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被魔鬼纠缠的十五年,他如何脱离束缚?(下)

Thursday, April 21, 2022

 

在上周的节目当中,赵英振弟兄分享了自己被魔鬼纠缠了十几年的痛苦经历。直到他遇到一位教友,混乱的生活才开始慢慢的发生改变。上周我们看到,刚开始赵英振弟兄还是不敢丢掉他的护身符,那位教友因耶稣基督的名驱除护身符上的邪灵之后,没有勉强赵英振弟兄,让他继续把护身符和十字架一起佩戴在身上。把护身符和十字架同时都带着的赵英振弟兄后来的生活怎么样呢?在他寻求信仰的过程中还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本期节目我们继续看赵英振弟兄的信仰故事……

木兰:您把那个护身符和十字架一起带在身上之后发生了什么呢?

赵英振:很奇妙,结果就带了一个星期,之前辞退我的化肥厂领导给我打电话,让我回去继续上班。这对我来说是个天大的喜讯,十几年了,被辞退和被拘留都是我的耻辱,回去上班就意味着给我平反,我终于可以抬起头来做人了。但当时我还没有把这件事跟天主联系到一起。后来又发生了几件事情,这几件事情让我发现自己的运气越来越好。感觉自己像是被解除了诅咒一样。

木兰:发生了什么事情让您感觉自己破除诅咒了呢,可以分享一下吗?

赵英振:发生的事情太多了,都说的话时间太长了。我就简单分享两件事情吧。在我回到化肥厂工作之后,就在厂子里开车跑运输。有一次我去石家庄跑车,回来的时候因为拉的货有点多,车胎在高速上就放炮了。在高速上爆胎,就我自己一个人,换车胎比较麻烦。正在我发愁怎么办的时候,有个清障车开过来了,清障车司机帮我一起把车胎换了。其实在我把十字架带在身上之后,我的生活特别顺,那次高速爆胎是一个小挫折,我当时还想是不是天主觉得我太顺,怕我飘了,所以给我一点打击。现在想想并不是,那件事还是顺利解决了。我也反省到,我们的生活不会一帆风顺,但是依靠天主总会有解决的办法。说到这里还有一件很幸运的事情,就是后来有一次我开车去山东临沂。进临沂的路上有一条河,我开车到那里的时候,那个桥正在修,一时半会过不去。我当时赶时间,想找路绕过去,但是对外省的路又不熟,怕违规。我想找个本地人问问,正在我想的时候,有个人骑着摩托车路过。我拦下骑摩托的人问他路,问话的时候我看到他脖子上戴着十字架,我一看就激动了,把自己的十字架拿给他看,就跟对暗号似的。那个弟兄看到我的十字架也感觉近了不少,就亲自骑着摩托给我带路。我当时特别开心, 但那时候还不知道感谢天主,只知道感谢老天爷,这些事都是在我把十字架带在身上之后发生的。回到家之后我就去找那个给我十字架的教友,把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都跟他说了。

木兰:您跟那位教友说了您带上十字架的经历之后,他说什么?

赵英振:他跟我说这是天主在召唤我,天主想搭救我的灵魂。他让我了解一下天主教,希望我奉教。他说奉教之后,之前那些骚扰我的东西就都不敢来找我麻烦了。

木兰:您听他这么说,当时的反应是什么呢?

赵英振:我当时心里还是不踏实,奉教就意味着我要把供奉的那些东西丢掉,那时候还是不敢把那些东西扔掉。我被吓唬了十几年,真的很害怕那些邪乎东西,我怕扔掉护身符不供奉牠们之后,我会有大麻烦。我也不敢相信那位教友说的,不知道这个天主是不是真的能治住牠们。那位教友知道我的顾虑,为了打消我的心里的顾虑,他让我去找那个给我看相很准的人,嘱咐我把十字架揣兜里。如果那个看相的还能看的准,那就说明十字架不起作用,天主镇不住他。如果他没办法给你看了,那就说明天主震慑住牠们了。牠们是邪灵,是有能力,但牠们的能力在天主面前是很小的。在那之后我再考虑要不要奉教。

木兰:那您照他的话做了吗?

赵英振:是的,我照做了,想证明一下他说的话。我就把十字架放兜里,去那个看相的家里了。我到那里敲了半天门没反应,后来我又敲了几次,他来开门了,我看得出来他很不情愿。开门之后他跟我说,他知道我要来他家,也知道我身上带着东西。又说我身上带的东西把他家的仙人给冲跑了,他没办法帮我看了。最后他说,之后各走各的路,让我不要再去他家了。说半天也不让我进他家的门。我没想到,一个十字架的力量这么大。

木兰:后来呢?

