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面对几个亲人相继的突然离世,悲痛中的她选择为更大的事业而努力……

Wednesday, September 30, 2020

人纵然赚得了全世界,却赔上了自己的灵魂,为他有什么益处?这句话是我们今天故事的主人公经常对自己的提醒。

我们今天的故事主角彦梅姐来自河北邯郸,她出生在一个虔诚的老教友家庭,在一个信仰氛围浓厚的堂口自由自在的成长,无忧无虑的享受着来自父母的呵护和天主无条件的爱。但在她十九岁时,突然的一次家庭的变故,她在极度的悲伤中开始思考人生的意义。这也使她决心走上福传的道路,转眼已近三十年。当年在彦梅姐的家庭到底发生什么变故?而她这么多年的服务对自己和家人产生了什么影响?今天跟木兰一起走进彦梅姐的故事……

木兰:彦梅姐可以先介绍一下自己吗?

彦梅姐:亲爱的兄弟姐妹们,在主内问候大家平安。我是来自河北邯郸教区的一名普通教友,叫杨彦梅。我的家庭信仰传承到我这辈至少四代了,是一个名副其实的“摇篮”教友。从小生活在良好的信仰氛围里确实对我有很大的影响。我的信仰受我母亲的影响尤为多,小时候她每天领我去教堂,督促我念经祈祷,让这份信仰在我心里打下了很好的基础。很幸运的是我们教区的老主教是我们村的,按辈分我喊主教大伯,在我很小的时候,我们都去主教家里念经。主教伯伯很和蔼很慈祥,特别喜欢我们这些小孩子,每次去念经的时候,主教会亲自教我们唱歌,还有怎样办告解、领圣体,一步一步特别仔细特别有耐心的教。主教伯伯去山里回来的时候会给我们这些孩子带山楂和柿子,觉得特别幸福。每天最心心念念的事就是去教堂,所以一放学就迫不及待的跑过去了。那时候我们教区还没有修院,修士们都是在我们村跟着主教,那些修士哥哥们经常给我们讲故事、讲道理。特别是当时一个姓刘的修士,现在也圣神父快三十年了,他给我的印象最深,他每天会给我们讲很多很生动的故事,也会教我们念经。这样的信仰氛围里“浸泡”着,给我的信仰打下了很坚实的基础,也对我的生活有很大的帮助和益处。

木兰:真的是信仰氛围很浓厚的一个环境,彦梅姐您说信仰对您的生活有很大的帮助和益处,可以具体分享吗?

彦梅姐:从小在信仰方面的培育,给我树立了良好的基督徒的价值观。教会我一个有信仰的人应该怎样生活,无论是面对工作还是待人接物让我知道要用什么样的态度。可以用很好的方式处理夫妻关系、家庭关系以及和其他人的一些关系。我的家庭现在很幸福,我现在在我们堂口担任会长,也会积极的出去福传,这都得益于信仰给我的力量。

 

木兰:听您这么说,感觉信仰真的给您很大的影响,让您也愿意为之付出,彦梅姐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在教会服务的呢?

彦梅姐:我从小就特别喜欢去教堂,那时候我也很爱学习。到教堂以后就跟着修女学唱歌,跟主教学弹琴,听老先生讲道理的时候也努力学习怎么讲。后来我们堂口每年都有避静学习,每次学习的时候老先生就会安排我挑一些歌曲带大家唱,也会安排一些简单的内容让我讲,那时候我还经常跟主教一起下堂口。所以从十八九岁开始,我在教会服务福传的想法就一直存在我心中。

木兰:彦梅姐您开始服务的时候年纪还很小,您是怎么萌生服务教会的念头的呢?

彦梅姐:我从小受那样的信仰熏陶,就觉得这个信仰真的很好,我也很喜欢在教堂做些服务。真正开始想要在教会服务和福传,是源于我家庭里发生的一系列变故。我十九岁那年,妈妈突发脑梗,抢救无效当天就去世了,这对我来说就是晴天霹雳。我妈妈去世的前一天晚上,我们还一起去教堂,路上妈妈突然跟我说:“又离坟墓进了一天,凡在主内死去的人是有福的。”。那天晚上她找神父办了告解,参与了弥撒。因为那几天正好主教和我们教区老神父们在我们教堂避静。弥撒完了我妈和主教神父还有其他教友一起拍了大合影,可谁能想到,,照片还没洗出来,人就没了。不仅我很难过,教友们也很难过很感慨。我想起耶稣在圣经里说的:“死亡就如同贼偷,在意向不到的时候悄然来临。”。妈妈的去世对我的打击很大,但却更坚定了我的信仰。我深刻的认识到,这个信仰不是祈福免祸,不是长生不死。让我明白一个真理,这个世界不是我的家,天堂才是我的家,因着信德,我们拥有一个永恒的盼望。我知道妈妈在天堂,有朝一日我们会在那里相聚。可是祸不单行,在我妈妈去世的第二年,我刚满十八岁的弟弟就溺水而亡,我当时的心情真的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来形容,想撕裂般的疼痛难过。我天天去教堂祈祷,如果没有这个信仰,如果不是在祈祷中获得安慰,我真的就疯了。我经常做梦梦到在天堂和妈妈弟弟在一起,每天昏昏沉沉,也不爱说话,邻居都看出来了我的变化,看见我就会掉眼泪。那年我就结婚了,家里人觉得结婚之后我就会好的。谁知道在我结婚的第二年我爱人的妹妹就出车祸去世了,这对于我来说又是一次打击,感觉生命太脆弱了。就这样,担心和害怕就进入了我心里,我不断的跟天主祈祷说:“主啊,主啊,你在哪里啊?你要帮我拿去这些加注在我心里的恐惧、担忧和害怕呀!”。连续三年失去三个亲人,我明白了一个道理,生命很可贵,同样也很短暂。我也开始思考,生命的意义。就像圣经里说的:人若赚得了全世界却丧失了自己的灵魂,为自己有什么益处啊?那个时候开始我就暗下决心,我要去福传,去拯救人的灵魂,生命短暂而脆弱,所有我们看的见的都是暂时的,只有天国才是永恒的。

