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边人的见证】|把天主当成理想的她小时候想当神父,知道女孩子不能当神父之后她选择……

Wednesday, May 26, 2021

Ideale dell'Amore,是个出自意大利语的名字,意思是:爱的理想!这是我们今天的采访对象的名字。Ida(名字缩写)之所以取这个名字,是因为天主是爱,她一直追寻和想要实现的理想就是天主。

Ida出生在一个四代基督徒的家庭里,从小家受家庭的熏陶和影响,使她信仰的根扎得很深。但老教友家庭出来的孩子一直接受的是传统的信仰,如果没有内在的更新,就会失去热情。是什么让Ida这个受传统信仰熏陶的年轻基督徒对天主始终保持热情和向上的生命力呢?今天我们一起走进她的故事。

问:Ida可以介绍一下自己吗?

答:我出生在中国,现在生活在新加坡。我是一个在欧洲律师行工作了十多年的涉外律师,我的本职工作是给国际银行和跨国企业的跨境融资做法律架构服务,包括交易结构的建议、商业谈判、文本起草等。同时,我也是家中第四代天主教友,两个孩子的母亲。

问:四代基督徒,那你的信仰一定是很好啊?

答:哈哈,是啊,我小时候一直想着长大要当神父,后来才知道女生没有机会当神父。

问:不能做神父,也可以考虑做修女啊?

答:我也有尝试去看自己的圣召,高中的时候,几乎每个夏天都会去修女院住上一阵子,哈哈,在那里“骗吃骗喝”,学习圣经、教会史、要理和默想灵修等。后来的求学中,我也跟其他的平信徒神恩团体比如Focolare(玛利亚的事业) Opus Dei(主业会)等在一起,我一直在分辨和寻找我的圣召。十几年前我参加一个青年弥撒,奉献咏的时候唱了一首歌——《呼唤》(歌词:夕阳沉下换来寂静,湖上四面晚风轻吹。就在湖里,你呼叫我,一生奉献爱的路上,沉默对着你的影子,心里涌起百千挂虑,依然一心一意追随,将我生命献给你,回首加里肋亚,就在此刻中,光辉似白昼。那呼声,永远,藏在我心底。当时,我很清晰地听到这首歌的每一句歌词,我感觉那都是耶稣对我说的话,我也跟着回应说,是的耶稣,我愿意,一生为爱生活。后来我继续求学,工作,认识不同的运动团体,与不同国家的年轻人在一起生活、体验,但是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我到底要走哪一条路。2009年我和我先生进入了婚姻的殿堂,但一直到结婚那一刻,我心里还是有点不确定。我跟一位前辈说(这位前辈现在已经去了天上):“我本来只是想谈个恋爱做个经验,没想到,一条路走到黑,就结婚了。”虽然我不知道自己当时哪里来的勇气,但我亲眼见证我先生皈依的过程,他没有家庭信仰背景的支撑,信仰的种子在他的心里种下并开花结果,我在他身上看到了天主特别的召叫。

问:这样说来,你和你先生相识相恋,应该是个很特别的故事,可以分享一下吗?

答:我们13年前,在工作中相识。他发现我跟其他的律师不同,我除了热爱工作,更对生活充满热爱。一次深夜加班之后,我们几个同事一起在马路上行走,遇到一个骑着电瓶车载货的老人家,掉了很多的货物在路上。其余同事看了一眼都走开了,继续赶路,只有我留下来,帮老人家把东西都捡起来。从那天开始,他决定要认识我更多。之后他发现我是一个天主教友,他也来参加天主教会的活动。其实我先生在美国求学的时候,一直在基督新教的教堂里,做“Bible Friends”(福音朋友)。他在那里参加聚会、听道、学习福音、保禄书信,但是一直没有受洗。

问:后来您先生是怎么接受信仰并且愿意领洗的呢?

答:我的先生认识我的时候跟我说,他从小便相信有天主,他也一直经验着被上主所照顾;然而,他不愿意进入教会,他很担心人的团体,会有人的局限性和软弱。他一开始便明确地表示,信仰是一生的选择,自己不会为了爱情而去领洗;但是,天主却用另外一个方法,打开了他的心门。

问:那是什么契机让他改变了想法?