赵英振:后来我就开车回家了,回去之后我就把这个事情跟那位教友说了。他跟我说,这是天主在召叫我,让我回头,如果我领洗奉教了,那些邪灵就不敢找我麻烦,如果我不奉教,那些邪灵还会找机会找我麻烦。他这么说我挺害怕的,因为我之前经常出事出怕了。但我不是很理解他的意思,那位教友就给我打了一个比方。他说:如果你招惹了一个小混混,那个小混混动不动就找你的事。后来你没办法,就去找了那个小混混的老大,又说好话又送礼的。最后那个老大让你归入他的门下当小弟,这样他就答应你去让那个小混混不要找你的事。但是混混哪有讲理的,明面上小混混要给老大面子不找你麻烦,但暗地里还是会给你使绊子。老大那边呢,你当小弟要经常讨好他,还要给保护费,如果你不给,或者惹他不开心了,他揍你会比那个小混混要狠。但如果你的选择不是去找那个小混混的老大,而是请求警察的帮助。小混混在找你麻烦的时候你进了警察局,他还敢跑进去打你吗?如果每天有一个特种兵在你身边保护你,那个小混混还敢找你麻烦吗?如果你穿上警察的衣服戴上警察的帽子,即使你一个人,小混混也不敢找你麻烦。他说例子可能不是很恰当,但道理是差不多的。我们需要真正愿意保护我们,也不需要我们回报的人保护,并且是很有能力的人。天主就是那个最有能力的,祂对我们的爱和保护都是无条件的。如果我愿意领洗奉教,身上有了祂的记号,那些邪灵就不敢找我麻烦,我才能获得真正的平安。

木兰:他的比喻还挺有意思,您听完之后决定领洗了吗?

赵英振:是的,当时我就决定要领洗奉教。但是他说还要找神父,我也满口答应跟他去。那位教友带我去见了一位神父,当时我也不知道神父是什么,那位教友跟我说神父就是天主的代言人。见到神父之后,我把我那十几年的经历都跟他说了。神父听了之后安慰我说,有了天主就不用怕魔鬼了,天主会保护我。后来神父就给我讲了一些天主教的基本知识。我当时就要求神父立马给我领洗,我想马上有额头上的印记。神父答应我奉教,但没有立马给我施洗,因为我还需要继续了解这个信仰,也快复活节了,神父让我复活节的时候领洗。所以我在2006年的复活节正式领洗成为一个天主教友。

木兰:感谢天主,您领洗之后有什么感觉?

赵英振:领洗之后我就感觉自己的内心特别喜乐,也很有勇气。我终于成为天主的儿女,不用再害怕魔鬼的威胁。后来我就把身上的那个护身符拿出来,扔到了垃圾桶。回家之后,我把家里供奉的那些东西全都扔到垃圾堆了。扔的时候我按捺不住的喊到说:这十几年你可把我害苦了,当年我把你们请到我家供奉着,是想让你们保我平安。没想到你们不仅没有保我平安,还让我走了那么多弯路,还吃了官司,害得我和我全家抬不起头。我把这十几年心里的憋屈都喊了出来,那一刻突然就轻松了。

木兰:终于摆脱了魔鬼的束缚,一定很轻松,后来怎么样了呢?

赵英振:我领洗的时候对教会的道理还不是很明白,那时候我以为只要领洗奉教了就行,就可以一生平安了。所以在我领洗后的最初两年,我没有去过一次教堂,当时真不知道需要去,也不会时常想起耶稣。后来是因为我母亲身体出了问题,在治疗的过程中我突然想到依靠耶稣。

木兰:您母亲身体出了什么问题呢?

赵英振: 我领洗后的一年多差不多两年的时候,有一天我母亲不舒服。去我们当地医院检查之后,发现是胆结石  。医生跟我们说,我母亲年纪大了,不建议做手术,风险有点大。我们几个儿女担心当地医院检查不准,就带我母亲去了石家庄一个更专业的医院检查。检查结果还是胆结石,医生跟之前那位医生说的差不多,他说,我母亲这个胆结石有点严重,如果不做手术,这个胆结石疼起来能要命;但是要做手术,他不能保证结果。因为我母亲年纪大了,身体比较弱,怕经不起手术的折腾,很可能醒不过来。我们几个就犯难了,怕母亲因为胆结石疼痛难忍,又担心做手术没什么用处。在我感到无计可施的时候,我想起我领洗了,但我不知道喊耶稣,我还是喊老天爷。我就求老天爷降福我母亲,减轻她的痛苦。后来我去找了带我奉教的那位教友,那位教友就给了我一本《祈祷手册》,让我之后每天给我母亲念玫瑰经。他告诉我怎么念,每一段经文在哪里。那是我领洗以后第一次见到《祈祷手册》,那时候我才知道领洗之后要祈祷和去教堂。

木兰:真的是很难做的选择,那后来您开始给您母亲念玫瑰经了吗?

