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迷茫时选择为天主“工作”,却让他有了意想不到的收获

Wednesday, December 01, 2021

 

我们今天的故事主人公黄凯强弟兄,虽然出生在老教友家庭,但他却是在成年以后才开始渐渐认识信仰。在凯强对信仰还是迷迷糊糊的时候,却误打误撞地和朋友开始做起了网络福传,这个看似不经意的选择,却让他和天主建立起越来越深的关系,也让他获得了意想不到的祝福。他到底有着怎样的信仰经历?

今天让我们一起走进黄凯强弟兄的见证故事……

木兰:您好,感谢您愿意来跟我们分享您的信仰故事,可以先介绍一下您自己吗?

黄凯强:好的,我叫黄凯强,来自辽宁教区辽阳堂区。我太奶奶是被教堂收养的弃婴,因此有了天主教信仰,一直传承下来,我是第四代,到我女儿是第五代了。

木兰:那真的是名副其实的老教友家庭了,在这样的老教友家庭长大,对您的信仰有什么影响?

黄凯强:其实说实话,小时候我对信仰的认识就是相信世界上有鬼,不敢走夜路。虽然说从小就领洗了,但也没感觉这个信仰跟我有什么关系,信的也是稀里糊涂的,我觉得我爷爷奶奶、爸爸妈妈他们信的也是稀里糊涂的。我们家之前一直不进教堂,没有信仰生活,除了家里有张圣像,其他方面根本看不出我们是基督徒。我姑姑也是老教友,之前还拜大仙呢!我姑姑去世之前后悔了,请神父来给她终傅,临终赦罪。从那时候开始,我们家才跟神父有接触,因着我姑姑的去世,算是一个契机,也是我们家信仰的一个转折点吧。我们全家也慢慢地开始悔改,又重新开始进教堂。那时候,我母亲在教堂的服务小组,我父亲在唱经班,我在辅祭班,还有读经班。我们家的信仰生活看起来还挺好,也挺热心。

木兰:家里恢复信仰生活是您多大年纪的时候呢?

黄凯强:我爸妈比较早,十几年前吧,因为那时候我还在上学,功课比较忙,很少去教堂。我是差不多十年前,十九岁的时候开始进教堂的。

木兰:虽说是从小领洗,不过您也算是在十九岁的时候初步接触信仰,那时候对信仰的认识是什么呢?

黄凯强:你要问我当时对信仰的认识是什么样的,这个我还真不好回答。虽然我领洗之后一直不进堂,但我也是相信天主是真的。不过,那时候就是这样单纯的相信,但没有很深刻的感受。就是说面对信仰,没有那种兴奋啊,感动啊这些情绪感受。那时候我们堂区也有青年班,几十个男生女生每周都有聚会,在一起玩。所以说,那时候喜欢去教堂,算是在追求信仰,不过更多的是喜欢那种氛围。

木兰:那后来您的信仰是因为什么有了转变呢?

黄凯强:后来我们辽阳堂区组织学习,有个老师去给我们讲课。他看到我,就邀请我去一个地方听课。老师说他讲课十几年,我是第二个被邀请的。我一听这个还挺高兴,就去了。

木兰:去了之后有什么感觉呢?

黄凯强:去的是一个河北的山上,到那里我就后悔了。我觉得我就不该去,当时我认为去那里的人都不正常。

木兰:为什么这么说呢?

黄凯强:一个方面是因为那里生活也特别艰苦,山上也买不到吃的。吃饭就是大米熬粥,特别稀,没有几粒米,馒头硬的能把脑袋砸个包。我又挑食,有时候一天只吃一顿饭,那段时间我都饿瘦了。另外一个想要离开的原因是,他们整天说“异语”,在那之前我根本不懂这些,听都没有听过,总感觉神神叨叨的,所以就觉得他们跟神经病似的。 以前我也不看圣经,讲课我也听不懂。我还经常做噩梦,所以我不论是身体还是精神上,都很痛苦。就这样,我在那个山上待了一个月。

木兰:听您分享感觉真的很痛苦,是什么原因让您在那样的环境下坚持了一个月呢?