答:我们恋爱之后没有多久,我生了一场病,莫名发作但非常厉害的偏头痛,去了很多医院都没有找到原因。他很担心,我开玩笑说,因为他不是教友,没法见父母,所以他也没不能来探病。

后来他跟我分享说,那段时间他很无助,原本觉得生活的一切都可以自己掌握,到了那一刻才发觉事实并非如此。于是他开始祈祷,求天主治愈我这个奇怪的头痛。每次他祈祷完发消息问我,都会发现我有好转。生病半个月之后,我毫无原因地康复了,他特别喜乐。他也发现,即使是再骄傲的人,如果愿意谦卑地祈求,天主都会俯听。那时候快要过年,我就问他,新年有没有计划,要不要去教堂找神父慕道、学习要理。他居然点头说:太好了,新年有了盼望!就在第二年的圣神降临节,他领洗了。

问:您先生领洗之后你们就筹备结婚了吗?

答:一年之后,我们准备一起走入家庭等生活。我们结婚之前,有一些香港的成熟夫妇来给我们上课,分享婚姻的圣召。结婚之后,我们也去了意大利和香港参加夫妇的培训。我们在培训过程中认识的每一对夫妇的故事都不一样,他们的人生也充满了各种反转,可是他们对天主的爱一直很执着。也因为对天主的爱,他们对近人和对彼此,都有着很大的包容。有一对德国夫妇,以前每年夏天都会去云南的山区,给孩子们上英文课。后来因为某些原因,他们没有办法再过去。他们就去了印度,之后又在奥地利专门救助叙利亚难民的年轻人。我前两年去欧洲出差的时候,专门去他们家拜访,也跟他们一起,一大早先去探访这些难民年轻人,给他们送物资,陪他们上德语课,再去教堂,一路下来很辛苦。我问他们俩,为什么愿意在这么大年纪的时候,还这么辛苦、费心的做支持难民的工作?他们说,爱是一道光,希望这些艰难时期的年轻人在成长过程中,面临人生选择的时候,会因为曾经被“爱”的这道光照亮,而选择光明的路。我们钦佩和爱着的这些成熟夫妇的婚姻生活,都像圣家一样,生活着天主的圣言,生活着天主祝福的婚姻的模样。他们是我们的榜样,我们一直希望我们的家庭,可以相似他们。

 

问:生活出来的信仰才能影响别人,所以他们影响了你们,你们也开始像他们一样生活?

答:见贤思齐,我们希望我们的家庭,也可以让人们看到耶稣的临在。所以我们也决定做些事,为天主和人服务。

问:你们主要做的服务工作是什么呢?可以分享一下吗?

答:说到我们的服务工作还蛮好笑的,我们结婚后最初的几年是在上海工作和生活。当时我们家派出的主力是我家先生,他在佘山修院给修士们上英文课。后来我们搬到了新加坡,搬到新加坡后,这边负责国际学校教理班的一位前辈问我可不可以去给孩子们上教理。当我把这个消息告诉我先生的时候他就笑了,他说:“Ida,轮到你上场了。”我就这样开始了给孩子们上教理的服务。在给孩子们上课前,我回忆起自己成长过程中学习的要理,总觉得不够活泼。所以我给孩子们设计课程的时候,会去找很多资料,用孩子们也觉得生动有吸引力的方式来上课。去年十月份是玫瑰月,我要给孩子们讲玫瑰经,我就专门做了一本玫瑰经的绘本,但因为是英文的,我没有分享给国内的朋友。我的几个朋友无意间看到了,就问我,能否给国内的小孩也做一些分享。

问:是的,国内现在很缺少也很需要这方面的绘本和活泼的内容,有没有兴趣为国内的孩子们做些事情?

答:嗯,就是在今年开始的。因为疫情的原因,我们所有人都在家工作、学习,多了很多居家的时间。在闭关之前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发现一个教会的书店,在书店里我看到了教宗方济各给孩子们回信<Dear Pope Francis>,那时候我心中就有声音说,真好啊,如果我可以把它翻译成中文就好了。因为这本书可以让我们认识pope更多,也帮助孩子们更加了解信仰。这个想法在我心里藏了数月,我既感受到一种催迫感,又感觉天主的计划在不紧不慢地开展。不久之后,我开始了公众号“回首加里肋亚”,正式给国内的孩子们,做信仰的启蒙和陪伴。

问:运营一个公众号很不容易,你有团队吗?

