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边人的见证】|天主把祂的祝福藏在人们对祂的渴望中

Wednesday, September 09, 2020

圣经中说:“你们应先追求天主的国和祂的义德,其他的一切自会加给你们。”

很多时候我们误以为这句话是天主对我们的限制,但天主真正的目的是要我们拥有更大的自由。我们只有不断的寻求天主,和天主在一起并在祂内站稳,才能拥有对抗诱惑的力量。

今天我们故事的主角小乔就是这样一位把天主放在首位,追求在天主内站稳的人。小乔出生在一个老教友家庭,从小受家庭信仰氛围的影响,使她信仰的根基很扎实。长大后的小乔也是积极参加教会青年活动的领袖人物,她对天主充满了渴望。但这个对天主保持渴望又富有热情的服务教会青年的她,却在进入职场后遇到了考验。面对花花世界的各种诱惑,她差点迷失自己,在即将随波逐流的那一刻,她及时清醒。是什么让她幡然醒悟?是什么让她重新回归追寻天主和自己内在生命的正途?她又经历了怎样考验与抉择?让我们来走进小乔的故事。

问:小乔您好,先给大家介绍一下自己吧?

答:小编好,我叫小乔,来自河北,是一名平信徒,现在做教会网络福传的工作。我出生在一个老教友家庭。记忆最深的就是在我小的时候,我们一家子在外地做生意,姥姥就总会督促我们在外面别忘了好好祈祷,受姥姥的影响,耳濡目染让我的信仰种子埋的比较深。

问:那这样的一份信仰对您有什么影响吗?

答:我觉得最大的影响就是因着这份信仰在我心里的扎根,让我在日常的生活中,尤其是做选择的时候,一直都是把天主放在第一位。

问:什么叫把天主放在第一位?

答:举个例子吧,10年前,在我到了家里觉得适龄年纪,可以相亲结婚的时候,给我介绍了一个大家都觉得比较满意的对象,我们就相亲认识了。我当时只有二十岁,不想那么早就定下婚事。但那个当下,我一时也没想到什么借口来回绝家里的安排,也就等于默认了这份关系。但从那之后,我心里很不平安,心里一直有个声音说“不能这么草率,你还有很多事没有做”。之所以有这个声音,是因为当时我所在的青年团体的神父,一直在推荐我去参加一个教会的培训,我也一直很有渴望要去。如果我答应了家里介绍的这个对象,虽然他们可以答应我暂时不谈婚论嫁,但是我知道之后的事情一定就不是我能控制的了。在辗转反侧半个月,跟天主做了无数祈祷后,自己鼓起勇气,跟我妈妈做了一次很深入的交谈,表达了我的渴望,告诉她即使这个男孩各方面条件都很好,如果我就这么答应了,以后也还是会出现很多问题。我跟对方在对天主的渴望上,有很大的价值偏差,不能只看外在的条件。跟妈妈说了我想先更好的建立跟天主的关系,等我再成熟些,再考虑婚嫁的事。虽然妈妈没有很爽快的答应,但在我跟那个男孩说明原委结束关系后,她也没有指责我。于是我便好好的走上了一条寻找自己内在成长的路。事实也证明了,我选择先跟随天主这条路是正确的,天主给的远超我自己所想。

问:那您为何觉得这个男生不适合你呢?

答:男生家里是做生意的,通过接触,我觉得他更注重外在的追求,觉得信仰只要有就好了,不需要花费太多的时间和精力。他有这样的想法当然可以理解,毕竟我们所处的环境和圈子不太一样。而我对天主的渴望就是想不断的认识祂,更多感受祂的爱和回应祂的爱,让祂掌权我的生命。

问:您现在找到了自己的终身伴侣了吗?

答:是的,我是2014年结婚的,我女儿也马上就要5岁了。

问:您先生也是对天主很有渴望的人吗?

答:对,他之前接受了教会很多的培育,也在教区做了两年的全职服务,我们也接受过同一个团体的培育,我觉得他算是个对天主有渴望的人吧。

问:您为什么对天主会有那么深的渴望?

