出来,爬到了一个水沟旁边,然后就抬起头看我,那时候就想玩,所以也没害怕。我就从地上捡了一个棍子,想把那条蛇挑到火堆里。但它太滑了挑不起来,然后借着月光我就看见它开始梗起脖子看我,这一下我被吓到了,开始害怕。我怕它万一急了咬我一口咋办,也不知道它有没有毒,那会儿才吓得我赶紧骑车回家。

木兰:想想就很可怕,如果是我,肯定看到就跑了,那后来因为这条蛇发生了什么呢?

赵英振:后来我就回家了,到家差不多十二点左右。那会儿我妻子和女儿都已经睡着了,我轻手轻脚的洗漱了一下准备睡觉。就在我洗好关灯要睡觉的时候,我女儿突然就惊醒了,然后开始哭,那个哭声不是正常时候的哭,就觉得特别害怕。我女儿当时刚一周岁,我妻子喂她也不吃,抱着怎么哄都不行。摸摸她额头,也没有发烧,就愣是哭。后来我才想到,是不是跟我路上碰到那条蛇有关系。

木兰:为什么会想到和那条蛇有关系呢?

赵英振:因为农村有一些迷信说法,小孩子比较有灵性,能看到和感受到大人看不到的,就是鬼神什么的。我之前也没有想过,因为我家里也没有敬拜过什么神仙,所以我从小不信世界上有鬼神。但我把我路上遇到那条蛇的经过跟我妻子说了之后。我妻子就说我应该是带回来什么不好的东西了,可能跟那条蛇有关系。但我还是将信将疑的,后来我母亲听到我闺女哭,我又跟我母亲说了一下。对于农村没有信仰的人来说,如果遇到这些事情,想到的肯定关于民间信仰的那些迷信的东西。我母亲也说应该跟那条蛇有关系,她就想到一个办法,让我先冲着打蛇的那个方向烧香磕头赔不是,应该会有帮助。那时候我也不知道怎么办了,以前也不信鬼神,看不到摸不着的,但这次感觉好像真的得罪了哪家神仙。我就听我母亲的,冲着那个方向烧香磕头,嘴里还念叨说:如果是我惹了你们,我赔不是,但不要折腾我闺女了,求你别让我闺女哭了。完了之后我跟我母亲就回家,进院之后就真的听不到我闺女哭了。虽然不哭了,但感觉她还是睡不好,睡着还是一惊一乍的。就这样折腾到天亮。天亮之后,我跟我母亲又去了我打蛇的那个路口,我母亲让我在那里给人家烧纸。那个路口附近有个庙,我还特意去那个庙里烧了香磕了头。回家之后,看到我闺女不哭了,但还是无精打采的,一点精神都没有。那时候我也不知道怎么办。后来发生的事情,在我领洗之后才明白,那时候我是上了魔鬼的当了,魔鬼就借着那条蛇的事情,一步一步的把我带进了牠的圈套里。

木兰:是啊,在没有信仰的人那里,遇到什么事大部分人想到的都是迷信行为,那为什么说这些行为是魔鬼给您设计的圈套呢?

赵英振:后来我领洗之后去回想那段经历,发现,我打蛇的第二天正好是我妻子娘家庙会,我们都会去赶会。因为是庙会,就会有很多神神叨叨的东西,还有一些所谓看相很准的“大师”,也是一些装神弄鬼的人。如果不是因为那个事,我肯定一辈子都不会接触那些人。但就是那么巧,在庙会的前一天发生那件事。所以庙会那天我岳母就带我和我闺女到了一个看相的那里,想让他帮我和我闺女看看,有什么办法可以消除这个东西。

木兰:去了之后发生了什么呢?

赵英振:还挺神奇,我到了之后什么都还没说,那个老头就问我是不是昨天晚上下班路上打了一条蛇。他这一问我就蒙了,我也没有跟他说过呀,他怎么知道。后来那个老头继续跟我说,他说,那条蛇昨天晚上是在那条路修炼,我下班回去打了它,影响了人家修炼。所以我闺女身上发生的一切,都是那条蛇在治我。老头跟我说,我要诚心诚意的给人家烧香赔不是,后来我就连续烧了三根香,烧完之后发现我闺女真的变精神了,又恢复到了以前一样的活泼。烧香的时候我说,如果是我招惹了什么,请不要折腾我闺女,让我自己承担自己的错误。没想到一语成谶,后来我的工作和生活就被打乱了。

木兰:看得出来魔鬼也是有能力的,当我们没有天主的保护的时候,牠可以迷惑人进入牠的圈套,太可怕了,后来您身上又发生了什么呢?