答:我有团队,我的团队成员就是天主圣神和我们一家四口。天主圣神是大boss,我主要负责写,我先生和两个孩子会帮忙做视频和文字的录音。

问:好温馨的一个团队,真的像圣家一样。做这个工作相信会耗费很多时间和精力的,有什么挑战吗?

答:哈哈,也是在特殊时期圣神促进的产物。本来我们都是飞来飞去要经常出差的人,现在居然都在家里办公,不需要去办公室,所以多了很多时间可以为信仰工作。对我来说,最大的挑战不是时间的投入,我也从来不需要焦头烂额去找素材。想着要写什么,每次我打开电脑,要写的东西,都已经在我手下,思如泉涌。我跟朋友说,这么多年,这些,都在我心里,只是没有把他们写出来。

最挑战的是为信仰做工作,跟我的本职工作,很不同。我的工作是帮助客户解决他们遇到的重大问题,所以,工作中会得到很大的满足感和成就感。但是,写信仰的公众号完全不同,我不仅仅要写,写完了,还要亲自去发给各个朋友、各个教会的群(其实我在的微信群真的蛮少的)。就是不仅要负责生产线,还要负责市场推广。我跟先生开玩笑说,天主完全知道怎么来“治”我。写文章从来难不倒我,但是要我低声下气、很谦卑地去请人看我的文章、请人转发,真是太难为我了。一开始文章的阅读量只有一百不到,很多还是我朋友圈的外教朋友,或者基督教的朋友们。我很困惑,为什么大家不喜欢看信仰的公众号呢?我自问写得图文并茂还蛮有趣的啊。所以我找了不少神父和教友聊天,请教他们的意见。他们给了我很多很真实的鼓励和反馈,我也开始制作音频、引入视频等等,用更多的方式,来适应不喜欢纯粹文字干货的人。

我有过不解,但是从来没有过气馁。从一开始,我就知道,这个公众号,不是为我自己做的,是为天主做的。到后来,我更加明白,这个公众号,甚至不是我在做,是天主藉着我的手在做。

问:你对天主的依靠和信赖之心很值得学习,那公众号经营到现在有什么欣慰的地方吗?

答:现在,公众号的读者多了非常多教会内的父母和神父修女们,悉心写就的文字终于到达了更多人的手中,我也不再为阅读数目担心。我跟天主开玩笑说,现在我不担心了,我负责写,市场推广由天主自己来。最近也经常有读者感动我,他们告诉我,我们的每一篇文章,她和孩子都把重点抄下来。还有老奶奶托朋友来感谢我们,说孩子终于有了信仰的动画片,感觉是在跟社会上的其他力量抢孩子,信仰终于有了机会。很多小小孩,反复看我们的动画片,甚至会背下来那些圣经故事;我们也听到主教和神父们的夸赞,说这些文章不仅适合孩子们,也适合大人的信仰。这些都好像Bonus(奖励)一样,激励着我们。

问:这是现在教会需要的,也是天主需要我们去做的工作,祂会祝福和支持的,这个过程中最大的收获是什么呢?

答:我们最近做了一本给孩子们的弥撒礼仪书,里头有弥撒礼仪的分段详解,和背后的要理支持。我看了很多的书,也查了不少的资料。经常是一边写,一边点头,跟我先生分享说,原来如此,原来礼仪背后的要理是这样的。等我写完之后,回头再读,居然好像第一次读到这些文字一般。那一刻,我完全懂了,是圣神在做这些。所以,最大的收获,是自己信仰的成长。我每次写完,也会跟先生和孩子们一起读,我们自己,是圣神的第一波读者。另一个收获是我个人的,哈哈。之前,不论我在学习和事业上有多么大的成就,我的妈妈都没有夸过我,她觉得一直是top student(学霸)的我,本来就可以做到这些成就。直到我现在做了公众号,我妈破天荒开始夸我,把我吓了一跳,但也真的很开心。

问:我们撒种,天主负责生长,你的分享让我心里充满感动,也重新点燃我服务的热情,还有你对天主的信赖一直是这么的坚定,是我学习的榜样。

答:哈哈,我的名字全称是Ideale dell'Amore,出自意大利语,意思是:爱的理想。我们彼此鼓励吧,行走在天主给我们每一个人的独一无二的计划里。天主,是我们的理想,我们一起实现。

问:好,我们一起实现这个理想,谢谢Ida接受我们的采访。

答:谢谢,彼此祈祷!

Add new comment

10 + 4 =