答: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对天主有这么深渴望,应该更多的是天主对我的吸引产生的,当自己真的感受到了祂这份无限的包容和爱时,觉得只有在祂的爱内,我的心才是满足的,不渴望祂,还能渴望谁呢!?

问:后来你就去参加了那个教会的培训对吗?

答:是的,最后如愿以偿。

问:关于那个培训的经验可以分享一下吗?

答:其实在参加这个培训前,我也是一直在团体里接受陶成。这个培训因为是四个月的时间,就有机会把我之前在团体片段的受培育经验整合到了一起,让我有更多的时间和自己相遇,和天主相遇。培训中很注重我们个人跟主的亲密关系的培养,通过每天的祈祷、灵修笔记和跟导师的谈话,让天主真的变成了我生活的天主,变成了每天都能让我感受到的天主。因着跟天主关系的深入,使自己也更渴望可以在祂内做更合祂心意的事,也慢慢的在找寻自己的使命。

问:那您找到自己的使命了吗?

答:在培训快要结束之前,我们有一个避静,来分辨自己是否想留在团体继续服务,服务的对象主要就是大学生,陪伴他们学生生涯的信仰成长。我在最后的避静中其实都是很清晰的在祈祷中听到耶稣的召叫“你愿意和我一起陪着他们走到父面前吗?”“来,跟随我!”这些声音都坚定了我服务的动力,在那个时候,我知道我的使命就是要为这些青年服务,也有很大的热忱想和他们一起成长,一起走向天主。在培训结束之后我就留在团体全职服务了一年,全职结束后也是一直在教会的青年团体兼职的陪伴学生们,也还是一有机会就去学习充实自己,希望可以在团体有需要的时候能奉献自己的一点力量。

但是我不敢说找到了自己的使命,因为作为人总是软弱有限的,我生怕我自以为的使命并不是天主真的想让我完成的。但是我现在比较明确的是,天主对我的计划一定是爱的计划,我分施祂的爱才是我的使命,只是看自己要用什么形式去实现这个分施的过程。

问:那段时间培训和服务一年之后的经验对您的生活有什么影响呢?

答:服务结束后我还是没有停止过对青年工作的热情,因为在我心里一直觉得跟和耶稣一起陪伴这些青年人,是件很浪漫的事。回来后和伙伴们一起组建灵修成长小团体、帮忙教区夏令营、学习儿童性教育并帮忙代课,等等吧,都是在继续回应天主的邀请。在生活上也是,让我更注重内在的成长,祈祷也变得更有深度,更认识自己的情绪并能照顾好自己的需求,最大的影响我想应该就是跟主的关系已经深入骨髓后,发现生活和信仰是分不开的,所做的每件事,每个决定,自己都会问问耶稣会怎么做?虽然有时候听得到祂的回应,有时候听不到祂的回应。寻求祂的旨意就已经是一种习惯了。

问:生活中实际生活和服务有没有产生冲突的时候?

答:不能说是冲突吧,就是看自己要怎么选择,毕竟后来参加工作后也是用业余时间在做教会的事,加上结婚生了宝宝,自己在时间和精力上肯定是有限的,就要自己选择把重心放在哪里。所以15年年底生了宝宝后,除了保持每周的团体聚会,基本就很少参加青年团体的活动了。不出门了就想着多学习一点吧,在孩子出了满月以后,正好赶上一位神父在网络上招神学生,我就报名参加了这个学习,虽然在其中算是个很笨的学生,但是也借着这个机会更充实了自己的信仰。

我是到17年以后才开始再帮忙夏令营和做一些陪伴青年的工作。其实我很感恩这份分辨的恩宠,让我知道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事情。对于我来说,信仰和生活本身就是密不可分的,所以不存在冲突。在我计划生活的时候,这些教会的事情一定是会安排在我的行事历里面的,这已经是我自己生活的一部分了。

问:那在您的信仰生活当中有没有遇到什么挑战呢?