赵英振:是的,从我拿到《祈祷手册》之后,我就开始每天为我母亲祈祷念玫瑰经。我们家贴着一张神父祝圣过的耶稣像,我每天就在那个圣像前面祈祷,有时候会哭着亲耶稣的脚,我实在没有办法了,真的很渴望得到耶稣的帮助。那时候我母亲还在石家庄的医院住院调理。后来医生又跟我们商量要不要做手术,那时候我就决定不让我母亲做手术,一方面是风险太大,不想让我母亲冒险;另一方面是我开始祈祷之后信德越来越大,我觉得耶稣会医治我母亲的疼痛。做了决定之后,医生就签字给我们办出院手续。出院那天,回去的一路上我母亲真的没有疼,到家之后我母亲感觉要开始疼,我就赶紧拿起念珠去念玫瑰经了。很奇妙,祈祷完我母亲就不疼了。我母亲出院之后我还是每天祈祷,求耶稣让我母亲不要再忍受疼痛的折磨。我就这样每天坚持念玫瑰经,结果后来我母亲之后就一点也没有疼过。通过我母亲这场病,我也有信德了,开始进教堂祈祷望弥撒了,慢慢的开始更了解这份信仰。

木兰:感谢天主,一件看似不好的事情,借着祈祷,在天主那里都会变成祝福和对我们有益处的事情。

赵英振:是的,说到这里,不得不说这件事带给我的另一个突然醒悟。

木兰:什么醒悟呢?

赵英振:在我念玫瑰经进教堂持续了将近两年的时候,当时我在我们厂负责开车拉着一些民工到各个村子去维修线路。有一次就到了之前我经常找的那个看相的人的村子里,施工的地点正好就是那个人家的胡同口。我领洗之前那十几年可没少去他家,但是我领洗之后就再也没有去过了。我们在在那里边施工边聊天的时候,那个看相的出来了,他出来之后看到我就嘟囔着说:你奉教了。我就问他咋知道我奉教了,他说是他师傅说的,他师傅还说我把他给我的那些佛像佛龛都扔了,他师傅很不开心。我当时心里一惊,他的话点醒了我,我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他所谓的师傅就是魔鬼,他是魔鬼的工具。魔鬼通过这些工具人诱惑和恐吓让人们依赖走近魔鬼,就像我之前那样。只要开始依赖魔鬼就很难摆脱,但是我领洗奉教了,天主保护了我,魔鬼对我无计可施,所以牠就去骚扰我的家人。我想我母亲那场莫名其妙的病,有可能就是魔鬼捣的鬼。因为我母亲之前也在家里供着那个邪神,每天上香。想到这我总算明白了,我不能只让自己有保护,我要让我的家人也受到天主的保护,这样魔鬼就没办法找我家人的麻烦了。回去之后我就跟我父母说了这些事情。我母亲知道我每天为她祈祷,也是因为我的祈祷,她的身体才好起来,后来一点事都没有了,健康的很。所以我父母毫不犹豫的就答应奉教。过了一段时间,有位神父亲自到我家,给我父母施洗。我真的特别感动特特别感恩,天主是如此的恩待了我,让我脱离了魔鬼的掌控,也祝福我的父母成为天主的儿女。

木兰:真的是值得感恩的事情,天主确实给您和您的家人很多恩宠。

赵英振:是的,除了灵魂的自由,天主在物质上也对我有很大的祝福。自从领洗之后,我的工作和生活基本上都是顺风顺水的。后来这几年我也很幸运接到几个挣钱的事情,我们家的物质条件越来越优渥。圣经上说,白白得来的也要白白分施,我们要多做爱德的事情。所以挣钱之后,我也开始尽自己的能力做一些爱心奉献。这个我就不多说了,我觉得自己做的远远没有天主给我的多,这点很惭愧,我还需要继续努力。

木兰:您谦虚了, 最后您还想说点什么呢?

赵英振:自从领洗奉教真正认识天主之后,祂给我特别多的祝福,好几天都说不完。有时候我想,我要是早点认识天主就好了,不过现在想想,如果不是那十几年的痛苦经历,如果我的生活一直顺风顺水,我还能有机会认识天主吗?我可能会觉得自己生活的很好,不需要天主。但不论我们是顺境还是逆境都需要天主。我领洗也十几年了,这十几年里我非常深刻的经验就是,天主无时无刻都与我们同在,我的生活越来越离不开祂。我现在的生活很顺遂,也不用发愁什么,这个时候我就更需要天主时时刻刻提醒我,不能在物质优越之后,让自己迷失。我很感恩之前自己的遭遇,这让我知道对于自己来说最重要的是什么。现在我还有一些家人没有归向天主,甚至有些还在魔鬼的捆绑之下,我要借着祈祷和行动,帮助他们早日脱离控制,让他们也体会到天主的爱和祝福。

木兰:您也是一个有使命感的人,相信天主一定会满足您的这个渴望。再次感谢您愿意抽出时间来跟我们分享您的信仰故事,为您和您的家人祈祷。

赵英振:这是我应该做的,希望借着我的故事,能让一些人醒悟吧。也为你们的服务祈祷。

木兰:谢谢!

Add new comment

1 + 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