 

木兰:所以彦梅姐在那之后就走上福传的道路了吗?

彦梅姐:是的,在1995年左右,我二十几岁的时候,我们教区的郑神父开始培训传道员,我参加了,1997年开始大福传,我们就开始在我们教区到处办学习班。到2009年的时候,我就想跨教区去看看,因为在那之前我都是在本教区福传。那年平安夜我就向耶稣求这样的恩典,祈祷我可以去到别的教区展开福传。很感恩的是,在第二天,也就是圣诞节那天,有个衡水教区的神父给我打电话,邀请我去他们那里办学习班。耶稣满全了我的心愿,所以2009年我就开始跨教区福传了。

木兰:那您在这样福传的过程中有遇到什么困难和挑战吗?

彦梅姐:我做的还不够,这样的福传最大的收益人是我自己,开阔了眼界,也在这个过程中和耶稣的关系更亲密。也很感谢天主,天主真的很祝福,福传的过程没有遇到过什么特别大的困难和挑战。我印象最深的一次挑战是有一次要去青海办学习班,第二天要走,前一天孩子发高烧,但车票已经买好了。当时就很纠结,那边教友在等,但家里孩子也很需要我。我就去祈祷,那次祈祷真的很诚恳。祈祷完之后我爱人跟我说:“你去吧,你不在家,孩子该好的时候也会好的,家里有我呢。”我听了真的很感动。后来我就去了,走的时候孩子正在输液,我出门就掉眼泪,一直到上火车。在火车上我就念玫瑰经,心里止不住的牵挂。在那边我就给家里打电话,问孩子的情况,每次问我爱人都说孩子好很多了,很快就好了。我回家后才知道,我爱人跟孩子们说好了,我要是往家里打电话,没好也说好了,要让我安心。

木兰:那句“你去吧,有我呢”很感动,您爱人是您一个很强大的后盾,他一直这么支持您吗?

彦梅姐:嗯,我爱人虽然因为工作原因很少进教堂,但他对我在教堂的服务和出去福传都很支持。从我们结婚到现在,因为我服务的事也只有过一次争吵吧。

木兰:为什么会争吵可以分享一下吗?

彦梅姐:其实也不算是争吵,没有什么大的矛盾,但是在我们家从来没有那么争吵过,所以对我来说还是打击挺大的。差不多是在十几年前吧,我们堂区有个三天的传道员学习班,学习班结束那天有点事我回家晚了,本来我跟我爱人说下午回,但我到了晚上七八点才到家。我回去之后我看到我爱人不高兴了,我就跟他解释说临时有点事,但他还是不高兴,就吼我说:“你不知道你是干什么的?”然后摔门就出去了。

木兰:摔门出去,感觉您爱人当时真的很生气,那你们是怎么解决这个矛盾的呢?

彦梅姐:我们结婚三十年虽然偶尔拌嘴,但从来没有过这样激烈的行为,他很生气摔门出去,我也觉得很委屈。我就去教堂祈祷了,去教堂的路上看到天空乌云密布雾蒙蒙的,有路灯也看感觉伸手不见五指,跟我的心情一样。我到圣体面前祈祷的时候就把心里的委屈一股脑的倒给耶稣了,跟耶稣发脾气。那次祈祷时间很长,也让我深深的感受到了耶稣给我的安慰,心里得到了很大的释放。等我祈祷完之后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我走出教堂心情变得很美丽,看见雾气和乌云都已经散了,看到了天上的星星和月亮,当时路灯都灭了,但星星和月亮的光把路照的特别清楚,我唱着歌就回去了。等我回到家,我爱人已经在家了,当时在我爱人身上已经感受不到一点火了,也没脾气,我们就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当时我心中就涌出一种莫名的感动,天主帮助我和我爱人释放了自己的,解决了我们之间的矛盾,我还因为这件事我还写了一首歌。就那一次在我看来比较大的矛盾,后来就再也没有过了。

 

木兰:您是一个很信靠天主的人,我想除了祈祷以外,您一定也做了很多其他的努力,才让您爱人对您的工作这么支持的吧,可以分享一下吗?