答:有很多的挑战。孩子上幼儿园以后我结束了全职妈妈的生活,开始去工作,是朋友的公司,做电商的,我去做运营,现在的电商平台有大家默认的规则,就是要自己刷销量,毕竟你不刷就不能生存,但是如果站在基督徒的角度想这件事情,这本身就是一件社会不公义的现象体现,所以这份工作真的让我很挣扎,一方面我需要一份工作使我回到职场,一方面我心里非常不平安,觉得作为基督徒,不能妥协。带着这份不平安也因为人情我坚持做了半年,最后还是决定辞掉了这份工作。然后选择自己创业,在去年年初开了一家女装店。店开在商场,我每天开始工作前都会先做祈祷,我想让每一个我接触的人,都能通过我感受到耶稣的爱。旁边的店主们也都是跟我年纪相仿或者更小一点的年轻女孩,开始时大家都觉得我是个不一样的存在,我跟她们的价值观不同,消费观不同,有自己的认知体系,大家也愿意来跟我聊天,我也很乐意满足她们的好奇。但是日子久了,在这样鱼龙混杂的环境里,我发现我内在有些东西在变化,我觉得自己其实完全是靠自己的意愿在工作,并没有真的邀请天主一起来到我的工作中,因此那时我渐渐开始迷失,我也会买一些大牌的东西,让大家觉得我不那么标新立异。最冲击我的是她们混乱的爱情观和交友观,我听的多了,听的久了,有时竟然觉得她们好像也并没有错。这份挑战已经完全是冲击我信仰的挑战了。说到这儿,我现在回头看时,其实我当时的状态并不好,内在有很多的需求没有被满足,也没有花时间调整自己的状态,跟天主的关系并不是说不好,而是我有些任性的想要自己决定自己的工作。

问:怎么面对和克服这些挑战?

答:这我要感谢因为疫情在家休息的这段时间,让我可以进入到冷静期。我开始重新祈祷,看天主在我现在生命中的位置。也是这些祈祷和思考,让我幡然醒悟,更认识了自己的软弱。我开始思考如果我继续这份工作,我要将天主置于何地?我有能力在这样的环境中依然保持我对信仰的热忱吗?答案当然是不能,我也还不具备这样的能力。疫情只是一个契机,天主给我机会让我醒悟,让我从世俗的诱惑中抽身,我真的很感恩很感恩,天主在我每次软弱时扶助救拔我,让我不被挑战击垮。现在我把店转租给了一个以前认识的店主,为我是份解脱,也是对我信仰的解救。不是说基督徒不能在这样的环境里工作,而是现在的我没有在耶稣基督内站稳,我没有力量去抵抗这样的环境对我的影响。所以基于对自我的认知,为了保全我的信仰,我选择了先离开这样的环境。

问:然后您就开始了现在在做的这份工作吗?

答:是,疫情复工后我也开始问自己想找什么工作,虽然也有其它很好的工作机会,但是我心里还是更希望可以。

问:那您现在的工作具体要做什么?可以分享一下吗?

答:哈哈,那我可以打个广告吗?我现在做教会的媒体福传工作,主要是做节目策划这一块,现在网络这么深入生活,每个人都是手机不离手,所以我们的工作就是想在网络上让大家也可以看到有传达基督价值的内容。

问:重新回到了追寻天主,寻找使命的路上,感觉怎么样?

答:追寻天主得永生的路,确实是在走窄路过窄门,此刻我虽然很感恩,但也更警醒。

问:回头去看自己寻找使命的过程,您最想说什么?

答:我自己总结下就是所有的一切,真的只有在天主内才能是满全的,不论处在什么状态里,不论遇到什么阻碍,一定要保持对天主的热忱。自己不要偏离一个基督徒该走的正常轨道,在这个轨道里你可以任性可以跌倒,天主都会包容和扶起,但如果自己先走偏了,便会被无形的不自由捆绑,回头的过程会很难。

问:那非常感谢你的分享,希望有机会再聊

答:谢谢!

Add new comment

3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