黄凯强:其实第一周最难受,因为第一周讲《宗徒大事录》,我真的是一点都听不明白。接下来的几周就是讲圣神,还有奇迹,我就看其他人有的蹦有的跳,有的哭有的笑,有满屋子跑的,还有吐得打滚的,特别热闹。也有很多被医治的,我觉得还挺神奇,挺有意思、也挺好玩的,我就待住了。

木兰:哈哈,感觉您有点看热闹的意思,那后来呢?

黄凯强:在那待了一个多月,虽然什么也没听懂,但生命却在潜移默化中发生了改变。我的信仰生活规律了,开始看《圣经》了,每天也会祈祷和念玫瑰经。虽然我的信仰有了一些起色,但还是稀里糊涂的。我觉得我那个时候的信仰还不是很成熟,就是单纯的理性反面的相信,和天主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关系。我从那里学习回来之后热心了一段时间,但没多久我就又回到了原来的生活状态,主要的心思放在了工作和挣钱方面。我跟天主真正开始建立联系是因为生命中的两次转折。

木兰:您说的这两次转折可以分享一下吗?

黄凯强。好的,这两个转折也是在好几年当中发生的。第一个转折就是我们之前本堂神父的意外去世,这件事对我的触动特别大,打击也很大。因为那位神父对我信仰方面的影响很大,他的言行和为人处世都激励着我。他在我的信仰之路上扮演着一个很重要的角色,所以在他去世之后,我对信仰、对天主开始有了更多的思考。再后来,又一个转折,就是有位全职福传的哥哥邀请我去跟他一起福传。他跟我说起过很多次,都让我给怼回去了。记得之前在河北那个山上学习的时候,其他人祈祷的时候都在跟天主说,希望天主可以使用他们。我当时就跟天主祈祷说:天主,祢想使用谁就使用谁,千万别用我。所以,我跟那个哥哥也是这么说的,我让他爱找谁找谁,就是别跟我提这事。但他还是找机会就跟我说。

木兰:后来呢?

黄凯强:后来我就生病了,腰间盘突出,压迫腿神经,相对来说比较严重。那年我24岁,也没办法工作,在家休养了半年。毕竟我还年轻,不能做一般的工作,总得干点什么。一次偶然的机会,我有个亲戚帮我介绍,在一个学校开冷饮店,不要房租也不要水电。后来我就在那里开始自己经营小店,干得还不错。干了两年多之后,各种原因吧,学校不让经营了。小店关了之后,我就得另谋出路,因为学历问题,如果找工作肯定体力活比较多。但我腰的老毛病也没办法干太重的活儿,所以还是盘算着,自己干点买卖。就在这档口,赶上了疫情,什么都干不了。我正发愁呢,那位邀请我跟他一起福传的哥哥又来找我了。他说现在疫情期间,教堂也关了,学习班也停了。他想跟我一起利用网络做点事情,给天主干点活。反正那时候我也想不出自己还能干什么,就答应跟他一起先做网络福传。我当时就想做一段时间,等疫情稳定了就出去挣钱。没想到这样一做,就到了今天。

木兰:算是误打误撞开始了网络福传,本来没打算做这么久,后来是什么原因让您一直做到现在呢?