彦梅姐:是的,要获得家人的支持,就要维持家庭的和睦。家是需要经营的,更需要智慧的经营,我是靠着天主给我的智慧和恩典才有这样幸福和睦的家庭。一般我是怎么跟别人讲的自己就是怎么去生活,我会把我的家庭也当做是我的一个服务对象。有句话说:爱天主容易,爱人难;服侍教会容易,服侍家庭难。所以我把我的家庭当成是教会来服务,把服务我的家人当做是服务耶稣。我的丈夫看到我做的,不仅对我很支持而且对我心服口服。我和我爱人结婚之后对我婆家人很好,我爱人弟兄两个,分家的时候我和我爱人也没有很多计较,所以我们和我爱人兄弟一家也很和睦。我做出来的事,我丈夫挑不出什么毛病来。我爱人对我福传工作很支持,还有一方面原因是因为我爱人也感觉到天主对我家里的眷顾和祝福。说到天主的祝福我真的有太多的想说,比如我爱人文化不高,但在工作很有能力,很受领导的器重,一直提拔他,一般来说是他这个文化程度做不到这个级别。他工作能力强了能够维持家里的生活,就不用我太操心物质上的事,能有更多的精力去服务教会和家庭。我爱人还得过一个技术改造奖,帮助厂里创造了效益,降低了成本。但这个都不能说是凭自己的本事,真的是靠天主的眷顾。另外,我儿子结婚八年了,给我添了一个孙子一个孙女,儿媳妇漂亮贤惠又懂事,她是结婚才领的洗,但特别能融入教会的团体,还参与主日学老师的工作,很多人都羡慕我有这样一个儿媳妇,我们婆媳相处的特别好,关系很和谐。所以除了我丈夫,我儿子和儿媳妇都特别支持我的工作,这真的是天主给我很大的祝福。我有时候会问我丈夫我这个妻子、妈妈、婆婆和奶奶当的怎么样?我丈夫都会开完笑的说:“还可以吧!”,我就说:“好吧,那我继续努力。”

木兰:很让人羡慕的家庭氛围,彦梅姐,您现在是婆婆也是奶奶,还兼任堂区的会长,有时候也出去福传,感觉有很多事情要做,但您的家庭却一直维持的很和睦,教会的服务工作也有条不紊,您怎么平衡这些身份呢?

彦梅姐:因为有了家人的支持,这些身份并不冲突。给天主工作不是不接地气不生活了,天主不数算我们做了多少,也不会让我们为了祂的工作把家里搞得乱糟糟的。我前面也说,家庭和家里的人同样是天主要我们服务的对象,我都要合理的安排好。在教会服务也不是我一个人,照顾家里儿媳妇和我一起分担,合理安排就不会有冲突。我儿媳妇以前在家做全职妈妈,照顾两个孩子,所以不会把我抓的太紧。现在孩子稍微大一点了,她就在我们小区找了一个工作,也就刚刚开始,我儿媳妇帮我分担很多。堂里的事我主要负责唱经班和一些团体分享,我就把唱经班托付给了一个很不错的年轻人,团体分享还是会带的,不过我会安排好时间。比如今天下午就有个团体分享,但我答应你接受采访,就把分享安排在了晚上,晚上我儿媳妇正好可以在家带孩子。现在也很少出去到外面办班,特别是今年这个特殊时期,很多分享都是在网上,分享也是在不影响一天家庭生活的时间。把事情按时间来安排好,再去做,就不会有什么冲突。天主给天主工作,天主真的会祝福,让我们脚踏实地有条不紊。

 

木兰:回顾这么多年的福传工作,您有什么感受?

彦梅姐:回顾过去的福传也好,服务也好,最大的感慨就是对天主亏欠太多太多,觉得自己做的很不够。如果重新来一回,我会更加投入到服务工作中,为天主做更多的工作。我希望能更多学习,让自己做的能更符合天主的心意。我也需要更多的祈祷,去听天主的声音。

木兰:彦梅姐您很谦虚,采访的最后您还有什么想说的呢?

彦梅姐:这个现在换了一个新的环境,在城里生活了,新房就在教堂跟前,教堂有一个大钟,每隔一小时都会敲响,我觉得那个钟声是天主的声音,一响我就祈祷。感觉那是天主怕我忘记他,时刻提醒我,也提醒我福传的使命,我现在正组织小区里或附近小区的教友聚会,让他们的生命都彼此成长,爱主爱人,燃起福传的爱火,让他们都能听钟声是天主给我们每一个人敲响的警钟。

木兰:彦梅姐是一个始终追寻天主心意的人,愿意每天离天主的心更近一点,您的精神值得我学习。

彦梅姐:谢谢,需要不断的祈祷,继续努力。

Add new comment

2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