赵英振:那时候我在化肥厂工作,只是一个普通的工人,之前也是老实本分。在那之后我就开始喜欢喝酒 ,喝完酒还经常打架闹事。认识我的人都说我变了,那段时间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应该就是被魔鬼摆布了。后来因为我经常违反工厂的规定,厂领导就把我开除了。这个事情弄的很不愉快,我就跟开除我的厂领导结了怨。被开除之后我就买了一辆出租车,开始跑车。有一天有个熟人用我的车,他是以前我工作的化肥厂的临时工。因为挺熟悉的,我没好意思收钱。不收钱他也过意不去,就说请我吃顿饭。我们一起吃饭的时候喝了点酒,不知道是喝酒上头了还是聊的上头了,他跟我说了一个秘密。他跟我说,之前他给我们的厂领导写过一封敲诈信,就是写给跟我结怨的那个领导。他把自己怎么做的全过程都跟我说了一遍,不过最后也没得逞,但谁都不知道是他干的。我听了之后挺惊讶的,也不知道该怎么做,就提醒他这么做会被公安局逮着的,他非常自信的告诉我,只要我不说,公安局就不会知道。都是一个村子的老熟人,因为他也没得逞,我就没多嘴。没想到这件事最后还是把我掺和进去了,给我带来了很大的麻烦,让我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木兰:这件事似乎跟您没有太大的关系,后来怎么给您造成了麻烦呢?

赵英振:唉,说起来就憋屈。那个人跟我说了这些之后没多久,他因为其他事情被公安局带走了。他被抓走之后交代了自己之前做的很多违法乱纪的事情,包括给厂领导写敲诈信,没想到的是他竟然说这件事和我有关,是因为那个厂领导开除了我,所以他帮我出气。因为他这份单方面的口供,公安局也把我带走了。我当时蒙了,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我挺遵纪守法的。后来公安局的人跟我说了这事,我说我冤枉啊,但公安局的说,那个人一口咬定就是替我出气,也说我知道他是为我出气,我当时百口莫辩,也没有证据证明。因为我确实知道他做了这个事,但碍于关系没有举报。但法律不会允许我这么认为呀。我没办法自证清白,后来公安局对我进行了四个月的刑事拘留。这下我的清白算是彻底没有了,公安局留了案底,我在人前也抬不起头了。从公安局出来之后,我家里也总是出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村里人也说,这孩子挺好的,怎么总是出事呢?因为我家亲戚朋友包括邻居都没有信天主的,所以能想到的就是我可能冲撞了什么神仙,就又开始建议我去找能看相的给看看。后来有人跟我说,附近村子里有个看相的看的可准了,让我去找找那个人。

木兰:听着还挺邪乎的,您去找那个人了吗?

赵英振:没有别的法子呀,我只能去找那个看相的。没想到过来那么多年,当年那个东西还是缠着我,又把我引向了更深的迷信。

木兰:为什么这么说呢?找了那个看相的又发生了什么呢?

赵英振:我去找那个看相的,进门他就问我是不是几年前打了一条蛇。我说是的,但是已经过了好几年了,那时候我也烧香磕头赔不是了,当时还找了一个看相的给解了,已经没事了呀。这个看相的挺严肃的跟我说,谁说解了,他说,当时我打了那条蛇之后人家一直记=记恨着我呢,后来我生活中发生的事情都是它在报复,我打了它,它也得让我挨打。我想也是,我被公安局带走之后,公安局审讯我的时候打我打的特别厉害。算命的说这就是那条蛇的报复,如果不找什么压着点,我肯定还会有灾祸。

木兰:挺神叨的,那他跟您说怎么压着了吗?

赵英振:他跟我说我要往家里请家神,他说每家都有家神,这个要传承下去,我家的家神后来没有人接,所以就没神护着我们家。他就让在我家供奉一个神龛,一开始我还挺疑惑的,后来他把我家的布局家具都说出来了,这也太神奇了,我就信了。那几年我去找那个看相的好几次,每次去都是因为家里出事。这人算的是挺准,但是就不解决实际问题。后来他给了我一个护身符,说要我时时刻刻带着,并且不能怠慢这个符。拿到符之后,我就当宝贝一样的放在兜里,每天都带着。后来有一天,我不小心把这个护身符掉在了地上,地上正好有点水,把那个符弄湿了,没多久我就倒霉了。

木兰:发生了什么呢?