黄凯强:你说的没错,真的是误打误撞,那时候就是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心里特别得乱,想着就是逮着什么做什么吧。真的也没有想过会做多久,就当是个过渡。后来做着做着,我似乎看到了方向和目标。虽然是我在利用网络编辑和录制一些东西,帮助有需要的兄弟姐妹在信仰上有所成长。但在这个过程中,其实我也在进步,我的信仰生命得到了很大的成长。开始做网络福传之后,是我这些年信仰状态最好的阶段,这个我是相对自己之前的信仰状态来说的。现在我做得也不是说有多好,但最起码我和天主建立起了关系。因为在和天主的这份关系中,我能够坦然地面对生活中的一切,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我对天主的那份信赖,在我这样的工作中日渐增强,这是让我一直坚持的一个原因。另一个让我坚持到现在的理由,也是看到了需要吧。开始网络福传之后,我们也有了越来越多的关注。他们经常会分享自己的收获和成长,这让我们感觉自己的工作很有价值。每天都会有很多兄弟姐妹等着我们更新,有时候更新晚了,会有人留言和私信询问。后来我就越来越放不下,这是很特殊的一种感情,我感觉自己是他们跟天主之间的一个纽带。我想,如果我突然放下了,就是不负责任的一种行为。而且我发现,我现在越来越喜欢网络福传。我是个腼腆的人,出去跟人福传对我来说难度有点大,但利用网络,他们只能看到我的文字,听到我的声音,不用面对面,我就可以更开放自己。我不奢求自己做的能够改变千千万万人,哪怕听的人里有一个人改变了,我感觉自己做的就没有白费。

木兰:建树别人的同时也能让自己得到成长,感觉是个很好的状态,那在网络福传的这段时间,您有没有什么挑战呢?

黄凯强:挑战还是很多的,其中很大的一个挑战就是物质方面的。因为现在我爱人跟我一起在做这个工作,我们还有个上幼儿园的孩子。我们也要面对生活的琐碎支出,孩子上幼儿园的费用也不小。我们做网络福传是没有固定收入的,需要的钱都是通过别人的奉献。但这个是很不稳定的。我也奔三了,父母都年纪大了。我的父母和我的岳父母都需要我们来养老,所以,我的生活压力也很大。每个月末都会发愁自己下个月的生活费怎么办,有时候想到这些我就感觉很有负担。而且,我父母也很反对我现在做的,有时候回家他们就会数落我,这让我很受打击。

木兰:确实是很大的挑战,您怎么面对这些呢?

黄凯强:目前这些挑战我还摆脱不了,但在这个过程中,天主一直在磨练我,也在加强我的信赖。我前面说,我总是为钱发愁,那是出于我人性的感受。但说实话,天主从来没有让我匮乏过。每次有需要的时候天主都预备好了,但是都是到需要的时候,才会借着一些兄弟姐妹的奉献,解决我的生活问题。可是,人都是这样,很难过那种只有日用粮的日子,很没有安全感。我还是会祈祷有一天可以有一个自给自足的营生,在可以养活自己情况下去服务,这会让我更自在。主要是我担心在依靠奉献生活的日子久了,我的心会麻木,认为这是理所应当的,这是很危险的。我可能想的比较多,不过还是会交托给天主,我之所以做现在的工作,是天主的带领,我也会把我未来的生活交给祂来掌管,只有天主会引导我们做正确的选择,走正确的道路。所以目前,我是以一颗开放的心面对自己的工作和生活,接纳现在所有的状态,接受接下来的磨练。

木兰:这需要很大的勇气,您对天主的信赖真的很大,回头看您的经历,您最大的感触是什么呢?

黄凯强:感触就是在网络福传的过程中,收获最大的是我。它让我真实地经历了天主的那份爱和扶持。也让我感受到教会内兄弟姐妹亲如一家,大部分都是陌生人,但因着天主,我们仿佛很熟悉,因为这份信仰,他们也很信任我,这是做其他工作不会有的。这是我生命中最美的经验,天主的爱真的是长阔高深、不可斗量的。不论我以后是全职继续做这项服务,还是兼职做,我都不会放下。这也需要天主的恩宠,需要天主给我能力和力量。

木兰:一个还在进行中的信仰故事,让我看到了生活的天主。天主是信实的,总有一天我们会明白并且深切地体会到耶稣说的:“你们应该先追求天主的国和祂的义德,其他的一切自会加给你们”的真正含义。再次感谢您愿意这么开放地分享您的故事,网络福传是当下很需要的,我们还会面临更多的困难,但天主是我们的力量和保障,为您和您的家庭祈祷,天主祝福!

黄凯强:谢谢你们,一起努力,也为你们祈祷。

木兰:谢谢!

Add new comment

16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