赵英振:我把那个符弄湿没等三天,我正在车站等活儿。车站大厅就在我对面,我就看见迎面走过来一个醉汉,我没有招惹他,他走到我面前跟我横。当时我有事要走,他就挡着我我不让我走,看样子是要跟我打架。我也挺着急的,就跟他发生了冲突,打了一架。正好派出所就在旁边,很快我们就被带到了派出所问情况。在那之前我已经很久没去找那个看相的了,也没有联系过。就在我处理打架这件事情的时候,那个看相的给我打电话,上来就问我是不是跟人打架了。我当时一头雾水,他怎么知道。我老实的回答说是的,他又问我是不是把那个符弄湿了,我更蒙了,还是简单回答说是的。他又说我把符弄湿了,人家神仙不乐意了,让我处理完打架的事情之后,马上去找他。派出所的事情处理清楚之后,我就去找那个看相的,他给我换了一个新符。拿到新符之后我更小心了,可不敢把它弄湿了,更加宝贝它,每天提心吊胆的,生怕把那个符弄脏或者掉了。

木兰:感觉这样好累呀。

赵英振:是呀,非常累,但是没有办法,我要不好好供着,魔鬼就会给我更大的麻烦。你看,魔鬼也是有能力的,牠就这样吓唬我,一步一步的把我引到牠那里。顺服牠,就意味着被牠摆布和奴役。牠会让我按牠的意思做事情,天天供着牠,我怠慢了牠就找我麻烦,我就是牠的奴隶一样。

木兰:确实是这样,这样的生活过了多久呢?

赵英振:从我打蛇开始算起来吧,前后有十四五年的时间。

木兰:那还挺久的,后来怎么摆脱这个迷信的束缚的呢?

赵英振:就是天主出现在我生活中的那一刻。

木兰:感恩,天主能破除一切束缚和诅咒,那天主是怎么走进您生活的呢?

赵英振:也是很意外的,有一天有一个天主教友来到我家传教,走的时候给了我一个十字架,他说这个十字架是神父祝圣过的,会给我带来平安。我之前也不知道还有个天主教,对这个教一无所知。但是说到可以带给我平安,我就小心的接住了。那时候我对所有这样可以保平安的东西都是小心翼翼的。我不知道这个十字架是什么,就当跟那个平安符一样,毫不犹豫的就带到了身上。我想的是,不管是啥神,多一个神保护我多一分平安。我把那个十字架挂在了我的钥匙串上面 ,谁知道,第二天上厕所我不小心把那串钥匙掉到了厕所里边了。一下子我就紧张了,非常害怕,我捡起来之后就赶紧洗干净,然后跟十字架赔礼道歉。我给送我十字架的那个教友打电话,我跟他说我不是故意的,我也洗干净了。那位教友安慰我说,不是故意的,天主不会怪我的。但是我还是很担心。

木兰:感觉得到您的紧张和害怕,为什么会那么紧张呢?

赵英振:你想,我之前把那个护身符掉在了地上,就沾了一点水,我就倒了那么大的霉。这次我是把十字架掉在厕所里呀,厕所那么脏那么臭。我当时还想,就算这次倒大霉也是我活该,我怎么那么不小心,把十字架掉厕所呢。那时我还不认识天主,所以想的就比较狭隘,以为天主和其他迷信的神一样,会惩罚我。好巧不巧的,我把十字架掉厕所的第二天就丢了一百块钱,第三天的时候又和别的车碰了。当时我就觉得,应该跟我把十字架掉厕所有关系。又过了两天,我正在家里想这个事呢,那位送我十字架的教友找到我家。我把这几天的经历跟他说了,他突然问我身上是不是还带着其他东西,我就把那个护身符拿出来递给了他。我见他拿着那个护身符在小声的说话,后来他让我跟着他一起说,他说的是:因父及子及圣神之名,因耶稣的名字驱魔,命令你赶紧离开。这句话他说了好几遍,说完之后他跟我说,他自己没有什么权利和能力,要依靠耶稣基督的力量去除这个东西上的邪灵。他又告诉我,我的各种遭遇都是因为这个邪灵闹的。他让我把那个护身符丢掉,相信耶稣会保护我。可是这个迷信的方式我已经相信了十几年,再加上这么多年被牠吓唬,我也担心丢掉之后它会让我变本加厉的倒霉。那位教友看出来我的为难,就跟我说,他也不为难我了,让我两个都带着,他相信现在耶稣基督的圣名已经压制住了邪灵。他让我两个一起带几天,如果我的生活顺利了,就相信耶稣,如果还是不顺,就把十字架还给他。

把护身符和十字架同时都带着的赵英振弟兄后来的生活怎么样呢?在他寻求信仰的过程中还会发生什么事情呢?我们下期节目继续看他的信仰故事……

Add new comment

6 + 1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